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七十六章金泥经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不要把我想的那么贪婪,我来到这里,确实是意外,来这里之前,我根本不Zhīdào天眼张是住在这里的,只不过是看到了苪国苪姜的遗物,才想起来梁国的龙脉。

????而破坏龙脉,必然要有一些护持,所以发现了一具灵骨,至于这具灵骨是不是宝贝母的真身舍利,现在仅凭这对画像,还不能证实。”韩孔雀指着翻出来的大量金刚亥母的画像道。

????有人称凉州金刚亥母洞寺是“西夏王国的最后寺院”,那么西夏王国与该寺有着怎样的渊源,那些神奇的空行母等神佛飞天的传说,和西夏历史迷雾中的寺窟,究竟又有着怎样饱经沧桑的历史呢?”“

????“如果证实了这里是天眼张的住处,而且能够找到他的宝藏的话,恐怕不止是梁国宝藏,我想金刚亥母洞里的宝物,也肯定少不了。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直接点头,这一点他不否认,所以他到:“恐怕不止是这两处的宝藏,还有一些西夏国的东西,可以说天眼张的收藏,绝对扣人心弦,引人心动,不过,要想找到一位高手特意隐藏起来藏宝地,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。”

????元遁一想了一会道:“藏传佛教在晚唐吐蕃占领凉、州后逐步传播河西走廊,西夏建国后,以今宁、夏银、川为国都,以河西的凉、州为辅都,在其“幼晓佛书’、‘晓浮图学’的西夏王国的缔造者李德明、李元昊父子等统治者的推动下,藏传佛教在河西等广大的西夏统治地区得到更广泛的发展。最终成了国教。”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西夏跟金刚亥母寺的缘分还不止是这些,凉、州的金刚亥母洞寺、大云寺、甘州大佛寺等河西名寺当建于此时,清乾隆十四年(公元1749年)所修《武威县治》记载:亥母洞,城南三十里,山上有洞,深数丈,正德四年修。

????据此和出土的大量文物确定,凉、州缠山金刚亥母洞寺窟应建于西夏崇宗正德4年(公元1130年),此后又在洞窟外逐步修建了规模宏大的佛殿佛塔,使得金刚亥母洞、寺成为‘窟中有寺。寺中有窟’的独特佛教建筑。成了西夏国师的驻锡之寺。”

????元遁一道:“这就比较有意思了,佛教既是西夏国的国教,金刚亥母寺又是西夏国师的住锡之寺,那么藏文史料记载的很多事情。也就有Kěnéng是真的了?

????当时。金刚亥母肉身像在洞中。洞口修建有佛堂;右边有约一人高的释尊香泥塑像,里面有张屠夫的尸体;左边是金刚持和度母像。”

????韩孔雀别有深意的道:“那么有名的一座寺院,肯定是有龙则灵。如果没有龙,那么就不会成为名寺,既然出名了,肯定有它的原因,根据史料记载,后金刚亥母寺数遭火灾后,于清雍正年间进行过大规模恢复重建,民国时期又遭遇两次地震。

????特别是1927年的八级毁灭性大地震,使寺塔俱毁,整个金刚亥母洞窟也被埋人地下,这座西夏寺院,可谓饱经了历史的沧桑。

????上世纪90年代金刚亥母洞寺恢复开放后,先是在缠山脚下建起佛堂,后又在洞窟上方山头上,新建了五方佛母殿和金刚亥母舍利塔,洞窟对面山上也建了尊胜塔等建筑。”

????元遁一叹息道:“有好东西的地方,自然是多灾多难的,经历了那么多变故,出现一些意外,还真是不好说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听说过,大夏开国,奄有西土,凉为辅郡,亦已百载,这句话吗?只要Zhīdào这句话,就不会再惊叹金刚亥母洞寺窟中,能出土那么多令人不得不惊叹的大量珍贵的西夏历史文物。

????毫不夸张的说,因为佛教的因缘,使得金刚亥母洞寺成为西夏时期凉、州地区很重要的西夏文化、藏族文化和汉文化的交汇地。”

????1989年,文物部门在对金刚亥母一号洞窟进行清理时,相继发现了包括珍贵的佛经、西夏的记账文书、物品清单、壁画、藏传佛教的各种唐卡以及石雕像、泥雕像、西夏的双鱼塘画、丝织品、瓷壶等大量国家一级文物。

????在出土的佛经中,其中有一本用古老的泥活字印刷的经卷,为中外学术界震惊,那就是《维摩诘所说经卷》。

????学术界称,《维摩诘所说经卷》的发掘,见证了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泥活字印刷的国家,这比1980年同样是凉、州出土的那尊西夏铜炮,把我国金属管型火器的铸造历史,提前了一个多世纪更令人惊喜。”

????“《维摩诘所说经卷》?为什么说到这个?我想你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这个吧?”元遁一心中一喜,立即开口询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说起《维摩诘所说经卷》完全是个意外,我意外得到了一页佛经,内容是,如是我闻:一时,佛在毗耶离庵罗树园,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,菩萨三万二千,众所知识。大智本行,皆悉成就。诸佛威神之所建立,为护法城,受持正法;能师子吼,名闻十方。

????一页的内容很少,不过,却全部是用金泥书写的,是正宗的金泥经,后来我查证了一下,这应该是出自《维摩诘所说经卷》,而且这页手写的金泥经,跟在金刚亥母一号洞窟发现的《维摩诘所说经卷》年代相差不大。”

????“金泥经?你确定是用金泥书写的佛经?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那是当然,东西不方便带在身上,所以现在不能给你看,但用金泥书写的佛经,我还是不会认错的。”

????“如果你真的捡到了金泥经书页,那么我可以证实,天眼张手里确实有一部金泥经。”元遁一道。

????“你可以证实?这样就不会错了,赵佗墓可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入的,如果是天眼张,那就没有任何疑问了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那页金泥经你是在赵佗墓中发现的?”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对,到了现在,你应该明白,赵佗墓如果没有必要,还是不要乱闯的好。”

????“天眼张不太Kěnéng故意遗失一页金泥经,那么只有一种Kěnéng了,就是出现了意外,连他在赵佗墓中都有Kěnéng出意外,那么那里的危险程度,还在我们想象之上了。”元遁一有点失落的道。

????韩孔雀还想到了另外一种Kěnéng,所以他道:“你说天眼张有没有Kěnéng,把他毕生的收藏,全都藏进了赵佗墓中?”

????元遁一苦笑道:“要不是有这种想法,我们至于不停的跟你协商吗?”

????韩孔雀想到羊城为了跟他合作,付出的不少代价,立即有了明悟,这天下还真是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????“你是怎么Zhīdào天眼张手中有金泥经的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这个应该错不了了,只要金泥经出现在了赵佗墓中,那至少说明天眼张进过赵佗墓,要Zhīdào金泥经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。

????依稀记得,大约二十多年前,在我国青、海省一牧民家中,发现了十几页用金泥书写的喇嘛教经文,当时,新华社曾经专门就此播发了一个消息,说是我国考古事业的一个重大发现,考古学界认为,那几页经文是稀世珍宝。

????但是,Rénmen并不Zhīdào,1992年,在首都琉璃厂中国书店,曾经出现了几部保存完整的金泥书写的经卷,其数量的厚度几乎高达一尺之多。

????那一年我住的地方离琉璃厂一家大型书店很近,所以,午休时,我经常就到书店去浏览古籍,由于常去,就与书店内部服务部的店员很熟,与那里的一位马先生更是成了好朋友。”

????那一年夏季,元遁一有一次再到书店内部服务部,刚一进门,马先生就急切地对元遁一道:“这一段时间老没见你了,你到哪里去了?我这里有一部‘好书’,很想让你买,留了好一段时间,总不见你来,后来给卖掉了。”

????说到此,马先生面露惋惜和嗔怪,马先生道:“那书,实在是太珍贵了!”

????“是什么好宝贝?让您这么激动?”元遁一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????马先生道:“你坐下,咱们慢慢聊。”

????落座后,马先生激动地道:“那是好几部用金泥书写的佛经。有将近一尺厚的一摞呢!”

????据马先生介绍,那些金泥书写的佛经,是他在书店的大库里发现的,装裱得十分精美,全都是用绫子纸装裱的,一看就是“帝王家气派”。

????马先生详细叙说了经卷的内容,我现在明确记得是《维摩诘所说经卷》,关于经卷的年代,据马先生估计,应该最晚是宋代朝廷、或者是亲王家里,所书写的。因为,一般人写不起。

????马先生讲,发现之后,他曾经将这些经卷呈送佛教协会会长过目,当时的会长在经卷空白处题写了“镇观之宝”四个字。

????他还曾经呈请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、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过目,也在经卷空白处题写了“几百年不世出的国宝”几个字。

????关于这些经卷的来源,马先生猜测,应该是解放以后,查抄反动会道门的寺庙时,收缴来的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