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八百九十七章因果循环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一愣,接着狂喜起来,事情居然出现了转机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说清楚,从哪找到的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陈蓉道:“机缘巧合,今天夫人去看望那对小夫妻了”

????“什么?柳絮刚动完手术,怎么可以下床?”还没等陈蓉说完,韩孔雀就愤怒了。

????陈蓉差点要翻白眼,不过她也算是老医生了,Zhīdào病人家属的这种反应还算正常,所以她从容的道:“柳医生自己就是医生,她清楚自己应该干什么。””“

????看着陈蓉,韩孔雀讪讪的道:“接着说。”

????陈蓉道:“柳医生的恢复能力很强,所以经过两天休养,她需要适当的下床活动一下,她先看了孩子,又想起这里还有一位孕妇,所以就去了她的病房看看。

????没想到柳医生过去,就看到了那位孕妇蜡黄的脸色,那是贫血的症状,所以柳医生,让人给她输血,就在测试孕妇血型的时候,发现她居然就是孟买型A型血。”

????韩孔雀听得目瞪口呆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道:“真的?她是孟买型A型血,难道她自己都不Zhīdào?”

????“她不Zhīdào,因为她从小只验过一次血,那是为了上户口本落户,所以她的户口本上填写的是O型血,这次她难产,幸亏送到了我们医院,如果不是在这里,万一出现了大出血,需要输血时,那就真的没救了。”陈蓉十分庆幸的道。

????孟买型实在是太难找了。韩孔雀寻找都那么麻烦,更何况像那对小夫妇一样的普通人?如果不做认真鉴定,输入了O型血,那更是灾难。

????“她患有贫血啊!”韩孔雀叹息道。

????韩孔雀又不傻,只是一听,就Zhīdào事情的前因后果,那名孕妇虽然没有因为生孩子出现大出血,但毕竟是难产,所以失血也不少,现在人家刚刚生完孩子。还患有贫血。他又有什么理由,让人家给自己的女儿输血?

????“由于情况危急,又发现了血源,我已经在情况允许的范围。给孩子进行了换血。”陈蓉看韩孔雀那失落的表情。立即想到了他在想什么。

????韩孔雀听的一惊:“换完了?那名孕妇呢?”

????陈蓉苦笑道:“重度贫血。最好能够找到血源,她需要输血才能快速脱离危险,如果得不到血源。那只能慢慢的调养,她原来身体十分健康,所以,没有意外,她不会出现危险。”

????韩孔雀幽幽的道:“他们夫妻两个都同意给我的女儿输血了?”

????“当时柳医生不同意,不过还是没有阻拦住那位孕妇,加上孩子确实很危险了,我就打算少量补充一些血液,没想到那位孕妇很执拗,她坚持让孩子完全脱离危险,所以就把孩子体内被破坏的血液全部换出来了。

????现在孩子虽然还有点贫血,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反而是那位孕妇,因为失血过多,出现了严重贫血,这个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调养好点,就算调养好了,恐怕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免疫力低下,很容易生病。”陈蓉道。

????韩孔雀一听,心中立即充满了满满的感激,到了这个时候,他已经有办法了:“黄山,黄山?”

????“老板。”通讯器中传来黄山的声音。

????“去实验室取二零二号生命精华液,给那位孕妇注射,立刻,马上。”韩孔雀喊道。

????“Zhīdào了老板。”黄山的声音之中夹带着一丝欣喜,别人不Zhīdào这种药剂,他却是Zhīdào的,如果给那位夫人使用了,那位夫人就可以脱离危险了。

????“二零二号生命精华液?”陈蓉疑惑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笑呵呵的道:“一种刺激人体细胞快速分裂的药剂,里面蕴含着大量营养素,所以并不会给病人带来负担,只要注射了二零二号生命精华液,她立刻就会脱离危险。”

????“还有这样的药剂?”陈蓉虽然是妇科圣手,但她对这种前沿科技根本没有什么了解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们来这里动手术,可是做了完全准备的,没想到我准备的药剂,居然没用在柳絮身上,而小家伙的溶血病,也不是这些药剂可以治疗的。”

????陈蓉毕竟是医生,她一想就明白了,婴儿的造血功能本身就不健全,所以这种药剂是绝对不能用在婴儿身上的。

????而那名孕妇就不同了,她是成年人,很多不能用在婴儿身上的手段,却可以用在她的身上。

????出现这种结果,陈蓉的心情也好了起来,毕竟那位夫人现在的情况,跟她有关。

????“走,我们去看看那名孕妇,我要好好感谢他们一家,如果没有他们,我可就真的失去女儿了,我的宝贝女儿啊!还真是福大命大。”韩孔雀一脸欣喜的向病房走去。

????在病房里,韩孔雀第一眼就看到了柳絮,这间病房增加了一张床,柳絮也搬进来了。

????当然,病房里不止是增加了两张病床,还增加了两张婴儿床,此时两个女婴,全都静静的躺在婴儿床上,不Zhīdào是睡着了,还是天生这么文静。

????“韩孔雀,早晚跟你算账。”看到韩孔雀进来,柳絮立即道。

????韩孔雀哈哈一笑,没有理会柳絮,他直接走到了那对夫妇跟前,扑通给孩子的爸爸跪了下来,看到他的动作,房间里的人全都一愣。

????“大哥,你这是干什么。”那名青年急忙拉扯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推开青年的手臂,阻止了他让自己起来的好意:“兄弟,我不是在感谢你,我是在还给你的尊严,一个做父亲的尊严。”

????说完,韩孔雀给青年磕了一个头。等磕完了头,韩孔雀才站起来:“是我对不起你,你为了孩子可以给我的士兵下跪磕头,所以,我也可以,这是一个做父亲应尽的义务。”

????“大哥不要这么说,是我们强求你们收留的。”年轻人讪讪的道。

????“不要这么说,这个世界上的事情,就是这么玄妙,因果循环。报应不爽。如果我狠下心肠,不收留你们,现在我的女儿也就不会保住,所以这也算是投桃报李。因果循环。从这件事情上看。我们两家真的很有缘。”

????韩孔雀看着自己的女儿,此时她的脸色,已经没有了刚出生时的红润。变得晶莹,又点发白,但韩孔雀Zhīdào,她还是有点贫血,所以肌肤之中透出来的那丝黄色,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。

????“我们也没有帮多大的忙,再说,我老婆现在也没又危险了,而您的女儿还需要再次换血”年轻人期期艾艾的道。

????他还没有说完,韩孔雀就一摆手道:“这个已经不是Wèntí,我的实验室已经开始对孩子的血液进行克隆,现在已经进行了两天多,最多不会超过一星期,就有结果。

????到了那时候,血液已经不是Wèntí,这两天心里烦躁,也不Zhīdào都做了些什么,到现在还没有询问兄弟和弟妹的名字,请不要见怪。”

????柳絮此时出生道:“这位兄弟叫司马曜,妹子叫霍玲娥,现在Zhīdào了吧?”

????韩孔雀看着柳絮讪讪笑着道:“Zhīdào了,不过,我可没有把他们当路人的意思,从他们借给我们孩子应付你之后,我就Zhīdào我最近做的很多事情不对。”

????柳絮白了韩孔雀一眼道:“Zhīdào了,你能够给司马兄弟下跪磕头,说明你还有救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跟司马兄弟相比,可是差远了,司马兄弟,不Zhīdào我有没有资格做你大哥?”

????司马曜还没有回话,柳絮就道:“你Zhīdào人家家里人愿不愿意?你这么说不是为难人家吗?”

????周美人也插口道:“对,你说当着你的面,同意了人家为难,不同意又怕你丢了面子。”

????“没有,没有,不是,不是,我是害怕我们高攀不起。”司马曜如果到现在还不Zhīdào韩孔雀一家的特别,那他就是傻子了。

????“我们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司马曜的父母是公务员,我的父母是农村的,跟你们比实在是差远了。”这时正在输液的霍玲娥开口了。

????柳絮看向霍玲娥道:“这么说我们两家还真是有缘,你们不Zhīdào,韩孔雀就是农村出来的,他爷爷奶奶和父母,到现在还在老家种地呢!”

????“你们种地是消遣,我们可是靠种地吃饭,这次因为我,已经把家里的积蓄全都耗光了,如果嫂子真的对我们好,就宽限我们些日子,等我身体养好了,我们两口子在大城市里找份工作,怎么也要把你们的钱还上。”说到欠款,霍玲娥有点发愁。

????她在家乡的小县城住院,孩子却怎么也不出生,这完全是因为她的心理和身体原因,造成了她的产力不足,产力最主要的是子宫肌肉的收缩力量,它可以把胎儿和胎盘等自子宫内逼出。

????正常的宫缩有一定的节律性,并且临近分娩时逐渐增强,其中宫缩不论是过弱还是过强,都有Kěnéng造成难产。

????这还不是最主要的Wèntí,就在等待婴儿出生的几天之内,胎儿居然成了横位,也就是说胎儿横卧于子宫内,从医学的角度讲,就是胎体纵轴与母体纵轴成直角,属于胎位的一种,并不代表是病理性的,但这绝对是一种较为危险的胎位。

????有时胎体纵轴与母体纵轴不完全垂直而成一锐角或斜位,则称为斜位,胎体横卧于骨盆入口的上面,先露部为肩,胎头在母体的一侧,而臀部在另一侧,Kěnéng是暂时的,最后转成为纵位或横位。

????她这样的孕妇,不断的出现变数,这让那家小医院有了顾虑,所以建议他们转院,就在他们进入羊城后,在路上却出现了堵车,医生没办法,只能对外求助,所以才有了记者跟踪采访,交警开路的待遇。

????但他们刚脱离了拥堵的环境,又在韩孔雀他们家医院外面的交叉路口出了意外。

????因为他们乘坐的是救护车,拉着的又是出现紧急情况的孕妇,所以救护车拉着警灯一路疾行。

????但在这里,因为下起了大暴雨,车内视野情况变差,在行驶至医院外面路口时,一辆轿车抢道,造成了连环撞击的车祸。

????可以说自从霍玲娥开始生产,就没有什么顺利的事情,这几天他们小两口简直是活在了地狱里,现在虽然平安生下了孩子,但他们身上却是没有多少钱了。

????“钱已经不是Wèntí了。”看到霍玲娥在那里发呆,陈蓉忍不住开口了。

????“钱不是Wèntí?”霍玲娥苦笑着道:“你们有钱,自然不会为钱发愁了,而我们不同,我们两个刚刚大学毕业不久,现在又因为孩子,两个人的工作都丢了,现在可以说除了孩子,我们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????陈蓉笑着道:“你们躲在这里,还不Zhīdào这两天外面是怎么样的一种轰动。”

????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大事了?”柳絮问道。

????陈蓉道:“你们不会认为老板这两天什么都没做吧?”

????周美人好奇的道:“这两天韩孔雀又做什么了?”

????柳絮道:“不外乎横冲直撞的寻找血源罢了,但是他根本没有抓住Wèntí的重点,所以说,遇到了事情,一定不要冲动,要仔细想想,很多事情,不能对症下药,往往是事倍功半。”

????韩孔雀听的汗颜,这次他是真的被人耍了,但他心里也在发狠,等这次事情过去,他会跟那些人认真清算一下的。

????到了这个时候,韩孔雀反而有点庆幸,本来他还以为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撒旦,他已经没有多少敌人了,而今天的事情,绝对给他好好上了一课,让他清楚的Zhīdào,在这个世界上,他的敌人还有很多。

????“我是到处寻找血源了,而且现在还在找,为了找到血源,刚开始我悬赏五百万,只要有人来,五百万就是他的,就在昨天,一家五口过来了,最后虽然鉴定是类孟买型,我还是给他们五人五十万元。”韩孔雀淡淡的道。

????柳絮轻笑道:“你是在千金买马骨?效果也不怎么样嘛?所以你应该给那五人五百万的,那样,也许今天就有人来给我们的女儿输血了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