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七十六章竹子币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韩星,不是说你不少同学都过来了吗?怎么没见到他们?”韩孔雀一边走一边道。

????韩星道:“他们去北面的水库钓鱼了,等中午您就见到了。”韩星无奈的道。

????他那些同学自由散漫惯了,更何况现在韩孔雀还不是他们的老板,所以也就没有等老板的想法,现在反而让老板等着他们了。

????“韩先生你看是不是这里?”李信十分自信的指着脚下的一块土地说道,虽然是询问,却更像是肯定。

????韩孔雀感知了周围的水分,发现地下确实就是他原来见过的那个小断层,这处地方上下两条水脉,只要打通了,真水观那边的泉眼就能立即出水。

????“就是这里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李信道:“如果我们没看错,这两条水脉就只有这么一处地方有所交接,只要错开这处地方,最多就只能打到一条水脉,那样就不能让两条水脉连通了吧?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李大师确实名不虚传。”

????“来,来,都看好了,就在这个点上打一个眼,千万不要打错了。”钱大指挥着打井队,快速达到指定位置。

????打井的机器就是一台钻机,一个三脚架支撑起来,一个常常的钻头,被一台柴油机带着告诉运转。

????三米的深度,在地表实在是没有什么难度,连五分钟都没用到,就钻透了。

????“出水了。”开钻机的师傅是个很有经验的人,只是凭感觉,他就知道钻到水了。

????“提钻。”

????“真是只是三米啊!”

????“真是厉害。”

????“三米就出水了,这谁家要是打井,请韩先生和李大师随便看一眼,不是会百分百的打到水了?”

????周围的一些过来看热闹的村民,开始议论起来,有些村民兴奋的好像是他点的穴一样,比韩孔雀和李信还要高兴。

????根据韩孔雀提供的图纸。李信接连点出来了三个位于地表的水脉,而且跟韩孔雀标注的位置一模一样。

????这让韩孔雀完全放下心来,看来这李信是真有本事。

????韩孔雀自己是因为他有控水神通,只要有水的地方,他都能感知到,这其实跟看到地下的情况也差不到哪去。

????而李信,却是凭借真本事。找出地下水脉的位置的,虽然韩孔雀的图纸提供了一些帮助,但图纸和实地是完全两回事,能够根据韩孔雀的这么点提示,能够准确找准位置,已经算是很牛逼了。

????“韩先生。村里已经有人等急了,不如我们先回去,这李大师一忙起来,就什么都忘了,我们是没法把他拉回去的。”钱种树道。

????韩孔雀奇怪的道:“村里人等着我干什么?”

????“嘿嘿,”钱种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:“上次韩先生不是从我家里收走了那些东西吗?村里人听说了,就回家把自己家的老东西都翻了出来。正想请韩先生去看看。”

????“哦!是这样啊!我可是求之不得,如果有好东西他们会不会卖?”韩孔雀笑着问道。

????“那是当然,如果不想卖,又何必求韩先生去看。”钱种树理所当然的道。

????“那我可的去看看。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把工作交给了李信,韩孔雀放心的想要回去淘宝捡漏。

????还没等他们回到真水观,就听到了极大的欢呼声,声音是从真水观那边的工地上传来的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很快韩星就了解了情况回来报告,只见韩星兴奋的道:“大哥。真水观的那个泉眼出水了,水流量很大。”

????“恩,灌装设备到了没有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韩星道:“已经安装完成了,只是现在厂房还没有建设。”

????“采集一部分送到相关机构去化验,其他全部装起来,只要能够保证卫生,装桶的水。全部送到魔都饭店里去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韩星一愣道:“大哥,还是等化验报告出来了以后在送吧!”

????“不用,这水应该没什么问题了,就算这初期的水。最多也就是效力弱点,这样的水相比普通矿泉水,也是顶级的好水了。

????现在要尽量的把地下水抽出来,让整个地下的水流动起来,随着时间推移,泉眼里出来的水会越来越好。”韩孔雀解释道。

????知道了韩孔雀的目的,韩星立即开始安排。

????当韩孔雀走进钱家角大队部的时候,这里已经有不少老人在等着他了,他们一看到韩孔雀过来,立即围拢了上来。

????钱种树看到这种情况,连忙喊道:“你们都不用着急,只要东西好,韩老板是肯定会收的。”

????说完,钱种树还看了一眼韩孔雀,深怕他不满意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对,只要是真东西,什么我都收,只要你们不害怕我坑你们就好。”

????“不怕,不怕,韩先生先看看我家里的这只碗。”一个老先生,还没等韩孔雀停下脚步,就把他手里的一只锈迹斑斑的碗递了上来。

????韩孔雀没有接,却看得出,这只碗包浆很自然,应该是真品。

????“等会,等韩先生坐下来了你们再拿东西。”钱种树喊了两嗓子,不过根本没有人理会他。

????这些人可对他十分不满,谁让上一次韩孔雀来,他只顾把自己家的东西买了,没有给乡亲们留条路呢!

????钱种树看自己的话不管用,立即护着韩孔雀,让他做到了大队部院子中的一颗大树之下,这边太阳晒不着。

????坐定了,韩孔雀立即接过了那只铜碗:“一个个的来,反正我也跑不了,大家都不用急。”

????韩孔雀这么一说,一些挤在他身边的老人,全都讪讪笑了起来。

????其实这只是一些老人的狡猾罢了,他们都害怕韩孔雀收够了东西,后面的就不收了。

????还是钱种树了解这些人的想法,所以他道:“韩先生是大老板,他有的是钱。你们拿来的这些破烂能够值几个钱?不用害怕韩先生买不起。”

????“你说什么呢?就算我们这些是破烂,也不比你家的那些差。”一个老头道。

????“三叔,就因为我知道我家的那些是破烂,所以我才没有拿出来献丑。”钱种树笑着道。

????那老头表情一滞,立即反应过来:“你不要在这里捣乱,让小韩同志好好给我们鉴定,我孙子早就说过几次。这只铜碗是好东西,只不过我一直没有交给他拿出去卖。”

????韩孔雀不管他们说什么,他自己仔细观看手中的铜碗,铜碗通体无字样,碗内有螺旋纹,轻敲有向古钟一样的声、且发颤。音质清脆!

????铜碗内有螺旋纹,那是车床车丝的痕迹,中国的机器铸造生活用品,最早是在同治和光绪年间,一直沿袭到民国初年。

????铜碗一般不作为生活中的日用器皿,属于祭祀或神龛上的摆件居多,这只铜碗的包浆整体厚实匀称。没有铜臭味,韩孔雀基本可以断定是真品。

????一般来说清代的铜碗都有比较精美复杂的花纹,但也不排除例外情况;鉴于铜碗没有花纹,从保守点断代上说它是民国早期的器皿,最多也就是到晚清,所以这只铜碗价值不大。

????“大爷,这是一只民国的铜碗,当然。因为没有花纹等东西来证明出处,所以也可能是晚清时期的铜碗,这只铜碗是真东西,现在存世量不多了,是好东西,好好保存着吧!”韩孔雀鉴定的很快,就在老头和钱种树还没说完话时。就给出了答案。

????“真的是好东西?”老人高兴的道。

????看到老人的样子,钱种树苦笑道:“三叔,是真东西,但不值钱。你老自己保存着吧!”

????“是好东西怎么会不值钱?”老人道。

????韩孔雀和钱种树同时苦笑,钱种树道:“三叔,这些民国的,最多到晚清,上面还没有花纹,所以制作的不算精美,这样的铜碗不值钱。”

????看到老人不信,韩孔雀道:“如果是带花纹的精美铜碗,民国的最多也就四五百块,您这只,最多最多也就值一百元。”

????“一百?一百也不少了,卖了。”韩孔雀本来以为老人会失望,没想到韩孔雀说出能够值一百元之后,老人居然乐呵呵的笑裂了嘴。

????韩孔雀汗颜:“老人家,用不用跟家人商量一下?”

????老人道:“不用,这只碗是我年轻时在地里干活刨出来的,我能当家。”

????“韩星,给钱。”韩孔雀只好把碗放在了一边,仔细收好。

????其实这样的铜碗,韩孔雀还真不想收,不过这总也是一个收藏门类,收下也就收下了。

????收了这只铜碗,韩孔雀随手在一边把这只碗的价格和特征记录了下来,这样以后也可以作为一份证明文件保存着,以免过后同这里的村民出现扯皮现象。

????“三叔公,你上一边去,该轮到我了。”在老人后面,一个中年人着急了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他手中的东西一眼,又是一件铜器,不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只是那简单无纹的样子就知道,也是民间的普通东西。

????韩孔雀从桌子上拿起铜香炉,直接点评道:“应该是民国时期的,黄铜,素面,这是典型的民国初双耳铜香炉,底款为‘大明宣德年制’,老包浆,保存不错,局部有点点敲瘪,价格在八千到一万五,如果卖给我,我最多出到八千。”

????“八千?卖了?”中年人听到了韩孔雀的报价,立即高兴起来。

????韩孔雀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示意韩星付钱。

????钱种树在一边小声的道:“这只香炉,他拿着去了魔都市好几次了,就没有一个人出价超过一千块。”

????韩孔雀立即知道了这中年人会这么高兴了,原来早就找人看过了,怪不得一点都不反对他出的价格。

????自己的情况被钱种树揭穿了,中年人有点不好意思:“大城市里的人太坏了,明明是好东西,他们就是不愿意多出钱,我这个东西七八十年的历史了,居然只给三五百,简直是把我当叫花子打发了。”

????“大哥。现金不多了。”给了这位中年人把钱,韩孔雀手里的现金就不多了,他手里只有一万块的现金,韩星身上更少,只有几千块。

????“让老张去取几十万现金,如果真有好东西,我们就转账。大家不要挤,我们一个个的慢慢来,你们也都看到了,我们的现金不多,要到银行去取,所以都不要着急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接下来是一个小姑娘。她手里拿的是一把银币,放在桌子上,韩孔雀稍微一数,足足有十一枚。

????他拿起一个,典型的袁大头,这是一枚民国十年袁世凯像壹圆银币,这样的袁大头一枚的价格在一千至一千五百元左右。

????韩孔雀随意看了七八枚。品相都很好,看的出来,这小姑娘保存的很好也很用心。

????这时,韩孔雀有点疑惑了,这些村民拿来的东西虽然价值都不高,却全都是真品,这样的场面,在收藏界中还真是少见。

????不过韩孔雀一想。也就有点明白了,毕竟这里不是大城市,这些都是钱家角的村民,他们拿出来的东西,一般都是祖传的。

????就算传承的时间不长,也都是有年头的东西了,所以这里韩孔雀遇到的东西虽然质量不高。但却全都是真品。

????“这是袁大头,我想你应该知道,这样一枚袁大头的价格在一千元到一千五百元之间,因为这个东西的价格透明。而且你这个保存的很好,如果你卖的话,我就给你按照一千五百元计算。”韩孔雀满意的看着手中十几枚银币道。

????小姑娘别看年纪小,但人家肯定也知道自己东西的行情,所以听到了韩孔雀出的价格,她十分老道的点了点头。

????不过,小姑娘还是有点意见的:“下面有一枚跟上面的不一样,我看你没有注意到。”

????“恩?还有一枚不一样的?你看我这做的实在是不太专业,哈哈,毕竟是不是专业的鉴定师,居然还有没有注意到的。”说完,韩孔雀开始认真的一枚枚翻看起来。

????“咦?这一枚还真是不一样。”韩孔雀在看到那么崭新的银币时,心中好奇起来。

????“这是竹子币?”韩孔雀仔细一看,立即吃惊了。

????“竹子币?你是说银币上那几支竹子吗?”小姑娘道。

????“对,就是因为这几支竹子,所以这枚银币叫竹子币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韩先生还真是博学,看到什么都能认出来。”钱种树笑着恭维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可不是我多么博学,而是这竹子币实在是太有名了,这么珍惜的钱币,我想不知道都难啊!”

????“啊?珍惜?”钱种树吃惊的看着那枚闪烁着银光的竹子币,从韩孔雀嘴里冒出来珍惜二字,那就意味着价格昂贵啊!

????不是韩孔雀有多么高尚,不想隐瞒这枚竹子币的价格,而是根本隐瞒不了,既然这是一枚特别的银币,自然就十分引人注意了,就算那个小姑娘自己不知道,她的家人也肯定是知道的。

????这种竹子币是1949年贵、州省铸,国内称“贵、州竹枝银币”或“甲秀楼竹子银币”,这种银币在国外都十分有名,在国外被称为BambooSilverDollar。

????这种银币是在1949年10月中旬由贵、州造币厂铸造,所用机器设备除沿用周xi城时期遗留的部分外,大部由贵、州物产公司经理朱迈仓在广、州购办。

????所购设备及在招聘技工于当年7月到达贵、阳,10月中旬开始试铸。

????从批准正式铸造,至11月11日造币厂大部分人员,因闻人民解放军已进入贵、州天、柱县而撤离贵、阳止,开工生产不足一个月。

????“贵、州竹枝银币”正面中央为贵、阳市的甲秀楼图案,外圈上边缘铸“中华民国三十八年”,下边缘铸“贵、州省造”字样,均为楷书。

????左右端稍下侧分镌五瓣花图案,背面为金竹三株图案,这是因为贵、阳市在宋代即称“金、竹府”,1942年建市时首任市长何辑五还以金竹为市徽。

????银币左右两边镌楷书“壹圆”二字,此币铸期短,铸额小,所以存世很少,据贵、州造币厂曾参与向解放军军管会移交的技工回忆,该厂原计划日平均产量为500枚,据此推算,铸量应在一万枚左右。

????该币曾由国min党贵、州省政府官员于贵、州解放前夕,在贵、阳至云、南溃逃途中,用以发放部分军饷和“资遣费”、“应变费”,流通时间不足一月。

????发行后绝大部分在贵、州、云、南沿滇黔公路的部分地区,流落到民间,一部分被国min党官员携往香港、台湾及国外。

????“贵、州竹枝银币”除以“金竹”表现强烈的地域文化特征外,还在币面甲秀楼图案的正门中,铸有时任贵、州省政府主席谷正伦姓氏的“谷”字暗记。

????下面英文字母TLK则代表造币厂的厂长谢杰民的英文缩写,可以说这种铸币方法,已经十分先进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

????PS:感谢笑看天梦百年、观音泪雨、附带、静心园散人、叶蝉舞、暴动星期三等兄弟的打赏。感谢风月东莞、Maryane、日子难过天天过过、淡水河边的风、封尘的技艺等兄弟的评价票。

????感谢长永、小月飞啊、asdfteio、he-man、lypop、日子难过天天过过、痴心获罪、26岁还是单身、麻烦筛、秋是吾名、扬厉子、碧海♂晴天℃、黑格。彪、hs9411等兄弟的月票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