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三百零五章惊变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你是说那个貔貅聚财阵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对,虽然都是聚财,但九龙聚财风水阵,是正道,是大道,这座大阵把整个魔都市中,所有负面气息分化为九条龙聚拢散发,所以最后收集起来的是财运是大运,而加上了貔貅聚财阵呢?

????只吃不拉的玩意,你说它收集的是什么?

????更何况这个位置,还是用来调和火凤凰的玄武的后门,从这里收集的东西,自然就带着大量先天煞气。

????而貔貅聚财阵,却把本来应该用九龙聚财风水阵法散发化解的煞气,全都禁制在了这座医院之下。

????这样一来,那座教堂的风水格局就有点诡异了,它确实收集了大量气运,这个从近代外国殖民者在国内的作为就能看出来。

????他们发的都是血腥财,而另一方面,他们却是收集了太多的煞气,所以影响了他们的气运,这里要注意,气运和财运可是两码事,财运是气运的一种,而气运却并不一定是财运。”

????“他们拣了芝麻丢了西瓜。”徐加辰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对,就是这个说法,他们虽然得了财,却失了义,所以当年作恶多端的欧洲殖民者,现在的下场都不怎么好。

????反而是祸害人较轻的美国人,得了大便宜,聚拢起来了庞大的国运,让他们一直强盛到现在。

????这个我说远了,我们还是说这个教堂,它聚集了财运,却损伤了大运,所以不能持久。”

????“你说了那么多,还是没有说到点子上,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,能够吸引人不要命的向这里钻?”李闯有点不耐烦了。

????李信道:“年轻人就是没有耐性,反正今天晚上我们都不能离开了。又不能睡觉,说说闲话正好,好了,我就告诉你好了。

????如果我没有猜错,不管是谁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,都是要出问题的,不管是法国和尚。还是那些日本侵略者,那些人应该都被留在了这里。”

????“这又有什么?这么危险地地方,待在这里时间长了能够留下命来才怪了。”李闯嘟囔道。

????“你是说那些人在这里收集的财富没有运走吧?”徐加辰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当年的教会就是一个不干净的组织,他们肯定没有少收集财富,而这里就是最好的掩藏之地,除了这里安全之外。这个地方具有自动汇聚四方财货的能力,只要是住在这里的人,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将财富隐藏在这里。

????所以,不管是当年的教会人员,还是后来的日本人,都应该没有少在这里隐藏财物,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些隐秘。但肯定有人知道,要不然,这里也不会再次出现问题。”

????李信的说法,顿时让几个人心头一阵火热,就算徐加辰也不例外,虽然他的官位不低,但他自己的财富却是不多。

????虽然不太看重财货,但这里的财富是普通一些金钱能够相比的吗?

????魔都作为西方殖民者和日本侵华的大本营。聚集在这里的财富,不管怎么想,也不会少了。

????正当几个人热切的讨论着,这里到底隐藏这多少财富,都是些什么东西,到底是黄金,还是从国内搜刮来的珠宝首饰或者是古董。

????反正中心思想只有一个。那就是这里的东西肯定价值不菲,要不然也不会引来一些人的窥视,而他们却没有想到,现在又多了他们四个。开始窥视这里的宝藏了,这时的他们,也被这里的莫名影响,开始诱发心底最真实的yu望。

????就在他们想入非非不能自拔的时刻,又是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,传了过来。

????“离我们不远。”韩孔雀的眼神有点悠远,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周围一些波动,在影响他的心神,想来这个房间也没有李信说的那么安全。

????安神或者是增强人的yu望,这座房间好像都能够做到,而这都是因为被那种诡异的波动侵入大脑所致。

????只不过清醒的人,脑波动太过剧烈,所以那种波动很难跟清醒着的人的脑波动达到同步,所以也就没法影响到清醒的人。

????韩孔雀的心斋法已经修炼圆满,这种能修炼识念的功法,成功让他修炼出来了识念。

????虽然他的识念还不强,做不到像感应水源一样瞬间感应三百多米远的距离,但他此时的识念,还是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周围两三米范围之内的细微变化的。

????“有人向着我们这个方向来了,如果是人,应该是高手。”李信看着不断变化的罗盘。

????刚开始,罗盘的指针只是有规律的做顺时针旋转,而此时指针又有了变化,虽然也是顺时针旋转,但指针已经有了波动,这是有外力影响到了这附近的磁场。

????用科学一点的说法,就是有物体在切割周围磁场的磁力线,所以才影响了周围磁场的磁力流动。

????“小玲,你坚持一下,前面就到了。”羌北城感觉自己好像是溺水了,呼吸不畅,要不是他的气功造诣不俗,也许他就要想其他人一样,被阴气冲毁经脉而死了。

????冯武玲感觉自己浑身冰冷,不是冻得,而是即将窒息,血脉供氧不足造成的。

????她不想连累师兄,所以她就算听到了师兄的嘱咐,她也没有说话,她只是咬牙想要冲入那间传说中的鬼屋,现在整座医院,也只有那里,也许是唯一的安全之地。

????李信听到了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:“开不开门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开门吧!”

????“那都小心了,最好是屏住呼吸,等我关上门以后在开口,听我号令,我喊一二三,一块屏住呼吸。”李信吩咐道。

????李信听着外面的脚步,明明感觉已经很近了,但外面的两个人却迟迟跑不到这里,从这里也可以想见,他们跑得并不是那么顺利。

????“一二三。”听到脚步终于临近。李信快速喊完,他立即闭住呼吸,迅速打开了房门。

????刚刚打开房门,李信就感觉一阵冰寒的气息涌入房间,随着气息的涌入,一个女人的身影闪了进来,随后一个浑身热气腾腾是人影。再次进入,他进来之后,没有李信吩咐,也在第一时间把门关上了。

????刚刚关上房门,李信和那后来的两个人身上,同时冒出幽蓝的光芒。

????韩孔雀看到两个人手上不断扔出一些黄纸。这些都是他们画的符箓,随着光芒不断闪烁,一张张符纸快速燃烧成灰烬,韩孔雀感觉房间里的阴寒气息在慢慢的减弱。

????等到脸上感觉不到了,李信才开口道:“都注意了,千万不要把那股阴寒气息吸入身体,要不然会引发房间里的那个东西。到时候就算你清醒着,它也会附身的。”

????李闯此时已经有点哆嗦,不是害怕,而是冻的:“老爸,这是什么玩意,我怎么感觉像是冰水呢?”

????“我到是感觉更像是液化气,冰冷的液化气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你的比喻还真形象,不过这可不是水。更不是液化气,而是阴气,这样的玩意也算是灵气的一种,不过这里的阴气太过浓郁了,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淹死或者是撑爆身体。

????再个,就是做了那种东西适合的载体,反正。在这种情况下,在这个地方,这样的东西,千万不要吸入身体。”

????“怎么能够把它去除了?现在离天亮还早。我们总不能这么站一晚上吧?”徐加辰虽然看着年轻,但他却是几个人当中年纪最大的。

????李信看着后来的两个人道:“我准备的不够充分,所以只能化解这么多了,不知道这两位道兄有没有办法?”

????“我们身上的灵符全都耗尽了,现在也没办法。”冯武玲开口道。

????她身边的那个男人,已经惨白着脸,只知道在那里急速喘气,已经是说不出话来。

????韩孔雀看向他们,女人身材很火爆,穿了一身紧身黑色衣衫,这好像叫夜行衣,这还是韩孔雀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有人穿这种衣服。

????而那个男人,则是一身短打,两个人都穿的很利落。

????女人脸盘饱满,身材火爆,算是一个美女,不过此时却略显狼狈,男人短小精悍,一看就不是个善茬。

????李信自然也看出这两个人不简单,所以只能苦笑道:“那没办法了,我们只能撑着,希望天亮了这些阴气能够退却。”

????李信话刚说完,羌北城和冯武玲就全变了脸色。

????虽然这里有两个是普通人,但他们以逸待劳,就算这样站到天亮,也能支持下去,而他们两个却已经接近油尽灯枯。

????本来冯武玲还想着,这些人很早以前就在这里,应该没有什么消耗,所以她想让李信想想办法,没想到李信这么干脆,直接不管那些阴气,自顾自的靠着一面墙壁,开始休息。

????李信的动作韩孔雀他们都看在眼里,所以他们全都不在说话,跟那两个男女拉开距离,全都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闭目养神。

????不过在他们闭上眼睛的时刻,却都有点心惊胆战,万一这要是睡着了,那可绝对是一场灾难。

????“师兄。”就在韩孔雀闭上眼睛的时候,那个女人又发出了一声惊叫。

????韩孔雀睁眼一看,那个男人差点倒了,却是被女人搀扶住了。

????“坚持一下,很快就要天亮了。”羌北城道。

????冯武玲担心的道:“阵眼被打开了,天亮以后这些阴气能够退却?”

????“就算不能完全消退,但总归是会受到影响,到时候我们趁机离开就是了。”羌北城道。

????“今天晚上的动静闹的这么大,肯定惊动地方了。”冯武玲再次道。

????“不要担心,我们什么都没做,只是来约会罢了。”羌北城看了一眼韩孔雀他们。

????他们两个只要稍微打扮一下,就是一对情侣,反而是韩孔雀他们四个大男人,怎么也不像是来这里偷情的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这家医院被我买下来了。”

????羌北城脸上隐现的一丝得意,立即消失了,他脸上剩下的全是愕然:“失敬,失敬,没想到碰到此地的主人了,我们只是进来随便看看。没想到会遇到发大水。”

????“发大水?”李闯看着两个人:“你比喻的还真是形象,你们是只管决堤不管疏导?这大水可是会淹死人的。”

????“已经淹死了不少,今天晚上来的人不止我们这一伙,其他人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”羌北城道。

????韩孔雀苦笑:“看来事情闹大了,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。”

????李信道:“看来这次的买卖韩先生要赔了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如果不是在这,如果阴气不是这么浓密,这个地方还真是一座福地。”

????李信道:“这阴气都浓密的快要液化了。这样的福地,可没有几个人有福消受,很奇怪的,我居然没有从中感应到多少煞气,还真是奇怪,这样的环境。应该很适合那些东西出来活动的。”

????“如果真是那样,我们还能活着跑到这里来?”冯武玲冷冷的道。

????李信笑道:“我们从进来这里,就一直在这间房子里,所以对外面的情况不了解,不知道两位能不能说一下,外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????冯武玲道:“这是我师兄羌北城,我是冯武玲。在北地也算有点名声,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?”

????“李信,以前只在大门口转悠,所以实在是不知道两位的威名。”李信虽然说得轻巧,但却没有一点示弱。

????冯武玲道:“这里现在已经是绝地,但也不是绝对能够置人于死地的绝境,只要有点本事,能够在被阴气侵身之前离开这里。就可以活下来,要不然......”

????“要不然会怎么样?”李闯好奇的道。

????冯武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没听到惨叫?都变成那样了。”

????“你们是怎么跑过来的,我不相信没有阴煞追逐你们,既然有本事跑到这里,这房间里的这点阴气,应该不在话下吧?”李信直接挑明了说。

????“那些阴煞都被固定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,所以我们舍弃了法器。爆开了一条生路才能跑到这里,至于那些向外突围的,结果可想而知。”冯武玲道。

????“你是说向里来,遇到的阴煞数量少?”李信不信的道。

????“也有可能是我们的速度足够快。行了吧?还有什么疑问?”羌北城脸色难看的道。

????“你们看势不妙先跑了?切,我还以为是高手。”李闯可是没有给人留面子的习惯。

????羌北城则还是那个样子,他的脸已经不能更难看了。

????而冯武玲则道:“高手都死了。”

????几个人说着没有营养的话,只不过是在提精神,有了那么多阴气淹没到了脖子上,让这间房子的那种安神功能更加强大,几个人都害怕不说话了会睡着。

????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,当韩孔雀听到羌北城说用法器破开一条生路时,他身上也起了变化。

????想到法器,韩孔雀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脑袋中的玄元控水旗,他心念一动,就想到了要发动玄元控水旗,来感知外面的水源,以了解周围的情况。

????当韩孔雀催动玄元控水旗的时候,周围的很多情况立即反应到了他的脑海当中,此时,他脑海中的景象,已经不是眼睛能够看得到的。

????韩孔雀明显看到一层深蓝色的如烟一样的气体,在他周围不断涌动,这就是阴气?

????韩孔雀也没有想到,他想控制着玄元控水旗感知附近的水分,却连这些阴气也感知到了。

????韩孔雀再次心中一动,在他感知之中的一丝阴气,被玄元控水旗放大了的识念抽离出来,飘到了空中。

????韩孔雀心中在动,那丝阴气被玄元控水旗吸收了进去。

????韩孔雀的心神紧追着那丝阴气,等阴气没入玄元控水旗,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但阴气确实被玄元控水旗吸收了,虽然没有出现在水之世界之中,但确实被它吸收了。

????看来这玄元控水旗还有很多地方韩孔雀没有搞明白。

????想到李信说的,这种阴气,其实也是一种灵气,如果里面没有掺杂着煞气,那就是养生之气。

????想到这里,韩孔雀开始放心的利用玄元控水旗吸收周围的阴气,这一切韩孔雀坐起来十分自然,就跟他用玄元控水旗吸收外面的水分是一样的,只是眨眼睛,玄元控水旗就把房间里的阴气吞噬一空。

????“咦?房间里的阴气消失了?怎么回事?”李信首先发现了异常。

????不过韩孔雀根本没有动作,而玄元控水旗吸收阴气的速度又很快,所以就算李信,也没有发现是韩孔雀捣的鬼。

????“消失了好啊!我可累死了,不管了,我在床上坐一会,爸,你可看好我了,不要让我睡着了,那种滋味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。”李闯一屁股做在了一张床上,不再起来。

????而另外一张床,则被见机得早的冯武玲抢占了,不过她没有坐下,而是扶着那羌北城躺在了床上。

????“这就是外面传言中闹鬼的房间。”李信提醒道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