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五十章书摊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今天还是三更,看在疯神这么努力的份上,兄弟们的推荐都砸过来吧,求收藏。

????孟光涛知道他要的价格太高,所有店家都不受,这让他的脸苦的都比苦瓜还要苦。

????他第一次报价五千万,遭到了打击,他以为自己的报价太高,没有给店家留出利润,所以第二家他报价四千五百万,可人家还是没有收他的小碗。

????第三家他干脆报价三千万,可人家还是没有收购的意愿,到了第四家,他直接问人家能够出个什么价,那掌眼师傅直接出价三十万,他一听,也没有废话,直接抱着小碗出来了。

????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没有了把小碗送进银行保险柜的想法了,就这样,第二天他们不管雨下的大不大,一直在古玩街上转悠,等把古玩街上所有店家逛了个差不多,他才不得不死心。

????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知道了,他先前的担心是完全正确的。

????他之所以不愿意进拍卖行,不是怕麻烦,也不是怕叫高昂的鉴定费和提成,而是害怕被人黑了。

????就像现在,他说自己的小碗是康熙珐琅彩,可别人却并不那么看,以孟光涛的人生阅历,自然知道那些掌眼大师傅是怎么想的。

????宁买假似真,不买真似假,他们是不管真假,都按照假的买,这样才不会出错,如果按照赝品买那只小碗,人家最多花个几万块就能买下,最多也就三五十万,买下来之后,不管真假,都不会赔本。

????如果当做真的买下,那动用的钱款可就是大数了,要是万一出现差错,他们就有可能伤筋动骨。

????所以,当孟光涛咬定那是康熙官窑的珐琅彩小碗之后,那些掌眼大师傅都是不想买下的,买下来也没有多少利润,而万一不是真品,那可就赔大发了。

????虽然那些掌眼大师傅,都看出孟光涛的那只小碗不太可能是赝品,但也不是说没有一点疑点的,那就是那只小碗看着太新,也就是说的有贼光。

????这在古董上出现贼光可不是什么好事,虽然都知道,珐琅彩不容易出现旧气,有贼光是正常的,但这一点可是众说纷纭,并没有得到古玩行的众多泰斗的公认。

????只是这一点,就有可能让这只官窑小碗,戴上真似假的头衔,不买真似假可是铁律。

????再说那些掌眼大师傅,并没有太长的时间做鉴定,所以面对一只上千万的珐琅彩小碗,他们只能是出个保守价格。

????这些孟光涛想的很明白,所以今天回来,他也就死了心,不在打算出去寻找买主,这最主要的还是他没有人脉关系。

????就算是送到拍卖行也是一样,没有人脉关系,不能让这只小碗成为公认的康熙官窑,就算送拍,也有可能卖不上高价。

????不说其他,只是昨天韩孔雀说的几次拍卖,2005年10月香港苏富比拍卖的御制珐琅彩“古月轩”题诗花石锦鸡图双耳瓶,说是乾隆皇帝特别烧制的赏玩器,在香港拍卖时以1.15亿港元成交。

????其实,这件瓷瓶伦敦佳士德曾在1975年拍卖过,当时的成交价1.6万英镑,30年的时间,价格翻了515倍。

????这种价格涨幅是绝对是不太正常的,只能说在七五年,这件宝贝被严重低估了,当然这有三十年间物价和古玩升温的效果,但再怎么增值,也不可能增值的这么离谱,这里面还有一个被承认的因素。

????现在孟光涛就是害怕自己的这只小碗得不到承认,不能得到古玩行那些资深鉴定师的承认,就不太可能拍出高价,这才是他不太愿意送拍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????这些因素韩孔雀都不知道,当时他听孟光涛让他寻找买家,还以为是为了多准备条路。

????他虽然告诉了胖刘,但并没有认真对待,就是因为他想那么好的东西,孟光涛很快就能找的买主,所以他就算帮着找到了买主,也很可能是做无用功,现在韩孔雀却是有点不这么想了。

????想着再次提醒一下胖刘,让他认真的寻找一下买家,韩孔雀在走向胖刘的摊位,走到那边,发现胖刘根本没有出摊。

????就在这时,他的电话响了,韩孔雀一看,却是胖刘的:“刘哥,你今天怎么没有出摊?”

????“咦?我不是告诉过你吗?以后我不出摊了,我做中介,还是做这个有前途,我说小韩,你给我发的那只小碗的图片是真的吧?

????我可是当真了,今天我联系了几个买家,人家现在正找人看那几张照片,如果没问题,可就要报价了,你要是忽悠我,我可不能饶了你。”胖刘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。

????韩孔雀听到了哭笑不得,刚才孟光涛可还拜托他寻找买家,而这帮忙的现在也求着他,看来这中介还真是个好活。

????“那小碗一点问题也没有,不过,你以后真的不出摊了?就指着做中间商吃饭了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胖刘道:“出摊能够挣几个钱?我又没有本事捡漏?现在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,像你这样有本事捡漏的,你就给我去寻宝,我这种没本事的,就要发挥我的特长,帮助你们做好后勤就好了。

????现在这年头,酒香也怕巷子深,你找到了宝贝,我再给你高价运作出去,这样我们哥们两个都能活的滋润,难道这样不好?”

????通过孟光涛这次有宝贝也卖不出去的事件,韩孔雀还真是有了点想法,而像孟光涛这样,空有宝贝再手,而由于各种原因而得不到认可的又有多少?

????最起码原来韩孔雀,就听说过有人因为捐赠古董给博物馆,而博物馆不要,从而一气之下把古董摔了,等摔了之后,才发现,原来那真是真品。

????而且这样的事情,韩孔雀还不是听说过一次,除了这种,还有一些黑心鉴定师,睁着眼睛说瞎话,把一些珍贵的古董,贬的一文不值,从而好赚黑心钱。

????如果胖刘要真做这个,也许还真是条出路,现在像胖刘这样真正想做专业古玩中介的,他还真没听说过,也许这一行很有前途。

????“好吧,你愿意就好,你放心,那小碗还在他主人的手上,如果你找到了买家,价格合适,随时可以看货。

????不过你要先说清楚,虽然挑剔的才是真正的买家,但我们看货付钱,买家只能看货,不能说话,看过了,愿意买就成交,不愿意一拍两散,我们中间人不参与,省得以后麻烦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胖刘在那边笑着道:“没想到你小韩想的还挺细,这个我明白,古玩行逢高踩低的事情多了,那些有钱人,肯定会带着专家过去仔细鉴定。

????我会提前跟他们说一下规矩,看可以,有意见保留,这个以后就是我们的规矩,买卖不成仁义在,不愿意转头走就是了,任何疑问,我们都没有义务给它们做解释,你看这样可以吧?”

????任何一件古董,如果认真挑刺,都是有可能挑出毛病的,如果买主让他们的鉴定师挑刺,卖主就有可能心生疑惑,从而被压低价格,现在韩孔雀是想事先杜绝这种可能。

????“你仔细想想,尽量的减少麻烦,这种大额交易,一个不小心就会留下后患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胖刘道:“你放心,如果联系准了买家,我们会签订正规的转让合同,要不然我才不给买卖双方搭线,要是他们谈妥了生意,又把我们撇开了,那我们多亏啊?”

????韩孔雀一想也对,要是真这样,他们还真没法拿双方怎么样:“既然签订正规合同,那连税收也交了,我们不差那点钱。”

????“嘿嘿,我早就想到了,我会注册一家公司,以公司的名义签订合同,交的税少点。”胖刘笑着道。

????韩孔雀还真没有想的这么细,看胖刘想的这么充足,看来他是真认真了,这样他也放心了。

????“这个你看着办,反正我们来钱容易,可不能把自己套进去了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一听这话,胖刘高兴了:“如果这比买卖做成了,来钱还真是挺容易,你只要稳住买家,其他事情看我的就好了。”

????挂了电话,韩孔雀很高兴,孟光涛没有找到买家,如果胖刘做成了,可就是几百万的提成,本来他还准备卖血玉观音呢!现在看来不用了,不急着卖,自然要好好的打听一下学玉观音的价格。

????想到这里,韩孔雀反应过来,他不知道没关系,胖刘肯定知道啊!

????刚才怎么就忘了询问一下他,想到这里,韩孔雀想给他打电话问问,不过一想,反正现在又不急,还是等老孟的那只小碗处理完了再说。

????打完了电话,韩孔雀才看到他走进了旧书市场,原来这里他也经常来,他的那本无名古籍就是从这里淘到的。

????今天一早晨也没看到一件能够让他捡漏的好东西,既然来了这里,不如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古本。

????韩孔雀随意在一个书摊边蹲下,随意一看,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,大部分是些破旧的小说,甚至还有不少过期的杂质,想青年文摘什么的都有。

????韩孔雀随手拿起一本,却是一本教授气功的书记,这种版本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,气功盛行时的产物,那时各方气功大师如过江之鲫,附带着各种版本的气功书籍也大量刊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