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零八章疯狗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从远处开来一辆警车,警车在人群外面停下,警车上跳下来两个人,应该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,人群呼啦啦的让开一条通道,卷毛等人听到警笛也都住了手,大大咧咧的站在店内,竟然没有一丝的惧意。

????为首的一个公安浓眉大眼,卖相很过得去,往店门口一站,威严的道:“你们干什么”

????“没长眼啊?砸店,这家店赖了我们老板的钱,不砸他不还啊!””“

????一个年轻点的公安怒道:“怎么说话呢?警告你,别太嚣张。”

????卷毛冷哼一声,将手中已经吓傻的少妇往旁边一推,走到年轻公安跟前,道:“警官,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,要是别人欠你一百万,不仅不还钱,还整天找不到人,你怎么办?”

????年轻公安上下打量他一眼,不屑道:“一百万?你当钱是用嘴吹出来的?都老实点,有什么话,回所里再说。”

????卷毛身后的青皮嗖的一下全围了上来,一个个目露凶光,齐刷刷的瞪了过来。

????年轻人虽然不信有人敢对公安动手,可这场面也确实有点吓人,不禁退了一步,叫道:“怎么着,想造反啊你们?”

????卷毛嘿嘿一笑,压低嗓音,道:“造反不敢,不过捏死个把人,兄弟们还是不怕的,大不了一命抵一命,咱们命都贱的很,就是不Zhīdào这位警官觉得划不划算。”

????年轻人不过是派出所的小民警,平时管点邻里纠纷就Bùcuò了,哪里见过这样胆大妄为的家伙,敢当众威胁恐吓公安,心里顿时慌张起来,支吾道: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????为首的公安也是故意让年轻人去号号卷毛的脉门,看这架势应该有点来头,咳嗽一声,道:“欠债还钱是没错,可要钱也得通过正规途径,不管你们有没有理,带人砸店总是不对的,这样吧!你们先随我们到所里走一趟,等找到这的负责人,你们再协调解决。”

????卷毛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,这里他们人多势众,真不行也跑的掉,可要去了派出所,岂不是肉包子打狗,一去不回?

????“不劳烦警官您费心,今个这龟孙子要是不露面,我就让他的书店关门。”

????为首的公安还没见过羊城有这么牛气冲天的痞子,别说这帮子不入流的混混,就是现在那些混的功成名就的大哥,也不会当众不给公安系统面子。

????说到底,大家互相给面子,才能各安其事,各发其财,这样才能相处的长久啊!

????他心头火起,本来接到报警也没当多大事,以为今天书店买书的人多,场面混乱,只来两个人维持下秩序就行了,没想到不仅碰到了刺头,还貌似不太上道,硬是将场面逼的进退两难。

????为首的公安也不是傻子,书店虽然不算多么牛逼行当。但做到这条街上最大,也不是简单人物,既然这样人家都敢不管不顾的闹起来,先不管后台是谁,至少不是自己一个小民警可以插手的。

????所以有气得憋着,有火得忍着,基层的事难干,难就难在爹太多,他轻舒一口气,脸色柔和下来,好言劝道:“你要想清楚,真闹大了未必是好……”

????人群里响起一片嘘声,他们怕青皮,却未必怕公安,不知谁喊道:“公安公安,怕硬欺软……”

????年轻公安再也忍不下去,猛然转身,吼道:“谁?站出来。”

????为首公安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,对外面的嘲讽充耳不闻,讽刺几句又掉不了肉,可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身上的皮被扒了找谁哭去?

????卷毛鼻孔朝天打了个哈哈,道:“走吧!今天的事你们管不了,就是抓了老子进去,晚上还得送老子出来,你不嫌麻烦,我还觉得晦气。”

????这下连年轻公安也察觉不对,到了这一步还敢这么说话,要么是个愣头青,要么真的有来头,他唯唯诺诺的看了为首的公安一眼,低下头不再吭声。

????为首的公安是真想掉头离开,可背后那么多双眼睛看着,实在没有脸,也没有那个勇气,正不知如何是Hǎode时候,身后响起一个响亮的声音:“我可以作证,这几个人调戏妇女,殴打群众,打砸书店,扰乱公共秩序,请两位把他们全都抓起来。”

????两个公安和卷毛等人一起抬头往门口看去,一个年轻人分开密密麻麻的人群,一步步的走了进来。

????就在青年献身的瞬间,本来躲在书店里的几个人,一股脑全部跑了出来。

????“我不是打电话不让你回来的吗?”一个中年妇女,一把抱住年轻人,把他护在了身后。

????“小兔崽子,既然离家出走了那么长时间,现在回来干什么?”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。

????“我能不会来吗?刚才我妈打电话时,我都听到我姐的哭声了,如果我不会来那不成畜生了。”司马曜一脸气愤的看着卷毛。

????“卷毛狗。我们家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?用得着一而再。再而三的逼迫我们吗?”司马曜气愤填膺的道。

????“小子,你终于露面了,赶紧把那个小娘们交出来,她可是欠了我们老板一百万。”卷毛冷笑着对司马曜道。

????“你们老板?温敬铭?谁欠那个畜生钱?”司马曜冷笑道。

????卷毛也冷笑起来:“你还真硬气。既然硬气。有本事就不要躲。不过,躲我们也不怕,你的父母在。你就跑不了,你回来了,那个小娘们也会回来的,把他带走。”

????“你们是水云间的人?”这时刚才被卷毛等人抓住的小少妇,走了过来。

????“"biao zi",装什么清纯,你这样的烂货我们老板不要了,赶紧滚蛋。”卷毛一把推开少妇道。

????“姐。”司马曜一把拉住少妇,把她护在了身后。

????不过那个少妇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清纯和柔弱,她从司马曜的身后走出来道:“你们这些畜生不如的东西,我是"biao zi",你们就是"biao zi"养的,你们这些垃圾有什么资格骂我?

????我天生犯贱?不是你们这些畜生拿我的家人逼我,我会作践自己,让那些高高在上的畜生糟蹋?现在你们又想糟蹋我的家人?除非我死了。”

????“我看你们全家真是活够了,居然敢在这里大放阙词。”卷毛冷冷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两名公安道。

????“姐。”司马曜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。

????司马茹凄苦的一笑道:“姐姐对不起你,如果不是他们来找我,就不会看到弟妹,那样也不会有这些麻烦,你不应该回来的,这些都是畜生。”

????司马曜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姐姐,他从来不Zhīdào,自己的天真活泼的姐姐,什么时候遭受过如此的苦难,想到自己的姐姐说的那些话,司马曜就一阵心疼。

????“司马,不要难过。”就在司马曜的眼睛慢慢的回神时,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。

????抬头一看,韩孔雀和柳絮正站在不远处:“大哥,大嫂”

????韩孔雀冷冷的一笑道:“交给我好了。”

????“不用,大哥借给我一队士兵,我想亲自处置他们。”司马曜跟韩孔雀厮混了一个星期,已经对韩孔雀的情况有所了解,所以,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????这么一会儿,韩孔雀已经把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,司马曜一家的麻烦还真不小,像卷毛这样的,个个都是个亡命徒,这种人,要么别惹他,要么就一下子整死,绝了后患!

????这种人行事乖张,心狠手辣,一个处理不好,就很Kěnéng就会惹下大麻烦。

????就说这个卷毛,原来什么背景也没有,孤儿一个,在街头打架混出来的,手下还有一帮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,个个都是亡命徒,什么事都敢做。

????前两年因为抢夺建筑工程,将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砍死了,后来手下一个小弟把事扛了,这个小弟被判了死刑,不长时间就被枪毙了。

????有了这么一次教训,这个卷毛不止没有收敛,反而变本加厉,因为他手下有不少愿意替他死的小弟,所以不管是什么人,都害怕他。

????这个人可是地道的一条疯狗,逮谁咬谁,除了要勇斗狠又没别的本事,本来这样的人也没有什么出息,也就是窝在羊城的几条街区小打小闹,格局不大。

????但他也算是运气好,因为得罪了一位大哥,所以被人报复了,但他居然被一位贵人所救,就让他变的更加凶狠,也更加无所顾忌。

????就算现在,要整他一个很容易,关键是怎么把他的除恶务尽,所以羊城黑白两道虽然没人待见他,却也不愿轻易的招惹他,因为他现在又后台了,只要一下不能弄死他,被他的后台保出来了,那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。

????所以卷毛还有一个外号叫疯狗,也有人叫他卷毛狗,这个家伙软硬不吃,不按套路出牌,你不Zhīdào怎样就会得罪他,所以要么不动,要动就要一棍子打死,否则的话,只要放跑一个人,每天出门睡觉就得多长一只眼睛了。

????“你是谁?我们老板的事情也敢管?”卷毛的严重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目光,刚才因为韩孔雀和柳絮的气度,让他没有敢招惹,没想到现在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了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