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八十四章汉代黑陶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周围的村民就更加兴奋了,他们这里差不多都是姓钱的,虽然有的关系远了,但绝大多数都是很近的,他们都算是一家人。

????虽然认了两位极其出名的祖先,他们得不到多少好处,但没有实质的好处,虚名还是能够获得一些的,所以他们不能不兴奋。

????韩孔雀拿着珠冠细看,特别是里面,很快,韩孔雀就有了发现。

????珠冠内壁有一溜帽檐,把下面的针脚掩盖住了,韩孔雀仔细一摸,就摸到了几个小疙瘩,他把帽檐掀起来,一下就看到了几个暗扣。

????古代因为没有塑料扣子,所以衣服上的扣子都是用布缝出来的,这边是一个布疙瘩,另一边是用布,圈起来的圆圈,把小布疙瘩塞入圆圈之中,就形成了一个扣子。

????这顶珠冠内部,就有这么两个扣子,韩孔雀轻巧的解开,立即出现了一个暗袋,韩孔雀伸进了两只手,一下就夹住了那东西。

????等拿出来看时,却是一方乌黑的印玺。

????韩孔雀小心翼翼地拿着这方印玺,只是稍微细察,就知道这是一方官印,官印上边的文字很清晰。

????这方官印呈长方形,通体乌黑,应该是白银铸造,因为历史太久的原因,官印的大部分都已经氧化为黑色,尽管如此,官印上的字依然清晰可见。

????这方官印的印面铸有九叠篆字,“礼部尚书”四个大字,背面两边分别用隶书字体,刻着“礼部尚书印”“弘光元年六月礼部造”的字样。

????明崇祯十七年甲申三月十九日,大顺军攻占北京,崇祯帝自缢于煤山,明亡。四月,清兵入关,进占北京。五月十五日,明福王朱由崧即位于南京。改年号弘光。

????这时候的钱谦益利用夫人柳如是与阮大铖的关系,谋就了礼部尚书的职位,弘光元年六月之后的礼部,在这个时期正是钱谦益执掌,所以这方官印就是钱谦益的官印了。

????韩孔雀看着这方官印,道:“这方官印不仅保存完好,而且内容完整。不仅有官印的名称,而且有制印日期,看样子应该是银制,明朝的官印均用九叠篆,这方面没有差异。

????这方官印均有刻款,形式都是背刻印文、铸造时间和铸造机构。形式与明朝的官印一致,因为明后期印编号不纯用千字文,而用当朝皇帝元号,这一点也对。”

????“礼部尚书印是银子制作的?”江林怀疑的道。

????“就是银子制作的。”韩孔雀肯定的道。

????明印皇帝使用的是金玉制造,正一品官员使用的官印正是银制,官印的品质有着很严格的规定,正一品、正二品、从二品印是银质。正三品官,除顺天、应天二府印银质外,其余均铜印,正一品官印边长明尺三寸四分,以下依官品递减。

????这方官印,不管是材质还是制作工艺,加上上面的九叠篆,还有大小。都可以说明,它是一方地地道道的官印,而且是一方礼部尚书的一品官印。

????到了此时,已经没有人怀疑钱家角钱氏一族的身份,这钱谦益的官印都出现了,而且是缝在一顶珠冠之中被保存下来的。

????这一切,都可以证明。当年钱谦益是铁了心的要反清复明了,所以他后路准备的才会这么充分。

????高大山他们叹息了,江林也叹息了一句,就连韩孔雀也开始叹息。

????虽然发现的东西很好。让他们所有人都很心动,但他们全都知道,这些东西,就算你出价再高,钱家众人也不可能卖了的。

????这就像韩孔雀得到的那本韩氏家谱,就算人家给他座金山,他也不可能换出去。

????就当所有人都呆呆愣愣的各有所思之时,一个年轻人抱着一个大罐子从人群里钻了出来。

????“韩先生,你看看我这里面的银币,不可能都是假的吧?”青年一脸期盼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看着那青年,接着把目光落在了他抱来的东西上:“咦?”

????广口、短颈、溜肩、敛腹、平底、黑胎、无釉,肩上对称饰六个凸状钉,这应该是简单的辅首,这样的黑陶罐可是不常见。

????韩孔雀的大脑开始快速运转,这种陶器这么特别,只要他见过,他就一定会有记忆。

????“汉代黑陶?”韩孔雀惊愕的看着那个青年。

????虽然青年很期盼的看着韩孔雀,但韩孔雀可没有向他想的那样去看黑陶罐里的银币,而是专心开始观察这只不算小的黑陶罐。

????这件黑陶罐足有四十多公分高,直径也在三十公分,这么大的一只黑陶罐,装东西可不会少。

????这个傻逼青年,居然用一万块买了这么一罐子银币,虽然没有装满,但用脚趾头想,如果是真的银币,也不可能是一万元能够买下的。

????所以韩孔雀看一眼里面银币的想法都没有,反而是专心看起这只黑陶罐,这样的黑陶罐应该是汉代的。

????汉代是陶器和瓷器并存的时代,及至隋唐,随着原始青瓷逐渐发展成为成熟青瓷,陶器也就渐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????汉代陶器产地大多在中原地区,亦有一些地方性的小窖口生产“另类”的陶器,该罐即是一例。

????韩孔雀不知道这只大罐是怎么出现在那个骗子手里的,但他知道,这样的黑陶罐曾经在羊城出现过。

????羊城市的一位古陶瓷爱好者,于2000年3月在羊城市首都路一建筑工地内拾获过一个,同地还出土有类似的汉代完整罐三件,陶瓷碎片一批以及晋、唐各窑口瓷片一大批。

????其中有一件唐代长沙窖黄釉贴塑人物纹执壶残片,上贴有“胡人吹箫”及“弹弦乐伎”各一,那可是国内罕见唐代贴塑人物史料,所以韩孔雀还特别注意了一下。

????这些东西的出土显示出历史上,羊城很早以前就是一个中外文化,贸易交流的热点,所以那次的发掘在羊城本地还造成了一点轰动,就是这么一次轰动,让韩孔雀注意到了。

????“挖掘这只黑陶罐的人是不是粤省人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青年道:“听口音肯定是。他说自己是羊城人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????“你走运了,虽然这黑陶罐里的银币是假的,但这只黑陶罐是真品,这是一种汉代黑陶罐,市场价在两万元左右,这次买卖你没有赔本。花了一万,买下这么一只黑陶罐,你绝对赚了。”韩孔雀看着这个傻人有傻福的青年,这样也能让他翻身。

????而那个用这种黑陶罐骗人的骗子,也够倒霉的,送给人了这么一大包假银币。还奉送了一只价值更加高的汉代黑陶罐。

????“你是说这只黑陶罐是汉代的?”青年神情有点呆滞。

????这人生之事大起大落,就好像是演戏,简直是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,刚才还是被骗,现在已经翻身。

????看着青年惊喜的样子,韩孔雀只能是感叹他的好运。

????“那个死骗子就是用这只黑陶罐引我上当的。当时我也怀疑这么一大罐银币,他居然不想要,而是要卖给我,不过这个黑陶罐当时就像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,所以我就相信了,哈哈,没想到,黑陶罐是真的。银币居然是假的。”说着说着,青年哈哈大笑起来。

????韩孔雀等人全都面面相觑,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喜剧效果强烈,骗子用黑陶罐骗人,没想到真的做出了买椟送珠的事情。

????“好了,不要在这里发疯了,这次你是幸运。以后要是还不注意,没准要吃大亏。”钱种树一巴掌把大笑的青年拍醒,让他给后面的人让出位置。

????“等等,我要把这黑陶罐卖了啊!”青年收拾好心情道。

????“三万。”韩孔雀还没看口。一旁的江林就先开口了。

????“你这也太不守规矩了吧?”韩孔雀怒瞪着江林道。

????江林不甘示弱的道:“好处你已经占尽了,这次就让给兄弟我,你看,这位小兄弟也不容易,让他多赚点钱也好,大不了你的鉴定费我出了。”

????“可以,拿钱吧!”韩孔雀很好说话的道。

????江林看了一眼韩孔雀,不知道他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,等江林付了钱,就想过来搬东西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鉴定费三千,谢谢惠顾。”

????“你还真要啊?”江林瞪着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那是当然,来,这位兄弟你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,要不然你这东西的鉴定就没有效力。”

????韩孔雀拉住刚刚得到三万现金的青年,让他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。

????这好像跟江林没关系,所以江林也不管,他让人给了韩孔雀三千块钱,就想把黑陶罐抱走。

????等那青年签完字,韩孔雀快了一步,把黑陶罐抱了起来,直接放在了他身后。

????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江林看着韩孔雀,有点不知所措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交易已经完成,这件汉代黑陶已经是属于我的了,以后遇到这种事情,请早行一步。”

????“怎么回事?等等,我的头脑有点乱,我付了钱,东西应该是我的对吧?”江林看着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个我不知道,不过是我跟那位小兄弟签订的转让协议,你要不要看看?白纸黑字写的清楚,转让汉代黑陶罐一只,作价三千元,好像是你代为支付的。”

????韩孔雀笑呵呵的拿着刚才青年签字的文件,笑的极其嚣张。

????“你小子坑我?”江林恶狠狠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行了,谁让你不守规矩,我的博物馆要开张,这样的东西自然也缺乏,你就不要在这里捣乱了,你们要是真有本事,外面这么多东西,自己去抢就行了。”

????韩孔雀可不管一边咬牙切齿的江林,他看着外面不断涌来的人群,他知道,后面来的人,已经不止是钱家角的村民,因为周围村民拿来的东西,跟那些人拿来的明显不同。

????村里人拿来的东西虽然质量普遍不高,但差不多都是真东西,他们拿来的最多的就是铜盆铜碗铜香炉,其次就是一些首饰。再次就是书本。

????而后来的那些人,拿来的最多的还是瓷器,各式各样的瓷器,还有书画,这些人应该是在高大山他们出现之后,得到消息的一些专业人士。

????这些人来这里肯定是想做免费鉴定的,就算他们有些好东西。也不会在这里卖,所以韩孔雀看着鱼龙混杂的现场,已经没有多少兴趣。

????韩孔雀低声跟钱种树说了几句,让他指出了一些本村的村民,韩孔雀专门针对这些人,做了一些鉴定。

????幸亏其他人也不是冲着韩孔雀来的。人家来这里完全是为了那些老专家,所以韩孔雀这边到是轻松了。

????在鉴定了几个玉石手镯和挂件之后,韩孔雀又出门看了一些门窗和木材,这些都不是很好的木材,除了一副用橡木打造的床板之外,其他都是些普通木材,并没有什么收藏价值。

????实际上这样才算正常。如果这里不是钱谦益和柳如是隐藏后代的地方,而且钱谦益的衣冠冢也藏在这里,这个小山村是绝对不可能有多少古玩的。

????这次过来,韩孔雀收到了不少东西,不过都是些普通东西,价值都在几百上千元之间,真正好东西也不过是那套医书,还有九国志和十国纪年。当然,那枚精美的竹子币也算是这次的重要收获。

????贵重的东西韩孔雀自己收入了背包,其他东西让韩星打包放在了车上,有老张看着,韩孔雀也不怕被人抢了,再说,就算被抢了。也没有多大损失。

????今天下午虽然没有收到什么好东西,不过帮助钱家角认清了自己的祖宗,却让他跟钱家角的村民关系更加亲近,这从韩孔雀走在钱家角的街道上就能看出来。

????原来他虽然也对钱家角有所帮助。遇到了钱家角的村民,别人也会跟他打招呼,不过那时打招呼,更多的是礼貌,而这时,韩孔雀明显感觉到了亲切。

????韩孔雀微笑着跟遇到的所有人打招呼,直到走出钱家角村。

????休整地下水道的任务已经交给了李信,如果李信能够完全胜任,韩孔雀也就不再这里多加停留了,毕竟魔都市中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。

????等韩孔雀跟李信做了一次沟通,把他的一些想法全部说清楚,像有的地方,用钻机打孔疏通水脉已经不行,必须要用到挖井工程队把地面挖开,这时不管是沟通两条水道,还是把一条水道堵上,都能轻易而举的完成。

????通过交谈,韩孔雀发现李信这个人虽然有本事,但却没有多少傲气,这让韩孔雀更加放心的把工程交给他。

????在韩孔雀把整个工程,以五十万的价格承包给李信之后,这位始终淡然的大师,也不可避免的激动了。

????李信虽然被人尊称为大师,但他这样的风水师,毕竟在现代社会没有多少社会地位,所以平时像水厂确定地基的活,已经算是大活了。

????毕竟这么做一次,他就可以获得两千元的收入,而平时周围乡村的村民请他,也不过是给两百块。

????所以他就算生意好的时候,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超过一万块,这样一算,五十万的收入,足可以顶上他四五年的收入了,这又怎么不让他高兴?

????现代的风水师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,李信也有老婆孩子,也有父母高唐建在,所以他也需要钱财,来让妻儿老小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????看着心满意足的李信,韩孔雀道:“李大师很需要钱?”

????李信道:“怎么能不需要?我今年四十八岁了,老母和老父都已高龄,而且孩子也要大学毕业了,如果没有钱预备着,遇到了事情肯定要悲催。”

????“你已经四十八了?真是看不出来。”韩孔雀看着如四十许人的李信,用健壮如牛来形容也不为过,这个样子,你就算是说的三十岁也没有人有意见,但你说他四十八岁,却肯定没有几人会相信。

????“我修炼的是道家养生功,讲究的就是个清静无为,心静自然凉,心情平静了,情绪波动不大,自然就保养的好了点。”李信因为知道韩孔雀也是练武之人,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直接说出来自己也是修炼之人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怪不得道家的高人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原来跟修炼有关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笑道:“那样的人生态度,应该跟修炼没有多少关系,这不过是道家的养生哲学,道家追求清静无为,所以真正的道家高手,都是你说的那样云淡风轻,一副世外高人状。”

????“这个倒是不用谦虚,你们确实是高人,不知道李信大师有没有想法,走出去做些事情?”韩孔雀最后问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韩先生在其他地方还有这样的工程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过一段日子,我自己的私人博物馆就要批下来了,我需要一些考古方面的专家,我看李大师就是一个很好的帮手,不知道能不能过来帮帮忙?”

????“考古?”李信怀疑的看了一眼韩孔雀,没有再说话,他们学风水之术的,被人拉着去考古,那就是盗墓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

????PS:感谢就会欺负俺是老实人兄弟送出的蛋糕,8888起点币,我笑了。感谢CFGVHMN、商瓷、归途、害虫修真、浪费一点蓝、等兄弟的生日红包,感谢书中♀小呆、克雷斯伯爵、hiroyuki、暴雨狂雷、观音泪雨、书友1404261352..兄弟的打赏,感谢书中♀小呆、魔神书人、同参知政事评价票,感谢书中♀小呆兄弟的催更票。

????感谢hy1978、嘟嘟袁、xiaomingdesh、书中♀小呆、feg123er、G7、johntang、伍阿布、喝醉的鱼、kltz、吗啡1978、南海渔翁、明月冰心等兄弟的月票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