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六百五十七章偶然的必然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们顺着弯弯曲曲的地道向前行进,像牧羊人帕里斯一样,他们也终于走进了一座神秘的地下墓穴,里面堆满着金币,首饰以及其它贵重物品,仿佛法国古代的财富全集中在此。

????索尼埃神甫虽然有点飘飘然,但他并没有忘记存在着的危险: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也知道这笔财富?也许藏宝人的后裔也知道这笔财富?

????索尼埃神甫于是悄悄刮掉公墓中伯爵夫人墓石上的铭文,他精心地消除了所有能使他人,发现地下墓室的蛛丝马迹,并且把那卷神秘的羊皮纸,也一并藏进了只有他和玛丽知情的地下墓室。

????神甫和玛丽从地下室中弄出了不少金币和首饰,这一切都干得天衣无障,无人知晓,之后,他们俩封闭了墓穴。

????神甫和玛丽还拟定了一个掩人耳目的方案,由索尼埃神甫先去西班牙、比利时、瑞士、德国,把金币兑换成现钞,随后用玛丽.德纳多的名义通过邮局寄坯库伊萨镇。

????不久,到1893年时,索尼埃神甫已经成了腰缠数十万贯的大富翁了,他重新翻修了整个教堂,将教堂装饰得富丽堂皇,显得十分肃穆。

????他翻建了住宅,在带喷泉和假山的花园里盖上了凉亭,他置田买房,还为公墓筑起了围墙。

????这一切都是以玛丽.德纳多的名义进行的,索尼埃神甫娶玛丽为妻,迷人的玛丽一下子成了真正的城堡第一夫人。

????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化,必然会引起各界的关注,暴富的结果带来一系列麻烦,先是镇长、后是主教、大主教、教皇都过问过此事。

????雷恩堡镇镇长专门找过神甫,询问过他的经费来源,还指责过他贪污,浪费公款,糟踏了公墓。

????花言巧语的索尼埃神甫对镇长宣称。他继承了在美洲的一位叔父的遗产,并给了镇长5000金币(1914年相当于500万法郎),镇长再也没有过问此事。

????负责管辖雷恩堡镇教堂的卡尔卡松市大主教,拉尔阁下对自己管辖下的神甫索尼埃的所作所为也深感不安。

????他派人进行调查。但索尼埃神甫的金币、美酒和佳肴使这次调查不了了之。

????连比拉尔大主教也收到了一笔金币,从此他也沉默不言了,一切都很顺利。

????1897年,索尼埃神甫开始兴建贝达尼亚别墅。这座带围墙和塔楼的别墅的费用相当于100万金币,为了四季能观赏鲜花,神甫还盖了一座暖房,还有供他洗澡用的豪华浴室。

????比拉尔大主教的继承人德.博塞儒尔主教阁下新上任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再次要求索尼埃神甫,对他的一切行为。作出必要的解释,但索尼埃没有理会这一切,继续干他自己的事。

????后来,教皇闻及了此事,要求罗马法庭过问一下,索尼埃神甫被传到了罗马出庭,最后。教庭宣布停止索尼埃的神甫职位。

????但是,索尼埃并不在意。他继续在自己别墅里的小教堂做弥撤,祈祷,有意思的是,几乎所有教区教民也都来他家中做祈祷,弥撒,结果使得新上任的神甫非常尴尬,不得不发誓再也不去雷恩堡了。

????索尼埃还热心于公益事业。作为一名神甫,他很关心雷恩堡的发展,他拟定了一个美化雷恩堡的新方案。

????他要修筑一条通往库伊萨的公路,在雷恩堡兴建引水工程,水利设施,以及再盖一座塔楼供居民使用,购买一辆汽车来运送镇民等。

????他的预算开支达8oo万金币。这在1914年相当于80亿法郎,由此可见,雷恩堡的这笔财宝数额有多大。

????1917年1月5日,索尼埃刚在几笔订货单上签完字后就病倒了。肝硬化在索尼埃还没有来得及实施自己新方案时,便夺走了他的生命。

????痛不欲生的玛丽,把神甫的遗体盖上一层带红色绒球的遮布,摆放在阳台上,全雷恩堡的居民都自动来为神甫做了祈祷,每个人都从神甫遗体的遮布上拿走了一只红绒球,就像是从圣徒那里拿走一件圣物一样。

????玛丽不久也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,再也不接见任何来客,看来她也再没有去过神秘的藏宝古墓。

????这笔财宝的秘密就只有玛丽一个人知晓了。

????后来,出现了一个名叫科比的人,秘密藏宝再度出现被发现的希望,但科比先生的运气太差,事情是这样的。

????1946-1953年,诺尔.科比先生在玛丽晚年时认识了玛丽。

????当时,科比夫妇寄宿在玛丽家中,整天陪玛丽玩乐,这赢得了玛丽的信任和友情。

????玛丽看到科比十分可靠,遂决定将宝藏的隐匿地告诉科比。

????一天,一向守口如瓶的玛丽对科比说:“您无需担忧,科比先生,您将会得到你花不完的钱!”

????“您从哪儿去搞钱呢?”科比问道。

????“这个嘛!你放心,我临终前会把一切都告诉您的。”

????1953年1月18日,玛丽突然病倒后再也不省人事,带着她心中的藏宝,秘密离开了尘世。

????“这么说来,这批宝藏应该很好找,但那些人就是始终找不到是吧?”韩孔雀若有所思的看着大老鼠道。

????大老鼠继续写字:“玛丽就知道这些情况,这是她一生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,当时墓碑上的铭文已经被破坏,记载宝藏的羊皮纸也已经被放在了墓地之中,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城堡,而被保护起来的那片墓地,显然就是城堡所在地,所以现在谁也不知道城堡是那一座坟墓,就连玛丽也不知道了。”

????“这不是找不到宝藏的理由,只要有大体的位置,就算挖地三尺,那座所谓的城堡坟墓,也应该是可以被找出来的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大老鼠不以为然:“事实就是没有人找到,而且唯一的线索就是,早已空空旷旷的被称之为‘城堡’的墓地底下,发现了一条地道。

????我想城堡不会随意称之,这就比较麻烦了,而且里面还有了一个形容词,空空旷旷,这就更麻烦了,这说明这座城堡不算小。

????再说,任何宝藏,都不可能那么简单让人找到,只能是偶然,那个牧羊人是偶然,玛丽也是偶然,但这种偶然之中,却是有个必然。

????所以,这个几率和运气是最重要的,我想,如果没有我老人家帮忙,隐藏在地下的城堡,是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发现的。”

????韩孔雀点头赞同,宝藏如果那么容易被人找到,藏宝的主人也不会把宝藏,藏在那里了。

????虽然玛丽的话,能够锁定宝藏的大体范围,但这样的范围也肯定是不小的,如果当地的地形再复杂点,那就更加难以寻找了。

????其实不用想,当地的地形肯定是复杂的,要不然,也不会出现地下城堡,也不会有弯弯曲曲的地下通道,这一切都表明,要想进入藏宝室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????就算玛丽他们,也是幸运的意外进入的,当然那个牧羊人更加幸运。

????韩孔雀把大老鼠写的字,再次看了一下,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,就小心点收了起来。

????“走吧!希望你的表现能够让我的家人满意,要不然,你这只没有用的老鼠,可是不会享受多么美妙的待遇的。”韩孔雀抓起大老鼠,就想没收它手里的纸和笔,这个东西可不能让人发现。

????大老鼠吱吱叫着,在纸上快速写道:“那座酒窖是我的。”

????“你的?你确定?要知道杀人夺宝的事情可是多了?你一只老鼠能够保护住一座,那么有用的酒窖?”韩孔雀斜睨着大老鼠道。

????大老鼠着急的写到:“我发现的,还有那里面的水果,都是我运进去的。”

????大老鼠每天都是要求酒池子里喝酒的,对这个福利,它可不想放弃,因为它知道,它一只老鼠,之所以能够活的这么滋润,完全是因为酒池之中药酒的原因,相比那些不能吃,不能喝的宝藏,药酒对大老鼠更加重要。

????“你好好的表现,如果表现的好,我不介意分给你一些药酒,如果表现不好,不要说药酒,把你杀了吃肉。”韩孔雀住着它,把纸笔收起来,走出了房间,现在已经超过十二点了,柳絮她们应该睡下了。

????大老鼠吱吱叫着,被韩孔雀带回东面的院子,只是刚刚进入院子,大老鼠就不叫唤了。

????它耸动着鼻子,直接看向了院墙下面的水槽,水槽里的锦鲤在自由自在的游动,而大老鼠显然察觉到了水槽中的水的特别。

????“吱吱。”大老鼠看到韩孔雀毫不停留的进房间,它着急了,两只小爪子,直接指向了水槽。

????韩孔雀不管它,直接把它令进了房间,他到了厨房里,拿出一只高脚杯,扔进大老鼠的怀里,顺便给它倒了一杯活性水。

????“以后表现的好,就有这种水喝,如果表现不好,就用这种水把你炖了。”韩孔雀把大老鼠扔下,就不再管。

????“不要到处乱跑,这周围可是有不少野猫。”韩孔雀还是很稀罕这只大老鼠的,他明天还打算给柳絮和笑笑一个惊喜,所以并不想让这只大老鼠自己开溜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