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八百六十一章十赌九诈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柳絮看着周美人道:“不要以为我没看到那串珠子,那可是专门送给你的。”

????周美人道:“那就算算价值,你那些东西花了多少钱?我这个才值多少?如果说这次不是专门为你安排的,我还真不信。”

????韩孔雀拉着两女向外走去,他可不想在这上面纠缠。

????而柳絮却不放过他:“韩孔雀,你说,你什么时候背着我们做的这些事情?””“

????走出当铺之后,韩孔雀才道:“你这话我怎么听着别扭?我做什么了,还需要背着你们?”

????“这些古代的医学用品,不要说在这么一家开业没多少时间的当铺内发现,就算去一些顶级拍卖行,都不一定遇到,我们能不怀疑?如果真信了你的鬼话,那我们两个就是傻子。”周美人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高不高兴?”

????“高兴,但再高兴也不能让你当傻子耍弄。”柳絮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这是陈嘉义给我们的谢礼,之所以柳絮的东西多,那是因为柳絮的医术,所以你就放心收着好了,我想这会儿,黄山应该把我抵押的东西拿回来了,对了,忘了告诉你们,那家典当行也是我们家的。”

????柳絮和周美人全都无语,本来只是以为韩孔雀安排了一场意外惊喜,没想到连当铺都是他名下的产业。

????“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?”柳絮盯着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揽着她的腰,一边小心的避过行人。一边道:“我有什么需要瞒着你们的?”

????“比如说那家当铺。”柳絮不满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们两个在乎这些吗?如果在乎这些,我让韩星弄份明细,你们可以仔细看看,到现在我都不Zhīdào自己有多少产业了。

????不说其他,就说这座城市之中,所有产业都是我们的,里面有些行业,像当铺、赌场、酒店、餐厅,还有一些卖场,都是我们的产业。这么多。我哪记得过来?”

????“怪不得你底气那么足,现在你是真不怕我爸爸了。”周美人叹息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我就从来没有怕过他,之所以让着他,是我害怕一不小心。让他变了人干。到那个是。我可就变成你的仇人了。”

????周美人白了韩孔雀一眼,不再说话。

????而柳絮则还有很多疑问没有想明白:“陈嘉义想要感谢我们,也是用你喜欢的古董来标示感谢。怎么会用我喜欢的东西来感谢呢?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普通的东西我会收?既然欠了人情,就要让他们为难一些,所以我就给他们下达了任务,如果还人情,就要用一些宝物来还,普通的古董不行。”

????柳絮点头道:“我收的三分勉强算是宝物,周姐那件三眼天珠应该很容易得到吧?”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这些都不算顶级宝物,不过也算难得,特别是那串三眼天珠,传说能够提升人的灵魂之力,在我看来,也就是提升人精神力,如果真的可以,带上它还是有点好处的。”

????看到柳絮还是有点疑惑,韩孔雀继续道:“一般在外流传的三眼天珠,都是被人带过了的,而这一串,则是从来没有被人带过的,这种天珠携带的磁场是最原始的,也是对人最有用的,如果被人佩戴过,天珠的磁场就会有所变化,所以说,这串三眼天珠还是比较难得的。”

????“那扁鹊神针呢?难道也是意外所得?”柳絮继续追问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当然不是,是我让人特意调查扁鹊,想要找到他的医书,不过很可惜,什么都没有发现,最后发现了这根扁鹊神针。”

????“为什么寻找扁鹊?”柳絮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所有名医的着作我都想找到,你需要,我也想要学习一下。”

????“就这么点收获?”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,而寻找扁鹊的医书,柳絮就放心了,不过放下心来之后,又开始感觉可惜,扁鹊的医书,她还真想看看。

????韩孔雀犹豫了一下道:“没有找到扁鹊的任何记载,不过却有一个意外收获,是关于长桑君的。”

????“长桑君?”柳絮疑惑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长桑君是战国时的神医,传说扁鹊与之交往甚密﹐事之唯谨﹐乃以禁方传扁鹊﹐又出药使扁鹊饮服﹐忽然不见。于是扁鹊视病尽见五脏症结﹐遂以精通医术闻名当世,这是《史记.扁鹊仓公列传》中记载的。

????意思是说,扁鹊年轻时是舍长,按照现在的说法,舍长就是宾馆的总经理,扁鹊从小就干宾馆,当舍长,并且一干就是十几年。

????在这期间,有位名叫长桑君的老者,经常下榻该宾馆,别人都拿他不当一回事,只有扁鹊看出他不是寻常的客人,十几年如一日,一直恭恭敬敬地接待他,热情周到地服侍他。

????扁鹊恭谨的服务态度感动了长桑君,长桑君就给了他一贴药,收集早上没有落地的露水和着药粉吃下去,就会洞察一切的人,30天后你会成为一代名医。

????打那时起,扁鹊就离开宾馆,悬壶行医,奔波在齐赵大地,为百姓诊脉治病,这虽然是个传说,但什么事情都不Kěnéng是空穴来风,加上有我这个例子,所以扁鹊的这种传说,也许是真的。”

????“这又有什么用?”周美人好奇的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能够透视人的五脏六腑,难道你们没有感觉这种能力,跟我的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,凝练成灵识能力很相似?如果有一种药,能够直接增强人的精神力,让人的精神力能够凝练到能够外放的程度,这样不是就可以看到人的五脏六腑了?”

????“你是说你能够看到人的五脏六腑?”柳絮和周美人全都瞪着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摸了摸额头。这多说多错,他居然是没有告诉过两人灵识妙用的。

????“看过小说没有?灵识外放,能够看清楚任何东西,不受视觉的阻碍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柳絮和周美人的脸色都有点发红,过了一会儿,柳絮才道:“那么说,我们在你眼中,跟没穿衣服一个样了?”

????韩孔雀再次扶额:“我的人品有那么差吗?”

????韩孔雀话音刚落,就看到四只粉拳齐齐像他脑袋上招呼过来,韩孔雀一惊。立即把两人抱在了怀中:“我的灵识只能外放一米。很弱小,而且灵识外放很消耗精神力,根本不能随便使用,它可跟神通不同。所以你们两个放心。就算我有心。也不用偷看,我可以真大光明的看。”

????“不偷看我们,你也可以偷看别人。”柳絮的拳头还是砸在了韩孔雀的脑袋上。

????韩孔雀无奈:“前提是要比你们两个美丽。你们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女人,比你们两个美的?当然,还需要人让我碰见,这些天我见过几个美女?”

????“波香卡,你这个色鬼,肯定偷看她了。”周美人也忍不住砸了韩孔雀两下。

????韩孔雀的冷汗顿时流下来了:“波香卡可是老古董了,我会看她?再说,那个女人也是一个灵识外放的高手,如果我放出灵识感应她,她第一时间就会发现我的探知。”

????“原来是没法偷窥,我还以为你真是君子呢!”柳絮继续捶打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一眼周围看向他们的那诡异眼神,立即道:“这是在大街上,你们两个这样闹可是丢大人了。”

????柳絮和周美人一惊,立即转头四顾,却发现大街上虽然有人看向他们这边,却并没有围观,反而是离他们不愿的地方,更多人的人围在一起,也不Zhīdào在干什么。

????“看来我们要尽快凝练出灵识,要不然在你身边太缺乏安全感了。”柳絮收手道。

????韩孔雀苦笑道:“我更愿意你们能够灵识外放,只要达到这个程度,身体会随着强化,到时候我就放心了。”

????柳絮趴在韩孔雀的怀中,疑惑的抬起头道:“撒旦实验室不是有一个超能研究项目吗?不能借鉴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说的是人体漂浮的研究,那确实是从精神力上来突破的,不过撒旦实验室的研究方向,是从遗传学方向来增强一个人的精神力,而不是通过强化,或者直接说进化来增强人的精神力,现在你们两个都需要的是强化。”

????“这些事情你看着办,我们就不操心了,柳絮,我们去那边看看,那边好像很热闹。”周美人不想柳絮继续谈论这个话题,再说,就又说到了柳絮的身体强化了,这肯定是柳絮最担心的。

????韩孔雀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所以道:“那边肯定是有人设了赌局,我们过去赌一下,让你们看看我韩孔雀的实力。”

????“我看你还是先去取一下现金吧!”柳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们两个在这里等一下,我很快回来。”

????等韩孔雀回来,柳絮和周美人已经进入了人群,幸亏这里的治安还算Bùcuò,没有人看到美女就想调戏。

????韩孔雀挤到柳絮和周美人身边,看到了里面一位盘坐在地上的中年人,从他露出来的腿上,就可以看出来,他两条腿全都失去了,这是一位残疾人。

????这个中年人设的赌局很简单,他用了一只碗,几枚瓜子,还有一个乒乓球拍,他先抓起一把瓜子,随便扔进碗里几枚,接着用那乒乓球拍把碗盖上,他的动作很慢,能够让周围的人清楚的看到碗中的瓜子数量。

????此时赌局就算弄好了,这时外围的赌客就可以开始下赌注的,他们赌的是一赔一的赌局,而输赢更简单,你只要猜对了碗中有几枚瓜子,就算赢。

????如果你猜对了,下注一百元,那位中年残疾人就要赔给你一百元,如果输了,那一百元自然就是别人的了。

????由于庄家的动作比较慢,可以让人清楚的看清碗中瓜子的数量,所以这种赌局很容易吸引不明就里的人参与,所以这里的人才会聚集的那么多。

????看到韩孔雀过来了,柳絮立即靠入了他怀中,在这种人多的地方,美女自然是更加没有安全感的,当然,柳絮也没有那么自私,她还给周美人留了一条手臂,护着周美人。

????幸亏韩孔雀的身体很壮,要不然还不能把两个女人保护起来。

????有了韩孔雀守护着,两女全都放松了下来,也开始认真的关注赌局。

????柳絮趴在韩孔雀的耳边轻声道:“如果不灵识外放,你能不能赢?”

????韩孔雀也小声道:“十赌九诈,如果那么容易就能赢,你让人家吃什么?”

????“既然都Zhīdào十赌九诈,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来赌?”周美人指着周围的人群道。

????韩孔雀小声道:“我会告诉你,这里面很多人都是跟那位老板一伙的吗?还有,猎奇心理人人都有,你们也不是被吸引过来了吗?”

????“一伙的?你是说他找来的托?”周美人惊讶的道。

????柳絮道:“我可不像周姐,所以我能够看出,这里很多人是跟他们一伙的,但他们是怎么确定自己能够稳赢的?”

????韩孔雀小声道:“聪明人才能坐庄,其他人只能当托,你看他们有输有赢,一般赢钱的赌客,都是跟庄家一伙的,大多数赌客是输家,这就需要庄家快速计算赌金的多少,专门赢取那些真正赌客的钱。”

????柳絮若有所思的道:“赢大放小,如果加上他们自己人赢去的钱,看着庄家是每次都会输的。”

????“对,最后不管庄家赢多少钱,那些钱都会分散到周围他的同伙手里,就算这个时候被人捉到破绽,庄家手里也没有钱,不能赢钱的赌局,你怎么能够说庄家作弊?所以发生了事情时,他的同伙会一哄而散,加上庄家是残疾人,你能够拿他怎么办?过后,他们换个地方继续诈赌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周美人道:“你还没说他们是怎么操控赌局的呢!”

????韩孔雀看向柳絮道:“柳美人肯定是Zhīdào的,让她表现一下。”

????柳絮道:“Wèntí肯定出在那个乒乓球拍上,无非就是磁铁,里面也许有一枚假瓜子,所以如果庄家不想让你猜对,你是怎么也猜不对的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