都市藏真

第四章武威医简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貌似忠厚的道:“我真买不起,这个月我就剩下了三千块钱,所以我打算买本便宜的古书,而且我朋友告诉我了,说买这本张芝的书,还不如买张伯英的书呢!”

????“哈哈,你的朋友也是个傻得,张芝和张伯英有什么区别?不都是一个人的吗?”陈骞虽然笑的大声,可心里却是咯噔一下,感觉坏事了。

????果不其然,很快韩孔雀就接着道:“我的上司正好是黑、龙江人,他说,古时候有个人叫张芝张伯英的,他的书本都是天价,而清朝时候,也有一个大官叫张伯英,提起他来,黑龙、江人都知道。”

????看着韩孔雀一连认真的模样,陈骞的脸都绿了。

????此时原本看着憨厚的脸孔,现在怎么看怎么都带着点讽刺。

????陈骞功课做得也比较足,在看到伯英赠书四个字的时候,他就一连做了七天美梦,每次都是因为被无数软妹子活埋而惊醒。

????最后就连他也感觉,经常做这种美梦有伤身心健康,所以他忍不住,花了两块钱,上了一次度娘。

????没想到上了一次就有了,而且是两个,一个张芝,一个张伯英,而这两个名字的差距有点大,一个是东汉,一个是清末。

????所以,现在他一听到韩孔雀的话,自然是满眼的辛酸泪,不过这不得不说,这是他学问太浅了,如果他知道国内曾经出土过一个叫武威医简的东西,就没有辛酸泪了,不得不说,没文化,有时候还真是很可怕。

????他自从上了一次度娘之后,就很害怕听到黑龙、江,张伯英几个字,因为他害怕这本《医略》不是出自东汉张芝之手,而是出自清末张伯英之手。

????清末张伯英有点名气,特别是在黑龙、江,这是因为,记载黑龙、江省清朝以前历史的《黑龙、江志稿》,是由张伯英主持编纂完成的。

????但这么一个官员书写的手抄本,实在是不值多少钱,因为他不是书法家,也不是历史名人,这么一个普通官员的手抄本,虽然是清末的,也不值几个钱。

????现在他是越害怕什么,就越是来什么,此时陈骞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心中不断嘟囔,他怎么就这么倒霉,碰到个傻子,居然还能让他找朋友问到自己手中古籍的出处,这是怎么一个倒霉了得。

????被韩孔雀连番打击,陈骞对他手中的两本书也失去了信心。

????他一狠心,一跺脚道:“既然我说交个朋友,那我也不说这是草圣张芝的手书了,这本书就算不是东汉的而是清末的,也是好东西,今天我赔本赚吆喝,拿着本书开个张,三千块卖给你了。”

????说着,陈骞一连肉痛的把那本《医略》塞到了韩孔雀手里,因为他实在没多少信心了,再说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,一千八百年前的书本还能保存的这么新,甚至连发黄都没有,当然伏龙坪蔡伦纸他显然也是从来没听说过的。

????看到他的表现,韩孔雀心中也叹息,没文化真可怕,所以韩孔雀表演的更起劲。

????“这......”韩孔雀好像有点手足无措,可他的手却稳稳的抓住了书本。

????韩孔雀脸上不动声色,嘴上却没闲着:“我朋友不让我买这本书,你看这是他发给我的短信。”

????韩孔雀状似不好意思的,把手中的老直板手机,递给了陈骞,陈骞一看,脸色更加绿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是真想买,不过我朋友说了,如果想要买,就买那本韩氏家谱,毕竟我姓韩,买下自家的家谱还有点用,这本《医略》,我朋友说让你送给我当搭头。”

????“你朋友就这么有信心?”陈骞差点气死,寄托了他一个月美梦的宝贝,现在居然就沦落到搭头的地步了。

????不过,形式比人强,刚才韩孔雀手机上的字虽然不多,可这些字,偏偏把《医略》上的不少篇医案的开头写了下来。

????“我朋友说这本《医略》流传的很广,特别是里面记录的那大黄丹,只要上网一搜索就能搜索到,要不是清末距今也有不少年月了,我朋友说用来点火,还害怕点不着呢!”

????陈骞直接气了个仰倒,可生意不成仁义在,他也不能当着韩孔雀的面骂他的朋友。

????所以他咬牙切齿的道:“那你到底想出多少钱买?”

????“我出一千块钱买韩氏家谱,你把这本《医略》送我当搭头,要不然我不买。”韩孔雀面忠心黑的道。

????“不行,我卖《医略》,这本韩氏家谱当搭头,价格也不能是一千,最低三千。”想到刚才自己意气风发的出价三十万,没想到现在连三千都卖不上了,陈骞感觉十分苦逼。

????刚听到不行二字,韩孔雀还吓了一跳,可一听后面的话,他差点笑出声来,努力绷着面孔,深怕笑出来功亏一篑。

????总算把这家伙绕进去了,不管哪本当搭头,都是他赚,既然陈骞这样说了,那他肯定是心虚了,心虚了好,只有这样他才不能拿这东西当宝,只要不当宝贝,这东西就能捡漏。

????韩孔雀实在是憋得难受,所以赶忙道:“不行,我朋友说了最多一千块,不管你卖哪本送哪本,我就只出一千块,我们保安队的主管,也就值一千块。”

????“你这么大的个子,怎么这么听你朋友的话?亏你还是个爷们,怎么这么不痛快,两千八,就这么说定了,我给你留两百买瓶酒喝。”陈骞果决的道。

????韩孔雀无语,但他的手却不由自主的,从钱包之中摸出来一沓钱。

????这是今天他刚刚发的工资,只有三千元,到现在还没有捂热呢!

????“来,我点点。”陈骞快刀斩乱麻,一把从韩孔雀手里把钱接了过去。

????韩孔雀呆呆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,这是他最后一次从公司领钱,虽然每次的工资他都落不到手里,但这总是她的钱。

????看到韩孔雀没有反对,陈骞放下心来,他这可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了,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大胆,竟然敢从这壮汉手里抢钱,要知道人家可是保安,只是看这体型,也应该不是普通保安。

????“说好的两千八就是两千八,这是两百您拿好了,还有这本韩氏家谱也送给你了,我们可是两清了。”陈骞点好了钱,三千正好,直接把那两百还给了韩孔雀。

????这大个子还真是个实在人,他刚才可是看得清楚,韩孔雀的钱包之中,就这么点钱,他全都掏出来了。

????韩孔雀接过两百块钱,还有那本韩氏家谱,小心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尘,同那本《医略》放在了一起。

????“是两清了,老板你钱点好吧?点好了我可走了。”韩孔雀看着一沓钱只剩下了两张,心情十分不好。

????虽然用那些钱换到了两本无价之宝,但他的心情还是十分低落,十年的等待,十年的期盼,就这样结束了?

????看着韩孔雀神情呆呆的向自己走来,陈骞心中一惊,他不是刚完成交易就反悔了吧?

????“小兄弟你干什么?这光天化日之下的,我们可不能找事,再说我也没有强卖给你,刚才可是你自愿交易的,我这里可不兴退货。”陈骞看着一走路,地面都要晃悠一下的韩孔雀道。

????“退货?我不退货,我回家,你挡住了我家的大门。”韩孔雀指了指陈骞身后的胡同,从这里通向街道两旁店铺的后面,那里是住宅区,韩孔雀的出租屋就在这后面。

????“你住在这条街上?”陈骞一愣,他脑子有点乱,这好像有点不科学。

????“我是住在这后面啊!还有,以后老板再来摆摊的时候,记着跟两边的老摊主商量一下,让他们给你腾点地方,不要把我们家的门全部堵上了。”

????韩孔雀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表演的欲望,此时已经是他的本色演出。

????“真住在这里?这里是魔都最大的古玩一条街?”陈骞走到街上,看了看两旁的店铺,疑惑的道。

????门面最好的是拍卖行,古朴大方的是古董店,杂乱无章的是小摊,这里是古玩街啊!怎么在这种地方还出棒槌?

????“这里是古玩街,我在这里住了十年了,绝对不会错。”说着,韩孔雀已经绕过陈骞的摊子,走向了后面的小胡同。

????“小韩。”

????“韩哥儿!”

????“等等啊!”

????正当韩孔雀要回家时,就听到有人叫他,而且还是两个人一同叫他。

????韩孔雀停下脚步,看向胖刘和季老头,这两人都是韩孔雀的熟人了,平时没事,韩孔雀经常坐在他们的摊位上跟他们聊天。

????“怎么?季老和刘哥有事?”韩孔雀明知故问的道。

????看到他买了东西,他们不好奇才怪了。

????不过,他可没有现场解说的欲望,因为这实在不太好,特别是对陈骞,要是他真那么干了,那就是在赤裸裸的打他的脸了。

????“韩哥儿又收到什么好东西了,不如拿出来给我们看看?”季老头直接道。

????听到这话,陈骞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,韩孔雀扫了几人一眼没有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