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六十七章嘉靖粉彩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求三江票啊,差一点就第六位了,前五位就不想了,相差八十多票,但第六还是可以的。感谢那些一直支持本书的兄弟们,就是有了你们,才让我被打击的心灵平稳下来啊,真是不敢看评论了,全是一色那啥,我就奇怪了,你不愿意看关掉就是了,居然还有心情对我进行痛扁,无语当中。

????遇到了生意,胖刘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韩孔雀,胖刘很有自知之明,他没有那份眼力,所以只能来找韩孔雀了,要不然他运作一只赝品,那可就丢脸了。

????既然人家已经把东西拿出来了,韩孔雀忍不住看了一眼,只是一眼,他就被那只玉壶春瓶吸引住了。

????这只瓶子可够大的,足有六十公分高,通体蓝色,看起来十分漂亮。

????“小韩,你给好好看看,我说这只瓶子比我们家的那只小碗还要漂亮啊!”孟光涛道。

????韩孔雀拿起自己桌子上,刚才看书用的手套直接戴在了手上,小心的把这只瓶子拿了起来。

????这是一只狮子滚绣球玉壶春瓶,通体蓝色,上面画的狮子和绣球等图案是用红、黄、绿、蓝、紫勾勒出来的,各种颜色分明,看起来十分惹眼。

????“小韩,这只玉壶春瓶怎么样?”韩孔雀刚刚放下瓶子,孟光涛就忍不住追问道。

????韩孔雀想了一下,直接道:“我看不好,你们还是另找人鉴定一下吧!”

????“啊!”孟光涛惊叫出声。

????而胖刘则直接道:“怎么会这样?我看这瓶子很好啊!”

????“绝对不可能,我这只瓶子可是我大伯帮助我父亲买下的,我大伯在首都古玩行里是很有名的,他看上眼的,绝对不可能是赝品。”李勤显得很激动。

????韩孔雀早就知道会有这种反应,他也很无奈,但他又能怎么办?

????难道睁着眼睛说瞎话,说这只瓶子很对?

????就算他这样应付过去了,胖刘要是运作这只瓶子,那卖主可不会应付他们,人家那时可就直接打脸了。

????在古玩行里说看不准,其实就是说这东西我看不好,已经有百分之九十是说这是假货,是赝品。

????孟光涛和胖刘知道,那李勤看来也懂行,所以才会有这种反应。

????“孟叔,刘哥,我是真看不准,不是说你们拿来的这瓶子有问题,是我没本事看出什么,你们不如去找正规的鉴定机构鉴定一下,人家才是权威。”韩孔雀已经有点不耐烦,他可没有义务在这里哄孩子。

????此时孟光涛的心已经凉了,他本来还想着借着这次机会也拿个提成呢,没想到过来就被韩孔雀否了。

????别人不知道韩孔雀的本事,他可是很清楚的,既然韩孔雀说看不准,那这瓶子肯定就有问题。

????“我是学美术的,而且我也找的老师看过了,你们看这画工,绝对是明代大家之作,这绝对没有一点问题,再加上下面的款,这肯定是明代官窑瓷器。”李勤这时说道,他此时的脸上,已经闪过了轻蔑的痕迹。

????切,一个学没美术的什么时候也成鉴定师了?

????韩孔雀没说说什么,你跟一个外行人又能说什么?

????“小韩,你能不能仔细说说?”孟光涛道。

????看到韩孔雀没有丝毫要解释的样子,胖刘也道:“小韩,我们都行里人,有什么你就说什么,我的招牌刚立起来,可不能就这么砸了。”

????“对,你就好好说说,你说我这个瓶子就怎么不对了?”李勤有点咄咄逼人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看着还在仔细观看那玉壶春瓶的孟光涛道:“孟叔怎么看这只瓶子?”

????韩孔雀虽然心里的想法,但他一点也没有表现在脸上,在古玩行里混,不动声色这点是至为重要的。

????孟光涛把这只玉壶春瓶放在盒子里放倒,露出瓶子的底款,道:“你看,瓶底中心是一只白鹤,上面还有内府公用的字样,边上还有大明嘉靖年的款,从这些特征来看,这应该是明晚期嘉靖的官窑。”

????这些韩孔雀当然也看到了,而且还看的十分仔细,那白鹤款到是中规中矩,这绝对是官窑的明显特征,但是大明嘉靖年是明晚期,而内府公用中的内府,却是在元朝和明初才会用到的,到了明朝晚期的嘉靖年却几乎不可见了。

????当然,几乎不可见,并不一定完全不用,但这只玉壶春瓶用的彩料也不对,这可就没法说了。

????看到韩孔雀沉默不言,胖刘道:“小韩,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?有什么你就说什么,我们这是做生意。”

????“专家,你就说说吧,你这故作高深的样子,让我们憋屈的很。”李勤讽刺道。

????“孟叔,内府公用中的内府,你们都知道吧?这个一般可是出现在元代和明早期的。”韩孔雀开口道。

????孟光涛和胖刘还没有说话,李勤脸上的讽刺更浓了,他抢着道:“这个谁不知道?我早就上网查过资料了,资料中只是说在明代晚期几乎不见了,而不是完全不见了,我这只玉壶春瓶的款式都对,加上几乎不见的这底款,只能说它更珍惜,当然,价值也会更高。”

????“对啊,小韩,虽然小李说的有点不太中听,但他说的也对,这底款出来内府公用四字有点争议之外,其他像那只白鹤和大明嘉靖都是中规中矩的,没有一点问题的。”孟光涛怎么也在古玩行里混了十几年了,这点眼力还是有的。

????受到那李勤挤兑,韩孔雀也有点生气,他也不再客气,反正是他们上门求着自己坚定的,所以他道:“按规矩,先付清鉴定费我们再说。”

????“我还就不信了,这是三千块,如果你不能说个清楚,我们可不算完,我这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。”李勤的火气不小,直接掏出三千块仍在了桌子上。

????韩孔雀表情没有一丝变化,他拿起钱来点了点,直接道:“在古玩行里,不管是什么东西,就算他百分之九十九都对,但只要有一点不对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????“这底款可不是不对,只能是说有争议,你还是找点其他理由吧。”李勤毫不客气的打断韩孔雀的话。

????韩孔雀也不以为许,反正钱自己已经收了,他接着道:“既然有争议那就不好出手,这就不要说高价卖出了,有争议的东西,能够有人收就不错了,不你们不用着急,让我慢慢说,这东西我说不对,最重要的是这彩料不对,如果不信,你们可以去找其他鉴定师再鉴定......”

????韩孔雀还没有说完,就被李勤再次打断:“你看我这玉壶春瓶的颜色,相比其他明代瓷器更加亮丽多彩,这种彩料有什么问题?你不会不懂装懂吧?”

????此时就连孟光涛和胖刘都有点疑惑了,这只瓶子的彩料确实亮丽,而绘画技巧也极其精湛,韩孔雀怎么会说彩料有问题?

????“问题就出在这亮丽多彩上,因为这是粉彩而不是五彩,知道粉彩和五彩的区别吧?粉彩是软彩,五彩是硬彩,粉彩脱胎于五彩,又高于五彩,其绘画手法相对五彩要细腻,颜色也更加亮丽多彩。”韩孔雀接着解释道。

????“那又怎么样?你也说了粉彩比五彩还要好,这只能说明我的瓶子更有价值?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”李勤此时已经有点心花怒放了,这还专家呢,还不如自己这个半道出家的。

????李勤只顾着自己偷着乐了,却没有看到孟光涛已经变了脸色,而胖刘却还是不明所以,他是真的一点瓷器的知识都不知道。

????此时孟光涛叹息了一声道:“粉彩也叫“软彩”,之所以将其称为“软彩”,为的是与硬彩或称之为古彩的“五彩”相区别。

????粉彩与五彩、斗彩瓷一样,属于彩色瓷中的釉上彩瓷,但又与五彩、斗彩有所区别,粉彩和五彩的区别,就是粉彩更加亮丽多彩,说的明白点,就是比五彩要漂亮,这虽然很好,但是粉彩是出现在康熙晚期,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明代晚期的。”

????“啊?”李勤张大了嘴,说不出话来。

????“这只瓶子器形硕大,看着很是漂亮,这是因为瓶子上面的蓝色不是纯蓝,而是用的洒蓝釉,这么漂亮的洒蓝釉,在明代是根本没有的,只有到了康熙晚期之时才出现这么高超的工艺。

????再加上材料色彩明亮,让这只瓶子更显华贵,但这只能是因为材料是粉彩,粉彩出现在康熙晚期,明代也是没有的,所以,这只瓶子虽然很漂亮,但嘉靖是不可能出粉彩的,因此这只是一只近现代的仿品。”

????没有了李勤的打断,韩孔雀一口气把自己的观点全都说了出来。

????“你确定是洒蓝釉?你刚才可是说了,明朝也有洒蓝釉,怎么就不可能是明朝的?明朝能研究出洒蓝釉,你又怎么不知道他们研究不出粉彩?”李勤死鸭子嘴硬的道。

????韩孔雀浅笑了一下道:“你说的也有点道理,不过洒蓝釉是明宣德年间创烧的一种独特的蓝釉,与霁蓝釉钴的含量均在百分之二左右,但施釉是以竹管蘸蓝釉汁水,吹于烧成的釉面器物之上。

????洒蓝的喷釉工艺,在浅蓝釉中呈现出深色点子,如水滴洒落,故称洒蓝;又因像鱼子排列状,故称鱼子蓝;又如飞舞的雪花,故称雪花蓝。

????洒蓝工艺自宣德后一度中止,直到清康熙年间才将其恢复,宣德到嘉靖洒蓝釉废止都有八九十年,你说可能是嘉靖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