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八十章藏书三大厄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看着这座石屋,石屋只有两米多高,紧挨着一片青石,可以看出来,这座石屋,原来应该是跟周围青石是一体的。

????石屋的直径不会超过一米半,这么一块大石头,只不过被掏空了一米多点的石窟,这石窟,也就小孩子能够进去,大人要想进去,就只能蜷缩着身体坐进去。

????“把地板清理干净,这么重的一座石屋,一般人可推不动,看样子,这座石屋上面也不可能有洞穴通向地下,那就只有把他推到一边了。”李信道。

????“怎么可能?这么重的石屋,怎么可能推得动。”钱种树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不推一推,你们又怎么知道推不动?”

????看到李信自信的样子,所有人都相信了他,等地板清理了一会,李信又开始让人用水冲。

????“等等。”李信抢过了一个工人手里的水管,开始对着一个地方猛冲,很快,这边一个凹槽就被水冲了出来。

????“都过来,在这条凹槽周围冲洗。”李信指挥着所有工人,全都在他身边冲刷地板。

????很快,这个用整体青石雕刻出来的地板上,暴露出八条凹槽。

????“所有人使劲把石屋向凹槽这边推,看看能不能推动。”李信指挥着七八个工人,放下水管开始推动石屋。

????不过这石屋很多年没动了,就算下面有滑轮,也不是那么容易推动的,很快,就证实了韩孔雀的这种想法,那七八个工人,确实推不动石屋,不要说推动,就算他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那石屋也是纹丝不动。

????“不应该啊!难道是方向错了?”李信自言自语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应该没错,这些凹槽就应该是滑道。你们都让一下,让我来试试。”

????那些工人刚刚离开,韩孔雀就虎吼一声,纵深跳起,他一个虎跃,双腿蹬在石屋上,只听砰的一声。刚才纹丝不动的石屋,就是一阵猛烈的晃悠,只听吱的一声,石屋稍微移动了一下。

????“好了,现在你们在推推试试,现在应该能够推动了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好功夫。手是两扇门,全凭脚打人,你这两脚足有千斤之力吧?”

????“夸奖了,几百斤的力气是有的,千斤之力有点夸张了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如果你不借身体的力道,确实没有千斤之力,就凭你刚才的动作。加上身体的惯性,千斤之力是少不了的。”

????“我们不说这些,还是看看石屋有什么反应吧!”韩孔雀道。

????七八个工人,再次开始推动石屋,只听吱吱嘎嘎的一阵乱响,石屋居然真的被推动了。

????所有人都盯着石屋的下面,可在石屋移动了之后,石屋下面却一点动静没有。这块暴露出来的地面,跟现在被石屋压住的地方没有什么两样,也是只有一些凹槽。

????“机关确实是这座石屋,不过这座石屋下面应该不是通道,毕竟石屋这么重,在石屋下面挖掘通道不太可能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指着石屋后面的青石墙壁道:“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,这面石墙应该是早就存在的。石屋的作用应该是遮挡这面石墙了。”

????韩孔雀过去敲了敲石墙,感觉了一下,他用手推动了一下,没想到只是稍微使劲。他就被闪了一下,那面石墙居然是能够转动的。

????石墙中心有一根轴,只要稍微推动,石墙就会转动,就好像现代的转动玻璃门一样。

????“等等,你们不能进去。”韩孔雀他们正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,就有人开口阻止他们了。

????韩孔雀看过去,那是一个老头,这老头应该是跟随高大山来的:“高老,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高大山道:“小韩,你现在还没有资格发掘埋藏在我国地下的古墓吧?”

????“我确实没有资格,所以,我就不进去了。”韩孔雀笑了笑,不再出声。

????他不用着急,钱种树自然不会让他们好过。

????果然,钱种树一把拉住了几个老头:“来人,把他们送出去,如果不服,直接打出去。”

????钱种树在他们家族的威信还是很高的,他们村子里也全都是姓钱的,所以他一声令下,几乎没有人犹豫。

????钱种树话音刚落,几个年轻的工人,就走上前去,推推搡搡的把几个老头向外赶。

????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?”高大山此时也没有多少镇定了。

????江林本来在一边看热闹,等发现有人向他走去,他立即道:“我是韩孔雀的朋友,只是来看望朋友的。”

????“韩先生?”钱种树看向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他确实是我朋友。”

????就在高大山他们那些专家即将被赶走时,李信说话了:“钱村长,最好还是把他们留下,既然是你们家祖上的先辈之墓,就不怕让他们看,再说,我怀疑这是做空墓,有这些人跟着,还能给你们做个证,也能证明你们什么也没有从古墓里向外拿东西。”

????“空墓?”钱种树一惊。

????李信道:“真水观的道人肯定是知道这条通道的,你说古墓里还能剩下什么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总会剩下一些的吧?他们不可能连棺椁也动。”

????“还真是这样,不过棺椁里面有什么就不好说了。”李信再次道。

????“不要管他们了,我们下去看看。”钱种树阻止了赶高大山他们的那些青年。

????李信道:“弄跟火把过来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条通道被堵了很长时间了,拿根火把进去太危险了。”

????“用火把干什么?我们有手电筒。”一个青年道。

????钱种树道:“你小子不懂不要乱说。”

????“韩星大哥,你说,为什么要用火把?”青年不服气的道。

????韩星笑道:“如果火焰在洞里不会熄灭的话,说明里面有氧气,不过,有很多墓穴都有火龙机关,所以带着明火进古墓,也是十分危险的。”

????“火龙机关?”很多人都不知道这种机关。

????韩星道:“简单的说就是煤气或者甲烷。如果洞中有这种东西,或者是特意放进去了这种东西,遇火就会燃烧,如果在面积狭小的洞穴当中,更加危险,会发生爆炸。”

????韩孔雀离门口最近,他的感知最清楚。所以他道:“没有腐朽的味道,应该没有多少危险。”

????韩孔雀率先走进去,古墓的结构很简单,进入之后就是一条狭窄的向下延伸的通道,通道好像是从岩石之中掏空出来的。

????韩孔雀首先进入,进来之后。他的身体明显前倾,他怪异的看了一眼这条通道,门口有一个一平米见方的小平台,其他地方都是下坡。

????由于进来之后要给后面的人让路,所以他不能在那块平地上停留,就直接进入了下坡当中,顺着下坡深入了墓穴。

????通过了这一条狭长的通道之后。后面的空间也不大,只有一主二副三间墓室,两件副墓室空空如野,什么都没有,直到进入主墓室,才看到了一座石棺。

????到了这个时候,也没有人争抢了,一座空的墓室。有价值的东西只是一座石棺,可石棺里很可能是钱家的老祖宗,这种东西,高大山他们就算是再自以为是,也不敢开口跟这里的村民抢。

????“开棺看看吧!如果我没有看错,这里的格局已经被破坏了,如果钱家的祖上真的知道些什么。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祖上还留在这里的,这应该是一副空棺。”李信道。

????石棺很容易就被起开,里面还有一副木棺,打开一看。里面只有一些衣服,其他再也没有什么了,这最多算是一副衣冠冢。

????李信没有看石棺里有什么,看来他对自己的判断十分自信。

????韩孔雀看到那么多人围着石棺,所以他也就没有靠近,他也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
????“韩先生,你有什么发现没有?”李信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如果说有什么发现,那就是这块地方应该在塌陷,就跟地底下被人挖空之后,出现的断折一样,这样的情形,在很多煤矿开采区经常遇到。”

????“韩先生不学风水之术真是可惜了,你的观察这么仔细,真是一言中的,如果我没看错,真水观前的灵泉,应该比真水观还要古老。”李信道。

????韩孔雀奇怪的道:“不是真水观的道士来了之后挖出来的?”

????“应该是之前,韩先生既然会看水,你看这墓室下面有没有水?”李信问道。

????韩孔雀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水分,发现下面居然是空的,不过下面可不是墓室,而是一条干枯了的地下河,地下河成蜂窝状,把整个墓穴下面掏空了。

????“原来应该有水,不过现在应该干枯了。”韩孔雀实话实说。

????“这就对了,原来地下有水,所以这上面的墓室没有一点问题,而且这边是上佳的墓穴,不管是谁埋在这里,都会泽被后人。

????可就是由于灵泉的被发现,这里的水慢慢的被抽空,就算没有抽空,也让地下的暗河有了空隙,这样的情况出现,最先受到破坏的就是这座山丘的结构,地质结构被破坏了,龙脉自然会受到影响。”李信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是说地下水抽出来的多了,地面也会塌陷吧?”

????“对,这应该才是那条潜邸金龙被破坏的主要原因,要不然,单单依靠炮弹,也不太可能就把这里打出那么多断层。”李信道。

????“就是因为发现了这里的龙脉遭受了破坏,所以钱氏后人才把祖先的遗骸转移了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我也只想到了这么一种解释。”

????“看来这里遭受破坏之后,后来的真水观道人,又重新修复了,他们利用完了,现在又轮到我来这里重新利用一遍。”韩孔雀苦笑着说道。

????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,他能够看到想到做到的事情,人家没准在几百年前,甚至是千年前就已经做了。

????李信道:“真是可惜了这块风水宝地。就是因为贪图一些灵泉,就毁了这里,要不然......”

????虽然李信没有说完,但韩孔雀知道他的意思,不过就算保留下来一条龙脉,现在还能出一位皇帝吗?

????这一点他可是有点不信,就算钱家的祖先埋在了这里。他们钱家也没有出过一位名人吧?

????“韩先生,这里你学问最高,你过来帮我看看这封信。”就当韩孔雀和李信推敲这里的变化时,就听到钱种树叫他。

????“我最有学问?钱叔这是在给我拉仇恨啊!”韩孔雀看向眼睛几乎开始冒火的高大山等人,这些老头哪一个的学问弱了?

????钱种树不信任那些老头,这是肯定的。所以韩孔雀也没有多说,直接走了过去,看到一封纸张已经发黄了的信封。

????“钱谦益留?钱谦益?这里是钱家角,你们这里都姓钱吧?”韩孔雀看着信封上的四个繁体字,有点呆傻了。

????难道这里真的跟钱谦益牵扯上关系了?如果真是这样,他上午收的那本九国志就十分有意思了。

????“钱谦益是谁?他十分有名?”钱种树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钱叔,这封信你从哪来找到的?”

????钱种树道:“在衣冠冢里的衣服里面发现的。衣服里面有一个牌位,跟我们祖上的牌位很像,这样的牌位里面有暗槽,你看,这封信就被藏在牌位的暗槽里面。”

????说着,钱种树递给韩孔雀一个黑色为底,白字写就的灵位,灵位在钱种树手中。瞬间多出一条暗槽,书信应该就是从这里拿出来的。

????灵位上用白漆书写的几个大字:钱谦益之灵位。

????看到这个灵位,韩孔雀不可避免的又是一怔,钱谦益怎么可能埋在这里,而且是一副衣冠冢?

????钱谦益在现代也很出名,他最出名的就是老夫少妻,取到了明末四大美女之一的柳如是。

????这个名人可是常、熟人。他死后的墓地也在他的家乡,柳如是虽然没有入他的家族墓地,但她的墓地,也离钱谦益的墓地不远。这样的名人,所有事情都是透明的,他的灵位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,而且时间也不对。

????这座古墓的年代绝对超过了三百七十年,想到这里,韩孔雀心中一动,钱谦益死了也有三百七十年了,难道钱谦益的灵位就是那个时候放在这里的?

????如果是这样,这钱家角的钱姓族人又跟钱谦益是什么关系?

????心里充满了疑问,韩孔雀打开了那封信,果然,这是钱谦益留下的遗书,而钱家角的钱姓族人,确实是钱谦益的后人。

????“信上写的什么?”钱种树着急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大体的意思就是说,钱谦益将要做一些危险的事情,害怕祸及九族,所以留下了一条后路,他把家族的一些藏书,藏在了这里,并且秘密转移了一个儿子养在这里,隐姓埋名在这里落地生根,并且守护着这座古墓。”

????“藏书呢?”高大山忍不住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里我们可不是第一个发现的,所以你们也看到了,这里是一本书都没有了?”

????“你把信给我们看看,我们可信不过你们,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。”一个老头道。

????韩孔雀直接把信还给了钱种树,道:“钱叔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????此时钱种树已经猜到了点什么,他们村子里原来可没有出过几个文化人,所以出现在他们村里的古籍就有点问题了。

????他们村原来可有不少古籍,那些古籍是怎么来的,他比谁都清楚,除了一部分来自真水观,还有一部分则是祖上传下来的。

????所以,到了此时,他已经完全清楚的知道,他们从真水观抢来的古籍是谁的,那些本来就是他们钱家的,只不过是被真水观的道人,从墓室里搬了出来。

????这些钱种树自然不会说出来,而今天韩孔雀从钱大妞家里收购的那本九国志的来历,也十分清楚了,那肯定是钱谦益的藏书,因为上面有钱谦益的藏书印。

????钱种树知道了那些古籍的下落,虽然心里悔恨异常,但也知道不可能再有所收获,所以他直接把信封递给了高大山,让他们也死了这份心。

????钱谦益年青时即喜古书善本,以藏书富而闻名江南。

????藏书家赵琦美卒后,其“脉望馆”所藏之书,以2万金全归于他。

????他又购得刘凤“厞载阁”、钱允治“悬磬室”、杨仪“七桧山房”等知名藏书家的藏书,其中唐写本、宋元本、珍稀本有万余卷。

????其后他又不惜重金,广收古书,书贾云集门前,所藏书可于皇室内府藏书相等,超过叶盛、吴宽、朱睦木挈等家藏书。

????钱谦益中年时曾构“拂山水房”藏其所收之书,晚年则居“红豆山庄”,新建“绛云楼”,取“真诰绛云仙姥下降”之意,名其书楼为“绛云楼”,中有宋刻孤本,秘册精椠较多。

????其藏书经重加缮治,区分类聚,分为73大柜,自称:“我晚而贫,书则可云富矣”。

????学者称“大江以南,藏书之富无过于钱”。

????但顺治七年(1650),幼女与乳母在书楼上玩耍,蜡烛误落入纸堆中,起火被烧。

????自称绛云楼之火和梁元帝江陵焚书、李自成文渊阁焚书为“藏书三大厄”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

????PS:感谢吴容华、芯浅于非一少、寒竹love、叶蝉舞、双子白色、暴雨狂雷等兄弟的打赏。

????感谢悲伤の泪、Xuejimi、艾风C、qhds、龙飞13221、噬书之虫we.sky、ginmo、鸭总~、舞鸣.昂、chen060606、淡水河边的风、芯浅于非一少、慕容火焰、暴动星期三、shusheng3306等兄弟的月票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