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三十章报复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时,王先生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照片道:“尼赫鲁小姐,你可以看一下这件瓷器,青花海水白龙纹扁壶,高,口径,足径。

????壶圆口,口边微外侈,长颈自上而下渐阔,扁圆式腹,椭圆形浅圈足。通体青花为饰,壶口及颈部绘卷草纹和缠枝莲纹各一周。

????腹部为青花留白海水龙纹,一条矫健威猛的白龙在苍茫无际的大海中遨游,白龙回首曲体,须发飘扬,四肢伸张,呼之欲出。”“

????青白相间的波涛上下翻滚,汹涌澎湃,又见点点黑斑,大有铺天盖地、水珠激溅、迎面而来之感,尤其是以青花点白龙双睛,愈显神采。

????宣德时期,有‘诸料悉备,青花为贵’之说,此壶的装饰过程是先在瓷坯上以尖状工具,勾划龙纹轮廓及龙之双目、冠发、厚唇、牙齿、爪趾、鳞等细部,然后在龙身周围用青花料满绘波涛汹涌的海水并施透明釉,入窑高温烧成。

????史载,宣德时青花多用郑和从西洋带回的‘苏泥勃青’钴料,呈色深艳明亮,如蓝宝石一般,线条间往往有晕散现象,有如水墨画的墨晕,加上错落有致的黑色斑点,使画面产生了非同凡响的艺术效果。

????尼赫鲁小姐,Zhīdào这样的一件青花扁壶,在国内的拍卖底价是多少吗?八千万人民币,就算是那些小碗,如果单独拿出一只放到拍卖行中拍卖。价格也会超过三千万,我想,这些资料尼赫鲁小姐的办公桌上都有,这么一批瓷器,实在没必要怀疑什么。”

????“就是因为这批瓷器太好了,价格太高了,我才有所顾忌。”尼赫鲁小姐皱着眉头道。

????王先生此时道:“也许那个艾萨克先生,根本就没想到用这批瓷器骗贷,而是真的需要钱周转,如果一年之后。人家把本息全部还清。这批瓷器还是人家的,所以不管抵押多少,这批次气都是人家的,这样尼赫鲁小姐还用纠结吗?”

????尼赫鲁小姐皱着眉道:“希望是这样吧!”

????过了一会儿。大堂经理进来道:“小姐。艾萨克先生已经把钱转走了。”

????尼赫鲁小姐叹息了一声道:“希望是我多虑了。”

????此时正在车子之中的艾萨克。看着用笔记本正在转账的年轻人,这个年轻人直接把十亿元人民币转入了一家专业洗钱网站,只是一会的功夫。十亿元人民币就不Zhīdào被转移到哪里去了。

????“你们也真放心,这么多钱都敢转入这家网站。”艾萨克看的咋舌,这些人是真的大胆。

????年轻人看了一眼艾萨克,他不会告诉他,这家洗钱网站已经被他们控制了,他只是淡淡的道:“艾萨克先生想好了没有,是要东西,还是要钱,东西就是一只小碗,如果要钱,只能给你一百万元人民币。”

????“虽然不Zhīdào你们为什么做这些,不过我还是要东西,我想,只要东西对,怎么也能卖出个天价。”艾萨克早就想好了,虽然他Zhīdào要东西风险很大,但有风险也意味着利润。

????“Hǎode,这只箱子里是一只青花小碗,只要你的Sùdù快,绝对能够换到几百万元人民币,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好了,不过,我要提醒你,做事要低调,如果太高调了,很容易把自己陷入麻烦之中。”年轻人说完,就离开车子,没入了周围的人流之中。

????就在年轻人离开的时刻,在世界各地,都有一名年轻人离开,他们很快就跟跟着他们的人汇合,最后分散撤离。

????此时的韩孔雀,看着账号中的钱不停的增长,只是一会儿工夫,居然就增加了四百五十亿。

????“只找了四十五个客户?”韩孔雀看着钱不再增加,Zhīdào行动已经结束。

????黄山道:“这些只是敌人控股的银行,如果没有这一条限制,这次我们弄到的钱会多十几倍。”

????韩孔雀轻笑道:“这样就够了,那几个组织没想到这么有实力,不过骗了他们四百五十亿,应该还伤不到他们的筋骨,看来还要添一把火。”

????“老板打算怎么做?这次行动已经很冒险了,有了这次的事情,他们很Kěnéng有防备,不会轻易上当了。”黄山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同样的手段我当然不会做两次,其实这次的事情就很危险,毕竟古玩行的事情,没法保密太久的,这么多宣德青花同时出世,如果不快刀斩乱麻,那些银行家们,很快就会Zhīdào,所以,现在能够掐着时间骗他们一次,实在是不容易。”

????黄山笑着道:“别人不敢说,现在阿三国那边应该Zhīdào自己受骗了。”

????“同一家银行骗了几次?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黄山也笑了:“最后那笔钱就是阿三国的银行转过来的,这次的行动,有二十笔业务是跟阿三国背景的银行有关,如果不是策划精密,要想骗到他们还真是不容易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当时还真害怕,他们一时之间找不到那么多鉴定师,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找到了鉴定师,而且各个分行之间,居然还不互相通气,这可是注定了要让他们受骗。”

????黄山笑着道:“如果他们Zhīdào,只是他们一家银行就获得了二十套青花瓷,不Zhīdào他们的表情会是怎么样?”

????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,他们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要不然还能怎么样?就算他们Zhīdào手中有二十套青花瓷,就算他们明Zhīdào要贬值,也不敢随便处理了,只能坐等贬值。

????如果他们敢提前处理,那更好,到时候我们去还钱,他们拿不出东西。只能赔偿我们一点五倍的赔款,那可是十五亿,我想他们不会那么笨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黄山一想,还真是这样,毕竟瓷器是真的,手续也都是合法的,你愿意用这批瓷器做抵押贷给别人十亿人民币,这是正常的商业往来,至于以后宣德青花贬值,那就是个人眼光不同了。

????在这个过程当中。你就要严格按照合同办事。就算明Zhīdào这批瓷器到了期每人赎回,他们也不敢不到期就处理了。

????所以,他们只能持有这批瓷器满两年,才能处理。到那个时候。这批瓷器还值多少钱。那就只有天Zhīdào了。

????这可谓是一次阳谋,就算那些银行明Zhīdào自己受骗了,也只能咬着牙被骗。

????这次的行动之所以那么顺利。完全是因为瓷器确实是好东西,只不过是数量太多了,只要不让别人Zhīdào这批瓷器的数量,骗贷成功几乎是肯定的。

????如果韩孔雀稍微黑心点,他能够骗到的肯定更多,要Zhīdào,利用古董骗贷,在国内实在是太容易了。

????就说前几年,一个大老板弄了不少玉片,钻了点小孔,找了五个专家一忽悠,就成了所谓的金缕玉衣,只是这么一件金缕玉衣就从银行贷出了十二亿人民币,最后虽然追回了一些欠款,可最后银行还是赔了九亿多元人民币。

????除了这个最出名的,其他利用所谓国宝骗贷的比比皆是,那些人虽然只用一件国宝,但每天每次都贷出上亿的资金,那些才真是骗贷,反而韩孔雀算是业界的良心,他弄出了五十多件正宗的宣德青花官窑,才骗了人家十亿元人民币。

????“老板,您让我联系的代工厂已经出货了,他们后续的款项,我们是不是给他们打过去?”黄山看韩孔雀要关闭账户,立即道。

????“出货了?”韩孔雀一愣道。

????黄山道:“第一批三千万部手机,全部是大屏、耐摔打、配置高的高级货,每部的成本价在一千元人民币左右,只是这么一批货物,货款就需要三百亿人民币,我们当时只是支付了十亿定金,现在人家要求结清货款。”

????“这么快?这才多长时间,居然生产出来了三千万部手机?看来我还是小看了国内代工厂的实力啊!”韩孔雀叹息道。

????“老板,我们生产这么多手机有什么用啊?”黄山实在是摸不透韩孔雀的想法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自然是有用的,既然已经生产完成了,那就验货,只要货物没Wèntí,那就可以收货付钱,反正今天赚了四百五十亿,我们也算是暴发户了,还有,你继续追定三千万部手机。”

????“还定?三千万部手机可又是三百亿人民币,下一次交货,我们还有钱付款吗?”黄山有点担心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放心,收回来的那三千万部手机,可不是堆在仓库里玩的,而是要卖出去的,所以你就放心好了,一个月之后,我们会有两个三百亿进账。”

????“一部手机卖两千块人民币?”黄山疑惑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让你们打通的阿三国的渠道打通了没有?”

????黄山道:“这个很容易,我们在阿三国北部贫民之中的威信很高,只要稍微给他们一点好处,他们就会为我们所用。”

????韩孔雀冷冷一笑道:“第一批三千万部手机全部送到阿三国,一个人口超过十亿的大国,我想三千万部手机,应该很容易消化掉。”

????黄山迟疑了一下道:“老板,阿三国的情况你又不是不了解,有钱人,人家早就有手机了,没钱的人家,他们根本买不起手机,就像我们控制的北部地区,那里根本连电都没有,就算你送他们一部手机,他们都没法给手机充电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这一点完全没Wèntí,我们这可是智能机,每部手机会配备一只充电宝,到时候只要用手握着,就可以给手机充电,这样虽然充电慢一点,但不用花钱啊!这不是正好适合阿三国那种环境吗?”

????“那些人连电都用不起,又怎么能有钱买手机?”黄山还是认为韩孔雀在异想天开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没钱不要紧,反正我们的客户主要锁定在青年人身上,就让他们用人工抵债好了,只要免费给我们干一个月的活,就可以送他们一部智能机,现在国内的人工价格也高了,正好利用一下阿三国的便宜人工,得到那么一批便宜人工,没准我们赚的更多。

????至于那些有钱人,还真不容易让他们换手机,不过,那些不算太有钱的小市民,可就不一定了,要Zhīdào,我们的手机可是全球通,而且不要通话费,如果是你,你会不会换手机?”

????“全球通?不要话费?”黄山这次是真吃惊了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有信心,能够卖出这批手机?就是因为我从来没打算收话费,如果有一部随便打电话,从来不担心话费超支的手机,你用不用?”

????“我肯定要啊,就是花两千块钱买下,我也肯定会买的。”黄山立即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就是这样,这可不是一锤子买卖,这个帐谁都会算,虽然买手机好像花费了不少钱,但以后可不用每个月都交话费了,这样能够省下多少钱?”

????“如果这样,移动公司还不跟我们拼命?”黄山立即想到了Wèntí所在,如果他们不要话费了,谁还用一动的手机卡?移动的客户全都被他们抢了,移动不跟他们拼命才怪了。

????韩孔雀冷笑道:“所以我把市场放在了阿三国,你不Zhīdào阿三国的电信巨头是我们的敌人?既然是敌人,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?”

????黄山立即想明白了前因后果,不过他的冷汗也立即下来了,他这个老板的报复心理也太强了。

????韩孔雀心中也在冷笑,当时他想要从孟买寻找孟买型血液,没想到被阿三国的那家人破坏了,这样的事情,韩孔雀是绝对不会原谅的,所以他早就在策划怎么报复。

????只不过当时他手中没有太多现金来做这样的事情,所以才想到去南海捞一笔,他也没想到,他的运气居然那么好,第二艘船就遇到了一艘明代沉船,而且还打捞出水那么多保存完Hǎode宣德青花,这才让他有了资本做笔大生意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