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零九章疯狂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看着柳絮那卓越的风姿,还有那如雪的肌肤,就算脸蛋长得不漂亮,这也是一个绝代佳人,更何况,柳絮还有一副天仙化人的面孔。

????“小子,你想强出头?Zhīdào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卷毛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柳絮。

????韩孔雀笑了一下道:“怎么,在羊城你是天?”

????“我还算不上是天,但我们老板是天,本来看你一身打扮不想招惹你,但你捞过界了,所以,今天我要好好招待你一下,让你看着你的女人被人上,只要有了这么一次教训,以后你就会老实了,Zhīdào有些人是不该惹的。””“

????“强、奸?还是逼良为娼?”柳絮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,看着卷毛道。

????卷毛被柳絮瞬间的颜色迷晕了,过了好一会儿才道:“真是风情万种啊!看来这个小子还不能废了,如果你不听话,他就比较可怜了,对,就这么办,兄弟们,连他们一快带回去。”

????“真的逼良为娼?”韩孔雀还是有点不信,这个世界是怎么了?

????“这位兄弟你们是外地人,赶紧走吧!水云间做逼良为娼的事情多了,惹了他们,他们什么都做的出来。”司马茹道。

????韩孔雀还没说话,那个卷毛却哈哈大笑起来:“看到没有,刚才那两位公安同志已经消失了,还有你们,看热闹付出的代价你们肯定不想承受。”

????卷毛凶光四射的眼神,并没有吓住看热闹的人群。不过,人群还是后退了十几米,围在外面,发出嗡嗡的议论。

????“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!看你的样子也不是处女了,不如先陪陪我们,等我们把你调教好了,再让你接客。”看到自己的凶威还在,卷毛哈哈大笑着调戏起柳絮来了。

????柳絮的目光看向韩孔雀,韩孔雀也看向柳絮,四目相对。韩孔雀发现了柳絮眼中的无奈。

????“我处理?”韩孔雀笑呵呵的道。

????柳絮点了点头道:“不要闹大了。强龙不压地头蛇。”

????韩孔雀笑了笑,一挥手,在外围看热闹的保镖,全都围了上了。

????本来卷毛他们十几人围着司马曜一家和韩孔雀两人。现在。更多的保镖把卷毛等人从外围围了起来。

????“还真有人不怕死?”卷毛颠了颠说中的钢管。无所畏惧的道。

????“大哥”司马曜对韩孔雀张了张口,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谁敢动一下,可以开枪。”

????得到了韩孔雀的命令。那些保镖全都从怀中摸出了一把手枪。

????看着如林的枪管,卷毛一愣:“有枪?不管是不是玩具,我可不信你们敢开枪,只要你们敢开枪,你们就绝对走不出羊城。”

????卷毛到底不蠢,看到外面来了那么多持枪大汉,立即一挥手,他那些兄弟都是亡命徒,倒也不具,全都向着那些保镖冲去,就算不立即攻击他们,也要拉近距离,要不然在手枪的威胁下,他们人数再多,也不占便宜。

????那些保镖发现韩孔雀和柳絮等人没有威胁,立即收起了手枪,迎着钢管冲了上来,瞬间,二十几人混战起来。

????就在这时,外围又有不少人冲了过了,随着这些人加入战团,韩孔雀手下的保镖也完成了任务,把韩孔雀和柳絮围在了最里面,保护了起来。

????三十多名混混的砍刀、钢管全部亮了出来,二十多把寒芒夺目的长刀,先不说战斗力,单就气场来讲,苍蝇也飞不进三尺之内。

????“好手段。”韩孔雀看着这些人道。

????卷毛哈哈大笑着道:“真以为我带着十来个小兄弟,就敢为所欲为?距离这么近,有枪又怎么样?”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不Zhīdào你的幕后老板收到消息了没有?”

????卷毛哈哈大笑,手指在刀刃上轻轻抚过:“我比你多,论手段我比你狠,装备,哈,老子全是制式长刀,只不过带了十几把手枪,居然敢吓唬我?”

????一群手下都大笑起来,一个小弟骂道:“你以为这还是在小学门口收保护费呢?带十几个人,拿着十几把玩具枪,就能撑起场面来了?吗的,脑袋里全是大便吧?我们这么嚣张的人都不敢玩枪,你们居然用那个来吓唬我们?傻逼!”

????韩孔雀一愣,他还真没想到,这些人居然认为他们是纸老虎,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,毕竟刚才他的那些保镖并没有开枪,而是选择了近身肉搏。

????韩孔雀对柳絮笑了笑,低声道:“累了吧?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????这时旁边的天狼压低声音道:“三十七个人,全部确认。”

????一直被挡在人群中的一名保镖开通内部通讯,开始下达命令道:“目标确认,行动。”。

????卷毛察觉到不对,大喊一声:“砍他们!

????手下人嗷嗷叫着挥舞砍刀冲了过来,天狼等保镖赶紧退后几步,全部掏出了枪:“不许动!再动开枪了。”

????天狼的警告刚刚完成,就听啪的一声,一名冲的最快的混混,被一枪撂倒在地。

????随着一声枪响,场中瞬间静了下来,不过很快,外面还有一些看热闹的人乱了起来,在国内,只要开枪,就绝对不是小事。

????此时,那些看热闹的人才真的害怕,要Zhīdào子弹可没长眼睛,要是被流弹打中了,那可是有冤无处诉。

????刚才还赤手空拳,不被混混们放在眼里的货色,一眨眼证明了他们手中的武器不是烧火棍,这让他们有点惊慌失措,毕竟不是所有的混混,都有卷毛那些亲信那样不怕死,不要命。

????他们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大,但信息社会。他们还是Zhīdào,能够给保镖配枪的人,都不是简单人物,吗的这根本就是作弊啊!

????局势瞬间逆转,噼里啪啦砍刀掉了一地,一群人四下逃窜。

????失去了这批乌合之众的掩护,卷毛的那些亲信立即暴露了出来,十几个保镖两人一组,死盯着卷毛和他七八个铁杆兄弟,揉身扑了上去。

????“行动。”。

????天狼的命令下达之后。更远处出现了无数人影。这些可不是普通人了,而且一身迷彩,全副武装的士兵。

????有从街道里面跑出来的混混,以为逃出生天。不料早有人等在外面堵着。出来一个按住一个。出来两个按住一双,可真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。

????卷毛Zhīdào中了圈套,激起心中的血性。其他手下早抱头鼠窜,唯有七个人还站在身边,嘴角浮上一丝残忍的笑意:“向里冲,跑出去一个是一个,走!”

????八个人挥着刀,连挡住路的自家兄弟也是一刀砍下,不时听到有人凄惨的叫声。

????好不容易冲到战圈,数十名战士或蹲或站围成一个半圆,黑压压的枪口将出口牢牢的封锁住。

????黄山分开人群,走前一步,沉声道:“疯狗,你跑不了了,投降吧!”

????在这条街西北方数百米的地方,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停在路边,黑色皮鞋,黑色的衬衣西裤,一名青年双手负在身后,深邃的眼睛注视着远方,风吹动着衣角往后飘起,修长的身影在太阳照射下,居然有点妖异。

????十分钟后,十几辆改装越野排着长队往神医医院驶去,这一次冲突算是结束了,不过留下的是书店中的一地狼藉。

????神医医院的一间地下室中,两个年轻人押着卷毛从后座跳下来,一脚踢在他屁股上,道:“老实点!”

????卷毛戴着手铐,脸上一团乌青,明显在刚抓捕中吃尽了苦头,受了这一脚,踉跄着差点栽倒在地,他梗着脖,眼中全是怨毒的神色。

????黄山走到韩孔雀身边,低声道:“老板,人带来了。”

????韩孔雀转过身,俯视着脚下的卷毛,冷冷道:“刚才她说的都是真的吗?。

????顺着手指的方向,卷毛看到了司马茹,司马茹已经从司马曜口中Zhīdào韩孔雀的实力,所以此时到是不怕卷毛的阴狠目光。

????“这个"biao zi"我当然认识。”卷毛Zhīdào这次不能善了,所以口中并没有什么好话。

????司马茹毕竟还是个女人,心里还是有些惧怕,为了给自己壮胆,胸脯一挺,声音提的更大:“对,就是我!虽然我的身子脏了,但我的心不脏,而你们这些人表面看着光鲜,却全都是黑心烂肺的人渣。”

????卷毛突然仰天大笑,道:“吗的,老子真后悔没早听兄弟的话,直接把你弄回去继续卖,"sao huo",你也别得意,死条子,老身上的案子,还死不了,总会回来找你和你全家谈心,不把你们全家女人的全身上下玩残了,我就跟你姓!”

????当着韩孔雀的面敢说这样的话,可见道上称他是疯狗,真是一针见血,这人完全是一个神经病,发起疯来,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!

????当然,他此时认为韩孔雀是公安,所以才会那么肆无忌惮,因为他Zhīdào公安做什么都要讲求证据,有自己的规矩,只要这样,他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
????司马茹脸色一白,再说不出一句话。

????韩孔雀走近了卷毛,冷冷一笑,脚步往他双脚间一错,扭胯挥肘,重重击打在卷毛的脸上。

????卷毛只觉脸上猛的一痛,一股大力涌来,身不由自主的往边上倒去,脚跟又被韩孔雀绊住,顿时站立不稳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????这一下重击干净利落,看在外人眼里,仿佛韩孔雀仅仅一肘,就把一百四五十斤的卷毛打的凌空飞起,栽倒在地。

????“卷毛,你作威作福的时候,没想过有今日吧?”韩孔雀懒得跟他废话,又是一脚踢在小腹,目光看向司马茹,他清楚这个女人的怨愤已经达到临界点,就是不Zhīdào她有没有胆量发泄出来。

????司马茹四下扫视了几眼,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目标,她走进一名战士,从战士的手中夺过一根钢管,右手紧紧握住,死死的咬着牙,犹豫着不敢动手。

????卷毛被韩孔雀打的头晕目眩,倒在地上一下下的抽搐,嘴角留着鲜血,面目狰狞,低声喃喃道:“等着,只要我不死,我早晚弄死你们。”

????司马茹想起刚才他恐吓的话语,苍白的脸闪过一丝决绝,钢管高高举起,又重重的落下!

????司马茹的力气毕竟太小,所以,虽然打在了卷毛的身上,但卷毛还是硬挺着看着司马茹。

????那种暴戾、凶狠的目光,如果是原来,肯定能够吓得司马茹瘫软在地,可此时,却真正的激发了她的凶性。

????“我打死你,为了那被关在小黑屋里,五天五夜不能吃饭喝水的姐妹,为了那个被打断了腿关了三天三夜的姐妹,为了那些被逼的家破人亡的姐妹,为了那个正在上学却被你们轮、奸的姐妹。”

????本来司马茹只是艰难的挥舞着钢管,但随着她的声音,她一下比一下有力气,一下比一下凶狠。

????等她再次扬起钢管的时刻,钢管噌的一声,外面的套管被甩飞,露出一把狭长锋利的长刀,这是一把伪装的管刀。

????长刀带着一丝冷艳的寒光,一下劈在卷毛的肩背上,让本来凶狠的瞪着司马茹的他,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声。

????不过,卷毛的惨叫声好像更加刺激了司马茹,让她砍的更加疯狂,直到卷毛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????韩孔雀一挥手,几名女兵走了过来,从后面按了一下司马茹的后颈,司马茹立即软倒下来。

????另外一名女兵接过司马茹手中的长刀,把她抱了起来。

????“让她好好睡一觉,明天醒来,希望今天的一切就如同一场梦一样,一梦了无痕。”韩孔雀看着呆呆的司马曜道。

????“我帮她一下吧!”不Zhīdào什么时候,波香卡也站在了这里。

????韩孔雀点了一下头道:“我还真没想到,羊城居然能够烂成这样。”

????波香卡道:“不止是羊城这样,这边几个发达城市,全都烂到了骨子里。”

????“我会让他们后悔的。”韩孔雀冷冷的一笑道。

????“那我去了。”波香卡跟着司马茹一快走了。

????“兄弟,不要难过,就像你姐姐刚才说的那样,她比很多人,甚至我都要干净,包括我在内,手上都占着血腥,都是肮脏的,而你姐姐的心,却比我们所有人都要纯净。”韩孔雀拍了拍司马曜的肩膀,把他从沉思当中惊醒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