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三十五章黄地珐琅彩花卉纹碗(下)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是今天的第三更,金三是我写的另一本书的主角,当时写前面那些章节时,还没从那本书里走出来,可能有点写串,以后不再解释了,如果说明了在哪一章,我会去修改下,谢谢兄弟们的支持。

????孟光涛知道自己这只小碗的宝贵,如果不能走正规途径出手,很容易惹出灾祸,轻则小碗被掉包,重则家破人亡。

????古玩行的水深,主要是涉及的东西价格太高,越贵的东西,处理起来越麻烦,也越不安全。

????“你这东西最好上秋拍,虽然时间长了点,但胜在安全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这时孟老太太猛然插口道:“怎么?这只小碗不好处理?你们可都是倒腾古董的?难道不能现在就卖出去?老孟?你二儿子十月一结婚?如果不能在十一之前买房子,你让你儿子在哪里结婚?”

????孟光涛只有苦笑,原来他虽然嘴硬,说这只小碗是真品,但任何人被人接二连三的打击,越不可能再那么信心十足。

????以前只是担心这只小碗是不是真的,他还真没有想过怎么出手这只小碗,现在韩孔雀已经确认这是真正的康熙御用瓷,那出手已经是必然的了。

????康熙、雍正、乾隆的普通盖碗瓷瓶,瓷盘什么的,一般也就几万十几万,而这只珐琅彩小碗,可要比那些贵的多,这样的东西,可是不容易卖出去的。

????看孟光涛苦着脸,顿时孟老太太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:“你不是说这东西很珍贵吗?既然那么好,怎么可能不好卖?”

????韩孔雀一看,道:“起风了,我们进屋去说,走,都到我房里去吧,你们的房间都太小了。”

????虽然现在院子里没有多少人,但毕竟这里住着好几家,在这里说这个,还是有点问题的。

????孟光涛没有说什么,跟着韩孔雀进了他家,陈青夫妇收拾好了东西,也跟着韩孔雀去了他家。

????看天气是要下雨,他们家的房子也就是住人可以,可没地方做饭,所以晚上要招待胖刘夫妇,也只能是在韩孔雀的房间里做饭,也只有他的房间能够同时进入十几个人而不显拥挤。

????“呀,原来韩哥哥是土豪,房间装修的真好,我还以为地下室都是阴暗潮湿的,没想到也有这么温馨的地下室,韩哥哥你可太不仗义了,这么好的地方也不请我来避避暑。”陈小竹一进入韩孔雀的房间,就嚷嚷开了。

????这个季节,一般韩孔雀家里的空调都是开着的,所以他的房间里一点也不显闷热。

????“嘿嘿,原来我可是请你来你都不来的,这可不怨我,都进来做,我给你们泡茶。”韩孔雀把他们让进客厅,客厅里有两组沙发,都是一二三组合能够做十二人都不显拥挤。

????“你不用忙活,泡茶还是让我来吧,你们先说话,我看孟婶子很着急。”陈蕊说着进入了韩孔雀的厨房,每次下雨天她都要在韩孔雀这里做饭,所以他们夫妇对韩孔雀的房间还是很熟悉的。

????韩孔雀也没客气,他让这老孟夫妇坐下才道:“刚才在外面不好说,孟婶子你不要着急,这只小碗可不是几十万几百万的东西,这东西可是值上千万,上千万的东西你说让孟叔怎么卖?”

????“上千万?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“千万?”

????韩孔雀和孟光涛互相对望了一眼,孟光涛不理震惊的众人,他对自己的老伴道:“2006年11月,一个着名收藏家就张宗宪的收藏的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,在香港由佳士德拍卖公司拍卖,以1.51亿港元成交,我们这只小碗就康熙的,工艺应该不如那只看,但就算这样,卖个几千万也应该不难,这么贵的东西是能够随便卖的出去的吗?”

????“真的这么贵?怪不得你说要找大拍卖公司卖呢!”陈小竹吃惊的看着韩孔雀道。

????孟光涛的幸运就算是韩孔雀也很是羡慕,这也就怪不得,原来鉴定过这只小碗的专家,最后都一致说是赝品,这么贵的东西,是个人都会受的住它的诱惑,谁见了这种东西,都会有捡漏的心理。

????如果告诉了你这是真品,又有几个人能够买得起?

????韩孔雀道:“清三代的珐琅彩真品是很贵的,2005年10月香港苏富比拍卖的御制珐琅彩“古月轩”题诗花石锦鸡图双耳瓶,高16.5厘米,比这只小碗也高不了多少,这也是为乾隆皇帝特别烧制的赏玩器。

????上面的图画稍微复杂点,是西洋画风和传统水墨相结合,烧造工艺也比这只小碗好,但康熙的工艺就是简单,这只双耳瓶上面的“新枝含浅绿,晓萼散轻红”二句题诗更添文人气息,为乾隆珐琅彩精品,在香港拍卖时以1.15亿港元成交。

????此件瓷瓶伦敦佳士德曾在1975年拍卖过,当时的成交价1.6万英镑,30年的时间,价格翻了515倍。

????还有刚才孟叔说的那件珐琅彩碗,也曾在1985年5月在香港苏富比上拍卖过,当时的成交价为110万港元,短短20年的时间,价格就翻了130多倍。

????近年来拍卖会上出现的几件康、雍、乾时期的珐琅彩瓷器,均以上千万港元成交,如香港佳士得拍卖行1999年11月2日拍卖一件康熙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纹碗以1212万港元成交。

????1999年4月26日一件雍正胭脂红地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,以1784万港元成交,2002年一件雍正珐琅彩题诗过枝梅竹纹盘以3252.41万港元成交。

????香港苏富比拍卖行1997年拍卖一件乾隆黄地开光珐琅彩山水纹碗,以2100万港元成交,通过在核心,也足见珐琅彩瓷器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。

????这些还都是十几年前的拍卖价格,现在的价格只会更高,孟叔的这只小碗最少也值两千万,如果遇到合适的买主,就算卖到七八千万也是很正常的,如果送拍,排出个天价都有可能。”

????这只小碗毕竟没有题词,也没有名气,所以能不能卖到亿元的价格很难说,但因为是康熙时期的精品,怎么也能够卖个三五千万,这就是古玩行的魅力所在,这样的珍品实在是太少见了,也因为少见,所以才值钱。

????但因为利益驱动,所以仿品也是最多的。

????韩孔雀的这些话,直接让这房间里的所有人傻了眼,就算是孟老太太也不例外,价值上千万的东西,不用想也知道,就知道不是那么容易出手的。

????他们夫妇也算是人老成精,价值这么高的东西在自己手中,可是容易惹来麻烦的。

????原来别人不能确定这只小碗的价格,都跟他们家带来了麻烦,现在被韩孔雀鉴定为真品,价值这么高的珍贵古董,肯定要遭人惦记。

????现在就算他们知道不容易出手,也不敢留在手里了,时间长了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????如果刚才孟老太太不追问,韩孔雀肯定不会说出这只小碗的价格,这样只有韩孔雀和孟光涛心知肚明,没人知道这个价格,还不容易出意外,可现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了,财帛动人心,谁也不敢担保不会出利欲熏心的人。

????想到这里,老孟夫妇全都脸色难看,韩孔雀苦笑道:“孟叔,你还是赶紧把这只小碗存到银行保险柜里吧,省的夜长梦多。”

????孟光涛道:“这个是一定的,可这也不是办法,这东西既然我们不想再继续收藏,还是赶紧出手的好,留在手里就是个麻烦。”

????其他人谁也不敢说什么,价值上千万的东西,就这样放在自家眼前,虽然陈蕊夫妇都不是贪财的人,但看着上千万的财富在自己眼前晃,还是感觉心跳加速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只要存到银行保险柜就不会出太大问题,孟叔你可不能急着出手而出了差错,那样损失可就大了。”

????“这个我知道,原来我就做好了打算,只要鉴定出来是真品,怎么卖我也曾经计划过,魔都是大城市,要想尽快出手,还是要在这里处理。”

????韩孔雀一皱眉,想到了老孟的处理方法,他道:“如果走拍卖行,那最快的途径肯定是今年的秋拍,可现在进秋拍实在是太过仓促了,现在各大拍卖行的秋拍已经宣传了很久,如果你现在送拍,只是宣传就是一个大问题。”

????拍卖会上的富豪虽然多,但大多数都是冲着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去的,虽然拍卖公司会邀请很多富豪,但他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????外人看到他们在拍卖会上一郑千金,那其实是人家早有准备,谁对什么东西感兴趣,都是提前做好了功课的,毕竟能够成为富豪的,除了富二代,几乎没有可能是傻子。

????不再计划之内的东西,几乎不太可能卖的上大价钱,这些老孟自然也懂。

????“我二儿子十月一结婚,如果明年春拍再拍卖,可就赶不上我儿子结婚了。”孟光涛愁眉苦脸的道。

????一听这话,韩孔雀顿时乐了:“原来你们家没有两套房子,他们兄弟两个会争抢,现在如果被你两个儿子知道了这只小碗的价值,我敢肯定,他们都不会急着现在买房子,只要您老一说,他们肯定会同意等到明年春天拍卖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