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八十章北宋耀州窑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感谢末日战神和幻龙无极两位兄弟的打赏。

????看到胖刘的视线始终定在那对香炉上,知道他像江林一样,对这对青釉三足香炉起了怀疑,不过现在韩孔雀却不可能在这里给他多做解释。

????韩孔雀转头对韩荣耀道:“我跟你们说过几次了,以后每个月三千块钱的市场管理费是必须要交的,你们自己看着办。”

????“三千块钱?我刚才问别人了,人家说有熟人的就不用交,你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,难道一个人都不认识?”韩荣耀道。

????“认识,但我认识他们,他们不认识我?我是他们的爹啊?还是他们的祖宗?人家陈青一家在这里做了七八年了,照样每个月交钱,你们凭什么不想交?就算他们认识我,又凭什么不要我们的钱?”韩孔雀没好气的道。

????“反正我们没钱,要不你给我们先垫上,等我们挣了钱,卖完了这些南瓜再还给你。”韩荣耀十分无耻的道。

????“你想的到美,如果卖完了南瓜,你们跑了我找谁去?我没钱,要是想在这里做买卖,就给我老实的交钱。”韩孔雀鄙视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兄弟。

????“你没钱?你没钱这桌子和马扎,是别人送的啊?这些东西得一千多块钱吧?如果我们挣不到钱,这些桌子就给你顶账了。”

????这些新置办的家伙什,可都是自家大哥付的帐,现在说没钱不是太晚了吗?

????韩荣耀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大哥,如果不给自己垫付那所谓的管理费,这些桌子的钱,自己也是不会认账的。

????韩孔雀笑呵呵的道:“这些桌子和锅碗瓢盆如果是我买的,你居然想用我买的东西给我抵账?不过很可惜,买这些东西的钱可不是我的,我用你卡里的钱买的。

????还有,那三千块钱的管理费,我也提出来了,所以你就放心在这里做生意吧!我刚才废话那么多,就是让你知道,你的成本可是不低,要是还像今天这么容易满足,很可能你们连管理费也挣不回来。”

????“什么?那钱是从我卡里取出来的?那怎么可能,你又不知道我的密码。”韩荣耀不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道。

????而韩荣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他也以为这里的东西,是韩孔雀付钱买的。

????韩孔雀冷笑着把韩荣耀的钱包拿出来,直接扔给他道:“密码我猜出来了,就你那也叫密码?你卡里可就只剩下三千块钱了。

????这魔都市的消费水平你也知道,如果不努力赚钱,你这三千块用不了一个月,而且还是节衣缩食的,尽量省着花才能支持一个月。

????现在你好像是没有退路了,如果你不想跟着爸爸狼狈的回老家,还是老老实实的想办法,把自己的生意做好,要不然,你们吃饭也会成问题,就不要说出去跟自己的同学朋友潇洒一下了。

????好了,我也懒得理你,该帮你的我已经全做了,以后看你们的了,中午我不在家吃饭,你们要吃饭,就自己买自己做,反正我不会管饭。”

????“你骗我?我的密码你根本不可能猜到。”韩荣耀不相信的道。

????韩孔雀不在理会韩荣耀,转头对胖刘道:“刘哥帮个忙,帮我抱着一只香炉。”

????“好来。”看到韩孔雀终于开始理睬自己了,胖刘高兴的抱起一只香炉。

????“不行,你给我说清楚,你怎么可以花我的钱,还有,这些桌子什么的,怎么可能值那么多钱?你是不是贪我的钱了?”韩荣耀道。

????韩孔雀开始鄙视他这个兄弟了:“桌子的价格刚才怎么不问?现在知道询问价格了?果然是不花自己的钱心不疼?桌子八十一张,这个爸爸也知道,你要嫌贵,也怨不着我。”

????当时可是韩孔雀跟韩建国两个人去买的,他买的这些东西的价格,韩建国都是知道的。

????说完,韩孔雀头也不回的就走了。

????韩孔雀和胖刘两个人,很快就消失在了韩荣耀父子两个的实现当中。

????韩建国和韩荣耀两个互相看了一眼,又低头算了一下,不说摆摊的成本,单是每天的管理费就要一百元,现在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白捡八十元钱的喜悦了。

????“爸,这怎么办?”韩荣耀直接傻眼了,刚才过来要喝南瓜粥的人虽然不少,但他们却没法留住那么多客人。

????因为他们不卖主食,只有一样南瓜粥,这有位子,还能吸引客人坐下喝碗南瓜粥,但没位子了,人家直接去别家了。

????这样一来,他们一早上,总共才买了四十来碗南瓜粥,毛收入才八十元钱,这还不够上交给那些混混管理费的。

????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韩荣耀还是打听清楚了,在这里摆摊卖小吃的,都会给在周围混的一伙人交保护费,好听的说法就是管理费。

????而那些人也不是白要钱,人家可以让城管在不上班的时间,不过来找他们的麻烦,而他们的生意,正好是在下班的高峰期做,所以这份钱没有人敢不给,如果那些人不收,才是麻烦。

????如果不给那份钱,人家也不会找你的麻烦,而找你麻烦的是城管。

????如果你不交钱,那些城管是绝对不会让你安下心来做生意的,那些城管可不是吃素的,如果让他们认识了你,每天不追你个鸡飞狗跳才怪。

????不说韩建国父子的无限纠结,韩孔雀此时已经带着胖刘回到了家,他一手拿着一只铜钵,一手拿着一只香炉。

????现在韩孔雀心里却充满了疑问,等回到家坐定,韩孔雀开始认真的分析桌子上的三件东西。

????这两只香炉他已经心中有数,先前虽然没仔细看,但不管是香炉的釉色,还是纹饰,都是很精美的。

????胖刘在古玩街上混迹了好几年,自然也有一些眼里:“这香炉上刻的是荷莲纹吧?刻花刀工很有力,莲蓬很生动,只看这刀工就知道是精心之作,不过它太新了吧?这样的青釉三足香炉,应该不会是老东西吧?”

????韩孔雀笑了起来,一般人都是这样想的,要不然哪里还轮得到他捡漏?

????韩孔雀也不废话,直接道:“虽然整个香炉看起来很新,但那是由于青釉厚重,而且里面全是气泡,这青釉厚了,看起来就很润,这就让整只香炉好像是笼罩在一层宝光之中,青莹莹的还闪烁着一些淡黄色的光芒,看起来煞是漂亮。

????所以,这两只香炉虽然看新,但这并不是就意味着是新东西,并不是所有古时候的东西都是旧的,就像这两只青釉三足香炉,它因为自带宝光,所以看起来很新,可这两只香炉最少也是金代烧制的。”

????“金代烧制的?你不会看错了吧?这么新的两间香炉,居然是金代的?这东西和你那本医略,都保存的太好了吧?”

????胖刘有点不信,他不是不信韩孔雀的眼力,而是不信他的人品,如果真像韩孔雀说的,那韩孔雀的运气也太逆天了。

????“那本医略保存的那么好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这对香炉保存的好是肯定的,只是它的那层青釉就足以经受时光的流逝,不过你说的很对,也许我真看错了,单从釉色上分析,这青釉三足香炉,应该是北宋中晚期耀州窑的精品,而不是金代的。”

????“北宋中晚期?那不是比金代还要早?”胖刘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????韩孔雀一边认真查看三足香炉的一些特点,一边分析道:“这两只香炉的胎色深灰,釉色绿中透着黄,胎质薄,施釉亦较薄。

????香炉反面挨近足部及底部,呈现漏施釉的状况,这些都足以说明,这两只青釉三足香炉属于北方耀州窑烧制。

????从这两件香炉的做工看,以其精美程度,这是可以媲美五大名窑的稀世珍品,这样的真品,金代时期的耀州窑应该是没法做出来了。”

????耀州窑瓷器的烧造最早始于晋,考古发掘证明,唐代耀州窑,已开始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大型瓷窑。

????到北宋时,耀州窑又得到了更大的发展,烧制出了相当精美的青釉瓷,达到耀州窑鼎盛时期,在有些方面,耀州窑甚至超过了宋代汝、官、哥、定、钧五大名窑的瓷器。

????究其原因,主要是因为它广汲各窑之长,并具有极为便利的水陆交通、充足的燃料以及优质的瓷土等优越条件。

????这两只青釉三足香炉,韩孔雀之所以认为是北宋中晚期的,就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。

????“北宋耀州窑的精品能够比拟五大名窑,这个我知道,但你怎么就确定这是北宋的精品呢?”胖刘还是疑惑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北宋末期,社会动荡不安,连年战乱,经济受到破坏,耀州窑与全国各地瓷窑一样,生产受到影响。

????到金代时,虽然耀州窑仍在进行瓷器的烧制,但产量及质量已开始走下坡路,除少数产品外,一般瓷器均烧制得较前粗劣。

????元代耀州窑已经衰落到极点,瓷质低下、产量锐减,在各瓷窑之中已不占有什么位置了。

????明代初期和中期,更是只具小规模生产,并于晚期最终停止了这一瓷种的烧造。

????从这些方面判断,能够生产出这么两只精美的青釉三足香炉的时期,也只有北宋中晚期那种鼎盛时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