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三十八掌老古董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的脸上变的严肃,接着又露出来一丝冷笑:“国内的移动,国外的那些移动巨头,不过,有些地方我不会涉足,有些范围,就算用走私的方法,我也要把我的手机送过去,甚至不要钱的白送也行。”

????看着韩孔雀那丝冷笑,元遁一这种见惯了生死,见惯了各种勾心斗角,见惯了各种残酷场面的人,也忍不住一阵心寒。

????“这又何必。”元遁一叹了口气道。”“

????韩孔雀冷冷的道:“有些人碰触了我的底线。”

????元遁一苦笑道:“那是国企不是个人的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Zhīdào,不过国企太过强势了也不好,就是因为企业太强了,控制企业的人才会嚣张,如果这个企业日暮西山,那些人是不是也可以老实一下了?”

????“如果让这些人老实了,企业是不是可以不用日暮西山了?”元遁一退步道。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可以,对你们在羊城的行动,我还是很认可的,对做出这样决定的大佬,我是无限崇敬的,如果他有什么要求,可以直接说,对他老人家的要求,我是无条件的遵从。”

????元遁一开口道:“你认为他那样的人会白要你的东西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在外海弄了一个天堂岛,里面有一家名叫白玉京的疗养院,如果国内的那些老人家累了,可以去哪里休息一下,每次休息的时间不能少于一个月。每年免费给你们十个名额好了,这样你的工作也就等于完成了。”

????过了好一会儿,元遁一才开口道:“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。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好地方,不过,你Zhīdào我们不止想要这些。”

????韩孔雀无奈的道:“有些事情,只有我们自己做才行,就算我告诉了你方法,如果没有白玉京。你都不一定敢做。所以你就这样回复那些人,他们肯定更加珍惜自己。”

????“行,既然有了结果,我自然会回去回复。不过。你那个通讯业务打算怎么开展?”元遁一还是有点不放心。韩孔雀手中可是有三千万部手机,他可不信韩孔雀会放着那些手机不用,当然。那批手机砸在韩孔雀手中的Kěnéng无限接近于零,所以他还是问明白了好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先把这批手机送到阿三国,如果有剩余在想东南亚国家输送,如果生意还可以,我就再订购三千万部,我的初步计划是装机量达到一亿部,这可是个大市场,先下手为强。”

????“国外的那些大资本家可没有一个善茬。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。”

????元遁一点头道:“不如我们合作?”

????韩孔雀诧异的道:“国外还是国内?”

????元遁一苦笑道:“国内你就不用想了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国外你也不用想了,我都把老婆送入洞房了,你打算跟我一快入洞房?那像话吗?”

????“说什么?”柳絮直接照着韩孔雀的脑袋来了一下。

????韩孔雀讪讪一笑道:“口误,不过,只是比喻罢了,你没必要这么敏感。”

????“没教养,听说这是羊城最大的一家咖啡店?怎么什么人都让进来啊?”韩孔雀四人正在小声谈话的时刻,没想到一个有点尖利的女声在他们身边响起。

????“小宫,怎么回事?”元遁一向旁边看了一眼,发现原来那桌的客人已经换了人,此时是两个中年人坐在那里,这两个人很明显是一对中年夫妇。

????“那边原来是你们的人?”韩孔雀好笑的道。

????元遁一也笑了:“前后那些人不是你的保镖吗?如果不是这样,我们能够放心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些事情?”

????“可现在你的人好像被人弄走了?”韩孔雀好笑的道。

????元遁一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此时他也看到了,本来坐在他们周围的手下,现在正在咖啡厅外面,跟几名警察纠缠。

????宫蔷薇站起身道:“刚才局长说不能暴露身份,我想Kěnéng是因为这个,他们才会跟当地警方纠缠起来的。”

????元遁一道:“把那几个家伙扣起来,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
????“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?警察也是你们能够随便扣的?年轻人不要给自己的老子惹祸。”刚才说话的女声,再次飘荡在咖啡厅之中,引起了咖啡厅中几个小情侣的主意,所以不止是韩孔雀看着他们,此时咖啡厅所有人都看着他们。

????“你不要乱说话,小心得罪了人。”坐在女人身边的那个种男人,十分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后,才劝阻那位中年妇女道。

????中年妇女道:“羊城这一亩三分地上的人我们谁不认识?这几个看着就很眼生,而且听口音就是外地人,这样的人,在我们面前冲大瓣蒜?”

????“我们来这里不是惹麻烦的,先处理我们自己的事情,其他事情交给外面的小王处理就好了,几个大言不惭的年轻人,你跟他们说话,也不嫌丢份?”中年男人放下咖啡,皱着眉对中年女人道。

????韩孔雀和元遁一互相对视了一下,几乎同时消除声来。

????“真是没教养,服务员,如此嘈杂的环境,对得起我们花费的这一百二十元钱吗?”女人举起手中的咖啡杯,显然她手中的咖啡是一百二十元一杯的。

????“我这杯咖啡五元钱吧?那一百二十元钱的咖啡,不是猫屎咖啡吧?”韩孔雀说完,再次大笑起来。

????“你就不要丢人了。”柳絮拉了一下韩孔雀,这个家伙喝不惯咖啡和红酒,所以对这种西式的餐厅和咖啡厅什么的,都没有好感,说出话来就气人。

????“服务员?什么态度?叫了那么长时间,居然不理我们?经理呢?你们经理呢?我要投诉她,对,就是那个小妖精,居然看着我们在一边笑,你们是怎么培训服务员的?赶紧把她开了。”女人指着刚刚从厨房出来的一名女服务员喊道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一眼那名服务员,她难道是躺着也中枪的代表?

????这个服务员明明刚从厨房出来,先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不Zhīdào,居然就被那个中年妇女咬住了?

????柳絮道:“看来我们是躺着也中枪了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韩孔雀好奇的道。

????柳絮白了韩孔雀一眼道:“这两个人,很明显是来这里找这位服务员麻烦的。”

????韩孔雀一想,也许真是这样,看来躺枪的是他们才对。

????此时,那位中年妇女已经冲到了那名女服务员的跟前,扯着她的衣服,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。

????而那名服务员刚才可是从厨房里出来的,她手中还端着两杯热咖啡,被那名中年妇女一拉扯,她脚上的高跟鞋顿时一转,让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,结果一连串的尖叫声响起。

????看着两杯滚烫的咖啡,全都扣在了中男女人的臀部,韩孔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????“有什么好笑的,咖啡可是能够烫伤人的。”柳絮对韩孔雀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很是不满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不应该笑,不过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难道你就不想笑?”

????看着那个女人一副恨不得脱掉衣服,却又不能把裙子掀起来,而内裤显然也不能脱掉,所以她既疼又无奈,那副样子,格外好笑。

????不过,韩孔雀之所以笑的那么欢畅,也不全是没有同情心,因为那女人的臀部衣服比较多,所以就算开水泼了上去,隔着几层布料,也不会烫的太厉害,所以对于态度恶劣的中年妇女,韩孔雀没有了同情,只剩下了嘲笑。

????柳絮看着韩孔雀那作怪的样子,扑哧一下,也笑出声来:“你可真够坏的。”

????韩孔雀一拉柳絮,柳絮顺势倒在韩孔雀的怀中,趴在他身上大笑起来。

????“柳絮跟了你确实很幸福。”元遁一只是张了张嘴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????韩孔雀自然能够读懂唇语,所以他也张嘴不出声:“那是当然,只要她爱我,我就可以给她带来幸福。”

????“好好对她,其实,我手下的那些优秀女孩,我全把她们当做我的女儿。”元遁一的眼神变得有点悠远。

????韩孔雀笑了笑张嘴道:“你认不认识波香卡?”

????“我听说这个老妖还没死?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都没死,她怎么Kěnéng死?”

????“看来她猜出我是谁了?”元遁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遁去的一,不圆满的才能留在这个世上,圆满了的,全都上天堂了。”

????“你可真够狡猾的,既然Zhīdào我是老人家,居然还利用我?这是故意打击我?”元遁一瞪着韩孔雀,张嘴做发怒壮。

????“你们两个在表演哑剧吗?”柳絮半侧着身子,眼睛向上看着韩孔雀的嘴唇道。

????“你怎么Zhīdào的?”韩孔雀刚说完,就看到了柳絮手中的小镜子。

????“就算再爱军装的美人,也会爱红妆。”元遁一开口道,显然他也看到柳絮的小动作了。

????“你们两个在说什么?能不能说给我听听?”柳絮坐直了身体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他自称老人家,说跟波香卡是同辈的老妖。”

????“啊?”柳絮长着樱桃小口,惊讶的直接说不出话来,她看着元遁一那光滑如玉的脸孔,怎么也不能想象到,这居然是一个百年以上的老古董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