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二十五章天生神力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准确的把毯子的一角送到了小韩凰的手中,等小韩凰抓住的时候,韩孔雀开始慢慢的松开了手。

????“啊?那可是五十斤重的金砖,不要伤到韩凰的手臂。”柳絮惊叫道。

????韩孔雀笑嘻嘻的看了一眼柳絮道:“这个你就小看我的宝贝女儿了。”

????“我们的女儿。”柳絮纠正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不是重点好吧?看看,我们的宝贝女儿,抓着五十斤重的金砖也不算很吃力呢!””“

????此时小韩凰的手臂搭在柳絮的双腿外侧,金砖虽然是被小韩凰抓着的,不过小韩凰的力气可是作用在柳絮双腿上的,所以那沉甸甸的感觉,柳絮感受最深。

????“她真的抓起来了五十斤重的金砖?”柳絮惊讶的问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习惯是可怕的吧?其实韩凰的手劲是很大的,不过你却能够轻松压制住她,这也是一个习惯。”

????“她才一个多月大,会不会不正常?”柳絮有点担心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有什么不正常的?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一个小女孩,能够轻易的提起一个十八斤的小水桶,既然人家可以,我们的女儿为什么就不可以?”

????“那是十八斤,这是五十斤,还有,那个小女孩多大?我们的女儿多大?”柳絮也看过那个电视,不过那个小女孩好像一两岁了,而小韩凰可是不足两个月大。

????“不管多大,有就好。我们家的小韩凰是有点特别,但这也不是不能接受的。”韩孔雀笑呵呵的道。

????“小韩凰的体制特殊,难道就能间接从我这里得到强化了?”柳絮问道,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癌细胞可不会通过乳汁扩散,而你体内的药物,经过你过滤之后,转化为乳汁时,已经算是一种生命能量,是大补之物,对我女儿没有任何坏处。”

????“没坏处就好。”听韩孔雀说的那么肯定。柳絮也就放心了。

????柳絮把那块金砖从韩凰的手中夺过来。随手扔到了地上,而小韩凰好像吃饱了,此时正用那乌溜溜的大眼睛,看着柳絮。从哪眼中。韩孔雀看到了满眼的好奇。

????“我女儿还真是聪明呢?她的眼睛里包含着思想。这可是智慧的表现。”韩孔雀乐呵呵的道。

????“刚满月的婴儿,有什么思想?”柳絮不以为然的道。

????韩孔雀却不这样想,他道:“韩凰。你妈妈说你是傻子,你打她一下。”

????韩孔雀刚说完,小韩凰的小手,就甩在了柳絮的脸上,韩孔雀一看就笑了:“这是在打脸啊!”

????“什么打脸?她没用劲,这是在跟我亲呢!”柳絮抱起韩凰,娘俩脸贴着脸,亲了起来。

????就在他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刻,黄山敲了敲门,走了进来。

????“什么事?”韩孔雀把手中的孩子交给了柳絮。

????柳絮抱着韩凰占了起来,看着走进来的黄山,因为她发现,黄山的实现落在了她身上。

????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了。”柳絮道。

????黄山道:“外面来了一伙人,想要求我们医院收留他们。”

????看到柳絮的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,韩孔雀道:“接收他们住院就好了,反正我们也没事了,今天就搬出去好了,这样医院也不用封锁了,可以开始正常营业,我想柳絮应该做好了准备。”

????柳絮道:“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都可以开业,既然有人来了,就收下他们吧!”

????看到黄山还没有要走的意思,韩孔雀道: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直接说,不要吞吞吐吐的。”

????黄山苦笑道:“老板,这次恐怕又是一个麻烦,来看病的是个年轻的女人,脑癌晚期。”

????“肿瘤?”韩孔雀皱着眉头道。

????黄山道:“我也是听说的,他们说肿瘤不小,一般医院根本治不了,所以就来我们这里了。”

????“肿瘤晚期走到哪里都治不了,这一点我想他们不会不明白吧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黄山道:“就是因为他们Zhīdào,所以才来了我们这里。”

????韩孔雀看了一眼柳絮道:“这种病我们也没有把握。”

????黄山道:“那个病人还是很可怜的,母亲早亡,父亲最近也死了,自己又得了脑瘤,本来想自杀一死了之,可爱上了一个男人,男人家里很穷,两个人经过千辛万苦才最终走到一起。

????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劝她,她也许已经自杀了,这样一个人,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,想要寻找一条生路,实在是不容易。”

????韩孔雀瞥了黄山一眼道:“你悲情剧看多了?这样的事情也就在电视上有,现实板的公主和灰男孩的故事?”

????黄山讪讪的道:“老板,我做过初步调查,他们说的都是真的,如果不是这样,我也不会帮他们说好好话。”

????韩孔雀头疼的道:“收留他们住院没Wèntí,但这样的病症实在是不好治,柳絮你看着办吧!”

????黄山一听韩孔雀的话,立即高兴了起来,不过,当他看向柳絮的时候,立即Zhīdào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么乐观。

????本来黄山以为最大的Wèntí是韩孔雀,现在看柳絮的表情,他才发现,也许真像韩孔雀说的那样,他们是没有把握治愈的。

????柳絮当然看到了黄山的表现,所以她道:“虽然没有看过病人的病例,不过既然是肿瘤晚期,我还真没有把握,韩孔雀,你怎么看?”

????韩孔雀一摊手道:“最近我是做了很多关于癌细胞的实验,不过那只是针对癌细胞的实验,跟治病是完全两码事。”

????柳絮道:“如果你早对我开放你的实验室,我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,反正现在临时抱佛脚也没用,你跟我一快去看看病人吧!”

????韩孔雀可不想去,所以他直接道:“现在实验室的实验数据你可以随便看,不过我可告诉你,那些只是针对各种癌细胞的灭杀和抑制的实验,这跟针对人体治病可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????“你就不要推脱了,我还不Zhīdào你?既然有方法杀死癌细胞,那就是巨大的成功,走吧!反正你也没事,我们一快去看看,要Zhīdào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”柳絮不由分说的拉着韩孔雀就走。

????韩孔雀无奈的道:“脑瘤可不是那么容易治疗的,而且是晚期,很Kěnéng癌细胞已经扩散了,这样的病人,就算有特效药,你又有多大的把握治好?”

????“尽人事听天命,这个好像是你经常说的。”柳絮道。

????在院长办公室,韩孔雀和柳絮见到了病人和病人家属,只是看这伙人的气度,韩孔雀就Zhīdào,这些人绝对不简单。

????有钱是肯定的,而且这些人还不只是有钱,最起码不是这几十年发财的暴发户,这个从气质上就可以看出来。

????“韩先生你好,这位是柳院长吧?我是刘向荣,这位是我的侄女刘彩云,彩云,快过来见过韩先生和韩夫人。”刘向荣是一位种男人,一看就是那种见多识广的人精。

????韩孔雀跟几人大过招呼,道:“先看看病例吧!”

????“不用在贵医院重新做一遍检查吗?”刘向荣是很明白事理的,他也Zhīdào,每到一家医院,都要在这家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,这既是对病人负责,也是医院的一种创收手段。

????韩孔雀一摆手道:“如果你们是从小医院来的,我们肯定要检查,如果在其他大医院做过检查了,只要给我们看看病历就行。”

????看韩孔雀说话太过生硬,柳絮道:“如果有需要,我们会安排病人做检查的。”

????现在医院的那点小手法,韩孔雀Zhīdào的很清楚,就像他爷爷韩天山那次摔倒昏迷,医院居然不管病人的安慰,执意先让病人去做全身检查,那样的行为,他是深恶痛绝的,所以韩孔雀可不想做这样的事情。

????当然,韩孔雀也不是不想多赚钱,毕竟做检查是不用花费成本的,是一本万利的生意,只要几台机器一动,就是真金白银的进来,可韩孔雀想的更加深远,如果不能给人治好病,还要昧着良心坑人家,那做人也太没底线了。

????如果能够治好病人的病,那又另说了,到时候,就算不赚病人的那点检查费,他也能够赚一大笔。

????接过病例,柳絮翻动,韩孔雀随着看了几眼,等看到了拍的片子,韩孔雀和柳絮就完全没有继续看下去的想法了。

????看到两人同时抬头,刘向荣立即道:“怎么样?”

????韩孔雀看向柳絮,示意让她说,柳絮面无表情的转过头道:“先安排病人住院吧!安排好了再说。”

????“住院?那么说彩云有救了?”这时房间里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年轻男人开口了。

????“医生,你还是直接说吧!我的病情我了解,如果你们没有办法帮到我,还是直接告诉我好了,那样也不用麻烦在这住院了。”这时那位病人刘彩云也开口了。

????柳絮看向刘向荣,又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,年轻人直接转过身对女孩道:“彩云,既然医生让你住院,就说明他们是有办法的,走,我陪你去病房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