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四十八章吹箫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元遁一感叹道:“还是柳絮的眼光好啊,这么一条大鱼,居然被她钓上了。”

????“大哥的眼光也很Bùcuò,柳絮这么优秀的女子,居然也能够被你挑选出来。”元遁初十分佩服的对元遁一道。

????元遁一面现得色的道:“没办法,我也就这么点本事了,其实,以柳絮跟我们的关系,也许我们也能做柳絮的娘家人,到时候,没准我们还能多得一些好处。””“

????“大哥,我发现你更无耻了。”元遁初道。

????元遁一白了一眼元遁初道:“有吗?我可不如你无耻,如果你还有脸,你就去跟韩孔雀单挑。”

????“我靠,你是我大哥吗?让我跟那个怪我单挑?我还不如去跟他带着的那群阴兵单挑呢!”元遁初翻着白眼道。

????过了好一会儿,元遁初再次道:“大哥,你说柳絮知不Zhīdào,韩孔雀随身带着上万阴兵?”

????元遁一愣了一下,立即道:“这是重点吗?你应该Zhīdào刚来羊城时,波香卡带领的那队苗族卫队吧?”

????“你是说带着腰刀的那群女兵?”元遁初道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对,就是这批女兵,那是波香卡的亲卫,是她本族的嫡系精锐,进入羊城之后,那批卫队就出现了一次,从此之后,只有一些很私密的地方,有一些女卫士守护,其他人一个都没见,难道你猜不到她们去了哪里?”

????“不会也被韩孔雀那个家伙,装进了那个空间随身带着吧?”元遁初后知后觉的道。

????元遁一苦笑道:“我听宫蔷薇说过。有一次柳絮无意之中嘲笑了韩孔雀一句话,让我的记忆很深刻,柳絮当时是这么说的,她说韩孔雀就是属老鼠的,弄到什么东西,都喜欢藏起来,你说,韩孔雀会把东西藏到哪里?”

????“什么地方都不如随身带着的空间隐秘啊!”元遁初道。

????元遁一看向元遁初,两个人的眼中,再次出现了惊惧。要Zhīdào韩孔雀可不是只收藏古董。他可是什么东西都喜欢收藏的。

????现在韩孔雀手里有什么东西?

????几个月之前,他们就收到准确消息,韩孔雀在神龙号上有一些列制造工厂,后来Zhīdào。韩孔雀意外收服了一群人在制造航天飞机。而现在神龙号在南海。那边可没有发现神龙号上那个庞然大物。

????既然那架制造出来的航天飞机是真实存在的,那么它现在在哪里?

????以韩孔雀的习惯,韩孔雀收进了他的那个空间之中。有了飞机,核弹他也不缺啊!

????到了此时,元家两兄弟才真的恨起了撒旦,那个家伙可是留给了韩孔雀四艘台风级核潜艇,那四艘核潜艇中的核弹头可不少,如果韩孔雀这个疯子,把这些弹头装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,那是什么情况?

????刚才元遁初还想用核弹攻击韩孔雀,而现在,他们是真的害怕了,如果韩孔雀被惹急了,他是绝对有本事直接灭了他们。

????到了元遁一兄弟这种程度,他们才Zhīdào,韩孔雀这样的人是多么可怕,他们要用一枚导弹,也要上报申请,而韩孔雀,可不需要对谁负责,也不用申请,这样的一个人,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。

????到了现在,两兄弟对视了一眼,元遁初忍不住道:“也许是我们自己吓唬自己。”

????“他的那个空间之中虽然充满了水分,但有了珊瑚,就出现了陆地,而且现在的陆地还在不停的增长,这绝对不是我们自己吓自己,韩孔雀确实很危险,这一点,我们已经证明了。”

????“证明了?你真的Yǒushì情瞒着我?”元遁初瞪着元遁一道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隐瞒什么?撒旦怎么被韩孔雀抓住的你不Zhīdào?当时有人意外卷入了这次事件,就是那两个人证实了,韩孔雀的空间面积很大。

????还有,韩孔雀现在暴露出来的实力,已经很强了,撒旦手下的不少异能者,直接被韩孔雀的手下,用大口径手枪,逼得没办法,最后被韩孔雀运用水流,卷入了他的那个空间,他们,应该是被韩孔雀全部生擒活捉了。

????所以,你一定要小心一些,撒旦和波香卡,都对控制人有很强烈的欲望,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被韩孔雀抓住了,就绝对不能在信任。”

????元遁初想到被韩孔雀抓住之后的后果,立即打了个寒颤:“这方面你们情报部门一定要重视,本来撒旦那个家伙就十分热衷于克隆人,这已经够让我们头疼的了,现在还要预防韩孔雀的偷袭,这还让我们活动吗?”

????“现在撒旦和波香卡的一切,都被韩孔雀接收了,以后每走一步,都要小心翼翼,绝对不能张扬,撒旦的手段你应该清楚,如果被韩孔雀抓住了,他肯定会在你的脑袋之中装上点东西。”元遁一认真的道。

????元遁初神情有点僵硬的道:“他们的技术真的达到了那种程度?”

????元遁一郑重的道:“撒旦这边我们没有获得多少情报,不过,几年前,美国那边曾经报道过一次,那是一家实验室中做的控制实验。

????实验对象是一只小白鼠,这只小白鼠的脑袋之中,被安放进了一枚控制芯片,之后,这只小白鼠就可以被实验人员,利用电脑控制,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。

????可以说,被人控制了的那只小白鼠,完全可以当做人来使用,如果把小白鼠变成人,那会是什么后果?当时报道之中的播报员说的很直接,如果在战争当中,敌方将领被捉住,脑袋之中安放了控制芯片,会是什么后果?”

????“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?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地球吗?我看那些疯狂科学家,都应该投放到火星上去。地球已经容不下他们了。”元遁初恶狠狠的道。

????元遁一苦笑道:“这百多年的发展,却是有点超乎我们的想象,不过,处在这个大变革的时代,也不只是坏事,就像这次的收获,不管韩孔雀说的是不是真的,我们兄弟两个再活个几十年完全没有Wèntí,只要这一点能够保证,其他。我们管不了多少。”

????“说的也对。只要我们兄弟活着就好,不过,要想活的更好,是不是需要抱一抱大腿?”元遁初的神情变得有点猥琐。

????元遁一也笑了。而且笑的跟元遁初一样:“这还用你说。刚才我已经在考虑了。这个明天就能看到效果,到时候,韩孔雀会感激我的。”

????说着元遁一嘿嘿笑了起来。元遁初看着他的样子,感激心安了不少,要比无耻,还是元遁一这个家伙更厉害,要Zhīdào这个家伙就无耻起来可是没有下限的。

????不说猥琐的元家两兄弟,此时的韩孔雀和柳絮,正走在夜晚的羊城街道上。

????“韩孔雀,这段日子你瞒着我做了什么?”柳絮幽幽的开口道。

????看着路灯闪烁的街道,看着远处楼房上的霓虹,还有道路正中的车辆,韩孔雀的神情有点恍惚,这样漫步在城市街道之中的情景,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了。

????韩孔雀听到了柳絮的幽怨,所以韩孔雀收回目光,落在了近在咫尺的妻子身上,看着洁白如玉的脸庞,看着如云的黑发,韩孔雀紧了紧手臂,把柳絮抱进自己的怀中。

????“我从来没有想对你隐瞒什么,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,难道你认为我们之间,还需要其他的东西掺杂吗?”韩孔雀淡淡的道。

????柳絮有点不安的抚了抚头发,她稍微侧了一下身子,抬头向上看着韩孔雀的侧脸道:“我Zhīdào,但我就是感觉不安。”

????“现在不用了,你应该Zhīdào,元遁一是聪明人,经过了今天晚上,他应该Zhīdào怎么做了,我们已经不是原来的弱者,此时此刻,我们可以不受任何人摆弄。

????我们的命运,可以完全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,不用害怕任何人的威胁。”韩孔雀稍微低了一下头,跟柳絮那一对美眸对视着道。

????柳絮有点失神:“真的可以吗?”

????感受到了韩孔雀的Zìxìn,柳絮严重的担忧慢慢的变成了爱意,这就是她爱的男子,一个从来都不Zhīdào畏惧,但又十分小心谨慎、狡猾如狐、从来都是未雨绸缪的如同狐狸一样的老虎。

????“你不相信我?”韩孔雀的嘴角带上了一丝坏笑。

????看到韩孔雀的那丝笑容,柳絮洁白的脸蛋上,慢慢的染上了一层红霞:“我信任你。”

????“柳絮,我在努力,你喜欢的,你不喜欢的,我都想Zhīdào,你喜欢的我也会喜欢,你不喜欢的,我也不会喜欢,周美人能够从我这里得到的一切,你也可以得到。”韩孔雀认真的道。

????柳絮的脑袋靠近韩孔雀的心脏,好一会没有说话,就这么默默的聆听着韩孔雀的心跳声。

????“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了,所以我才会有点不安,以后不会了。”柳絮道。

????韩孔雀的一只手摸上了柳絮的下巴,把她的的头抬起来,再次看着那对如同会说话的眼睛,韩孔雀道:“我能够感受到柳絮的想法,所以,请相信我。”

????“我听到了韩孔雀的心跳,所以我相信你。”柳絮道。

????韩孔雀哈哈一笑道:“柳絮是一个痛快果断的美女,所以并不用纠结时间的Wèntí,因为,周美人跟我相处的时间,并不比你长多少。”

????“那么说,对我最大的威胁还是秦明月了?”柳絮的心情好了不少,所以眼中的不安已经消失,而且快速还上了一丝狡黠。

????“你也太不厚道了。”韩孔雀无奈的道。

????柳絮挣脱韩孔雀的怀抱,故意迈出沉重的步伐,还叹了几口气,表现出她的心情十分沉重:“我不是不厚道,而是在嫉妒,我嫉妒你跟秦明月,那种相处时表现出来的相濡以沫。”

????“相濡以沫?有点夸张了吧?虽然我跟秦明月认识的时间很长,但两个人碰在一起的时候并不多,虽然我们两个人能够没有任何禁忌的开玩笑,但从来没有过**,虽然两个人相处时很轻松,但连手都没碰过的两个人,也能够擦出灿烂的火花?”韩孔雀好笑的道。

????柳絮看着韩孔雀说到秦明月时,那股随意的样子,她的表情更加沉重了:“还说你们的关系不好,一个能够让男人轻松的女人,对男人的重要不言而喻。”

????“好吧!我很喜欢秦明月,但我们是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,也可以说是一种超脱了男女感情的超友谊,这样说你满意了吧?”韩孔雀也无奈了。

????柳絮笑着道:“我是蠢女人吗?这我当然看出来了,你们就是高山流水的关系,是伯牙子期的关系,但也可以说广陵散的关系,琴瑟和鸣,琴箫合奏,听说韩孔雀喜欢吹箫?”

????“听谁说的?秦明月?哈哈,笑死我了,我偷偷的告诉你,其实我更加喜欢弹琴,而秦明月吹箫要比我更好。”韩孔雀哈哈大笑起来,在夜晚十一点的城市之中,显得更加豪放。

????柳絮的神情变得无比奇怪:“你的意思是说,秦明月吹箫比你要好,而你弹琴比秦明月要好?不是吹牛吧?我可是听过秦明月弹琴,那种水准,可不是谁都能够弹奏的出来的。”

????韩孔雀好奇的道:“能够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,秦明月应该是拿出真功夫了,不过,你应该Zhīdào,广陵散古谱是大型琴曲,所以,我这里才是正宗。”

????柳絮白了韩孔雀一眼道:“这我当然Zhīdào,现代所谓琴萧合奏,是小说中曲阳和刘正风所创,并无此曲,而且广陵散早已失传,影视剧里的都是后来编的而已,但,秦明月那么一个明媚的女子,真的会吹箫?”

????韩孔雀也白了柳絮一眼道:“秦明月虽然学的是导演,但表演她也没有落下,她的艺术功底,可不是现在那些连高中都没有上过的年轻演员能够相比的。

????所以,对秦明月的演奏水平,你一点也不用怀疑,这种东西也是需要天赋的,不管我怎么吹,就是吹不出她的那种感觉,但是,广陵散是用琴音来表达,却又不是你们女子能够完全演绎出来的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