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三百二十一章谁会吃亏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看着气势十足的老韩跳起来,可接着又以更快的速度蔫了下去,他差点被憋出了内伤,这实在是太搞笑了。

????“爸,不会真是刚要上正菜吧?我这都吃的半包了,这样上菜是不是太过浪费了?”韩立国说到。

????他刚说完,另外一名服务员走了进来:“膳汤一品:龙井竹荪。”

????上了酒之后,在陈蕊的提醒下,韩荣耀开始挨桌敬酒。

????“看看,这才是主家应该做的,虽然要让客人喝酒,但空腹喝酒伤身,所以这样上菜才合理,吃个半包,此时正好喝酒,接下来的菜,才是下酒菜。”老爷子乐悠悠的喝了一小口酒,眼睛立时迷上了。

????“御菜三品:凤尾鱼翅、红梅珠香、宫保野兔。”

????“饽饽二品:豆面饽饽、奶汁角。”

????又上了五道菜,老爷子才放下酒杯:“这酒实在是太好喝了,不知道是什么酒。”

????“爷爷,想喝以后找孔雀要,这是茅台,极品茅台,我一个月的工资还买不到这么一瓶。”韩孔雀的大堂哥道。

????“对,爷爷要喜欢喝,就找我要好了,这种酒我还有不少,如果你喜欢,我就全都给你留着。”韩孔雀笑嘻嘻的走了进来。

????“吃饭了吗?你看我,你肯定没吃,来坐下我们一块吃,这么多菜,不吃也是浪费了。”韩天山看到韩孔雀,立即乐呵呵的让他坐下吃饭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爷爷,你们吃,我等会跟我的朋友们一块吃。”

????“行,你们年轻人凑在一起更热闹。”韩孔雀做任何事情,在韩天山眼里都是对的,爷爷对孙子的那种溺爱,是毫无理由的。

????“御菜三品:祥龙双飞、爆炒田鸡、芫爆仔鸽。”

????“御菜三品:八宝野鸭、佛手金卷、炒墨鱼丝。”

????“饽饽二品:金丝酥雀、如意卷。”

????又接连上了八道菜,这种上菜法。在农村是绝对见不到的,所以此时韩立国到是奇怪了:“孔雀,这菜是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多种类?”

????“就是,只是一家饭店,也敢说这是御菜,真是大言不惭。”韩建国再次开口。

????这次老爷子韩天山还没有说话,韩立国就说话了:“老二。我看你说话还真是有问题,你知道这些菜是什么菜?你能确定这些就一定不是御菜?你觉得不好吃,还是哪里有缺点?如果都没有,你怎么就可以信口雌黄的说出这样的话?”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大爷英明,这家酒楼是我们村里老陈家的大小子陈青开的,他用的菜谱。还真就是宫廷御膳房的菜谱,所以叫御菜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????“还真是御菜?”韩立国是真惊讶了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确实是,你没听名字叫红楼食府吗?红楼梦上记载的大量奢侈的饮食方法,这家饭店全都继承了下来,你们这次吃的酒席,其实叫蒙古亲潘宴,属于满汉全席中的一部分。要不然第一道茶怎么可能是奶茶?”

????“满汉全席?”房间里的人全都惊讶了,满汉全席的大名,只要是中国人都差不多听说过,但真正见过的却没有多少,而吃过的就更少了。

????这时有上来了八道菜:“御菜三品:绣球乾贝、炒珍珠鸡、奶汁鱼片,御菜三品:干连福海参、花菇鸭掌、五彩牛柳,饽饽二品:肉末烧饼、龙须面。”

????“还有啊?”韩天山此时也有点心疼了,虽然为了孙子。他说了韩建国,可毕竟是他们家办婚宴,这样的婚宴,要花多少钱啊?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爷爷放心,这就要结束了,正式上菜还有几道,其他的也就做出一些。每席上一点意思一下就行了,如果上全了,我们这次可就吃亏吃大了。”

????“这些已经不少了。”韩天山还是不乐意,毕竟现在上的菜已经五六十道了。这么多菜,不管是谁,都不能说他们韩家伺候的不好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接下来有烧,挂炉山鸡、生烤狍肉,随着上荷叶卷、葱段、甜面酱,爷爷你好好尝尝,很好吃的,

????除了这些还有三道御菜山珍刺龙芽、莲蓬豆腐、草菇西兰花,这是最后三道菜了,后面还有红豆膳粥和一份水果拼盘。”

????这些菜韩孔雀都十分清楚,所以他也知道那些菜适合老爷子,就像莲蓬豆腐,虽然是豆腐,却绝对让你吃的连舌头都想吞下。

????而这样的菜,更适合老年人吃,所以,韩孔雀就毫不客气的把这道菜直接放在了老爷子跟前,直接让老爷子吃的眉开眼笑。

????上完了这些正菜,就是韩荣耀敬酒的时间,在这个时间之内,满汉全席中的一些硬菜,像蒸羊羔、蒸鹿尾儿;烧花鸭、烧雏鸡儿、烧子鹅等开始上来。

????不过这些菜都只是一部分,没有上全,像卤煮咸鸭、酱鸡、什锦苏盘、熏鸡、江米酿鸭子;罐儿野鸡等,虽然一只鸡,一只鸭都不算大,但就算这样,韩孔雀还是让人给分割开来,只给每个席面上一点。

????反正这才酒席韩孔雀弄得已经够隆重了,就算后面抠门了点,也没有人敢说他吝啬。

????如果他真的把所有东西都上全,那实在是太过浪费了,像清蒸八宝猪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等,这些肉菜,就算上了,客人也吃不下多少。

????当然,韩孔雀也不是全都上半截拉的菜,像一些不太值钱的腊肉、松花、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;白肚儿、罐儿鹌鹑、卤什锦、卤虾、烩虾、炝虾仁儿等,是完全可以上一盘的,不过这些也都是使用的平盘,虽然看着是一盘子,但是根本夹不了几次就会见底。

????这些菜如果全部上齐整了,这次的满汉全席,每桌最少也要花费两万,这还是成本价,就算这样。还有很多菜是没有上的,更多就连准备都没有。

????像烩鸭腰儿、烩鸭条儿、清拌鸭丝儿、黄心管儿,焖白鳝、焖黄鳝、豆豉鲇鱼、锅烧鲇鱼、烀皮甲鱼、锅烧鲤鱼、抓炒鲤鱼等,这些重复的,都没有准备。

????后面这些菜,陈青只能是挑选一些简单的不重复的做了出来,在最后。每个席面送上一些,意思意思而已。

????那个时候,客人也应该酒足饭饱了,所以每个桌子上的菜,也只够每人夹一次的,这样不浪费。还能省钱。

????就像蒸羊羔和清蒸八宝猪,如果每个席面都上一只,只是这么一只,就要上千元,就算韩孔雀再有钱,也不是这浪费法。

????所以,韩孔雀让陈青只是蒸了三只。每个席面送上一点,让他们尝尝就算了。

????就算这样,最后韩孔雀计算了一下,每桌酒席的成本价,也会超过两万元,这次婚宴,可以说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,也许有人花的钱比他们多。但他们做的菜,却绝对没有这里的好。

????等韩孔雀把他认识的人,全都见了一面,喝了不少酒之后,最后才来到了徐加辰和陈嘉义他们拼起来的一个包间里。

????这些人凑在了一起,韩孔雀自然会多想,所以本来是第一个就来他们这里的。但在看到他们凑到一起之后,韩孔雀就改变了注意,把他们放在了最后。

????等韩孔雀来这里时,这间房间里的人都喝了不少了。而韩孔雀要的也是这个效果。

????都喝多了才好,这样他也就不用面对这些别有用心者了。

????欧阳龙不知道从哪里钻来的,此时他正在跟龙鳞较劲。

????“我就说这是满汉全席。”龙鳞道。

????他家也是开酒店的,对一些名菜系,自然是了解的。

????欧阳龙道:“是有可能是满汉全席,但绝对不全,你们这些人都是吝啬鬼,拿一万块的礼金就想吃全了?等下辈子吧!”

????“你小子是欠打吧?”龙鳞道。

????欧阳龙道:“我还真不怕你们,小山,小山......”

????“哈哈,你们还真是极品,那小子在给那些没有动的菜拍照呢?兄弟玩微博呢?脑残党一族,看到什么第一想法就是发他微博上,这种二傻子,也就配跟着你混了。”龙鳞指着那个叫小山的小子哈哈大笑。

????欧阳龙恼了:“小山你在干什么?”

????小山道:“不用理会那些家伙,我在跟我一个朋友聊天,他也是今天结婚,本来想在这里吃了饭就去他那的,现在我也不打算去了,这里的菜更好吃。”

????“你个吃货,就因为这么点小事,你也弄起来没完?”欧阳龙气急。

????“我朋友不是不信我的话吗?我就发了几个菜过去,让他见识一下,省的说我晃点他,那小子家里特有钱,肯定是不服了。

????哈哈,急了,不过这可不管我的事了,是他家没订到好酒店,我们继续喝,不把这些孙子全都喝倒,今天我就算白来了。”

????那个叫小山的小子嚣张的喊叫着,冲向了贺承前他们那边,都是首都来的,他们自然熟,所以仇恨值也高。

????韩孔雀走进来,直接来到了最安静的徐加辰他们几个跟前:“这是怎么了?怎么你们三桌凑一起了?”

????徐加辰苦笑道:“这上面好是好,不过就是屏风太脆弱了,这不,这些小子想闹事,自然就把隔间弄成这样了。”

????韩孔雀一看,因为这里是顶楼,原来是没有房间的,所以这里的这些包间,都是用很精美的隔音材料做成屏风间隔起来的。

????而现在,这些屏风已经东倒西歪,还有不少破损了的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欧阳龙和陈嘉义两伙人干的。

????徐加辰也是无奈,面对这样的情况,他也只能苦笑。

????这里的这些小子,很多都是以前的老领导家的孩子,虽然他在位上,但他还真没有到达那种无视他们这些纨绔的地步。

????本来徐加辰已经放弃跟韩孔雀合作了,可看到了韩孔雀的能量,徐加辰又有新的想法。

????“韩兄弟真的要打算放弃医院那块地?”徐加辰让韩孔雀做下说话。

????韩孔雀也不客气,直接坐在了徐加辰的身边。

????“我是真的要放弃了,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亲身经历过了,难道你有办法应付那种场面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徐加辰道:“国内的奇人异士还是不少的。只要我们有所准备,其他都是不是问题。”

????韩孔雀看到陈嘉义也在关注着这边,所以稍微大了点声道:“只要有解决的办法就好,本来我还想,高价卖给了陈兄像是坑了他呢!这样我就放心了,那边的沼气还是不少的,汇聚了整座城市形成的沼气。正好造福魔都人民。”

????这时安国转过头道:“那头铜牛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“铜牛?”韩孔雀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????程林道:“我们查了那家医院的附录,发现里面没有那头铜牛的记载。”

????韩孔雀一听,果然跟他猜的一样,铜牛是没有记载的东西,而且也没有人知道,这头铜牛本来是藏在一座假山之中。现在是不是他的机会来了?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个,徐市长应该了解一点情况,当时那边的沼气泄露的很严重,我们被堵在一间房间里不能出来,最后实在没办法,我只能是冒着危险,用放在医院的一头铜牛。把那喷涌沼气的地穴用铜牛堵住了。”

????“谁放在医院的?我们怎么没有了解到这个情况?”安国追问道。

????韩孔雀毫不脸红的道:“是我让人运过去的,你们也知道,我是搞收藏的,那么一头铜牛,除了身上没有铭文,可是比颐和园的那头铜牛还好,这样的东西,谁见了都不会放过。所以我就想把它收藏了。

????那么大一个铜疙瘩,其他地方还真是放不下,所以我就临时让人运到了那家医院,没想到错有错着,居然还真用到了。

????先说好啊!医院那里的地皮可以卖,但那头铜牛我是不能卖的,如果你们找到了封堵地穴的办法。那头牛我就会收回的。”

????韩孔雀一边说话,一边用手机发送了几个信息出去,等信息发送完了,韩孔雀又左顾而言他的跟陈嘉义扯了几句。

????很明显安国又不耐烦了。他道:“那铜牛身体上的铜锈和土泌又怎么说?”

????“铜锈?有铜锈不是很正常吗?”韩孔雀故意装傻。

????安国道:“那土泌呢?只有埋藏在地下的东西,才有土泌的吧?”

????韩孔雀还是装傻:“这又怎么了?谁规定东西不能埋地下的?”

????“这么说那头铜牛确实是你从地下挖出来的了?”安国此时已经完全不客气了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是,那又怎么样?不会这也犯法吧?”

????“你还真说对了,这还真犯法,我也知道你在申请一个私人博物馆的名额,可那个名额现在还没有下来,既然这样,地下的所有文物,都属于国家所有,任何人私自挖掘,都是犯法的。”安国气势十足的道。

????韩孔雀冷笑道:“啊!是这样啊!那我家里的那件青铜脸盆怎么办?”

????安国也冷笑道:“谁管你家的脸盆?我们现在要追究你私自挖掘那头铜牛的事情,你要交代清楚了,也许还能从宽处理,如果......判刑会很重。”

????韩孔雀看了一眼安国,道: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有事情跟我的律师谈,你只是公安局长,又不是法院院长,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说这些。”

????徐加辰和陈嘉义、欧阳龙等人,谁也没想到,只是几句话,居然就让韩孔雀和安国完全对立起来。

????韩孔雀看了安国一眼,他还真不知道他哪里得罪这个公安系统的大boss了,居然让他从第一次见他,就没有好脸色。

????但他现在还真是不怕一个公安局长,就算是魔都市这样的大市的公安局长,他也不惧,大不了他离开魔都就是了。

????他有钱,他这样的人,去哪座城市,城市中的管理者,都会对他热烈欢迎的,比如说西湖市,他们的市长,就想邀请韩孔雀去考察访问。

????“局长,有话好好说,现在事情还没有问明白,不用这么快下结论吧?小韩,你仔细说说,那头铜牛是从哪里来的,我们可是请专家鉴定了,那头铜牛从地下挖出来的时间不长。”程林道。

????韩孔雀哈哈笑着道:“不会所有地下的东西都是国家的吧?像那样的铜牛,你们知道那是干什么的?居然就能武断的说属于国家的?”

????安国冷笑道:“不管你怎么说,那是刚刚出土的是不会错的。”

????“就算是刚刚出土的,那也是有主的,有主的东西难道还要跟你汇报了再挖?”韩孔雀呛声道。

????“有主的东西?那你就说说谁是主人?”程林拉了安国一下,抢着道。

????“钱家角村的,他们村的村长正好也在这里喝酒,用不用叫来给我作证?”韩孔雀不屑的道。

????此时他也看出来了,这安国其实也不是专门针对他的,但他却又真实的挖坑给自己跳,而韩孔雀还真就上当了,不过这次安国和程林,好像要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????他们当然能够看出那头铜牛是刚刚出土的,而最有可能出土那头铜牛的地方,自然就是那座假山之下,所以他们也认为,那头铜牛本来就应该是镇压在那处地穴之上的。

????在见识了那件房里的诡异之后,安国也有点心寒,在通过徐加辰了解了韩孔雀的能力之后,他立即有了想法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昨天一天增加了五十张月票,加上前天的还是不够一百,如果今天再增加五十张,跟昨天的凑够一百张,立即加更一章,有月票的兄弟投过来吧!你们可以看着,只要当天够五十张月票,立即加更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