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六十八章造假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张姓男子道:“怎么Kěnéng是仿的?谁能够放置出这么精美自然的青铜鼎?”

????韩孔雀嗤笑道:“那座小村子里放置的青铜器,就算不是行内人也Zhīdào吧?我想,这件青铜鼎就算去做碳十四鉴定,也不Kěnéng鉴定出什么来,要不如为什么青铜器中出了一些传承有序的能够卖的上价格,其他都不值钱?为什么?就是因为假货太多了,就算这是真的,也卖不上价格。”

????”“

????韩孔雀的话可不是空穴来风,所以直接说的张姓男子哑口无言。

????现在这个世界,真品瓷器碎片和赝品碎片粘合在一起,就成了可拍出天价的文物,用射线扫描瓷器、瓦罐,就令其变成千年前的古物,一张大师的真迹国画,小心翼翼地揭成两层,就能以高价重复出售……

????现在的文物造假工艺,确实已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,有些工匠的制假能力,完全可以冲击诺贝尔奖了。

????比如说造假的狠招之一:用X光线照瓷器,走一道,500年,再走一道老1000年,当然,在这里青铜器也十分适用。

????坊间很多工匠,会以从地下新发掘出的瓷器碎片为基础,依照古代瓷器造型补全成一个完整体,只有那个底或落款是真的,其他都是假的,常有人拿这种瓷器贩卖,因为不好辨认,不少人都受了骗。

????西方早就对中国陶瓷进行了数据化研究,他们发现。通过物理原理,可以获悉器具内部放射性衰变的数据,以此判断这个器具经历了多少年头。

????但造假者也立刻与时俱进,研究出与之应对的造假术,他们就去给器具加点射线,以对付这种检测,行内有个笑话,本来要回到清代的,可是照的时间久了点,结果一看。回到远古时期了。

????由于这种测试手段是损伤性鉴定法。需要在瓷器上取样,有破坏性,所以国内文物界目前还是以目测为主,

????从瓷器的胎、造型、釉色、工艺、绘画图案、款等方面来鉴定。这些指标都达到了要求。才能通过初选。

????除了新旧拼接、X光线。瓷器的造假手段还多着呢。比如用金刚砂在瓷器外面打出划痕,再给这种划痕加点历史的陈旧感;为了不让器具内部露馅,还要用烟火烧、烟熏……

????真可谓思想有多远。造假山寨者就能走多远。

????看着韩孔雀如数家珍的说着行内的一些造假手段,张姓男子的脸拉的比驴脸还长。

????“如果韩老板看不上这两件重器,那这堆玉器总不会有异议吧?”张姓男子干脆破罐子破摔,指着那堆玉器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当然没有异议,这堆玉器算搭头送给我好了,刚才我说的明白,那些金饰如果不是敲门砖,一百万的价格就太高了,而现在很明显,那批金饰只不过是金饰,跟古董完全不搭边,所以这些玉器,张大哥肯定不好意思收我的钱了。”

????如果金鞘玉剑和苪姜鼎是赝品,那先前的金饰,也就不Kěnéng是古董,但毕竟是真金,所以韩孔雀虽然说贵了,但也没有吆喝上当了,但他也不会在出钱买下那堆玉器。

????张姓男子的脸上不停的变色,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:“这些玉器算我送的,韩老板等一会,我这里还有一些书画,也许韩老板感兴趣。”

????说着,张姓男子走向博古架,而韩孔雀则拿着一只玉握道:“Zhīdào新玉如何变古玉的吗?其实一点也不难,先火烧再土埋,还要藏进羊腿里,比如着名的金缕玉衣。

????一个商人用一堆玉片炮制了一件金缕玉衣,得到了多位顶级鉴定专家‘估价24亿元人民币’的鼎力支持,顺利从银行拿到12亿贷款,直至东窗事发,9亿资金打了水漂。

????这件‘金缕玉衣’如何骗过多位专家的眼?造假者会先用火烧新玉,造成玉石表面产生裂纹,然后杀一只狗,把玉器放到狗肚子里,在地里埋一年。

????或者把羊的腿割开一条缝,把玉藏在里头缝上,一年后再拿出来,这块玉就有了‘血沁’,玉或瓷器在地下埋久了都会变软,很容易吸收它接触到的物质,所以也有很多造假者会先烧玉,再把棉花烧成灰,裹在玉外面,灰渗进裂缝,就有了古玉的模样。

????除了‘金缕玉衣’,另一个文物造假领域的笑话是‘汉代玉凳’,造假其实就是模仿,但也要尊重历史、尊重艺术,这两个就是凭空作假,汉代没人坐在凳子上,都是席地而坐的,怎么会有个玉凳子?这纯粹是被利益驱动的拜金行为,对历史太不负责了。”

????虽然张姓男子离开了这间房,不过韩孔雀他们始终在他的监控之下,所以韩孔雀的话,一丝不漏的落入了他的耳中,听到韩孔雀的话,张姓男子的脸直接绿了。

????不过,抱着能卖一点是一点的心思,张姓男子直接抱出了一个木头箱子,里面是一些书籍和纸张,当然,也有一些画轴,不过不多。

????听着男子的脚步,韩孔雀再次开口道:“说到造假,就是书画的造假手段高明,一些名画,外国文物造假者会小心翼翼地将一副大师真迹揭成两层,就能当做两幅画出售。

????能揭成两层的字画,必须本来就写在2层的宣纸上,第一层可以卖高价,但第二层的图章和墨迹已经模糊了,价值有所损伤,价格不会像第一层那么高。

????很多人做假字画都是临摹,比如‘十’字,如果是真迹,那一横一竖交叉的地方,墨迹必然比其他地方重,拿手电筒从背面照过来,能清晰看到不同。

????但如果是临摹的赝品,造假者一般只是先描外框,再来填色,两笔重合的地方墨迹并无特别,比如说,张大千做假画那是高手,抗战期间,有个武、汉藏家去重、庆找张大千,回来后说:我再也不敢买字画了,他那假的也做的太真了。

????还有,真画加假落款,假画加真落用特殊打印机复印的书画,以投影为中介,临摹大师真迹……

????字画界的造假手段,更是数不胜数,尽管赝品漫天飞,但只要买家不贪,再高明的造假都没用,很多人受骗就是贪心,以为自己看本书、看点连续剧就都懂了,其实文物收藏的学问很深。”

????“韩先生真是行家,不如给我看看这些字画,看看是不是假货。”张姓男子闷哼一声,把箱子直接扔到了大厅之中。

????韩孔雀可不管他怎么想,既然他有Zìxìn让他看,他就看看好了,虽然他第一次见这个姓张的家伙,不过韩孔雀对他可没有任何好感,所以抱着又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想法,直接蹲下身体,想要看看里面有没有惊喜。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再次传来脚步声:“张诚,你小子在不在家?”

????声音刚刚传过来,几个人就走进了房间,韩孔雀抬头一看,居然是熟人。

????“你小子又拿你爷爷弄的那些破烂出来骗人?我说,你就算是骗人,也弄点品相Hǎode,不太出名的,像这把金鞘玉剑,那么显眼的东西,就算是傻子稍微了解一下,也不会上当。”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,一眼就看到了蹲在地上,翻看书本的韩孔雀。

????就像他说的那样,金鞘玉剑那么显眼,而韩孔雀却没有理会,那肯定是Zhīdào是赝品了,所以中年人说话没有留一点余地,也不怕搞砸了张诚的生意。

????张诚苦笑道:“赵叔,说话积点口德,这些东西可都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宝贝,怎么到了你嘴里,就变成破烂了?”

????“算了,我也不说你小子,你有这个时间,还不如多给我联系几个客户,这次我有朋友来羊城,你给介绍几个靠谱的,他们都是家居界的大拿,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,你也不要拿出来耽误我们的时间。”赵大有看着张诚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道。

????张诚道:“周围还真有几家有些明清家具,不过要价可都不低,现在只要是真东西,就没有便宜的,毕竟这么多年来,就算是傻子,被骗多了,也会变聪明。”

????“价格只要不太离谱就成。”赵大有道。

????张诚苦笑道:“就是价格太离谱了才能留到现在,要不然那些好东西还能留到现在?”

????“说的也是,所以才来找你小子啊!只要他们真心想卖,市场上的行情在那里摆着,我朋友加一些价格买下来就是了,这样也不能让你认识的人吃亏。

????但,如果漫天要价,就不是真心想卖了,这方面你小子是专业人士,你就多帮帮忙,我想,这里谁真心想卖东西,你肯定Zhīdào,只要事情办成了,好出少不了你的。”赵大有道。

????赵大有说完,就想拉着张诚走,不过这次张诚却没有挪步,原来可没有这种情况。

????“怎么?不想过日子了?如果不是赵叔拉你一把,你小子饿死了都没人管。”赵大有疑惑的看着张诚道。

????韩孔雀站起身,被他挡在一边的两女,也暴露了身形。

????“韩先生?”赵大有看着韩孔雀惊讶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点头笑道:“赵大哥?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