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九百零六章挤挤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Zhīdào有Kěnéng弄到米12,韩孔雀高兴的合不上嘴,不过司马曜可没有那么高兴,他提醒道:“大哥,那家飞机的下落应该有很多人Zhīdào,要不然,也不会被我的那些同学找出来,所以,要想弄到手,就得用钱砸,钱少了,可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,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这个我可比你清楚,这东西可不止是有钱就能买到手的,还得有实力,放心,你大哥我正好有那么点实力。””“

????“这一点我当然相信,不过,买来这个干什么啊?不要买回来,却给他人做了嫁衣裳。”司马曜道。

????韩孔雀停了一乐道:“我当然不会弄回国内,放心吧!我有地方安放这个庞然大物。”

????虽然韩孔雀从来没有想到制造战斗机,不过运输机却是必不可免的,海洋之中出了轮船,就是飞机,不管是客机,还是直升机,都是轮船的最好补充,这一点韩孔雀早有射线。

????所以,他跟国内合作制造大型客机,现在又了机会生产直升运输机,那么以后不管是低空还是高空,都有了技术积累,这对他Wèilái的另外一个威慑武器,航空飞机的制造大有裨益。

????韩孔雀有了事情做,也不觉得医院中无趣了,这几天只要有时间,他就拉着司马曜说话,这一来,却让柳絮和霍玲娥都恼了。

????“你要不愿意在这里,自己去忙好了。没必要害的霍小妹也没人照顾。”这天,韩孔雀刚哄睡了小韩凰,又开始拉着司马曜打游戏,这让忍无可忍的柳絮,终于发作了。

????韩孔雀乐呵呵的道:“我可没说不愿意来,在这里多好,晚上有美人陪着,白天有兄弟陪着。”

????“你的美人早走了,你就不要挂念了。”柳絮瞪着韩孔雀道。

????周美人从那天跟韩孔雀重新圆了房,就离开了。毕竟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面对柳絮。

????“你完了。这句话我会跟周二说的,你两面三刀,当面说一套,背面做一套。”韩孔雀继续跟服务器之中的年轻人联系。这几天韩孔雀把司马曜他们弄的那款游戏。弄了过来。自己构建了一台服务器,让那些年轻人重新聚集了起来。

????看到韩孔雀不理自己,柳絮一生气。直接起身走进了套房里面,很快传来洗澡的声音。

????韩孔雀摸了摸脑袋:“霍小妹,不是说月子里不能洗澡的吗?”

????霍玲娥道:“这个我也不Zhīdào,不过人家国外的妇女就没有坐月子这回事,坐月子也只有国内才有,你说国外的女人都有一身月子病?

????我原来听我妈说过,坐月子完全是看你是顺还是剖,如果是剖可以轻松做月子,不必讲究太多,如果是顺产的,必须得忍着所有的禁忌,否则有苦跟一辈子,虽然不Zhīdào真假,但做了总比不做好。”

????韩孔雀一愣,没想到霍玲娥对这个还有研究。

????司马曜看到韩孔雀的样子,笑着道:“小娥在怀孕期间自学了很多知识,就像坐月子,外国人也会在此期间调养的,只是没有这个名称而已。

????还有,她们的生活习惯和我们不一样,首先她们的饮食习惯就不一样,她们的饮食以肉食,奶类为主,所以不缺蛋白质和钙。而我们的饮食则比较缺,一言以蔽之,就是她们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品种。”

????“你们说我是不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?柳絮怀孕期间,我就从来没有想到要做这些。”韩孔雀有点失神的道。

????霍玲娥道:“大哥,你们是富贵人家,这种琐事根本用不着你操心,再说,有你家大娘跟着,根本就用不上你,这些事一般都是婆婆来做的。”

????听霍玲娥这么一说,司马曜立即讪讪的的笑了起来,按理说他妈妈应该来照顾霍玲娥的,可因为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跟霍玲娥吃苦,所以司马家的人,也看不上霍玲娥,自然也就不会管他们了。

????韩孔雀看到两个人全都失落了起来,立即不好意思了,这全都是因为他啊!

????“你们是怎么了?还有你们两个,游戏都不玩了?”柳絮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,看到房间里居然沉默起来了,而且韩孔雀和司马曜也不玩游戏了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有什么愿望?今天我什么都满足你。”

????柳絮斜睨着韩孔雀道:“今天怎么了?吃错药了?居然变得那么好?”

????韩孔雀立即道:“不乐意?那好,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????“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你是男人吗?好了,我决定今天出去透透气,走吧!”柳絮手里拿着一个小包挥舞着,看来是早有预谋。

????韩孔雀迟疑了一下道:“你在坐月子呢!”

????柳絮道:“坐着车出去转转没什么的。”

????韩孔雀一想,车子密封好了,跟在房间里一样,所以他道:“走吧!”

????“小娥,一起去?”柳絮问道。

????霍玲娥苦笑道:“我的恢复能力可不如嫂子,你们去吧!我看你好需要几天,伤口才能恢复。”

????柳絮笑着道:“我这种恢复能力,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得来的,要不是因为这个,我们还遇不到呢!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霍玲娥还从来没有听说这种说法。

????柳絮对韩孔雀道:“你先安排一下,我等你。”

????等韩孔雀走出去了,柳絮才道:“你们恐怕不Zhīdào,我当时可比你凶险多了,如果没有韩孔雀做的大量准备,我十有八九是走不下手术台的,所以当天他把整个医院封锁了,杜绝任何意外出现。因为韩孔雀他害怕失去我。”

????“失去你?”霍玲娥和司马曜全都惊愕的看着柳絮。

????柳絮道:“所以你们不要怪韩孔雀,他那些天的脾气始终压制着,如果有人惹了他,他杀人的心都有,所以,他才会显得那么冷酷无情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司马曜和霍玲娥想到韩孔雀的前后表现,确实有很大的不同。

????柳絮道:“没想到我顺利生下孩子了,孩子又出Wèntí了,那些天韩孔雀的压力很大,你们不要怪他。”

????“没有。虽然刚开始韩大哥冷漠了一点。但绝对没有你说的冷酷。”司马曜道。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韩孔雀走了进来:“走了,回来给你们两口子带好吃的。”

????随着韩孔雀的声音,韩荣华走了进来。她过来代替柳絮看孩子的。

????车子一路穿行。走过羊城的大街小巷。刚刚还晴朗的天密布着乌云,眼见着又要下雨,韩孔雀收回探出去的脑袋。感叹道:“都说六月天小孩脸,羊城的四月就开始变化无常……”

????柳絮穿的比较单薄,虽然坐在车内,还是感觉到手掌冰凉,她低着头,也不跟韩孔雀说话,放到嘴边轻轻的哈着气,倒显得别有一番可爱。

????韩孔雀关上车窗,讪讪一笑,心里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哄哄柳絮,毕竟她可是成全了自己跟周美人,虽然她什么都没说,不过心里不痛快是肯定的。

????不过,柳絮显然没有那么好哄,所以,就这样一路无话晃荡了小半个羊城,韩孔雀也没有把柳絮哄高兴了。

????但是在经过一条街道时,一家书店引起了他们的主意。

????“这就是司马曜家的书店吧?”柳絮终于开口。

????韩孔雀看过去,书店二楼外拉着的巨大横幅吸引了他的目光:高考试题今日大批到货,库存充足,欢迎同学家长前来购买。

????如今市场经济,拉横幅造势宣传早已经见怪不怪,可书店这样大张旗鼓的叫卖高考试题,还是让韩孔雀和柳絮看的目瞪口呆,这羊城的书店实在太牛逼了,高考试题也能这样大张旗鼓的贩卖?

????所以群众们也很给面子,里外三层将书店大门围的严严实实,透过玻璃门,可以看到里面人头攒动,显然都在大肆的抢购。

????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韩孔雀有点发愣,他虽然没有考过大学,但也Zhīdào,这样的情况有点不对。

????柳絮看了一会,到是有点明白了,所以她道:“应该是一个团队猜测的高考试题吧!最近这些年,还是有高手能够猜中不少高考试题的。”

????“不是真正的高考试题,也能够卖的那么火爆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买书不是买菜,高考试题就算是真的,受众毕竟也是少数,但这少数人的高考,却牵动着千万人的心,为了孩子能够考上一个好学校,无数家长都不惜砸锅卖铁,也要给孩子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????如果一个团队有点昨日的辉煌,新的一年就不怕他们都复习资料卖不出去,现在就算这么一种情况,韩孔雀只是听了几句议论,就了解了情况。

????只是因为购买量的井喷,造成了全国性的缺货,羊城自然也不例外,天天都有很多人来询问,可天天都在缺货中,于是许多潜在的顾客,都集中在今天蜂蜂拥过来,场面堪比明星大腕来开演唱会。

????韩孔雀摇下车窗,看着书店的生意那么火爆,韩孔雀到是理解司马曜的父母,不管自己的儿子和儿媳的原因了,这样的生意可不是每天都有的。

????“不会因为赚钱,就不管自己的儿子儿媳了吧?”柳絮到是跟韩孔雀想法一样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为了赚钱,很多人好多年都不回家过年,这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”

????此时,书店门口站着一个面容姣Hǎode年轻少妇,手拿着小喇叭艰难的维持着秩序,一来今天的人确实太多,店内粗略一看有小百十号人,店外至少还有二百多,书店的面积并不大,根本没办法同时接待这么多人。

????二来国人都有凑热闹的习惯,人多的地方只会越来越多,只韩孔雀和柳絮到这一小会工夫,围观的人群就又扩大了一层。

????这也是这家书店的位置比较好,从这向里,还有几家书店,不过那边的空间太小,这边聚集起了人群,那边就过不去了,所以这边的生意好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????这里聚集的那些人,几乎没人老老实实的排队,都在一个劲的往前挤,少妇站在门口的小板凳上,举起喇叭大声道:“外面等的人请排好队,里面现在人太多,出来几个我就放进去几个,不要挤,慢慢来。”

????少妇的嗓音柔软动听,带着股诱人的甜意,结合话里的内容,让人浮想联翩。

????不过这个因人而异,正人君子听起来肯定没什么Wèntí,正人君子就是听苍老师的叫声也当佛音梵唱,关键是今天这堆人里,未必个个是正人君子。

????尤其一些别有用心的痞子最爱聚群,就跟狗吃屎一样,哪里人多他闻着味就来了,偷鸡摸狗,惹是生非,真是走过路过一定不会错过。

????韩孔雀和柳絮站在最外边,要是只有他一个人,挤着就进去了,可带了柳絮,怎么也不能让她在这群大老爷们里蹭来蹭去。

????听到少妇这话,温谅扑哧一笑,他当然不是正人君子,所以跟他一样的那些人,一听少妇的话,立刻跟吃了春药一样,噢噢起哄。

????其中一个卷毛高喊道:“姐姐,您人可真好,Zhīdào弟弟们憋的辛苦,没说的,等等就等等,我不跟他们挤!”

????这话说的太露骨,正因为太露骨,所以少妇都没有往别处想,道:“谢谢这位小兄弟,大家都要向他学习,一个个排好队……”

????这一下真是闹大发了,听明白的人,有的摇头不语,有的则跟着哄堂大笑。

????少妇还不懂发生了什么事,站在小板凳上一脸迷茫,不得不说,白皙的皮肤,秀气的眉眼,配上衬衣下丰腴的身段,确实能让不少人流口水。

????卷毛身边的同伴跟着喊道:“妹子,他不急,有人急,行行好,让哥哥进去吧!反正你里面已经那么多人了,多我一个也不多,挤挤暖和……”

????这次少妇隐隐明白了什么,这都要夏天了,还挤挤暖和?

????可她从没经历过这种事,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,呆呆的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