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四十五章杀机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所有毒人?你能够确定里面有很多毒人?”元遁一吃惊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可没说里面有很多毒人,只不过,我们先小人后君子,羊城市政府要文化遗产,你们需要各种典籍,我自然也有需要的,比如说毒人,我对毒人很感兴趣,所以”

????“这样吧!你们收获的毒人全是你们的,如果我们自己俘获了毒人,就算我们的。”元遁一不想放弃这一点。”“

????韩孔雀道:“那就各凭本事了,不过,这样一来,我们就只能分开探索了,如果我带着你们进去,你们必然要跟我抢东西啊!”

????元遁一一听,立即傻眼了,他们如果能够进去,还用带着韩孔雀玩?

????韩孔雀看他的样子,顿时笑了起来:“想明白了没有?既然让我出力,那就只能合伙,要不然,想法太多,我也不能全部满足你们,这已经是我做出的最大让步。”

????元遁一叹息了一声道:“只要你肯带着我们玩就好,其他事情我也不强求了,反正获得了好处,我也得不到多少。”

????韩孔雀点头笑道:“合作过后你们就会Zhīdào,我韩孔雀从来都是很对得起朋友的。”

????“行,我很期待这次合作的成果,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,恐怕我再不走,你都要赶我们了吧?”元遁一哈哈笑着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来羊城这么长时间,我还没有带柳絮去玩一次。今天反正晚了,现在回去孩子也肯定睡下了,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带柳絮去实现她一个愿望。”

????“实现什么愿望?”柳絮和元遁一居然同时问了出来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走吧!你可是说了,今天晚上听我的。”

????看着有点羞涩,又有点疑惑的柳絮,韩孔雀拉起她,揽着她柔软的腰,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,笑的更甜。

????看着两个人走出咖啡馆。元遁一的脸色不停的变换。等韩孔雀和柳絮坐上车,元遁一才叹息了一声,坐在咖啡馆里不动了。

????“小宫,你去做准备吧。只要你的身体恢复了。就不用来见我了。”最后。元遁一幽幽的开口道。

????宫蔷薇看了一眼元遁一,站起身略微犹豫之后,她开口道:“有人曾经这样劝过我。现在我也想把那句话送给你。”

????“我Zhīdào,你不用说了,以后好好生活,韩孔雀这个人很Bùcuò,如果没有太多想法,跟着他吧!我相信,你不比韩星、白晓亦和李小艺差。”元遁一道。

????宫蔷薇苦笑道:“我的能力也许不比他们差,但忠心呢?这才是韩孔雀最看重的。”

????元遁一笑着道:“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。”

????宫蔷薇苦笑道:“是啊!只要带着我的家人过去,韩孔雀是会相信我的,加上我跟柳絮的那层关系,他应该不会亏待我的。”

????“最少你在那边会幸福,他不会强制你去做什么,到时候,你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了。”元遁一再次叹息道。

????宫蔷薇笑的更苦:“这算是我拿命换来的自由吗?我怎么感觉那么心寒?这样的感觉更让我心寒。”

????元遁一道:“就算在怎么披着国家民族的大义,也是让人Xīshēng的一个名义,而国家民族毕竟看不见,看得见的只是一些人,他们代表了国家民族,所以,心寒也不是不能理解的。”

????“我走了。”宫蔷薇不在多说,转身快步离去。

????“要我说,你的这些弟子就是太过聪明了,聪明人的想法太多,也很容易做蠢事。”不Zhīdào过了多久,一个阴柔的声音在元遁一身边响起。

????“在特定的环境下,也许莽汉不会做错事,但他们平时就经常做错事,所以,莽汉并不比聪明人好多少,因为聪明人很少做错事,有时候就算错一次,也是可以被原谅的,毕竟莽汉在之前已经错过很多次,聪明人就不能错一次吗?”元遁一道。

????“是吗?莽汉的错误差不多都是无心之错,而聪明人犯错,肯定是铁了心的一条道走到黑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”阴柔的声音道。

????“那你怎么不出手?”元遁一的脸上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。

????“本来听说韩孔雀的实力受损,可现在看着却很正常,你们情报部门的情报,越来越不准了。”这时从阴影里做出一名男子,从身形上看,居然跟元遁一十分相似。

????“元遁初,你还是那么可爱。”看着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,元遁一笑着道。

????“不要笑,你这是在提醒你的那些弟子,我是目标吗?”具有阴柔声音的元遁初道。

????元遁一脸上的笑容变成苦笑:“我们是亲兄弟,你居然这么不相信我?”

????“如果我相信你,也许早就死了百多年了。”元遁初冷声道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不说这个,这次你做的很Bùcuò,现在我已经给你们争取到了机会,接下来你应该Zhīdào怎么做了吧?”

????“听韩孔雀的话?跟着韩孔雀走?做韩孔雀的走狗?”元遁初玩味的道。

????元遁一冷笑道:“怎么?你不愿意?就算你不相信我的眼光,也应该相信波香卡的眼光。”

????“相信她?为什么?就因为她这些年活的十分潇洒?一路从大陆被人撵狗一样,撵到了一座小岛上,这次如果不是她不要脸的跟了韩孔雀,也许现在还龟缩在海外的那座小岛上,不敢出来见人,就她这眼光,你能够确定她这次的选择是对的吗?”这次换成元遁初讽刺道。

????元遁一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元遁初道:“刚才你为什么没有出手?不要跟我说是你同意了我的计划。”

????元遁初冷笑道:“不得不说,韩孔雀还是有点小聪明的。如果不是他暴露出来了那件宝物,事情就不是现在这种样子了。”

????元遁一道:“韩孔雀已经表示的很明白了,在国内他只是想要一些特权,他只想让自己的家人活的舒服,而且我们想要的东西,他也可以给我们,这样你还想着出手?”

????“蛋糕就那么大,自然是分蛋糕的人越少越好,这么多年了,难道你还看不明白?既然有人想要我们出手。我们自然就要出手。”元遁初很肯定的道。

????元遁一冷笑道:“你还是那么的不识时务。虽然韩孔雀表现的软弱了点,但你真的以为能够对付的了他?不要说你,纵横外海的撒旦也算是一位枭雄,现在他落的什么下场?你跟撒旦相比。又算得了什么?”

????“撒旦是真的徒有虚名。我们给他准备了那么充分。他居然全军覆没了。”元遁初一脸不屑的道。

????元遁一诧异的看着元遁初道:“全军覆没?你没听到韩孔雀的话?”

????“韩孔雀的话你真的相信?你相信撒旦会跟他?就算撒旦去闯地下玄宫,也不Kěnéng在韩孔雀的手下混饭吃。”元遁初很干脆的不相信韩孔雀的话。

????元遁一笑着道:“我研究过韩孔雀这个人,虽然都说他狡猾如狐。但他却从来不骗人,就算那些被他坑了的人,也不是被他骗了,而是自己掉到了他设置的坑中。

????韩孔雀的那些坑,都铺上了地板砖的,如果你不想害韩孔雀,你就可以安全的走过那些坑,如果你想对付韩孔雀,韩孔雀就可以瞬间让你掉进坑中。”

????“我看你是想多了,毕竟是个年轻人,他能够厉害到哪里去?之所以到现在还留着他,只不过是他的一些研究,还没有出现成果,只要出现了,他也就失去价值了。”元遁初不以为然的道。

????元遁一有点失望的道:“如果你真的有这种想法,那我不建议你跟韩孔雀接触,要不然,你会死的不明不白。”

????“周家的那件传家宝是什么东西?”元遁初不服的问道。

????元遁一苦笑着道:“是一面小旗子,听周家的人说,那是天地五行旗之一的玄元控水旗。”

????“玄元控水旗?应该是天地五行旗之中最弱的一件天地灵宝了吧?怪不得能够被人认主,控水的能力就是渣。”水系法术从来都没有太高的杀伤力,所以元遁初更加高兴了。

????元遁一一脸吃惊的看着元遁初道:“你是在看不起韩孔雀吗?”

????这次轮到元遁初一脸诧异了:“你也算见过世面的人,这百多年来,我们处理过多少异能者?有水系能力的有多少?我虽然没有统计,但这种能力的异能者,应该是最好处理的,渣渣一样的能力,想用来犯罪都很难。”

????元遁一直接听的目瞪口呆,这个家伙刚从火星上回来吗?

????“你没听说过韩孔雀的一些事迹?”元遁一忍不住开口道。

????元遁初道:“当然听说过,而且看过他的战斗视频,唯一的一次大场面,就是在魔都中心医院外面的那次,他施展能力,在方圆三百米的范围之内降下大雨,形成了一点水患,这种程度的能力,难道能够威胁到我们?”

????“血魔的传说呢?你不会不清楚,血魔也是韩孔雀吧?”元遁一道。

????元遁初道:“那是针对普通人,普通人的身体可以被他的灵识控制,从而让他有能力把人体内的血液和水分抽出来,但我们这种人,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吗?”

????“也许不能,但也只是也许,在没有确定之前,谁又敢肯定什么?而且,韩孔雀就只有这么点手段吗?这天地之间就没有垃圾的天地灵宝,所以,你还是夹起尾巴来做人好了,如若不然,以后你就没有机会跟我做对了。”元遁一警告道。

????元遁初奇怪的看着元遁一:“你这是在担心我吗?”

????“你说呢?刚才我可是真的为你捏了一把汗,如果当时你冲出来,很Kěnéng会被韩孔雀当那只鸡宰了,到时候,我想国内肯定不会有人为你出头,这些年我们兄弟虽然互相作对,但我们毕竟是兄弟,肯定有人想要除去我们,就算除去一个也很Bùcuò。”元遁一提醒道。

????元遁初冷笑道:“不要把我想的那么蠢,如果真蠢,能够活到现在?”

????“既然不蠢,那就好好跟着韩孔雀,就算不帮他,也不要捣乱,更加不能让他看出你的那丝傲气,要不然,被韩孔雀那个小心眼的家伙记住了,以后有的你好受。”元遁一再次提醒道。

????元遁初剑眉一挑道:“你还真害怕他?”

????元遁一摊开手掌,手中多了一只小小的优盘,他道:“这是韩孔雀看在柳絮的面子上白送给我们的。”

????“看在柳絮的面子上?你的那个弟子,好像已经彻底倒向了韩孔雀。”元遁初冷笑道。

????元遁一再次叹了一口气,当他叹息出声时,自己都是一愣,接着又叹息了一声,才开口道:“这么多年,好像就今天晚上我的叹息最多,不过不服不行,长江后浪推前浪啊!

????不说韩孔雀,就算是柳絮,我们都小看了她,真是可惜了,她居然不能觉醒异能,能够具有过目不忘天赋的天才,怎么就不能觉醒异能呢?就算弱点的异能也行啊!”

????“幸亏她没有觉醒异能,要不然,韩孔雀的实力不是更强了吗?”虽然不待见自己的大哥,不过元遁初对自己大哥看人的本事还是十分佩服的。

????比如说柳絮、宫蔷薇,都是这一代人中顶尖的精英,就是元遁一,从她们年龄不大的时候,就发现了她们,培养了她们,而她们也从来没有让元遁一失望过。

????元遁一看着一脸思索的弟弟,摇头道:“这就是柳絮的聪明之处,她爱上了韩孔雀,在其他时刻,可以帮助我们,但真到了关键时刻,她必须要站在韩孔雀那边。

????如果她站在我们这边,那么我们就要面临韩孔雀的疯狂报复,所以,就算柳絮那么清冷的女子,今天居然能够在我们面前说出爱韩孔雀的话,这难道还不能让我们感动?”

????“你不会说,当时韩孔雀已经想要动手了吧?”元遁初毕竟不是那么蠢。

????元遁一笑着道:“韩孔雀有着非同一般的直觉,平时这种能力不显,只要有人对他起了杀意,稍微暴露一点杀机,韩孔雀就会感应到,要不然他血魔的名号是白来的?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