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八十一章文章宗主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故事虽然是假的,但说的人物品性却是真的,本章献给一直被人冤枉的反清英雄钱谦益。求月票。

????还有一个事,本人生日就要到了,有空的兄弟到本书首页点个祝福,免费的,位置在书评区上面一点,每人能送一次免费礼盒。感谢milk布衣和消逝δ回忆兄弟的一个生日红包。

????据说绛云书楼起火时,钱谦益指挥烈焰上,大叫:‘天能烧我屋内书,不能烧我腹内书。‘

????事后又痛心疾首地说:‘甲申之乱,古今书史图籍一大劫也,吾家庚寅之火,江左书史图籍一小劫也。”

????这次绛云楼之火很出名,所以广为流传,但现在看来,这次大火,也许是钱谦益故意为之。

????因为他清楚的说出了九国志是在那次大火中烧毁了的,可现在那本留有钱谦益藏书印的九国志,正在韩孔雀的背包之中。

????从这里也可以证明,那次的大火,也不过是钱谦益为了转移大量藏书玩的小把戏罢了。

????看了这封书信,高大山等人自然也想通了这一点,但他们想不明白的是,这里的藏书都到哪里去了。

????看到了高大山的疑惑,韩孔雀道:“这里的藏书后来应该是被真水观的道人得到了,但真水观在抗日战争时期,被日本人的炮火毁了。

????所以一部分藏书毁于战火,而剩下的一部分,被钱家角的村民分的了。

????如果那些书籍一直藏在这里还没什么,其出世了,更是多灾多难,由于村民根本不知道那些古籍的重要,所以被毁了一部分。

????幸亏村子里一位老人喜爱书籍,所以收藏了一部分,但建国之后,又损毁了一部分,留到现在的也许只有那一本九国志了。”

????“九国志?钱谦益收藏的那本路振的九国志?”高大山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对。就是那本,今天上午我给村子里的村民鉴定一些古物,九国志就是其中一件,当时因为上面的钱谦益印,我还怀疑那是高仿之作,不过因为是四十九卷的版本,我才花费了高价买下。没想到会是真的钱谦益收藏的那本路振的九国志。”

????“那其他书呢?钱谦益可是明末藏书大家,如果他要转移过来书籍,最少也有几万本,难道都毁了?”高大山有点不能接受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就要问钱村长了,就算有些保存了下来,也只可能在钱家角的村民手里。”

????在墓室之中的钱家角的村民。全都面面相觑,他们家里不要说古籍,就算是小孩子的书本,都被他们当破烂卖了,家里不能说片纸不存,但也绝对没有什么古籍善本。

????“你们不会是合起伙来骗我们吧?钱谦益会有一座衣冠冢埋在这里?你们当我们都是傻瓜啊?”跟高大山一块来的一个老头道。

????江林此时也凉凉的道:“我大学选修过历史,那钱谦益可是个地道的汉奸。他会遇到什么危险?还在这里立个衣冠冢,你确定这里钱姓一族是钱谦益的后人?”

????韩孔雀无所谓的道:“只要这封信是真的,那就有可能,但是不是钱谦益的后人,又有什么关系,反正现在这座衣冠冢里什么都没有。”

????“肯定是被你们藏起来了,现在做的这一切都是演戏吧?”还是那个老头道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你们不用冲着我来,就算这里有再多的东西。也不是属于我的,也落不到我的手里,所以,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。”

????“我们出去就申请对这里进行全面考古发掘,希望你们能够配合。”高大山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考古发掘?你来发掘什么?这里什么都没有,如果钱村长愿意,你们可以把这座石棺抬出去。只要不耽误我的水厂建设,你们怎么考古,怎么发掘都跟我没关系。”

????这时,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老头。从石棺旁边站起来,道:“我们还真要研究一下这座石棺,这个石棺的历史绝对要超过五百年,所以它不是元末制作的就是明初制作的,只是看这座石棺,就跟钱谦益没有多少关系。”

????“韩先生,难道这封信是假的,我们的祖上真的不是钱谦益?”钱种树居然开始向韩孔雀询问起来了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只能说,墓室的第一代主人,肯定不是钱谦益,至于钱谦益怎么来这里弄出一个衣冠冢,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????钱种树道:“那钱谦益有没有可能在这里立一个衣冠冢?还有那本九国志,到底是不是钱谦益藏书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如果能够再找到一本有记载的,在那次绛云楼大火之中被烧毁的钱谦益藏书,那就能证明,这里真是钱谦益的衣冠冢。”

????“绛云楼大火确有其事,但问题是钱谦益为什么要那么麻烦,把书藏在这里,要知道当年他可是开城投降了满清,在满清那里也当了大官的。”江林道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他一样道:“你还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?你挑事呢?”

????“反正有好处也落不到我手里,我就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?不过,我也是真的好奇啊!一个第一个带头剃发的汉奸,他怕什么?难道满清还会抄他的家?所以他处心积虑的把自己的藏书转移到了这里,到底是为什么?”江林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这样说可就冤枉路钱谦益,钱谦益这个人在历史上是个十分有争议的人物,但说他是汉奸,就有点过了。”

????江林道:“过了?当兵临城下时,柳如是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,钱沉思无语,最后说:水太冷,不能下。柳如是奋身欲沉池水中,却给钱谦益拉住,最后钱谦益率诸大臣在滂沱大雨中开城向多铎迎降。

????你要说柳如是是好人,那我们都没有什么话说,但说到钱谦益,这个人可真是个汉奸。

????虽然我历史学的不好,但钱谦益这个人还是知道的。钱谦益推说水凉,不肯再去投湖自尽,柳如是只好退让二步,说:隐居世外,不事清廷,也算对得起故朝了。

????钱谦益唯唯表示赞同,不长一段时间过去后。钱谦益从外面回来,柳如是发现他竟剃掉了额发,把脑后的头发梳成了辫子,这不是降清之举吗?

????柳如是气愤得说不出话来,钱谦益却抽着光光的脑门,解嘲道:这不也很舒服吗?

????其实。钱谦益不但是剃了发,他当时已经答应了清廷召他入京为官的意图,而他后来也确实在清廷为官,这样的人难道不能称为汉奸吗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说的这些是事实,但钱谦益是位很复杂的历史人物,他既是封建士大夫,又是学术宗伯;既率先降清。又寄望毫无前途的南明小朝廷。

????既心仪做官为宦的显赫与荣耀,又不愿放弃江左盟主的学术地位;既藏书富甲东南,又不能悉心编一部与其收藏相匹配的藏书目录。

????既崇尚儒家思想及经史百家,又倾心诗文乃至奉佛信道,凡此种种,在钱谦益身上都交织在一起,使其成为一位非常难以研究和把握的历史人物。

????前面的功过我们不去评说,最主要的是。后来钱谦益可是一位坚定的反清志士,如果说钱谦益反清你不知道,那顾炎武你可知道?加上吕留良、黄宗羲等人,都十分佩服钱谦益,他们会佩服一个汉奸吗?”

????南京城破之日,钱谦益的夫人柳如是劝他自杀殉国,“以副盛名”。年逾六旬的他也许真的老了,碰了碰湖水觉得太凉,不敢跳进去。

????不敢好死,就要赖活着。他以之前奉承阮大铖那样的暧昧心态,向清朝举起双手,献上了自己的忠诚。

????很多南明大臣都死了,活下来的人论辈分和资历,数得上的就是钱谦益了。

????清政府看中了这一点,于顺治三年(1646年)正月下诏封他为礼部侍郎管秘书院事,并兼任《明史》副总裁。

????在清朝中央供职的时间里,钱谦益目睹了满人的嗜杀本性,和无数汉人志士的宁死不降,再加上别人对他绵绵不断的羞辱和耻笑,使他内心所剩不多的良心开始觉悟。

????当年六月,他就称病回家,秘密投身于反清复明的洪流之中。

????譬如顺治三年冬,好友黄毓祺反清起事,急需钱粮,希望他能慷慨解囊。

????钱谦益二话没说,马上照办,不料事情败漏,钱谦益被捕入狱。

????出狱后,他“贼心不死”,又从顺治七年起,多次冒险赶赴金华,策反总兵马进宝,此间,他多次入狱,但始终不改其志。

????在行动之外,他还用自己的笔鞭挞满人,咒骂其为“奴”、“虏”、“杂种”等等,大力颂扬抗清志士的英勇事迹,与之前那个贪生怕死的钱谦益判若两人。

????这种现象看上去很难理解,其实总结出来就两个字—本性。

????就如同钱谦益当年背叛东林党、背叛自己的信仰一样,他始终追求的无非是心灵上的一种安慰和平衡。

????当初,他一身正气投入官场为的是实现人生理想,居相位成就一番兴国安邦的事业,为此,他苦苦等了30多年,最后一刻,他为了给自己的人生一个交代,所以抛弃了做人的底线,投靠奸党。

????但钱谦益骨子里是个文人,血液中时刻流淌着文人的名节和清高,当他做过宰相,满足了虚荣心之后,他的良心开始极度空虚。

????同乡的指责、世人的鄙夷,他无法做到充耳不闻,因此,晚年的他明知有杀头的风险,依然奋力抗争,不仅多少安慰了自己的良心,也赢得了吕留良、黄宗羲等人的原谅。

????公元1664年,钱谦益病死家乡,身后留下《初学集》、《有学集》等多部着作,被黄宗羲、顾炎武等尊为“文章宗主”,说到底,钱谦益最在行的还是做学问,但他的这些着作全都在清代被禁毁。

????现代人一提起钱谦益,往往就是一副奸猾老朽,怕死媚敌的形象,但那不是真实的历史,真实的历史,钱谦益也不过是一步行差踏错。

????所以说钱谦益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。把自己的一个儿子转移到钱家角,韩孔雀还真是相信的,而且他也真的知道,钱种树可没有跟他串通,能够在这里发现了钱谦益的遗书,足可以说明问题。

????都韩孔雀把钱谦益的一生述说清楚,江林傻眼了。

????“你这历史还真是学的不怎么样。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,你没见其他人都没有怀疑钱谦益的人品,就你拿这点说事?没文化真可拍。”韩孔雀故意讽刺江林道。

????江林直接恼羞成怒道:“你一个中学都没毕业的文盲,居然敢看不起我正宗的大学毕业生?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?”

????“不信你问高老,他肯定知道。”韩孔雀笑呵呵的道。

????等看到高大山点头,江林才道:“难道这真是钱谦益留下的一条后路?不如你把那本九国志拿出来我们共同研究一下。如果那真是钱谦益被烧的那本藏书,说不定我就相信这里是钱谦益的衣冠冢了。”

????韩孔雀鄙夷的道:“你相信了有什么用?就算你们全都不信又有什么用?这里什么都没有,争论这个一点用处也无。”

????“好了,我们还是出去说话,这地方不安全,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。”这时李信道。

????“塌方?”江林看了一眼四周的石壁道:“这地方怎么可能塌方?”

????李信道:“下面都被抽空了,看看地面就知道了。”

????江林用手电照了照地面。地面之上有些不平,并没有什么一样。

????李信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都没有发现异常,所以他接着解释道:“地面上有不少断层,还有很多裂缝,原来这地面应该是很平整的,现在却变得凹凸不平,究其原因应该是裂缝和断层形成的。”

????韩孔雀没有多少什么,他直接回身向外走去。既然这里没有任何价值,又那么危险,那再留在这里的就是傻子。

????走出暗室,高大山还是有点不死心:“小韩,拿出你那本九国志我们看一看,研究一下到底是不是钱谦益的收藏。”

????“你们不是不信钱谦益会在这里立衣冠冢吗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看看我们又没有损失,你也没有损失。不要吝啬,毕竟我们这些老东西的眼光还是可以的,正好帮你补充一下不足。”高大山道。

????韩孔雀也不为己甚,他小心点掏出那本九国志。放在了一边工人休息时喝茶的桌子上。

????几个明显是江林找来的老头,一起围着那本九国志研究了起来。

????其实,韩孔雀现在已经认定这就是钱谦益收藏的那本九国志了,除了证明钱谦益转移了那批绛云楼古籍之外,还有钱谦益的藏书印,和这本九国志本身。

????路振的《九国志》是一本有关五代时南方九国的总体史书,宋版的路振《九国志》为世家38,列传136,大概是在宋真宗时路振编撰的、只有符合这些条件的才算是真正是宋本,后面的一些抄录或者整理的九国志,都是不全的。

????“就算有这本钱谦益藏书,也不能证明绛云楼的藏书被转移到这里了。”还是那个老头,梗着脖子,不想承认这里的古墓是钱家祖先的。

????“说的也是,如果能够再找到一本绛云楼藏书,那就好了,一本可能是意外,如果有两本,那就只能是故意转移出来的了。”高大山也道。

????“现在还研究这个有什么用?反正转移没转移出来,这批书记都毁了,还有,就算这座古墓不是钱家祖先的,你们能够得到些什么?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“你小子就不要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了,如果这里真有一批钱谦益的藏书,我们怎么也要收集整理一下,万一还有沧海遗珠,我们要不保护,很可能就真的失传了。”江林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种好事就不用你们来完成了,今天上午,我已经扫荡了一遍,如果有好东西,自然也轮不到你们了。”

????“我怎么最近做什么的都慢你一步?你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。”江林有点郁闷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鄙夷的道:“我现在才发现你小子最不是东西了,你说,你是不是最近一直派人盯着我呢?我这里才有了点风吹草动,你就窜来了。”

????江林道:“不要把我想象的那么下流,我可没有派人盯着你,只不过我让人盯着了这里,没想到我只是稍微有点事情耽搁了一下,好处又让你全划拉了去了。”

????“这就是好人有好报。”韩孔雀得意的道。

????江林鄙视的道:“就你?还好人?你说你坑了多少人了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那你就说说,我坑过谁?”

????江林一时语塞,韩孔雀道:“没话说了吧?”

????“我还真不信了,既然好人有好报,你是好人,那你就给我报一个看看,如果现在要是老天回报你了,我立即脱了衣服,从这里来裸奔回魔都。”江林最后又是恼羞成怒,开始口不择言了。

????韩孔雀还没有说话,外面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:“韩先生在这里?韩先生,我找了你很长时间了。”

????韩孔雀一看,是那个钱大妞,看到她,韩孔雀有点心虚,一套医书花了三百万还算是公道,可那本九国志宋版孤本,他用二百万明显是捡漏了。

????“大嫂找我有事?”本来还心虚的韩孔雀,看到钱大妞手中的一本书之后,立即兴奋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