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七十九章古墓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这应该是一副民国时期的画,画工还算不错,不过没有留款,也没有题字,只是一副裸画,所以价格不是很高,不知道小兄弟是不是要卖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不值钱?”钱混子有点失望的道。

????钱种树道:“你是想钱想疯了吧?就像韩先生说的,上面光秃秃的连个字都没有,又不能证明是名家画作,这么一幅画,难道要人家韩先生出价百万收购啊?”

????“韩先生,您能出多少钱?”钱混子不甘的道。

????由于自己十分擅长画老虎,所以韩孔雀实在是看不上这幅画,但他不想打击村民的积极性,所以道:“怎么也有七八十年了,如果你要卖,给你三千吧!”

????“三千?”钱混子更加失望了。

????“你好好收起来,没准过几年这种画还会升值,现在卖了可惜了,好好保存着吧!毕竟在你家传了七八十年了,卖掉了可惜,留着也是个念想。”本来钱混子还以为是韩孔雀故意砸价,但韩孔雀这么一说,很明显是不想要这幅画了。

????这时钱混子到是急了,三千块钱不是钱啊?

????“三千块钱我卖了。”钱混子直接把画轴仍在了韩孔雀跟前,就等着拿钱了。

????韩孔雀无语,韩星看着韩孔雀,等着指示。

????“给他吧!也就是三千块钱,如果不是这头老虎画的太温柔,卖个三五万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啊!”韩孔雀叹息的道。

????钱种树一听韩孔雀的画,也乐了:“你别说,你这么一说,我也看着这头老虎别扭,你看这头老虎的眼睛,是不是带着笑意的?这幅画还真绝了。”

????韩孔雀叹息道:“这副画从画工上来说,实在是没有可挑剔的,就算笔法还略显稚嫩,但也能看出作者的实力不凡。但猛虎下山是这么画的吗?这么温柔的一头老虎,而且眼睛里还带着笑意,这是卖萌呢!”

????“咦?这副画有意思啊!这谁家的画?难道是你家的?你家有人常年生病吧?不过,从这头老虎没有煞气来看,病人虽然体弱,倒也不致命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李信风度翩翩的走进了院子。

????“啊?李大师?你怎么知道钱混子的爷爷身体不好?你真不愧是大师。自从我记事起,钱混子的爷爷就病病歪歪的,可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,你说奇不奇怪?”钱种树道。

????“这就对了,你家应该没有出过将军吧?”李信看着钱混子道。

????钱混子有点不好意思,钱种树道:“他家八辈贫农。哪有可能出将军。”

????虽然他们都是本家,但早就出五福了,所以虽然同是钱氏一族,但关系已经很疏远了,毕竟他们钱氏一族,在这里繁衍了三百多年了,都传了十几代了。有些本家的关系已经很远了。

????“我们家没出过将军,好像您老十分光荣似地?难道我们家不姓钱啊?”钱混子不干了。

????“好了,你们不想知道你爷爷为什么身体虚弱?要知道,平民之家,猛虎上山可以挂,下山图不是寻常百姓可以顶的主镇得住的。

????下山图适合于官宦之家与衙门,特别是军将之家,这样的图如挂在平常百姓家。轻则常年疾病缠身,重则意外伤病,经常破财,年年因财紧张而发生不愉快的事。”李信打断他们的话道。

????“啊?”所有人都惊叫起来,就算韩孔雀也不例外,他还真不知道,下山猛虎图平常人家不能悬挂。要知道他手里就有一副,他还想着挂在家里呢!

????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谁也不能自己寻找不自在。

????钱混子道:“次奥,说我我爹娘天天打仗呢!爷爷天天病病歪歪的。父母因为穷,三天两头打仗,原来都因为这幅画,幸亏把他卖了。”

????刚才还因为卖了三千块,心里有点不甘,现在听李信一说,钱混子好像看到了那副下山猛虎图要咬人,赶忙离得远了点,等拿到了三千块钱,立即就跑了,他此时深怕韩孔雀要后悔。

????“这小子?我还没说完呢?你们看,这副猛虎下山根本就没有一丝杀气,虽然对人有所冲撞,应该不算厉害才对。”等钱混子跑了,李信又补充道。

????韩孔雀此时更加苦笑不得,这么一副猛虎下山图,还真不知道留着有什么用,不过想来放在博物馆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,毕竟画工在那摆着呢!

????虽然这头猛虎看着可笑了点,但把他当做一副卡通画看,还是十分萌哒哒的,想来一些小女孩看了,应该会喜欢。

????李信道:“你们不吃饭啊?这都几点了?”

????“哎呀!你看,我这一兴奋,把吃饭的事情忘了,我们这就去吃饭,幸好我早有安排,今天中午我们吃铁锅鲶鱼,我们水库里土生土长的鲶鱼,绝对干净。”钱种树道。

????鲶鱼营养丰富,并含有多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,由于是食肉鱼类,所以肉质特别好,口感更不错,不过现在养殖的太多,喂食的东西更是脏,所以在外面,现在还真没有人敢吃了。

????吃饭时,韩孔雀看到了韩星的那些同学,都是些年轻人,在见到韩孔雀时,都很拘束,韩孔雀只是跟他们简单了点了点头,就跟着钱种树去了另一个房间里吃饭。

????这是一家农家饭馆,虽然不大,但很干净,做的都是农家菜,特别是铁锅鲶鱼,做的特别地道,这让韩孔雀吃的赞不绝口。

????术业有专攻,熟能生巧,别看人家的饭店小,可抓住了重点,制作一样菜,生意照样红火。

????由于韩孔雀不喝酒,所以众人吃饭也很快,吃过了饭,韩孔雀道:“韩星,你的那些同学是什么想法?”

????韩星道:“有不少已经同意加入我们公司,不过,让他们入我们咨询公司吗?”

????“恩,先让他们跟着你,等我们的研究所下来了。在把你们全部转入考古研究所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跟韩星简单的交流了几句,韩孔雀就不再多说,开始跟李信和钱种树说起了一些其他事情。

????这时,跟他们坐在一桌的钱大说话了:“老板,水厂那边在清理真水观时,发现了一些东西。”

????“发现了一些东西?”韩孔雀一愣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????李信此时到是十分感兴趣的道:“发现了什么?难道是古墓?”

????“古墓?不是。只是一件暗室,不过暗室已经被破坏了,里面什么都没有,只是有些石头上刻了一些字,我知道老板喜欢石刻,所以就说了出来。”钱大道。

????钱种树此时道:“真水观下面的暗室我知道。那地方我小时候还经常去玩,听说我祖辈搬到这里住时,那边就有一座石屋。

????后来修建真水观,需要平整土地,就把石屋掩埋在了地下,你们发现的应该就是那座石屋,它后来被真水观的道人圈在了暗室之中。

????那是用整块石头掏空了做成的石屋。小时候我们经常爬到石屋顶上玩,如果发现的是这个,应该没有什么珍贵的。”

????“那些字迹呢?你们能够认出来吗?是跟我从你们这里买去的石碑上的字迹一样的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钱大摸了摸脑袋道:“那些字迹被土石掩埋,我们没有清理,也没有认出是什么字迹。”

????这时钱种树又说话了:“如果没错,应该是毛zhu席万岁几个字,我知道那石屋的内外两面,在特殊时期雕刻上了这样的口号的。如果没有意外,应该就是这些字。”

????韩孔雀无语,本来他还以为是像他们买的那玉碑上的铭文一样的古文呢!没想到是赞美毛爷爷的口号。

????“不是古墓啊!我还以为有什么奇怪的发现呢!”不止是韩孔雀失望,就连李信也失望了。

????韩孔雀此时却精神了,他对李信道:“你为什么会认为那边有古墓?难道真水观的风水那么好?”

????“那是当然,那边是风水大穴,周围所有龙脉。全都集中在了真水观那边,如果这边有埋人,肯定就埋在了真水观那边。”李信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也不可能啊!钱家三百多年前搬过来就建立了真水观,那地方可是他们的。他们家不可能让外人在他们的地头上埋人。”

????“你先入为主了,怎么就不是钱家有人埋在了那里?如果那时候的潜邸金龙没有被破坏,这样的龙穴,不可能没有人发现,还有,如果钱家的祖先没有什么发现,怎么可能搬迁到这里来定居?”李信道。

????“难道真的有一座古墓?而且是钱家祖先的墓?”韩孔雀看着钱种树道。

????钱种树道: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,我们钱家有人葬在真水观所在的山头上,不止是以前没有,就算是以后,我们钱家的人也没有葬在这附近的,我们钱家的墓地在村子的大南边,村子北面,就没有一座墓地。”

????“这就肯定不正常了,如果刚搬来,没有发现这里的风水格局还没什么,但以后钱家的后人不管是选阴宅,还是看阳宅,怎么也要请风水先生。

????就算有的风水先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西贝货,但总不可能几百年请的都是不学无术的人吧?

????只要有一个人看出来了,钱家就不可能放着那么好的墓穴不选,而把先人埋到村子南边。”李信道。

????韩孔雀此时也反应过来了,风水之术一脉相传,既然李信能够看得出来,想得到,那原来的风水先生自然也能够看得出来。

????这样一来,这片没有埋一个人的地方,就真有问题了。

????李信看韩孔雀若有所思,他再次道:“所以这里面就只有一个问题,有人不想破坏钱家角北面的风水格局,所以就规定了北面不能埋人,钱村长,不知道你们钱家有没有这么一个规矩?”

????钱种树膛目结舌的道:“我们钱家还真有这么一个规矩,虽然不像你说的那样,但目的是相同的,我们钱家祖上传下来的规矩,所有钱氏族人,必须臧在家族墓地之中。

????而村子北面不能埋人,说是影响我们钱家的风水,所以外人也不能埋在那里。

????就算是解放战争时期。那边打仗死了很烈士,被匆匆掩埋在山沟之中,后来还是我爸,带着人一个个找出来,转埋在了我们家族墓地旁边,现在那些烈士的墓碑还在。”

????李信道:“这就没错了,如果我没猜错。真水观所在的山头之下,应该就是一座大墓。”

????“啊!”在做的几个人都惊叫起来。

????“其实事情很明显,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,钱家怎么可能在那边修建道观?特别是石屋,那应该是守墓人使用的,类似于石雕的祭祀物品。”李信道。

????钱种树和钱大的脸色不停的变换。好一会儿,钱种树才对韩孔雀道:“韩先生,我希望我的祖先不被打扰。”

????韩孔雀立即道:“这个没问题,如果没有你们同意,我是不会随意挖掘真水观那边的一寸土的,再说,以后水厂建成了。你们村里肯定有不少人在里工作,如果有什么异动,你们村里的人肯定第一时间知道,所以你放心就是了。”

????韩孔雀刚表完决心,李信就笑了:“钱村长,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,如果我门看错,那座古墓应该被动过了。而且不止一伙人动过。”

????“啊?被人动过了?”钱种树惊叫出声。

????李信肯定的道:“那是肯定的,先说你的祖上,如果建立真水观是为了守墓祭祀,他们自然不会把真水观让给后来的那些道人。

????如果你的祖上不知道,不了解情况,那最少那些真水观的道人是知道情况的,他们肯定知道真水观修建的原因。也肯定知道真水观下面有一座古墓,要不然,他们也不可能利用潜邸金龙,挖出一眼灵泉。”

????“你是说。就算原来古墓没有被动过,后来真水观的道人也肯定动过?”钱种树脸色难看的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只是看那些道人布的局,就知道,他们在风水之道上的造诣,比我高深多了,如果我能看出来,他们自然也能看出来。

????所以,任何古墓都不可能躲过他们的眼睛,而且他们在这里那么多年,更不可能对他们脚底下的古墓不闻不动。

????只是从他们修建密室,把那座石屋藏起来看,他们已经发现了通向古墓都密道,密道就应该在那石屋当中,或者是它周围。”

????“既然这样,我们快吃饭,吃完了我们去看看,如果那边真有通道,我们进去看看,反正是我们钱家的祖先,也没有人能够拿我们怎么样。”钱种树还是十分果决的。

????如果古墓没有动,他自然是不想任何人打扰他祖先的安宁,可既然有可能轻易找到通向古墓的通道,那他还不如自己先进去看看。

????如果他还拦着,那只能是便宜了韩孔雀,要知道,那地方现在可是韩孔雀的了,如果他现在不让人发掘,以后韩孔雀总会找到机会发掘的。

????万一通道很容易找,并不用大动干戈就能进入古墓,那韩孔雀把他们祖先的墓搬空了,他们也不会知道。

????既然需要挖掘真水观下面的密室,秘密自然也就不可能保留,所以,在钱种树安排下去之后,真水观那边出现古墓的消息,立即传遍了整个钱家角村。

????当韩孔雀他们一行人来到真水观时,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,而意外的,韩孔雀还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人。

????“江林你怎么来了?”韩孔雀看着江林笑道。

????江林也笑道:“我的工地就在那边,你这边的动静这么大,我自然就被惊动了。”

????“咦?高老您也来了?”韩孔雀看着从江林后面冒出来的高大山,立即惊讶了。

????高大山道:“现在这一片可都属于魔都市管辖,作为魔都市博物馆馆长,收藏协会会长,这里发现了古墓,我自然要到场。”

????韩孔雀无语,不过钱种树可没有一点客气:“这可不是什么无主古墓,而是我们家先辈的墓地,就是因为古墓受到了破坏,所以我们想要了解一下被破坏的情况,如果有可能我们会修复。”

????“你们家的祖墓?”高大山惊讶的道。

????钱种树道:“那是当然,你不会不知道这地方的所有权,原来属于我们钱家的吧?这片遗址,原来也属于我们家,现在被卖给了韩先生,你说这里有古墓不是我们钱家的祖先,是谁家的祖先?”

????高大山道:“这个倒是有待考证。”

????“你们不要争了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古墓里应该没剩下什么东西。”李信看着好笑,所以直接把两个人争论的目的挑开,如果古墓是空的,这些人也就没有了争夺主权的必要了。

????真水观下面的密室不深,上面的土石本身就被清理了不少,所以很容易就被挖了开来。

????密室当中,就是钱种树说的那座石屋,而石屋上的字迹,也被水冲刷出来,还真就跟钱种树说的一样,就是那种口号。

????“你说这里有通向古墓的通道?”此时所有人都疑惑了,钱种树自然也不例外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如果有机关,那就只有可能在这石屋上,不过这石屋这么简单,机关到底在哪呢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