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三百章闹剧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人就是不能得瑟,前天收了一百多张月票,昨天就成了七十一了,啥也不说了,到月底了,兄弟们的月票都在舱底压着,三更一万五,求月票了。

????还有一个事,不知道是那位兄弟的名字被屏蔽,只要发感谢信,就审核,所以今天的感谢就不发了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看来你们这里真有好东西了?我们就进去看看,如果也是虚有其表的,那可就不要怪我说话难听了。”

????“可以,如果跟我们的宣传不符,绝对的假一赔十。”导购很自信。

????韩孔雀走了进去,导购跟在后面道:“先生想要买什么价位的?你们结婚使用吧?”

????“咦?你的眼光还真是好?你怎么没有猜测我是被他包养了的?”柳絮笑着问道。

????导购极其不屑的道:“那些人是什么眼神?你们两位一看就是未婚夫妻,不说这位先生的气质就不可能包养小三,单说您,您这样的谁会保养?只要您啃下嫁,是个男人就会第一时间娶回家藏起来。”

????“哈哈。”韩孔雀深有同感的笑了起来。

????“你很会说话,如果你们的家具不是太差,我就从你们这里买好了。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“我也不骗你们,你们看这张桌子,花梨木,大板实木大板餐桌,全部使用花梨木拼装完成,用的料虽然都是小料,但绝对货真价实,这样一张桌子只要2,600元,外面那样的贴皮货,都敢卖八千八,我们这里可是很便宜了。”导购道。

????韩孔雀仔细看了看,果然,这桌子不是贴皮,也没有掺杂其他木材,这确实是用花梨木小料。拼装起来的一张大板桌。

????“两千六?也不便宜啊?”柳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是不便宜,不过质量还行。”

????“我一看先生就懂行,一般人进来,价格就不说了,还不懂装懂,明明是好东西,非说跟外面那些次货是一样的。这可是小看我们一品堂了。”导购道。

????韩孔雀看了看外面的招牌,这家店叫一品堂,还真是有点底气。

????“小兄弟懂行?”就在韩孔雀认真查看那张大板桌时,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????韩孔雀转头一看,是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,看样子也就三十来岁。不过韩孔雀从他的神情还有气质上看出,他的年纪应该比表现出来的大不少。

????“说不上懂,不过是了解了一些,大哥也喜欢这样的家具,不如我们交流一下?省的被这里的奸商骗了?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男子也笑了,他道:“我可不懂,我就说她嘴里那种不懂装懂的。”

????男子指着身后的导购说着。看样子他到是个豁达的人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说自己不懂的,往往都是专家,看来大哥是真的高手,怎么样看上什么了?我们交流一下。”

????男子道:“看上了一套座椅,不过价格有点贵,正想砸砸价,就听你夸赞他们的质量,这样一来。我可就没法讲价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那是我的不对了,不过现在砸价也不晚,你看这些桌子椅子,都是用小料做的,如果我没看错,用的应该是不超过十年的小料拼凑起来的。

????这样的家具虽然也算是实木家具,但你们也不能用大料的价格来卖吧?所以。不管这位大哥看上了那种,你们的价格最少也要下浮三分之一。”

????“大哥,你是我亲大哥,这位先生看上的是一套海、南花梨木11件套仿古茶桌茶台茶几。价值超过三十八万,去掉三分之一,我们还不得被老板打死?”跟着男子走过来的另一名导购道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走,我们过去看看,你们这么一说,我到是也十分感兴趣了,如果真是花梨木的,我也要一套。”

????“那感情好,我们这里就是不害怕人挑刺,挑刺的是买家嘛!”先前那名导购道。

????两名导购走在前面,气质男子跟韩孔雀和柳絮走在了一起,气质男子小声道:“兄弟,你真认识黄花梨?这东西价格太贵了,如果是真的还好,如果是假的,买下来了可就太没面子了。”

????“大哥真不认识黄花梨啊?”韩孔雀惊讶的问道。

????三十多万元一套的茶桌茶台茶几,不认识就敢买?看来这个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那!

????气质男子道:“来时做了一些功课,只是纸上谈兵,还真的要请教一下兄弟。”

????韩孔雀疑惑的看着他,他跟他也是陌生人好吧?他居然敢信任自己?也不怕自己是店家请来的拖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也是纸上谈兵,咱们互相交流吧!”

????“兄弟你看,都说这黄花梨有香味,还有鬼脸纹,你看这张椅子,这是鬼脸纹,但这些却没有,我说是他们用了其他材料,这店家还不承认。”气质男子指着一张椅子对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过去一看,确实,黄花梨最明显的特征鬼脸纹,在这张椅子上的表现的并不明显。

????“这位客人,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,不是所有黄花梨都是有鬼脸纹的,很多老料也没有鬼脸纹,但也能卖出天价,如果您不信,可以请专业的鉴定师来鉴定,而且我们也会出具鉴定证书,不会让您上当受骗的。”专门为气质男子服务的导购道。

????韩孔雀仔细看了一遍后,道:“这位大哥,如果你真信任我,我就跟你说说。”

????“既然问你,自然是信任你,你就说说。”气质男子道。

????韩孔雀仔细看了一下后道:“大哥,这应该是真的用花梨木小料做的,并不是所有的海黄都有漂亮的花纹,许多老料大料,老料的边脚料做出来的东西就没有什么花纹,却又很值钱。

????您看,这些纹路,是不是不连贯?这是因为用的是小料,所以很难看到鬼脸花纹,我们平时谈到海、南黄花梨。除了那一闻到,就让人无法忘怀的悠悠降香外,就是多变的鬼脸花纹。

????但在这种小料上,却不容易看到,还有香味,海南黄花梨都具有降香黄檀这个树种独特的香味,然而。海黄的香味,并不像沉香那样浓密而且香味持久,只有新切面或者封严的杯子、罐子才好闻到,一旦新切面暴露在空气中,不久香味就慢慢淡去,直到刮开新的表面就又会散发出来。

????因此。不要以为闻不到香味了,就开始怀疑它不是真正的海黄,此外,即便在雨天或者潮湿的天气,海黄也会散发出悠悠降香。

????当然,也有千年难遇的老料,这样的老料做出来的宝贝。哪怕上蜡也难以封住它的香味,而且非常醇香。”

????韩孔雀说到这里,心里已经有点得意,如果他的那个大计划能够顺利施行,他将得到一大批千年难遇的老料,到时候不管做什么,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,是这里这些不到十年的新料没法比的。

????“那么说这都是真的黄花梨了?”气质男子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都是真品。不过这些全都是小料,由于年岁不到,所以都不成材,就只能分解成小块,在用机器拼凑起来压实,就形成了大块板料,如果这些真的是用大料做成的。不要说三十八万,三百八十万都有人抢。”

????“那么说三十八万这个价格还可以?”气质男子道。

????导购立即接口道:“这位先生说的很对,虽然我们都是用的新料,但绝对货真价实。这些新料都是生长了十几年的黄花梨,虽然不能跟老料比,但三十八万的价格,是真心不贵。”

????“也不便宜,如果三十万,我们也会要一套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虽然你们要两套,但这个价格我们实在没法卖,如果你们能够订购全套的家具,这样分摊下来,也许能够达到这个价格,如果单独买这么一套桌椅,三十八万已经是最低价了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要的东西比较多,不知道这位大哥还有别的需要吗?”

????气质男子道:“我买这么一套就很吃力了,其他可买不起了。”

????“这个没问题,只要这位先生买的多,您这一套附带上,也是可以拿到最低价的,只要这位先生同意就好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没问题,除了这套仿古茶桌茶台茶几,还有刚才看的那张餐桌,在给我配上十张中式仿古典靠背椅。

????还有那边的中式复古明花梨木床,床要大的,两张,要那种两米乘两米的,还有,电视柜和书柜,加上那边的一条小叶紫檀的清式宝座沙发。

????再加上那个欧式长餐台,衣柜也要两组,这些你算算需要多少钱,我要的东西可不少,你们的标价我也都记住了,你可要给我减下来,要不然我可不会在你们这里买。”

????韩孔雀这么一说完,两名导购全都高兴异常,这些东西的价值可不低。

????就连气质男子也十分惊诧,看来韩孔雀还真是名不虚传。

????一名导购立即拿来一个计算器,边写边算:“先生你看,花梨木11件套仿古茶桌茶台茶几原价三十八万,我们给您算三十万。

????中式仿古复古花梨木床,实木,双人床两米,带床头柜三个,百子床三件套,原价三万二,现价一万八千八。

????尼泊尔小叶紫檀清式宝座沙发茶几原价十万,现价七万五,椅子十张算五千六,海棠花系列电视柜算两万三,鸡翅木书柜您要几个?”

????“四个吧!”韩孔雀想了一下道。

????“书柜每个原价一万五,我跟你算八千八,四个总共三万五千二,花梨木长餐台两万五千五,花梨木大板桌原价两千六现价一千五,总共需要五十点三四万。

????您可以直接给五十万,附带的售后全套,三年之内您一点也不用担心质量和清洁的事情,这些都是我们一品堂来上门服务。”

????“还行,就这样吧!我给你们个地址,你们联系一下我公司的财务,她那里有我房子的钥匙,东西送到,让财务签收并且转账就行了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气质男子看韩孔雀买完了家具,走过来感谢道:“兄弟还真是好魄力,这么快就挑选了这么多家具。”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这家店里的家具还算可以。其实只要材质好,质量是肯定没问题的。”

????“这次我算是占了兄弟的便宜,这是我的名片,徐加辰,刚刚搬来魔都。”徐加辰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相遇就是有缘,而大哥又这么信任我,我们可是缘分十足。这是我的名片,小弟韩孔雀。”

????两人寒暄了一阵,徐加辰打电话叫了人来搬运茶几和椅子,他买的这一套座椅,虽然要价三十万,但这可是十一件套。所以平均下来,每件也不到三万,实际上价格并不太高。

????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个徐加辰不需要店家送货上门,反而是让人来自己运输,而韩孔雀的好奇心并没有那么强,所以也就跟他说了几句话。就想离开。

????柳絮好像逛累了,已经做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休息去了。

????正当韩孔雀想要跟柳絮离开,这时从外面进来几个人。

????他们明显是冲着徐加辰来的,所以韩孔雀也没有在意。

????不过就当他们错身而过的时候,从他们身后出现一个人影,挡住了韩孔雀和柳絮的去路。

????“柳絮?你怎么会在这里?他是谁?你放开她。”那男子好像老婆跟人通奸被他捉到了一样,看到韩孔雀挽着柳絮的小蛮腰,立即怒喝起来。

????韩孔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。接着他又看向柳絮,柳絮也是一脸疑惑:“你谁啊?我认识你吗?”

????看柳絮的表情,韩孔雀实在看不出柳絮是认识他的样子,所以韩孔雀再次看向男子的时候,已经眼神似刀。

????“柳絮?我们是未婚夫妻,你会不认识我?你对得起我吗?你怎么可以这样?你父母知道吗?赶紧把你的手拿开,她也是你能够动的?”男子看到韩孔雀气定神闲的搂着柳絮。更加气急败坏。

????“你神经病吧?我的未婚夫我会不认识?”柳絮靠的韩孔雀紧了点,这年头什么神经病都有。

????韩孔雀侧了侧身子,把柳絮跟那个男子隔开:“你给我滚一边去,我不想动手。”

????韩孔雀板起脸来之后。还是十分有威慑力的。

????“你想动手?你动手试试,我让你生不如死,小子识相的赶紧滚蛋,这是我未婚妻。”男子恶狠狠的看着韩孔雀吼道。

????韩孔雀疑惑了,这么理直气壮的捉奸,应该不是误会,他看向柳絮道:“你真不认识他?”

????“不认识。”柳絮十分肯定的道。

????“你怎么可以不认识我?我们在你大姐夫家相的亲,柳林是你大姐吧?前些天在我们在你大姐家聚会,我们两个做的对面,你敢说你不认识我?你爸都跟我爸说好了,年底我们就定亲,过了年就结婚。”男子喊道。

????柳絮道:“前些天?你说上星期六?那天我是去我大姐家参加了一次宴会,那是相亲吗?要是相亲为什么我不知道?而且我们互相介绍了吗?我对你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,你确信那天你在场?”

????柳絮的话,明显取悦了韩孔雀,这让韩孔雀哈哈大笑起来。

????“兄弟,赶紧滚蛋,我们就当没看到过你,就你这样的还未婚夫,我都替你丢人。”韩孔雀笑着把他划拉到了一边。

????“你不认识我?”男子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。

????柳絮皱着眉道:“我在不知道的情况下,不知道被家人安排过多少次相亲了,如果那样见一面,连情况都不了解,就算是未婚夫妻,那我现在得有多少未婚夫了?”

????“好了,不要跟他纠缠了,这样的傻瓜你理他做什么,你的未婚夫只有我一个,不要说那种话来恶心我。”韩孔雀搂着柳絮就要走。

????“小子,你给我小心着点,跟我抢女人,你也不看看你那个得性,以为长的壮实就敢张狂?动物园里的狗熊比你还壮实,它们也只能被关在笼子里给我们逗乐。”男子看到韩孔雀他们要走,立即不干了。

????韩孔雀转身就是一脚,直接把他踢到在地,韩孔雀已经能够轻易控制力道,这次踹出的一脚,最多也就几十斤的力量,所以,男子虽然很痛很难受,却不会受伤。

????被踹到肚子上,虽然不会受伤,可也不会好受,男子直接痛的说不出话来,而韩孔雀,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

????“兄弟你还真是名不虚传。”这时徐加辰走了过来道。

????“大哥早就认识我?”韩孔雀奇怪的道。

????徐加辰笑道:“要不然我会随便拉一个陌生人来当参谋?你们三个我都认识。”

????徐加辰指着韩孔雀柳絮和倒在地上的男子道。

????“徐市长?”倒地的男子,总算是看到了徐加辰。

????韩孔雀看着徐加辰:“徐市长?不会是我们魔都市的市长吧?”

????柳絮道:“这两天我也听说了,我们魔都即将调过来一位副市长,应该就是您吧?”

????“你怎么会关心这种事情?”韩孔雀奇怪的看着柳絮道。

????柳絮道:“还不是那家医院的事情,好像现在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要退下来,新来的副市长又没有到任,所以一些该处理的,就要在新市长到任之前处理了,那家医院就是其中之一。

????当然,这是那些骗子给我说的理由,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占便宜了呢!没想到被那些人骗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