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四百二十八章沉船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是一只金蚕蛊,当时我得到了三只蛊虫,一只就是我的银线虫,另外两只就是金蚕蛊,其中一只被我孙女用了,还剩下这一只没用,就一直放在这只小玉瓶中。”那加十分老实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玩弄这小瓶子,道:“金蚕蛊啊!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,很有诱惑力,不过它应该也有自己的限制吧?要不然它也不可能留到现在。”

????那加无语,他摸不清韩孔雀是什么意思,所以干脆不说话,少说少错。

????“告诉我,你们是怎么控制蛊虫的。”韩孔雀突然转变话题道。

????那加道:“没有什么难度,只是利用条件反射,在蛊虫刚刚出生的时候,就用一些简单的办法,让它做出各种反应,像是用一种奇特的香味,来让蛊虫形成条件反射,只要闻到这种香味,就是用餐时间到了,如果闻到另外一种香味,就是召唤它回来,只要训练得法,让蛊虫形成本能反应,就能完美控制它了。”

????韩孔雀想到农村人家在山中养鸡,因为山上草木茂盛,所以晚上让鸡入栏就不叫困难,这时,聪明的人家,就会在每次鸡吃食时,用木棍敲响食盆,等鸡形成了条件反射,只要一听到食盆的响声,漫山遍野的鸡,就会蜂拥回家。

????“声音也可以控制蛊虫吧?”韩孔雀再次问道。

????那加的脸色变了变,他最终还是苦笑道:“可以。”

????“说的多错的多,香味可以控制蛊虫,所以你没有把你用的香拿出来,声音能够控制蛊虫,能够发声的东西你也没有拿出来。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东西藏在身上,看来,还是要洗一洗身,才能让我放心。”韩孔雀看着那加,不怀好意的笑着。

????那加再次苦笑。他可不想像张广明那样,被脱了个精光,关到这种房子里。

????那加无奈的从袖口之中掏出两样东西,放在了韩孔雀面前的桌子上。

????韩孔雀看了看,一个是一组很精致的小鼓,小鼓只有两三厘米大。有三个,三个小鼓被一根很粗的铜线固定在一起,拿着十分方便。

????“指鼓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“对。”那加道。

????这样的小鼓是攥在掌心里,用三根手指敲击,韩孔雀实验了一下,拿着没有一点不舒服。不过敲击了几下,却并不能发出声音,想来音贝比较低,人类听不到,而蛊虫肯定是能够听到的。

????韩孔雀有拿起另外的一个小瓶子,居然是塑料的,摸起来软软的。韩孔雀正想捏一下,就被那加阻止了:“只要稍微捏一下,香味就会喷出,我体内的蛊虫就会做出反应。”

????韩孔雀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塑料瓶的用法,就跟滴眼药水一样,一捏,香气就出来了,这样控制蛊虫反而更加方便。

????“不会只有这么一瓶吧?”韩孔雀在次看向那加的衣袖。

????那加无奈,再次摸出两个塑料瓶:“这次真没有了。”

????“祭练蛊虫的方法不能说出来?”韩孔雀笑呵呵的看着那加。问出了最重要的。

????那加的脸色变了一变道:“我们这一行的传承很严格,一般都是密不外传的,我拜师是一次意外,不过我发过誓,不能随便乱传。”

????“传给后代子女或者徒弟行。但外人不能随意乱传,是这个意思吧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“对,只要拜师,就可以传承。”那加看着韩孔雀,他到是想让韩孔雀拜自己为师,可韩孔雀愿意吗?

????韩孔雀摇了摇头道:“那还是算了,你给了我很多东西,我们的恩怨也算了了,等船靠岸,我就会放了你。”

????看到韩孔雀想要离开,那加急忙道:“不知道张广明你怎么处理?”

????韩孔雀看向他,道:“你还想要他家的神药?”

????“对,我孙女正等着我拿药回家救命。”那加道。

????韩孔雀摇了摇头道:“张广明已经被我扔进海里喂鱼了,所以你就不用想从他身上得到神药了,我看还是另外想办法吧!”

????看韩孔雀那坚决的样子,就算明知道韩孔雀是在说谎,那加也没办法,最后他一咬牙道:“如果你能够帮助我拿到那种神药,我可以把我自己的一些养蛊心得写给你。”

????韩孔雀再次摇了摇头道:“我跟张家有仇,也许有了我帮忙,你更拿不到那种神药,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吧!”

????虽然对养蛊的方法步骤很好奇,但韩孔雀也只是好奇而已,他可没有自己亲自练一下的想法。

????看到韩孔雀不为所动,那加着急起来,这可是他最后的机会了,眼看韩孔雀就要走出房门,那加再次道:“我用一座宝藏的坐标换取你的帮助,我知道你十分热衷于寻宝。”

????韩孔雀身形一顿,停了下来,他转过身,看着那加道:“你确定有宝藏吗?”

????“我十分确定,因为我年轻的时候,曾经去那里探查过,你拿去的那只小玉瓶,就是从那座宝藏里拿出来的,你应该看得出来,那只小玉瓶也是有年头的古董了。”那加再次爆料。

????韩孔雀重新拿出那只玉瓶,也许是因为经常把玩,所以小玉瓶上带着一层莹莹的宝光,只不过这件玉瓶的质地并不算很好,所以韩孔雀才没有注意,这时认真看了一下,才发现,这还真是一件古董。

????“你这个人不老实,刚才你说你师傅传承给了你三只蛊虫,这只玉瓶中的就是其中之一,现在又成了从宝藏之中弄出来的了?你的话我能够相信几分?不过,我还真就对宝藏感兴趣,说说那座宝藏吧!如果我感觉是真的,也不介意随手帮你一下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那加也是无奈,此时他直接选择无视韩孔雀的话,他道:“那是一艘沉船,在越南海域,坐标我记得清清楚楚,你手里有打捞船,只要不被越南政府的海军碰到,完全可以把那艘沉船打捞上来。”

????“一艘沉船?是什么时代的沉船?哪国的沉船?具体有多少价值?”韩孔雀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的道。

????在越南海域,那就有点麻烦了,不过,运作的好,也不是没有机会打捞上来的。

????“那是一批精美的瓷器,在金瓯半岛附近,我这样说,你就应该能够猜到一些。”那加道。

????“金瓯半岛附近?好像前些年越南政府打捞过一艘沉船,是从我国出发到欧洲的,在那边沉没,你不会说的就是那条船吧?”韩孔雀很快就想到了一份资料,毕竟当时越南政府十分高调的拍卖了那次收获。

????白晓亦她们收集了很多关于沉船的资料,其中就有这艘船的记录,不过,这艘船已经被打捞出水了,白晓亦她们之所以搜集这艘船的资料,也不过是想要了解一下那批打捞出水的瓷器,具体能够有多少价值。

????“我只能说跟那条船有关,如果你不能帮我拿到张家的神药,我是不会告诉你具体情况的,只要我不说,你就算去了那片海域,也不可能找到那艘沉船。”那加不再开口。

????“财宝动人心,所以我不相信你,你既然不愿意说,那就算了。”韩孔雀可不信有人知道了宝藏而无动于衷,所以他根本不信这个那加说的话。

????那加道:“我可以再提醒你一下,你既然知道越南政府打捞上来的那艘沉船,就应该知道,那艘船是因为什么沉没的。”

????“好像是因为甲板起火,从打捞出水的那批瓷器也能够证明,因为瓷器被烧融了不少,有的已经黏连在了一起。”韩孔雀的记忆力可以让他轻易知道那加说的是什么。

????那加此时到是有点佩服韩孔雀了,在没有目的的情况下,居然还能记得这么多东西,而且还能记得那么清楚。

????“那艘船上的甲板,不可能无缘无故起火。”那加再次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。

????韩孔雀这次感兴趣了,这事情很明显,行船的一般不会出现意外,出现了大火,很可能就是被海盗攻击了,那艘沉船,是被人击沉的。

????这样就比较有意思了,既然是被海盗击沉了,那船上的货物肯定会被抢,这么说,船上的货物,并没有全部随船沉没。

????但这又不对了,所以韩孔雀道:“如果船上的货物被海盗抢了,那海盗船又是怎么沉没的?你说的沉船,应该就是抢了沉没在越南外海的那艘货船的海盗船吧?”

????那加道:“你猜的很对,就是那艘海盗船,海盗船攻击那艘货船时,遇到了激烈的抵抗,虽然借着风势顺利追上了那条船,并且使用火攻瓦解了那条船上的防御。

????不过,因为当时风太大,甲板上的大火很快蔓延了开来,所以,货物没有搬空,货船就沉没了,但是谁都没有想到,海盗船刚刚行驶出不远,就被暴风袭击沉没了。”

????“你是当时幸存下来的海盗的后裔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那加道:“是,我从祖先的只言片语当中,寻找到了那艘沉船。”

????“你的传承也是从那条船上得来的吧?”韩孔雀再次问道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