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三百九十八章十檀九空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还真是这样。”赵大有说出了很多人的心里,而有钱人,只要东西好,他们并不在乎是三十万,还是三百万,甚至是三千万,就像韩孔雀他自己,现在钱对他来说就是一串数字,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就算花钱再多,韩孔雀也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买下的。

????看到韩孔雀明白,赵大有就想要多说一些,他四处看了看,发现杨堃他们在分头查看一些老檀木,并没有立即出手的意思,所以他也不着急了,开始跟韩孔雀说一些行里人都知道的秘密。

????赵大有不紧不慢的道:“这才到哪?现在只要是好东西,就绝对有人敢出价,就比如清代嘉庆年间紫檀木官帽椅,成对的在1600万元左右,虽然那是老的,而且可能是宫廷出品,但那是它值一千六百万的理由吗?

????归根到底,还是因为材料和工艺,由于那个时候的紫檀木珍惜,所以大多数进了宫,而宫廷之中的东西,自然是制作精良,这才是那些老紫檀木制造的椅子、柜子、床等,能够卖出天价的原因。

????比如清乾隆紫檀家具四件柜一对,以3976万元人民币成交,2008年春拍清乾隆.紫檀束腰西番莲博古图罗汉床,以3248万元人民币成交,所以有好东西,就绝对不愁卖。”

????“怪不得世界各国都限制出口红木呢!这都是我们国家的那些疯子催生的,这么高的价格,居然也有人买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赵大有道:“这才哪到哪啊?黄花梨家具那才叫疯狂,那可真是“疯狂木头”现实版本,一把“明代宫廷御制黄花梨交椅”在秋拍中以6200万元人民币成交。成为目前中国古典家具拍卖的最高价。

????而出人意料的是,一向有“木中王者”之称的紫檀家具,在去年涨幅相对平稳,并无抢眼表现,要不然。今天的场面也许更加疯狂。”

????赵大有说完,指着不远处又有一个开始解板的人,十分的无奈。

????韩孔雀注意了一下,那棵小叶紫檀树的胸径在六十公分左右,如果放在外面也算大树,不过在这里。只能算是小树了。

????不过,这棵小叶紫檀树比较高,在长达五米的主干尾端,直径也达到了二十公分以上。

????这棵小叶紫檀木比较直,虽然很粗,却不像是主干。倒像是从主干上分出来的枝干,只不过如果这是枝干,那主干就比较大了。

????韩孔雀和赵大有全都靠了过去,打算看看结果,因为小叶紫檀树的主干一般长不高,所以这么一棵小叶紫檀树,还是很吸引人的。

????如果这真是一条枝干。那出现空心的可能还要小点,也许这才是卖主有信心赌这一棵的原因。

????“刚才我也看了,不过始终没有勇气出手。”赵大有始终跟着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转头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赵大有道:“看好了就出手啊!老哥您也是老行家了,不至于连搏一搏的信心都没有吧?”

????“树是不错,可价格也真心不错啊!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赵大有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牌子。

????韩孔雀一看,上面有这棵小叶紫檀树的详细信息,高五米六,最大胸径六十二公分,最小胸径二十二公分,重量一点三二吨。价值六千六百万卢比,这样的价格,可是五千万卢比一吨了,换成人民币就是五百万一吨,价格绝对不便宜。

????一公斤五千块的老料。如果是大料就赚了,如果有空心,解不出大料,那就赔了,不过,如果运回国内,就算赔一些,赔的也肯定不算很多。

????从这里也能看出,来赌木的人,就没有一个傻子,他们都是经过精心计算了的,没有太大危险,他们才会出手。

????“韩兄弟怎么看这棵树?”赵大有看韩孔雀了解了情况,立即问道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他一眼,他一直跟着自己,恐怕这才是最终的目的吧?

????不过,想到刚才赵大有确实是关心自己,所以韩孔雀轻微的摇了摇头。

????十檀九空可不是说笑的,虽然这棵紫檀树看着不错,可它的内部确实有空心,这些浸过水的小叶紫檀木,在韩孔雀的控水神通感知之下,其内部情况,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。

????所以,韩孔雀清楚的感知到,这棵小叶紫檀树的内部,树心处已经完全空了,而且还有不少裂纹,虽然这些裂纹不宽,但有了这些裂纹,这棵小叶紫檀树,是绝对的没法解出任何一块板料的。

????不能解出板料,所以制作家具就不用想了,这样一颗小叶紫檀树,弄回去也只能做些小型工艺品或者是珠串。

????赌这棵小叶紫檀树的有好几个人,看样子全都是中国人,这些人不是专业合伙赌木的,就是被游资雇佣来赌木的,对这样的人,韩孔雀是说不上喜欢还是讨厌,毕竟都是为了赚钱。

????虽然都是中国人,眼看着他们将要白费功夫,但毕竟不会赔了,所以,就算韩孔雀明知道结果,他也无法说出来。

????看到韩孔雀摇头,赵大有叹息了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

????“这位兄弟不看好这棵小叶紫檀树?”韩孔雀本来想看别人锯树,可就是有人不想让他看的太轻松。

????韩孔雀转过头,是一个中国青年,说的是正宗普通话,韩孔雀诧异的道:“跟我说话?”

????“对,”青年一脸笑意:“看兄弟应该是中国人,所以忍不住过来搭讪一下,兄弟不看好那棵小叶紫檀树?既然不看好,我们同是中国人,怎么不过去提醒一下?”

????这时青年的话已经提高了点,加上此时其他人都在屏住呼吸,准备看结果,所以场中有人说话,就轻易让别人都听到了。

????而青年的话,直接给韩孔雀拉来了不少仇恨,特别是那几个赌木的青年,其中一个直接以杀人的目光看向了韩孔雀。

????而韩孔雀则无辜的道:“这位兄弟,我认识你吗?你从哪里看出我不看好这棵小叶紫檀树的?这可犯忌讳,这样的话,你自己想想就算了,可不要按到我的身上,我可什么都没说,还有,这种犯忌讳的话在外面说了,很可能有人会打你。”

????韩孔雀指了指想要杀人的几个青年,不管韩孔雀是什么意思,这个青年这么说都是不妥的,所以韩孔雀开始善意的提醒,不过他也说明了,是这个青年不看好,可不管他的事情。

????虽然不知道这个青年什么目的,但这种跟他拉仇恨的做法,韩孔雀十分不喜,所以他不管这个青年是有意还是无意,直接就把这个青年推了出去。

????刚才的话确实是这个青年说的,韩孔雀也确实没有说不看好那棵小叶紫檀树的话,所以,几个赌木的青年,立即开始向那个青年扔眼刀。

????“大哥怎么这么说话,刚才我明明看到你摇头了。”青年用更无辜的眼神看着韩孔雀,虽然眼神十分清澈,不过别人看在眼里,却是满眼的控诉。

????“大哥?我不认识你啊!不过,就算我摇摇头,也能让你想到我不看好这棵小叶紫檀树吗?你看来是高手啊!我可是外行,所以如果你有意见,可以直接过去跟那几个赌木的兄弟交流,我实在是不懂。”韩孔雀有点呆滞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看到那无辜卖萌的样子,就是一阵恶寒,所以他也开始装傻充愣,跟这种人你就算有理也说不清楚。

????一个大男人,做那么天真的动作,真叫人恶心,当然,如果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,用天真的表情说出这些话来,也许能够吸引到韩孔雀的父爱,这个青年,就算了。

????在赌木现场,当然是最忌讳说些丧气话了,所以此时场中四个人已经极其愤怒了,就连小叶紫檀树的主人,也在恶狠狠的瞪着那个青年,不管他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,他的话,都是忌讳。

????看到这种情况,青年终于识趣的闭上了嘴,不过从他的表情和眼神,都可以让人看出,他是满腹委屈。

????可此时已经没有人看他的表演,因为电锯已经启动了,解木板是很快的,就算差不多六米长的一根木材,也不过用了不到一分钟就被解开了。

????这次解木,可不是截成段了,而是从树中心劈开,因为这棵树很直,从中心劈开,如果没有空心,就可以取一些长达五米六的板材,这样的板材,制作大型衣柜或者是床,都可以了。

????很快小叶紫檀树就被从中一分为二,这时整个树心完全暴露了出来。

????“可惜啊!”所有看到的人同时叹了口气。

????暴露出来的树心,已经完全空了,而且跟韩孔雀感知到的情况完全相同,这棵小叶紫檀树不止是空心,而且有裂纹,这样的材料,是绝对不可能取板材的。

????“幸亏还能切出一些小料,这样算来还不算赔。”

????“是啊!不过去除关税运费人工,也不会剩下什么了。”

????“保本就不错了。”

????“现在的这些阿三也学乖了,利润都让他们赚去了。”

????“十檀九空真不是说着玩的,风险实在是太大了。”

????“是啊!我们还是玩点普通的红木就好了,这种老料紫檀,还是不要碰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