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三十九章毒人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元遁一看柳絮那惊讶的样子,顿时开口道:“小柳絮,爱上我是不是感觉很丢人?不要害羞,这一百多年,爱上我的美女,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,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也有一火车了。”

????看元遁一那挤眉弄眼的样子,柳絮再次笑了起来,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严肃的元遁一还能是这个样子的。

????“看你自损的样子,我决定不跟你计较了。”韩孔雀认真的道。”“

????元遁一道:“早就Zhīdào你是个小心眼,所以我才把节操撒了一地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人老成精,说的就是你这样的,如果你不说明自己跟我不是一个时代的,我怎么也要跟你比比,所以我们就是竞争关系,现在你已经是前浪,我也就没必要欺负老人家了。”

????“这么说,我们还是有点共同语言了?”元遁一也笑着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这个可以有了。”

????“跟你捣蛋的人,我帮你全收拾了,你那边能够给什么待遇?”元遁一这次没有一点藏着掖着,直接满足韩孔雀的所有心愿。

????韩孔雀也很痛快的道:“我那么努力,自然是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一点,也更舒服一些,所以,只要保证了这一点,其他没什么不能Xīshēng的。”

????“那么说关于肿瘤的课题,我们是可以进一步合作了?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可以合作,不过。每进行一次实验,都要花费一个金人,你确定要参与?”

????元遁一点头道:“了解,如果不是那么烧钱,你也不会让我们参与吧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那是当然,如果我自己能够支撑,我怎么Kěnéng寻找外援?你们可要想清楚了,生化研究就是个无底洞,我现在只是专注了其中一个很微小的方面,如果你们参与进来。就不Kěnéng像我这样投机取巧了。而是进行全面研究,这样铺开来做研究,那就等于烧钱炼钢,你可要有心里准备。”

????元遁一狡猾的道:“我对你的那个投机取巧更感兴趣。”

????韩孔雀摇头道:“那需要太大的运气。这个并不可取。而且里面还设计到我的一些能力。并不能全面推广。”

????“能力?可以说一下是哪方面的能力吗?我手下虽然没有能力者,但我想你也Zhīdào,其他局里。还是有能力者的。”元遁一对韩孔雀的说法并没有失望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控水,准确的说是控制,控制全身的水分,里面当然也包括了血液或者是体液,你确定你们那边的能力者能够做到?我把我这种能力叫做神通,什么是神通你们Kěnéng有自己的说法,但我的说法就是,不可理喻的能力,随心所欲的控制就是神通。”

????元遁一皱起眉头,想了一下道:“随心所欲的控制能力?不讲理的可以做到?这种能力我们这边还真没有人可以做到,能不能说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????韩孔雀笑了一下道:“一件天地灵宝,如果不Zhīdào天地灵宝是什么,可以看看小说,很多小说里解释的很清楚,虽然我不Zhīdào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修士,但我手中确实有一件强大的天地灵宝。”

????“天地灵宝?我们手中也有,Kěnéng够控制天地灵宝的人,却很少,少到已经有人不信任天地灵宝了。”元遁一叹息着道。

????“不信任天地灵宝?”韩孔雀有点吃惊的道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很多有名的宝物,在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没有人能够认主之后,你会怎么想?”

????“认为是假的?”韩孔雀直接道。

????元遁一点头道:“不是认为是假的,而是根本没人相信那曾经惊天动地的天地灵宝是可以用的,他们只会认为是神话,是传说而从来不会认为那传说是真的。”

????韩孔雀一摇头道:“不说这个,像你这样的高手,肯定有一件压箱底的宝贝,我说的这些你肯定明白,所以我们也没必要探讨这个事情了,我只是告诉你,我能够增加人的寿命,只是一种意外,并不能普及,如果想要做到,就要在我原来的设想上继续研究。”

????“能不能说的清楚一些?你这样模糊的说法,我回去没法交代。”元遁一到是说的很直白。

????韩孔雀迟疑了一下道:“毒人你听说过吗?”

????“毒人?苗疆毒人?不会跟波香卡有关吧?她可是苗疆的一位苗王。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跟她有点关系,不过她也只是Zhīdào毒人是怎么回事,却并不清楚怎么炼制毒人。”

????“你们两个等等说,那边的事情好像要结束。”就在这时,咖啡馆里重新鼓噪起来。

????韩孔雀看过去,却是咖啡馆里经理出现了,而那两位中年人,正在跟经理投诉那个女服务员。

????而作为服务行业,自然是不能违逆客人的,所以不管那名女服务员有理没理,经理只能对她进行打压,以免客人继续纠缠不休。

????在经理做出赔偿那位女士一身衣服,并且让服务员道歉之后,那两位还在不依不饶,所以咖啡店里才变得更加热闹。

????而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,这个时间,来咖啡店里喝咖啡的本就不多,所以这边的这点小状况,就更显得热闹。

????就在那两位不依不饶的时刻,一个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:“爸?妈!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????“干什么?这个年女人把你妈弄的这么狼狈,你说我们要干什么?”男人看到那个年轻人,更加气愤了,所以他以无上的气势,震慑现场。

????“庆林,我没有。”那位女服务员在看到年轻人之后。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????那位叫庆林的年轻人,看到女服务员那个样子,更加生气:“你们两个从来不喝咖啡,今天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来这里?不会专门来让明裳丢人的吧?”

????“我们”那位中年女人还没有说完,就被那位经理打断了。

????“很对不起这位女士,我们店的厨房门口有摄像头,只有这边有,其他地方没有,因为厨房是重地,所以要限制无关人员进入。以免发生不Hǎode事情。

????所以。如果你还想继续追究我们店员的责任,第一你们可以报案,第二我们可以调取刚才的监控视频,这个区域。正好处在监控范围之内。如果不信。请看那边。”

????经理指向的地方,有一张提示语:进入监控区域,请注意举止文明。

????经理的口气变得强硬。那两位中年人顿时有点傻眼,不过那女人明显是十分自负的人,所以她直接道:“报警就报警,今天你们如果不处理了这个小贱人,我是怎么也不Kěnéng善罢甘休的。”

????“女士,如果您这样说,那么我们只能报案了,到时候可不一定是我们赔偿您的损失,有Kěnéng是你们赔偿我们的名誉损失费还有因为事故造成的营业损失费。”

????能够在这里开一家上档次的咖啡馆,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,刚开始处理服务员,只不过是他们这个行业的惯例,因为就算他们有理,也不能太过强硬,那会损伤他们店的形象,给人造成店大欺客的印象。

????而现在,经理看事情不能善了,所以干脆强硬起来,反正事情已经不能变的更糟。

????“Zhīdào你们在这里Kěnéng有点关系,不过,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小贱人,跟我们作对?要Zhīdào强龙不压地头蛇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那位中年男人道。

????“爸?你们也太过分了吧?明裳怎么你们了?难道就因为我喜欢她,就可以被你们这么无理对待?”庆林道。

????中年人道:“只要你明确告诉这位小姐,你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,我今天可以做主,不对这件事情继续追究,要不然,可不是简单的赔偿就能够了事的,她还是一名学生吧?如果像要她顺利毕业,你就绝对不能跟她有任何纠缠。”

????“爸!真是没有想到,你们才有钱了几天?居然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?”庆林的眼神,就好像第一天认识这对夫妇一样。

????“就是因为我们家没有太多的底蕴,所以才更要注意,只要我们努力,你再努力一下,到了第三代我孙子那一辈,就会出现一位优雅的贵族,而跟这样的屁民纠缠,我的孙子怎么Kěnéng成为贵族?”中年女人把手指戳到了女服务员明裳的脑门上,那一脸的嫌弃,就算离他们有十几米远的韩孔雀,也能够清楚的看到。

????“又是一个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。”韩孔雀叹息道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现在你还有心情感叹,等过百年之后,你就不会感叹了,只会冷眼旁观。”

????韩孔雀很意外的看了元遁一一眼道:“既然心性变得那么单薄,那怎么还会想着勾搭小姑娘?这么做也太无耻了吧?”

????“我都承认错误了,你怎么还不依不饶的?这也太小心眼了吧?”元遁一瞪着韩孔雀,简直不相信长了那么一个大个子的家伙,心眼居然那么小。

????韩孔雀看着狠瞪着自己的柳絮,赶忙道:“我可没说柳絮,我跟柳絮恩爱如花,可不是我小心眼,我是不齿你的为人,你也太无耻了,仗着自己长得人模狗样,四处欺骗纯情小姑娘为你卖命,那可是十分不道德地滴!”

????“她们可不是给我卖命。”元遁一嘟囔道。

????不过,这样的事情见仁见智,他实在没法反驳韩孔雀,所以只能嘟囔两句完事,要Zhīdào现在他可是还需要巴结韩孔雀,没必要因为这个给韩孔雀添堵。

????“看到了吗?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,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家人面临这样的情况,所以才折腾出来那么多事来,只要你能够给我家人一个安稳的环境,好处我是肯定会给你一些的。”韩孔雀看柳絮还有点愤愤不平,赶忙转移话题。

????元遁一道:“小宫,去帮助那个小姑娘把事情摆平,我相信,现在那对夫妇的底细,你应该很明白了吧?威胁他们一下,让他们也感受一下蝼蚁的滋味。”

????宫蔷薇笑着道:“我早就想要这么做了。”

????看着宫蔷薇优雅的转身离开,韩孔雀笑了:“我想毒人的炼制方法,就算你们不Zhīdào具体的步骤,也应该能够想象到一些情况,比如说用剧毒之物,来给毒人沁泡全身。”

????元遁一道:“这个我也听说过,不过,听说毒人被炼制成功之后,往往会丧失理智,受到别人的控制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个不是重点,毒人丧失理智,那是用了一些麻醉药物,麻醉太过造成的,因为毒物都有一些刺激作用,麻醉药物在其中必不可少,所以会让人暂时性的患上失忆症。

????这样的病症,只要适当的引导一下,还是能够治愈的,如果用药物治疗,更加容易让毒人回复记忆,这种副作用,是完全可以避免的。

????之所以毒人会给人这种印象,只不过是炼制毒人的人,需要毒人失去记忆,从而更加容易控制毒人,所以为了提高成功率,特意增加了麻醉药物的用量,毕竟失忆对炼制毒人的人来说,并不是坏事。”

????元遁一点头表示明白,韩孔雀继续解释道:“毒人,顾名思义,就是全身充斥着毒素的人,要让一个正常人,全身被毒素侵染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中间只要稍有差错,就有Kěnéng让人毒发身亡。”

????“这一点我自然Zhīdào,我只是不太明白,长寿跟毒人有什么关系?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看向柳絮,柳絮此时已经露出了一副明悟的样子,所以韩孔雀道:“为了证明我不是骗你,就让柳絮说一下,我想,她已经大体猜到了我的思路。”

????柳絮看了韩孔雀一眼道:“我还是小看你了,没想到在这一个多月当中,你居然做了那么多事情。”

????韩孔雀赔笑着道:“我可不是故意隐瞒你的,钱是从南海捞起来的瓷器换来的,有钱了,自然就有那三千万部手机的货款了,至于毒人,我原来也跟你说过,我也跟你保证过,不去冒险,所以我没有去冒险,这一个多月,我可每天都陪着你呢!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