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八百九十四章投桃报李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黄山,听到了没有,孟买A型血,给我发动所有的关系,尽快找到这种血液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最好是男性的孟买型A型血。”陈蓉提醒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听到了没有?寻找男性的孟买型A型血的人。”

????吩咐了下去,韩孔雀脑子清醒了点,他转头对那名研究员道:“我们实验室自己可以克隆吧?””“

????“远水救不了近火,我们现在就需要给小姐换血,而克隆孟买A型血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。”那么研究员道。

????“羊城就有一例孟买血型的人,最先找到他,看看是不是A型血,如果是就简单多了。”陈蓉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女儿能够称多久?我是说,她什么时候需要换血?”

????“这个要看情况,溶血性疾病是否需要输血治疗是根据患儿的情况,如现在血红蛋白血小板的数量来判断是否输血,如果已经影响患儿的凝血及供血等是肯定需要输血治疗的,看情况,您女儿是一定要输血的,所以事先准备血源是绝对不会错的。”

????“这么说我还有时间了?”韩孔雀欣喜的道。

????陈蓉道:“有时间,但不会很长,如果想要保险点,最好三天之内找到血源,因为还需要配型,血型按照不同的分类可以分很多种,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熟知的ABO血型分类,其他分类中比较重要的就要属RH血型分类了。

????简单的说血型不和就会溶血,打个比方。A型血的人血里有抗B抗体,如果A和B混和,那么这个抗B抗体就会和B抗原凝结,红细胞破裂不能运载氧气而溶血。

????有些人即使在ABO血型上能配对,当若一个是RH阴性A型血,另一个是RH阳性B型,那么也会有溶血现象,输血的时候我们都要检查这两个项的配对情况,同时正反配型不凝结以后才能进行输血。”

????韩孔雀苦笑道:“我这是什么运气?比熊猫血好要少的孟买型,我这个女儿还真是特别。”

????“她是一个宝贝。”陈蓉笑着道。

????“宝贝?”韩孔雀一愣。

????陈蓉道:“如果出生在普通人家。她就是个灾难。但出生在你们家,她就是上天眷顾的宝贝,是人间的天使,是独一无二的隗宝。”

????韩孔雀一摸脑袋。也笑了起来:“如果早Zhīdào是这种结果。早作准备。她绝对不会Yǒushì,可现在,就只能碰运气了。这个小家伙如果在普通人家,绝对是灾难,只是这么一番折腾,普通人家就折腾不起。”

????“是啊!归根结底还是钱的Wèntí,只要有钱,全世界那么多孟买血型的人,总有一些我们会在三天之内找到。”陈蓉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黄山,听到了没有?全世界范围之内,给我们寻找孟买型A型血的人,最好是男性,现在你给我联系世界各国的医院和媒体。

????如果医院血库里有,那是最好,如果没有,那就让媒体悬赏,只要有人是孟买型A型血,只要他愿意给我女儿输血,最少给他五百万,如果他有其他要求,我们都可以商量。”

????“Zhīdào了老板,我马上就吩咐下去。”黄山道。

????这时陈蓉又道:“还有一个Wèntí,其实孟买型血型的人基数并不少,但很多人并没有去验血,就算验血也会被怀疑是O型血,所以这方面也要注意。

????最好是号召国人重新走进医院验血,这一方面是为了我们寻找孟买型血型,另一方面,也是提醒Rénmen,特别是哪些O型血的Rénmen,他们的血型也许是错的。

????这样的结果,如果出现意外,错误输入O型血,很Kěnéng造成生命危险,这次我们就是免费帮着他们重新验证血型,我想,如果免费,应该有人愿意重新走进医院验证一下。

????毕竟谁也不Zhīdào自己会不会就是几率极小的错误,如果真是,那么就跟中彩票一样,会获得五百万的奖励,这样的好事,我想会更吸引人。”

????“黄山,就这样实施,跟全国范围内的医院联系,在这几天内,只要有人走进医院验血,钱全算我们的。”韩孔雀立即补充。

????“Zhīdào。”黄山道。

????韩孔雀看向陈蓉道:“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????陈蓉道:“那些被误以为是O型血型的,大部分是亚孟买血型的人,做O型血型抗原检验,就会Zhīdào他们不是O型血型了,亚孟买血型是孟买血型的一种分支,最早于1952年在印度孟买市发现,学术名词叫亚型,所以称为亚孟买血型(或者称为类孟买血型)。

????所谓亚孟买血型,简单地说就是,A型或B型表现不太出来,通通被误以为是O型血型,如果帮这些被误以为是O型血型的亚孟买血型的人,做O型血型抗原检验,就会Zhīdào他们不是O型血型了。

????目前孟买血型分为三类:H缺乏非分泌型(孟买血型Bombay)、H部分缺乏非分泌型(亚孟买血型Parabombay)及H部分缺乏分泌型(亚孟买血型Parabombay)。

????‘分泌型’与‘非分泌型’的差别在于唾液中是否含有H物质(O型基因的表现),‘分泌型’的人在唾液中可发现H物质,而‘非分泌型’唾液中发现不到H物质。

????在孟买型最多的孟买,这类血型的出现频率才约为一万分之一,华人出现孟买型的机会更少,在弯岛的捐血人中所发现的皆为‘分泌型亚孟买血型’,发现的频率约为每一个万个人中会有一位,目前尚未发现‘孟买血型’。

????但在中国部分少数民族聚居区,局部出现频率较高。据广、西自治区血站对南、宁附近地区10000多份壮族供血者血样中的1000多份分析,出现亚孟买血型的概率高达5‰,所以就算广撒网,也要有侧重点。”

????韩孔雀想了一下道:“黄山,非洲那边就算了,现在的侧重点放在阿三国的孟买和国内的壮族自治区。”

????看着正在输液的女儿,韩孔雀担心的道:“她没事吧?”

????“现在还没事。”陈蓉道。

????“她饿了怎么办?”韩孔雀还是担心。

????陈蓉道:“我们现在给小姐输的是营养液,所以并不用担心她会饿。”

????“哎!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小家伙。”韩孔雀叹了一声,不过接着他又笑了起来。

????他女儿是真的特别,是真的宝贝。孟买型血型。可是比电视上那狗血rh阴性血型可稀少多了,这不是说自己的女儿,比国宝熊猫还要宝贵了?

????看韩孔雀对着自己的女儿傻笑,陈蓉摇了摇头走到了另外一边。而韩孔雀。根本不Zhīdào陈蓉走了。他的心思已经飞到天边了。

????原来他看电视时,女主角很多都是rh阴性血型,那个时候他一听。还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,可现在,那算什么啊?恐怕现在很多人都没听说过孟买型血型的稀少,而她女儿,才是真的高端大气啊!就连血型都是那么的不同。

????“老板,老板”就在韩孔雀心中得意的时刻,被人叫醒了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你的口水流出来了。”陈蓉好笑的看着自己这个老板,她还真没想到过,他还有这么弱智的一面。

????韩孔雀擦了擦口水道:“喝水喝呛了,是水,不是口水,有什么事?”

????看到韩孔雀一本正经的样子,陈蓉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:“另外一个婴儿完全没Wèntí,现在可以还给她的父母了。”

????韩孔雀一摆手道:“不要那么快下结论,等几天再说。”

????“这样她的父母会担心的。”陈蓉提醒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现在需要这个孩子应付一下柳絮,等没事了,我会给他们补偿的。”

????“直接跟他们说明不好吗?”陈蓉对韩孔雀这种自私的决定,有点看不上眼。

????陈蓉的神色韩孔雀自然看到了,所以他有点不好意思的道:“先前怀疑他们来我们这里Kěnéng另有目的,所以拒绝了他们入院,后来孩子生下来,我又让人送他们走,现在去求他们,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????“这样的话,我可以代替老板去说一下。”陈蓉还真不Zhīdào韩孔雀曾经赶过人家,这也就怪不得韩孔雀拉不下脸来求人家帮忙了。

????韩孔雀一想道:“算了,我自己去,刚开始就是我不对,大不了给那个小伙子下跪就好了,也算还他了。”

????韩孔雀还是Zhīdào那个年轻人所做的事情的,人家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可以给人下跪,他韩孔雀又有什么不可以的?

????看着有点义无反顾走出婴儿房的韩孔雀,陈蓉点了点头,没有在说什么。

????韩孔雀走出病房,没有任何犹豫,跟着自己身边的卫队,走进了一间病房。

????孩子的父母是很年轻的一对夫妇,两个人都不算大,甚至看着还有点脸嫩,所以韩孔雀看到他们的时候,更加不好意思了。

????“这位大哥,我们的女儿怎么样了?”看到韩孔雀进来,孩子的爸爸立即激动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一点Wèntí都没有,现在在婴儿房,你可以去看看,孩子有点早产,所以还是放在我准备的婴儿房好,你们随时都可以去看她。”

????“谢谢,谢谢。”年轻人一脸感激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看到这个年轻人真成的感谢,更不好意思了:“不用谢,刚开始是我不对,人就是这样,有了点钱,就害怕别人对我们不利,所以就会胡思乱想,看着谁都Kěnéng是刺客,希望你们不要见怪。”

????“没事,我们Zhīdào你们的难处,最终你们不是收留我们了吗?我们还没有缴纳住院费呢!不Zhīdào去哪里交?我问门外的士兵,他们都不说话。”年轻人有点拘束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没事的,医院封锁了,最近不会开业,所以你是找不到人缴费的。”

????“总不能不交,既然医院是你们家的,不如交给你吧!”说着,年轻人就要拿钱。

????不过,他刚刚掏出钱包,就停下了动作,他有点尴尬的道:“不Zhīdào要交多少钱?来这里的路上出了车祸,我需要赔付一大笔钱,也许不够住院费了,但您放心,我们一定会交的,如果不够,我打电话让家人送来。”

????韩孔雀看年轻人的窘迫样,立即Zhīdào,他们Kěnéng遇到麻烦了,不过韩孔雀可不是落井下石的人,所以他直接道:“你不用急着交钱,我也需要你们的帮助,只要你们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让我借一下你们的女儿,应付我的老婆,我就很感激了。”

????“这个完全没Wèntí,有需要您抱给您夫人看就是了,只要孩子没事,放在哪里都没事,不过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不交住院费了。”年轻人到是实在。

????韩孔雀一听,本来还有点抹不开面子,现在人家却这么好说话,他立即起了感激之心,而且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。

????韩孔雀最近还说韩荣光最近膨胀的厉害,其实他膨胀的更加厉害,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感觉道,这才是最可怕的,现在这对年轻的夫妇,让韩孔雀心里起了警惕之心。

????“你不要这么说,对你们来说也许是举手之劳,但对我就很重要了,所以,如果你们想要帮忙,就不要提钱了,总不能让你们帮了忙,我还要黑心的跟你们要住院费吧?”韩孔雀认真的道。

????看到韩孔雀认真,年轻人摸了摸钱包,叹了口气,不再说话,韩孔雀Zhīdào他的情况并不太好。

????也许他是真的没钱了,外面的车祸,连环撞击了十几辆车,那就是一大笔钱,如果没有孙记者热心帮忙,这个年轻人恐怕连手中这点钱也不会剩下。

????“那些伤患你们也不用担心,他们已经全部安置在了医院之中,他们很快就会痊愈的。”韩孔雀看两夫妇发愁,立即道。

????年轻人叹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,他Zhīdào不会那么容易,那些伤患有人断胳膊断腿的,不说医疗费,等他们出院时佩服的误工费都够他们喝一壶的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