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七十一章悲哀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保底月票应该有了吧,求一下保底月票。

????韩孔雀转头一看,从一边的电梯里,走出来不少人,几乎都是男的,除了前面的几个年纪比较大之外,其他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。

????可以看得出来,马家还是比较齐心的,不过现在打击医闹,就算来的人再多,也没法闹事,也不能堵院长的门。

????“谈的怎么样?”马如龙问道。

????一个穿着打扮很得体的中年人道:“不行,我们只见了一个纠纷办的工作人员,他拿着一份文件给我们读文件,问什么事情,他都是拿文件来说事,根本就没有一点用。”

????“他们没说陪多少钱?”韩孔雀忍不住问道。

????中年人道:“最高限额五万。”

????“五万?”一听这话,本来坐着的,蹲着的,站着的人,全都围了过来。

????“不行,不闹不行,不闹他们根本就不搭理我们,真不行我们去买花圈,去做条幅,他们不让我们做,我们就真不做了?不给他们点厉害看看,他们还以为我们好欺负。”一个青年火爆的道。

????“不要乱出主意,现在国家打击医闹,这样做我们并不能得到什么,一个不好还很容易把我们陷进去了。”中年人道。

????韩孔雀听了几句就不再听了,他退到了一边,看到马如龙呆呆愣愣的坐在一边,十分泼辣的韩大红,不停的砸着急救室的门。场面看起来十分凄惨。

????看到韩建国和韩荣耀他们全都站在一边发愣,韩荣夏好像有点害怕。顾小苗也没法长期站着,只有刘慧玉在不断的安慰韩大红。

????韩孔雀走到马如龙跟前道:“大姑父,你们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?病人到底是怎么成这样了?”

????马如龙看着韩孔雀,好一会儿才道:“不是用错药就很可能的药物过敏,其他可能都不大,现在医院害怕承担责任,坚决不承认是他们的责任。”

????“不承认责任也行,就让他们多出钱。反正就算追究了医院的责任,人也找不回来了,多出钱总可以吧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马如龙沮丧的道:“刚才那样的谈判已经进行了好几次了,医院连个当家做主的都没有露面,出现的那个人,就能当五万元的家,其他事情一问三不知。现在只能是托关系,让人了解一下情况再说。”

????“没有找个律师询问一下?如果需要,我给你叫一个来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找了,律师让走程序,人必须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放进太平间,要不然以后就算做法医鉴定。也不行了。”马如龙道。

????“直接拉了人去做法医鉴定不行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那些狗看着呢!你们小心一点,如果病人进了太平间,他们就更不会搭理你们了,等拖到你们受不来了,你们自然会求着他们处理。今天刚走了一家,没想到又让你们摊上了。”马如龙还没有说话。在他们身边不远收拾垃圾的一位中年妇女,居然提醒了他们一下。

????女人看样子三四十岁,长的十分白净,身体却很壮,手里拿着一个扫帚,不断的扫着周围的烟头、烟盒、矿泉水瓶什么的。

????在她不远处,还有一个同样的清洁人员,不过她的表现就有点让人受不了了,她在一群病人家属中间,不断的提醒他们,不要乱扔垃圾,这极大的增加了她们的工作量。

????“大嫂,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女人看了一眼周围,只有几名保安远远的站在外围,所以她小声的道:“你们也算是倒霉,自从这个新楼启用的半年开始,每个月都有几起医疗事故。

????今天早晨刚走了一家,没想到你们家又出事了,你们不要太老实,如果家里没有太硬的关系,就是要闹,而且要闹的有理有据,不能让他们抓住了把柄,要不然,医院早晚把你们拖黄了。

????现在的人,谁有工夫天天来找他们的麻烦?他们处理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了经验,可以说血已经冷了。

????刚开始他们总是会拖着,等病人家属的情绪稳定下来,不冲动了,他们才会慢慢的接触,如果不闹,最高才能拿到十五万,听说国家设定了最高的限额赔偿。”

????“乔大麦,你不要乱说了,你就一个清洁工,同情心这么多干什么?不要连这份工作都丢了,要知道明年你儿子可就要考大学了,丢了这份工作,你那什么供你儿子读书?”正当那女人想要给韩孔雀支招的时候,旁边那位清洁工,打断了乔大麦的话。

????韩孔雀看了看两个女人,现在的人还真是现实,不过,同情心泛滥的人也不少,就像这个叫乔大麦的,一看就是一个很朴实的女人。

????“谢谢你了大嫂,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,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韩孔雀拿出自己最近新制作的名片,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给别人自己的联系方法。

????“没事,如果你们处理不好,等下了班,我再给你打电话说一下,这医院里都是黑心的。”女人在离开时,接过了韩孔雀手里的名片,而理由则是韩孔雀可能需要帮助,所以她会下班之后打电话告诉他一些内幕。

????韩孔雀看着离开的女人,这女人还真是个热心肠,现在这个社会,黑心肠的人不少,但热心肠的人也不缺。

????收到了这种知"qing ren"士的警告,马如龙更加沮丧,也更觉无力。

????虽然平时他也有点小关系,但此时,他找任何人,得到的都是推脱。

????他认识的那些人,都没有实力撼动一家医院,因为。如果医院要承担责任,那首先要倒下一个主管副院长。

????接下来就是科室主任。主治医生,护士长等等。

????这么多人将要为一起医疗事故负责,而且付出的代价还很严重,这样的事情,就是砸人饭碗,断人财路,可以说是真的犹如杀他们的父母,这么吸引仇恨的事情。一般人是不会插手的。

????就在韩孔雀想要怎么帮一下马如龙的时候,就听到一片嘈杂之声,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几声惊叫。

????韩孔雀转头一看,他立即感觉到热血上涌,他的头嗡的一下,差点被气炸了。

????他看到他妈妈刘慧玉,正被一名警察。反剪着双手,把脑袋压到了地上,而那名警察,一只腿顶着刘慧玉的背,一只手正在拿手铐。

????看到这种情况,韩孔雀连想都没想。只见他一个箭步冲过去,伸手抓住妈妈的双臂,不让他接下来的动作伤到。

????护住了刘慧玉,韩孔雀不再客气,他抬膝。一下击在那警察的下颚上,只听那警察一声闷哼。接着软瘫在地。

????韩孔雀还不解气,直接一脚,把警察从地上踢了起来,只听碰的一声,这名壮实的警察,直接砸在急救室的门上。

????幸亏那门十分结实,并没有被那名警察砸坏。

????看到这种情况,本来冲进来的五六名警察,全都傻了眼。

????等了一会儿,总算有一名警察缓过神来:“你敢袭警?”

????韩孔雀冷笑道:“你最好把你手上的人放下。”

????“来人,把他抓回去,敢袭警,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。”他们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,虽然想到韩孔雀可能有深厚的背景,但那又怎么样?进了他们那里,天王老子来保他之前,也一定要先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。

????“袭警?警察我可没看到,你们也算警察?不是医院养的狗吗?”韩孔雀冷笑道。

????“喂?白衣,你来中心医院新住院楼四层,这里又有一群说是警察的东西告我袭警,还有,我一个亲戚死在了医院,医院的人全都躲起来了,报警的就是他们,你看我们怎么处理?”韩孔雀本来不想出头,但医院做的实在是过分了。

????现在韩孔雀也想明白了,只不过因为马如明的老婆和韩大红在敲打急救室的门,医院居然就报了警,而警察过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抓人。

????更过分的是,他们还把几个妇女压在地上戴手铐,这别人也就算了,但那时韩孔雀的母亲,他能看着自己的妈妈被人那样欺凌?

????“医疗事故?确定是院方的责任?”白衣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股骨头坏死,只是在腿上做了一个外科手术,下手术台时还好好地,可下了手术台只不过两个小时,人就死了,你说责任是谁的?”

????“找人做法医鉴定,其他都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再说,如果责任在院方,那不用说什么,如果是病人的病情转变,或者因为其他并发症出现而死亡,那就要自己承担责任,你想要什么结果?”白衣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先处理我袭警的事情吧,我先问问,其他事情等你来了以后再说。”

????“你那警官证不用给我看,刚才你干什么了,我都把那人踹晕了你才给我看,这不是让我故意袭警吗?这里这么多人都能作证,我还真不怕你们冤枉我。”韩孔雀直接把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手打到了一边。

????面对靠拢过来的四五个警察,韩孔雀还真是一点也不惧。

????“大姑父,刚才我打的电话你也听到了,现在你们怎么办,商量一下,既然医院玩硬的,那结果自然就不会太理想。

????你们是想继续跟医院谈判,还是直接告他们?如果想告,其他事情你们都不用管,所欲事情我来安排。

????如果是我们自己的责任,我们就要自己负责,如果是院方的责任,我们自然也饶不了他们,该负责的要负责,如果是他们的责任,我一定让他吃枪子。”韩孔雀恶狠狠的道。

????中国人信奉各人自扫门前雪,休管别人瓦上霜,韩孔雀也不例外,如果不是这些人做的实在过分,他也不像强出头。

????“如果是院方的责任。我们告的赢吗?”马如龙还没有说话,马如明的老婆说话了。

????韩孔雀看着这个女人。他明白她的意思,如果明确了是医院的责任,他们能够告赢吗?

????这是一种悲哀,这是一种对社会的极度失望。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告的赢,如果责任是院方的,我一定会让你们赢,但是......”

????“告他们,我不想要多少赔偿。我就想要个真像,我想知道,我男人为什么好好的会死,没有钱也不要紧,如果是我们自己有病,那谁也不愿,如果是他们的责任。该负的责任,他们一个也不能跑。”

????看着面目狞狰的女人,韩孔雀差点被她那样子吓到,这得是多么大的怨恨,才能让一个家庭主妇爆发出这种戾气。

????“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,不要说我欺负你。我叫韩孔雀,不服你们上来打我。”韩孔雀冷笑的看着进退两难的警察道。

????“韩孔雀?”其中一个明显是头,在听到这个名字时,赶紧十分耳熟。

????这时一名年轻的警察迟疑的道:“古玩街那边的?”

????“对,刑警队的几个家伙。也像你们一样,没有亮出警官证。他们原来也想告我袭警,不过好像他们现在不告了。”韩孔雀冷笑道。

????听到韩孔雀证实了自己的猜想,几名警察全都面色大变,五六个刑警队的高手,被这小子几下就踹到医院待了一个多月。

????这样的事情虽然外面没有多少流传,但在他们内部,却都收到了通报,对这样的猛人,像他们这样连医院一个科室主任都不敢得罪的小警察,还真是不敢招惹。

????五六名警察灰溜溜的走了,那个晕倒的,直接被送进了病房,反正这里是医院,而他们又是来帮医院忙的,所以韩孔雀也不怕他们要自己承担医疗费,加上那家伙对他妈妈不敬,他也就没提医疗费这茬。

????韩孔雀以后也不打算从政,欺负人又怎么了,就算有人想黑他,他也不怕。

????看到威风八面的警察,被韩孔雀打的灰溜溜的走了,连个屁都不敢放,这让马家的亲戚全都沸腾了起来。

????知道韩孔雀将要派人来把马如明拉走,去做法医鉴定,马家的小伙子立即兴奋了。

????医院肯定是不想让人把尸体拉走的,要想把尸体运出去,冲突是不可能避免的,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一般的小民百姓,还就真的拿医院没办法。

????明明是医院的责任,最后医院补偿一些钱,却像是在施舍,这让人恨得牙痒痒也是没办法,毕竟活着人最重要,谁也不可能为了死人,把活人连累了,不得不说,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。

????“你们要去做法医鉴定?我劝你们还是省省吧!没有人会给你们做鉴定的,就算有人给你们做鉴定,你们也不会得到想要的结果。

????如果我是你们,就好好的在这里待着,等待院方处理意见拿出来了,给你们一些赔偿,把人火化了了事。”就当所有人商量着怎么把人运走时,一个大肚翩翩的人走了过来。

????本来站在远处的几名保安,也跟了上来,想来,刚才发生的事情,是这些保安通知了医院上层。

????“这是我们张院长。”一名保安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没有人会给我们做法医鉴定?”

????“年轻人,是非皆因强出头,不要事情办不好,反惹一身骚。”这个张院长斜视着韩孔雀道。

????“我还真就不怕麻烦,要不然我们就掰掰手腕,看看你们到底能不能一手遮天?”韩孔雀冷笑道。

????张院长也不傻:“年轻人,我知道你有点关系,要不然也不会把那些警察吓走,不过,我们市中心医院是什么单位,你要想明白,想告我们的人多了,但我们医院每天还是那么风平浪静。”

????“不告你们也行,这件事你们想怎么处理?”马如明的老婆此时出言道。

????看到韩孔雀想要说话,马如明的老婆道:“我知道你是好心,如果因为我们的事情,让你也陷进来了并不好,能够好好处理了,还是尽快处理了吧!”

????看着女人难过的低下头,韩孔雀也只能无语,民不与官斗,虽然女人恨不得让害死她丈夫的人死,但她还是不想真的与医院撕破脸,因为她害怕,丈夫已经死了,但她还有孩子。

????“这才是处理事情的态度,病人因为突发疾病,因抢救无效死亡,只要你们同意这一点,我们医院会对那么做出适当补偿的。”张院长乐呵呵的道。

????“适当的补偿?适当补偿是多少?五万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“我们院方研究了一下,五万确实太少了,最后确定,给你们赔偿八万。”张院长道。

????“一条人命就值八万块钱?这八万块能够干什么?”韩孔雀冷笑道。

????“八万块都能买辆车了,你们还想要多少?人不能太过贪得无厌。”张院长也冷笑着道。

????看到是这种情况,马如明的老婆彻底失望了:“贪得无厌?说得好啊!那我告诉你,既然你们不想让我们好过,那我们也能让你们好过了,小韩,你看着办,你表叔的事情可就要看你的了。”

????“年轻人,你还真要强出头?不怕给家里得罪人?”张院长道。

????“我的家人都在这里,你问问他们,他们怕我给他们得罪人吗?”韩孔雀道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