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六百六十七章暗算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陈嘉义皱着眉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昨天晚上回家之后,就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,今天起来感觉更加严重了,你们夫妇现在可是神医,赶紧给我看看,这种对身体无力操纵的感觉,实在是糟透了。”

????“进来,我给你仔细看看,你确实有点不正常。”陈嘉义走下车,他的身后跟上来了一位老者。

????“这是卞老,我爷爷的私人顾问,他老人家不放心我,就跟着我出来了。”陈嘉义苦笑道。

????韩孔雀跟卞老对视了一眼,韩孔雀稍微点头,才带着他们走进了医院,他们直接来到了柳絮的办公室。

????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柳絮诧异的看着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陈哥来了,你打电话把张老叫上来,陈哥的身体有点不对,你给他做个全面检查。”

????陈嘉义道:“仪器就不要用力,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我被折腾了一整晚了,并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。”

????柳絮看了一眼陈嘉义,立即皱起了眉头,面色乌青,特别还是在太阳穴附近,这样的面色在中医看来可是不妙。

????很快,圣手张就走进了柳絮的办公室,韩孔雀把事情稍微一说,圣手张就看向陈嘉义。

????“不要动,我给你扎两针。”圣手张也不废话,直接在陈嘉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在他脑袋上扎了两针。

????“感觉怎么样?大脑有没有清醒点?”圣手张道。

????陈嘉义晃动了一下脑袋道:“比刚才好了点,但还是感觉昏昏沉沉的。”

????圣手张再次那处几根银针,小心的扎在了陈嘉义的脑袋上:“有了清醒的感觉,就给我说一声。”

????“恩。”陈嘉义点头答应。

????圣手张一根一根的银针扎下,直到第十根,陈嘉义还是没有什么反应。

????这个时候圣手张停了下来,叹息了一声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这时一直跟着陈嘉义的卞老,开口道。

????圣手张道:“我能够确定,有什么东西正在影响他的大脑。但我不知道原因,也没法遏制这种情况,如果要下针,我还能下三针,不过,这三针对正常人来说,是有一定损害的。”

????“如果下针之后。会有什么情况出现?如果不下针,他这种情况,最后会怎么样?”卞老再次开口道。

????圣手张道:“看你也应该是懂行的,我就直说,他的灵魂受到了攻击,这种攻击应该是来自药物。但我有没有办法察觉这种药物的致病机理。

????所以如果让我下针,我的鬼门十三针,会直接刺激起他的灵魂之力,如果起作用,自然是精神振奋,但谁也不知道这种药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。

????所以,最后的结果。还是会继续恶化,如果我下了针,怎么要要消耗他的一些灵魂之力,所以如果药物继续起作用,他陷入昏迷状态的时间,可能要缩短。”

????“你的意思是说,小义他是中毒了?如果不能解毒,他会陷入昏迷状态?”卞老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????虽然他们猜到了这种结果。但他们却在陈嘉义的体内,检测不到任何药物的痕迹。

????而现在,却被这个扎了十针的圣手张确定下来,对圣手张的判断,卞老也不敢不信。

????“你确定是中毒?”韩孔雀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。

????昨天晚上还好好的,而他们分开之后,陈嘉义却出了状况。这显然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陈嘉义就被人暗算了,而暗算他的人会是谁?

????昨天晚上的一幕幕,重新在韩孔雀的脑海之中重现。

????看着韩孔雀闭上了眼睛。房间里瞬间陷入了沉默。

????陈嘉义、卞老都十分期待的看着韩孔雀,陈嘉义现在这种情况,他们只能寄希望于韩孔雀了。

????虽然卞老和陈家的其他人,都不知道陈嘉义为什么对韩孔雀那么有信心,但他们相信陈嘉义的判断。

????韩孔雀想着跟陈嘉义相处的一天,如果说陈嘉义在跟他碰面之前就中毒了,那有点说不过去,因为从现在毒发的情况来开,这种没有痕迹的剧毒,发作的极其快速。

????这样说来,事情就容易推测了,在别墅之中野炊时,陈嘉义是肯定没问题的,就算发现了那只大老鼠,跟着他进入酒窖,也应该没有意外发生,如果那时陈嘉义中了毒,那他韩孔雀,也不可能幸免。

????这样一来,就比较容易推断了,陈嘉义只能是在离开酒窖之后发生了问题。

????当然,这里面还牵扯到了玛丽和大老鼠,它们两个都有进行灵魂攻击的手段,特别是大老鼠的尖叫,自然带着灵魂攻击。

????可那样的攻击,并不能造成陈嘉义现在的情况,所以韩孔雀直接排除了玛丽和大老鼠的嫌疑。

????这样一来,就只有一个人最可以了,就是那个一直在挑衅陈嘉义的付明亮了。

????付明亮为什么要对付陈嘉义?

????这一点韩孔雀早有论断,付家跟法国人勾结在了一起。

????他们认为那根紫色水晶柱,很可能落在了陈家手里,所以才会挑衅陈嘉义。

????但这样的挑衅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,只不过是增加陈家的警觉和憎恨罢了。

????那么付明亮挑衅陈嘉义就是毫无目的,并且是奇蠢无比的行为,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傻子吗?

????所以,之所以挑衅陈嘉义,只不过是找个理由接触一下他罢了。

????而当时韩孔雀也是揍了付明亮的,但现在他却没事,而接触过付明亮的陈嘉义却中了毒。

????这就只能说明,他们的目标确实是陈嘉义。

????想到这里,韩孔雀的眼中寒芒一闪,睁开了眼睛。

????“有头绪了?”卞老看着又变得昏昏沉沉的陈嘉义,眼中闪过一丝心痛。

????“不要担心,我不会让陈哥出问题的。”韩孔雀说完直接拿出电话。

????“程军,付家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韩孔雀拨通了程军的电话。

????程军听出了韩孔雀带着的一丝愤怒,道:“怎么了?付长生已经被扣押,如果没有意外,他的后半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,对这样一个人,没必要再追求了吧?毕竟他跟李胜利还有一层关系。”

????“现在先不管他,付明亮呢?那个小子有没有案底?抓捕他,你要注意,一定不能让他离开国内,当然,如果现在已经不在国内了,你也一定要给我把他用最快的速度抓回来。”韩孔雀沉声道。

????程军有点犹豫:“这样太过分了吧?就算付长生有罪,也罪不及妻儿,这样做可是有点犯忌。”

????“这个小子不知道用了受什么手段,害了陈哥,现在陈哥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,而且你要特别注意,他可能跟法国的一个邪教勾结上了,手段有点诡异。

????所以,抓他的时候,最好不要接触他,如果真抓到了他,要小心搜查一下他的全身,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程军沉默了一会道:“他们付家这是要作死啊!”

????“知道就好,陈哥的情况不妙,我先挂了。”说完韩孔雀挂上了电话。

????“付明亮那个小崽子动的手?”卞老的脸色已经愤怒的满脸通红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,就只有付明亮有机会,事情也许是出在我身上,那家法国的邪教,应该是找错人了,所以把目标定在了陈哥身上。”

????“找错人了?”卞老道。

????韩孔雀苦笑道:“他们想要寻找一根紫色的巨型天然水晶柱,这根水晶柱原来是摆放在沪南地宫里的,就是那样。”

????韩孔雀没有多少,但卞老已经明白,陈家巧取豪夺,从韩孔雀手里谋取了沪南那家医院,所以那些人怀疑,紫色水晶柱落入了陈家手里,所以陈嘉义才会遭遇这种灾难。

????但这能怪韩孔雀吗?当时如果陈家不参与沪南医院的争夺,那家医院始终在韩孔雀手里,也许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????所以说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种下了什么因,就会结什么样的果。

????“现在怎么办?”看着陷入昏迷的陈嘉义,卞老也没有心思想是谁的错了,反正现在想那个已经于事无补。

????韩孔雀皱着眉道:“大脑是人体最精密组织,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影响了陈哥的大脑,所以也不敢做什么。”

????“难道就这样看着?”卞老道。

????韩孔雀的大脑也在运转,现在不能有针对性的做什么,但并不是说就只能这么干看着。

????“张老,你们手里的那枚肉灵芝没有使用吧?灵芝能够解毒,就先给陈哥用上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圣手张道:“那样的宝物,自然是留着没有轻易乱动,不过,肉灵芝虽然具有解毒的功效,但对这种能够影响人类灵魂的剧毒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作用。”

????“拿来处理一下,先给陈哥用上,我手里有一处灵芝田,等有空带你们去看看,所以不要担心没有灵芝使用。”

????韩孔雀挥了挥手,阻止了圣手张的话。

????他当然知道这么做是浪费,但现在对陈嘉义有一丝帮助的东西,韩孔雀都不能舍不得使用。

????圣手张不再多说,他直接转身出去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