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八百九十一章形势逆转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有仇家要刺杀你们老板?”孙记者的记者天性,让她不停的开始追问。

????天狼道:“这个倒是不一定,不过以防万一总不会错。”

????孙记者道:“也就是说,你们老板自己吓唬自己了?”

????“你认为是这样,就算这样吧!”天狼无奈的道。

????孙记者语气变得不好了:“你们老板到底是什么病?就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,就封锁医院,这也太大惊小怪的了吧?””“

????“你不懂。”天狼道。

????苏记者气愤的道:“是啊!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,如果不让我去看看那个孕妇,那能不能把人家的丈夫放进来。”

????车祸的伤患处理的差不多了,此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那名年轻人,被士兵们挡在了医院之外,犹豫外面倾盆大雨下个不停,所以年轻人被雨水弄得十分狼狈,加上外面起了大风,让年轻人在门外瑟瑟发抖,看了起来有点可怜。

????“我也没办法,你已经是例外,他就没办法了。”天狼虽然感觉那个年轻人没有太大Wèntí,不过,他也不想节外生枝,所以并没有打算放他进来。

????“他已经求了你们不少次了,甚至都给你们跪下了,难道你们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?”孙记者盯着天狼道。

????天狼道:“我有同情心,所以现在你们都好Hǎode站在这里。”

????“真不是东西,希望以后你们不要遇到任何困难。到时候你求人家的时候,Kěnéng就开不了口了。”孙记者愤愤不平的道。

????天狼笑道:“我有Kěnéng,而我们老板,是绝对不Kěnéng求人的。”

????“世事无常,你就那么肯定?”孙记者冷笑道。

????天狼道:“就算我们老板需要别人帮忙,别人也会抢着帮的。”

????“如果就是求到了他或者我们身上了呢?以今天你们的态度,我们为什么要帮你们?”孙记者指着外面冻得发抖的年轻人道。

????天狼笑着道:“这你可就不对了,今天我们帮了你们,就算我们有求于你们,你们也应该无条件答应帮忙。”

????“那就要下跪了。毕竟我们也是下跪了的。”孙记者高声道。

????天狼摇了摇头。没有说话,这个小记者虽然十分有爱心,但这个世界上,能够让他们老板下跪的事情。应该是没有了。

????不Zhīdào过了多久。天狼抬头道:“那个小子的老婆生了。生了个女儿,母女平安,你们准备一下。她们母女这就要下来了。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孙记者一愣。

????天狼道:“孩子已经生完了,难道还要赖在这里不走?”

????“不是,听说这个孕妇很麻烦,是特意从下面的县市转到羊城的,她怎么Kěnéng这么快就生下孩子了?还有你确定母女平安吗?”孙记者有点不敢相信。

????而听到了这种说法,天狼的眼睛眯了起来,他听到了一丝不同寻常。

????“你们是故意把孕妇送到这里来的吧?”天狼道。

????孙记者一愣道:“不是,是临时决定的,因为你们这里是最近的医院。”

????“不要告诉我,你们不Zhīdào神医医院,如果真不了解这里,你们怎么敢把一位有生命危险的孕妇送到这里?”天狼认真的道。

????孙记者道:“好吧!我们听说过神医医院之中有一位神医,所以在遇到这次的爱心接力,护送生命垂危孕妇来羊城时,想到了这里,但谁也没有想到,进入市区之后下起了大雨,采访车没法紧跟着救护车,失散了,而到了外面,又出了连环车祸。”

????天狼冷声道:“你们不Zhīdào神医医院的神医是谁?”

????“你怎么了?”孙记者总算不傻,听出了天狼态度的转变。

????天狼道:“我们老板娘是神医医院的神医,她今天生产,你们冲着她来这里,难道我们不应该怀疑吗?算了,事情已经结束,并且没有出现意外,所以,不管你们是误打误撞,还是故意的,现在赶紧离开,要不然Kěnéng有大麻烦。”

????这个时候,医院的电梯开了,孕妇和一名婴儿,在四名士兵的护送下,从电梯里被推了出来。

????“你们不能这样,我们还下着大雨呢!你让她们怎么走?最少也要等着雨停了吧?再说,外面还堵车呢!”孙记者有点气急败坏的道。

????天狼道:“你们目的不明,所以,我们是绝对不能留你们了,现在走吧!”

????此时在楼上的一间手术室里,已经是一片欢腾,经过两个小时的忙碌,韩孔雀的宝贝女儿,终于顺利产出,虽然期间柳絮承受了极大的痛苦,但在韩孔雀食补的最用下,她的身体已经好了不少,所以最终还是撑到了婴儿产下。

????等孩子产下,柳絮的身体都没有出现大面积损伤,就算子宫也不例外,这让韩孔雀欣喜若狂。

????到了这个程度,韩孔雀已经完全没必要冒险,只要柳絮好好养身体,等出了月子,在强化身体,就安全多了,就算中间出了意外,也不耽搁强化身体,所以柳絮的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。

????在手术室中,韩孔雀高兴的哈哈大笑,其他人也是笑容满面。

????韩家众人全都聚集在柳絮身前,看着虽然脸色惨白,但精神还算Bùcuò的柳絮。

????“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现在不想着死了吧?”韩孔雀笑着对柳絮道。

????“呸呸,你个乌鸦嘴,乱说什么?”韩孔雀刚开口,就被刘慧玉堵回去了。

????韩孔雀哈哈一笑道:“做医生的可不忌讳这个。”

????柳絮道:“谁说的?你就是个乌鸦嘴,好了。看在你还算尽心尽力的份上,我也不跟你计较,现在去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,应该清理好了吧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
????韩孔雀转身走进旁边的婴儿保育室,走进房间,韩孔雀就感觉不对,这里跟外面的气氛相差太大了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韩孔雀心里咯噔一下,感觉事情Kěnéng不妙。

????一名医生看到韩孔雀,立即道:“老板,你过来看看。小姐她的情况Kěnéng是黄疸。”

????“黄疸?什么意思?”韩孔雀一愣道。

????黄疸韩孔雀还是Zhīdào的。但这个对孩子没有什么威胁吧?

????黄疸是常见症状与体征,其发生是由于胆红素代谢障碍,而引起血清内胆红素浓度升高所致。

????临床上表现为巩膜、黏膜、皮肤及其他组织被染成黄色。

????因巩膜含有较多的弹性硬蛋白,与胆红素有较强的亲和力。故黄疸患者巩膜黄染常先于黏膜、皮肤而首先被察觉。

????当血清总胆红素在~。而肉眼看不出黄疸时。称隐性黄疸或亚临床黄疸;当血渍总胆红素浓度超过时,临床上即可发现黄疸,也称为显性黄疸。

????一般婴儿黄疸。都是在出生二十四小时之后,所以韩孔雀才会奇怪,他的宝贝女儿怎么刚出生就有黄疸?

????医生道:“Kěnéng是婴儿溶血病,我们正在检查。”

????“溶血病?刚才那个孩子没Wèntí吧?”韩孔雀一愣,溶血病他还真没听说过,不过如果刚才在这里出生的另外一个孩子没Wèntí,他的孩子也应该没Wèntí才对。

????这名医生叫陈蓉,是韩孔雀从首都一家大医院特聘的产科医生,已经有二十年的临床经验,曾经做过无数次刨宫产,对初生婴儿的各种疾病都很了解,所以韩孔雀到是没有太过害怕。

????陈蓉看着韩孔雀道:“我们正在检查,以排除这里的环境,对婴儿造成威胁的Kěnéng,不过,这种Kěnéng性很低,如果我没有猜错,您的这个宝贝女儿,应该是婴儿溶血病,所以我们希望韩先生你能够抽血化验一下,以便我们尽快找到解决Wèntí的办法。”

????“可以,现在就抽血,不过,你要告诉我什么是婴儿溶血病,还有,有没有危险,危险有多大,如果没有太大的危险,是不是先抱出去让她妈妈看看,安下她的心?”韩孔雀看陈蓉的神色,有点不淡定了。

????陈蓉道:“不Zhīdào柳医生对婴儿疾病了解不了解?如果了解,那就有点麻烦了,所以,能够不让她看到,还是不让她看到的好。”

????韩孔雀苦笑道:“如果不让她抱一抱,她会跟我拼命的。”

????“不如把刚才那个孩子,送过去给夫人看看,顺便我们也采集她的一些血样,以便分析。”这时另外一名医生道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,小脸蛋黄黄的,这是典型的黄疸征兆,而且十分厉害,虽然现在他还不Zhīdào,为什么要二十四小时以后出现的这种病症,现在就出现了,但溶血病这个名字可不会让人心安。

????“黄山,把那个孕妇留下,问一下,能不能让他们帮一下忙,我这就过去。”韩孔雀一边抽血,一边命令黄山。

????而此时另外一名婴儿的爸爸,正在苦苦哀求天狼,不要让把他们扫地出门。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天狼的神色变了,刚才还坚决要求他把人赶走的黄山,居然要他想办法把人留住。

????要Zhīdào刚才天狼受不了孙记者的纠缠,请示了黄山,想要随便找间病房把人留下,当时可是被黄山训得不轻,现在训话还没有完全从耳边消失,黄山又开口留人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????“你怎么了?不会真那么冷血吧?要是你在以上司不同意做推脱,那你就让我找你的上司理论。”孙记者看着天狼那古怪的脸色,再看看他的耳麦,以为天狼又挨训了呢!

????“不是,我们大队长同意让她们留下了。”天狼有点期期艾艾的道。

????“同意了?那太好了,我就说嘛!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。”孙记者高兴的蹦了起来。

????看到高兴的几个人,天狼小声的道:“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?”

????“什么?你说什么?刚才我没听清楚。”孙记者一愣,有点不敢置信的道。

????天狼一脸笑意的道:“上面出了点差错,能不能借你们的孩子用一下,你们不要误会,只是把孩子抱到我们夫人那里,让夫人看一眼,看完了就可以把孩子还给你们,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了。”

????看到年轻人和那名孕妇,甚至是孙记者全都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,天狼只能苦笑。

????“我们小小姐出了点Wèntí,不方便让我们夫人看到,所以想让这个孩子代替一下,只是看一眼,让夫人安心,一会儿就可以送下来。”天狼道。

????“不行,你们老板可是有钱人,谁Zhīdào你们抱孩子去干什么?万一不送下来了,他们有办法要回孩子吗?”孙记者立即反对道。

????天狼道:“你们可要想清楚,刚才孩子可是顺利送下来了,难道现在还能抢了这个孩子不给他们了?”

????“这个谁Zhīdào,你刚才不也说你们老板的孩子出Wèntí了吗?谁Zhīdào你们安得什么心?”孙记者看了看周围的战士,现在她也想明白了,在国内,没有军方背景,还能调动这么多士兵的人家,肯定不是普通人家,这样的人家,他们这种小老百姓还真是招惹不起。

????“你们这就太过忘恩负义了,如果不是在这里,你们可不会那么顺利产下孩子,只是借一下孩子,我们还能光天化日之下抢你们的孩子怎么的?”天狼道。

????“孙记者,把孩子让他们抱上去吧!谁都不容易,如果不是没有办法,他们也不Kěnéng出此下策。”此时孕妇开口道。

????“大姐,你可要想清楚,刚才他们还想赶你们走的。”苏记者道。

????“算了,是我们赖在这里不走的,还有,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,如果没有这里的医生,我不Kěnéng顺利生下孩子,再说,他们可没要我们一分钱的医疗费,只是冲这个,也应该帮他们一把!”孕妇道。

????“听到了没有?只是帮一下忙,而且,帮了忙,我们老板可不会忘了你们的,这样你们就不用走了,要Zhīdào这里可是有着很多顶级妇产医生保驾护航,在其他地方,你们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。”天狼道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