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四十九章占便宜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你不会就是在这方面占了便宜,所以说比秦明月弹琴弹的好吧?我虽然不熟悉广陵散,也不会弹,但我还是Zhīdào,这是一首古代少有的慷慨激昂的曲子,十分适合男子弹奏。”柳絮好笑的道。

????《广陵散》,又名《广陵止息》,它是古代一首大型琴曲,中国音乐史上非常着名的古琴曲,是中国着名十大古琴曲之一。

????今存的《广陵散》曲谱,最早见于明代朱权编印的《神奇秘谱》,谱中有关于“刺韩”、“冲冠”、“发怒”、“报剑”等内容的分段小标题,所以古来琴曲家即把《广陵散》与《聂政刺侠累》看作是异名同曲。”“

????据赵西尧等着《三国文化概览》的描述,《广陵散》乐谱全曲共有四十五个乐段,分开指、小序、大序、正声、乱声、后序六个部分。

????正声以前主要是表现对聂政不幸命运的同情;正声之后则表现对聂政壮烈事迹的歌颂与赞扬。

????正声是乐曲的主体部分,着重表现了聂政从怨恨到愤慨的感情发展过程,深刻地刻划了他不畏强暴、宁死不屈的复仇意志。

????全曲始终贯穿着两个主题音调的交织、起伏和发展、变化,《广陵散》的旋律激昂、慷慨,它是我国现存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杀伐战斗气氛的乐曲,直接表达了为父报仇的精神。

????或许嵇康也正是看到了《广陵散》的这种反抗精神与战斗意志,才如此酷爱《广陵散》并对之产生如此深厚的感情。

????这么一首充满男儿气概的琴曲。女人要想弹出境界还真是很难。

????韩孔雀看着带着点淘气眼神的韩孔雀,感觉十分新鲜,他还是第一次简单这么小女儿态的柳絮。

????“我们还真是夫妻,自从秦明月被我嘲笑过一次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吹过萧。”韩孔雀自然看出柳絮笑的是什么了。

????柳絮笑着道:“现在的人都太不纯洁了,吹箫居然也不能说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眯眯的道:“我们家柳絮也不纯洁了。”

????“孩子都生了,还纯洁,别人不会说我变态吗?”柳絮白了韩孔雀一眼道。

????韩孔雀拥着柳絮走在街道上,清风出来,感觉十分惬意。

????“我们就这样在街道上乱晃?”柳絮问道。

????韩孔雀看着不时走过的几个行人。而最多的是公交车。这个时间,城市之中行驶的私家车也不多了,只有定时行驶过的公交车还在。

????“要不然我们做公交围绕着羊城转一圈?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柳絮看了一眼韩孔雀道:“你电视看多了吧?这个时间公交车上的人肯定不会少。”

????“你怎么Zhīdào?我看电视中的男女主人公,在夜深人静的时刻。坐在无人的公交车上。还是很浪漫的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柳絮好笑的道:“那Kěnéng是国外。如果在国内,没人了公交司机也是会下班的,再说。就算公交司机不偷懒,黑漆漆的公交车上有什么浪漫的?”

????“想要浪漫啊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柳絮道:“那是自然,总不能结了婚,生了孩子,就不需要浪漫了吧?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对,结婚可不能成为爱情的坟墓,让我想想,怎么才能给柳美人一个难忘的记忆。”

????“如果真想浪漫,就回家给我弹琴吧!要不然,找来秦明月,让她给你吹个萧。”柳絮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神采。

????“你这个女人这是在魅惑我吗?不过,毒蛇美人的柳絮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今天我看到了不同风情的柳絮呢!”韩孔雀好笑的看着柳絮道。

????柳絮点头道:“刚才我就说了,我吃错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不要吃醋了,看,浪漫来了。”

????韩孔雀刚说完,走在前面的柳絮,就被推了一下,刚开始她还以为是韩孔雀,可等到她感觉不对,回过头时,顿时吃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????感受着透骨的凉意,还一会儿,柳絮才道:“你弄出来的冰?”

????看着眼前刚刚及肩的一匹晶莹剔透的小马,柳絮再怎么惊讶也不为过。

????韩孔雀控制水分,形成了一匹水马,接着改变水分子的分布,让水结冰,虽然说着简单,这对韩孔雀的控制力可是一个挑战,控水和控冰,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境界。

????不过,在韩孔雀控水能力越来越强的此刻,让水分形成水蒸气,或者控制水分子的排列,都不在是Wèntí。

????给元遁一的视频当中,他只显现了水化为冰的能力,而没有透露水瞬间化为水蒸气的一幕,这个能力,也肯定是不弱的。

????摸着冰凉的小马,柳絮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浪漫?虽然这匹小马很漂亮,但这跟浪漫也不搭边啊!”

????韩孔雀走进柳絮,在柳絮的惊叫声中,一下抱起了她,接着,柳絮就感觉自己好像是在腾云驾雾。

????“啊!!”柳絮惊叫出声。

????看着两侧的路灯飞快的向后倒退,柳絮终于Zhīdào,她跟韩孔雀已经骑在了马上。

????柳絮毕竟不同,她只是吃惊了一下,就反应了过来,感受着身下白马的柔软,并没有刚开始摸着马头时冰凉的感觉,反而有点像是坐在了水床上。

????看着眼前的马鬃,柳絮好奇的伸出手,摸了一下,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。

????“还是一匹白马?”柳絮惊讶的看着身下快速奔跑的白马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怎么样,在城市之中策马飞奔的此刻,你感觉到韩孔雀的浪漫了吗?”

????柳絮狡黠的一笑道:“我此时在想,我骑的是白马,还是韩孔雀。”

????“都可以,我们两个都可以让你骑。”韩孔雀坏笑着道。

????柳絮一皱眉道:“我怎么听着这么奇怪?”

????“奇怪吗?如果说我骑你,感觉会有点奇怪,我让你骑奇怪什么?不管是白马王子还是白马,都是让公主,不对,现在是皇后骑的。”韩孔雀嘿嘿笑着道。

????柳絮Zhīdào韩孔雀在占自己便宜,不过这种事情,女人怎么说都是吃亏的,所以她直接道:“骑白马的并不一定是王子,也有Kěnéng是唐僧,我还是第一次发现,韩孔雀也有做唐僧的潜质。”

????“我可不做和尚,就算做和尚,也不做唐僧。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柳絮看着身下的白马,道:“控制着这样的一匹白马,很辛苦吧?”

????韩孔雀一笑道:“只是控制了这么点冰,并不辛苦,只不过是有点不适应,幸亏我脑子反应的快,能够精准的控制下面的四条腿,要不然,很Kěnéng要摔一跤。”

????“所以说,此时骑的应该是韩孔雀。”柳絮笑着道。

????韩孔雀也笑了:“少妇跟少女还真是不同,如果是少女,是肯定不会说这种话的。”

????“我是看这里没人,如果有人,我要这么说,恐怕韩孔雀就要不高兴了。”柳絮虽然骑在马上,坐在韩孔雀怀中,不过她也没忘了四下观察,毕竟韩孔雀的异能,是不能暴露在普通人面前的。

????韩孔雀自然看到了柳絮的动作,所以他道:“不要担心,周围三百米是没有人的,有人时我会避让的,还有,就算有人看到,也以为我们骑的是白马,不会认为这是一匹冰马。”

????柳絮道:“那我就放心了,不过,你这是打算带我去哪?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一个你想要去而没有去过的地方。”

????“你确定我没有去过?”柳絮好笑的道。

????韩孔雀认真看了柳絮一眼,道:“恐怕从出了咖啡馆你就在想我要带你去哪里了吧?既然想出来了,那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????柳絮白了韩孔雀一眼道:“你还没有回答我,你怎么确定我真的没去过。”

????“我就是能够确定。”韩孔雀笑着加快Sùdù,想着远处一处灯火通明的地方跑去。

????“说说你怎么确定的,我十分好奇。”柳絮略带撒娇的摇晃着韩孔雀的手臂道。

????韩孔雀是真被惊吓到了:“柳絮,你还能给我多少惊奇?今天晚上真是值了,我看到了柳絮不同以往的另外一面。”

????“快说,要不然我可要掐你了,这可是女人的专利。”柳絮恶狠狠的对着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:“这是作为泼妇的一面吗?好了好了,我投降。”

????感觉柳絮真的要掐他的腰了,韩孔雀赶忙投降,看着柳絮有点不好意思,韩孔雀抱着柳絮再次加速,让柳絮说不出话来。

????“Zhīdào男人为什么都想去夜店吗?就是因为那里的气氛,只要去哪里的人,都是有心理准备的,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,都想要寻找"yi ye qing"的机会,所以在那里,不管男女,都会很容易达成自己的目的。”韩孔雀笑着对柳絮解释道。

????柳絮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:“你不会说去舞厅跳舞的男女们,都是为了这样的目的去的吧?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女人穿着超短裙,男人围着她们,你说是为了什么?虽然不如夜店那么直接,但对一些少男少女,还是很有诱惑力的。”

????“去那里的女人,都是为了让男人占便宜的?你是这个意思吧?”柳絮道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