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六十四章困惑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香港的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行,从1986年开始每年都拍卖任伯年画作,八十年代末半岛拍卖行和协联古玩拍卖公司也加入拍卖行列,但拍卖较少。

????可以说每年任伯年的画作都会增值,最早的1986年5月,第一次由苏富比拍卖的《人物册》,就达到16万港元的高价,位列最高层次,以后有所降低,但保持在5-10万港元。

????1988年再有大突破,达到70多万港元,但小立轴价格较低,不如册页。

????1990年拍卖的两幅较大的立轴中,一幅38万港元,一幅24万港元,算是较高的。

????1991年价格又有重大突进,一幅《钟馗》立轴达93万港元,这是当时任伯年作品的较高价格。

????到了现在,任伯年的画作虽然价格又升高了不少,2012年,一幅任伯年所绘的《华祝三多图》拍出了1.67亿元,由此开创了海派书画的亿元先河。

????但任伯年的仕女图价格并不算高,最少达不到上亿的程度,所以韩孔雀在看到这是任伯年的画时,才会一怔,因为他没想到任伯年画的仕女图,居然也画的那么精美。

????这副仕女画,开始参用唐宋古法,多用细挺的铁线描和飞扬的行云流水描,裙带花纹更用敦煌唐人装饰手法,色泽艳丽,笔致精细。

????这种浓墨重彩的画风,一洗清末民初人物画的孱弱之气。展示出一种新的风韵和格调,这样的画作完全可以媲美齐白石、徐悲鸿、张大千等近代大师了。可以说已经算是大师之作。

????虽然这幅画算是精品,但相比张大千的仕女图,任伯年的仕女图其价格就差远了,任伯年的仕女图,价格也就在一百万到三百万之间晃荡,一般超不过三百万。

????“十四副都是任伯年的仕女图?”韩孔雀皱着眉头问道。

????陈骞从韩孔雀接过卷轴,就开始观察他的表情,从开始的信息。到现在的皱眉,看的陈骞心惊胆战,虽然他能够确定这些是真品,但他也害怕出意外。

????“十四副都是任伯年的仕女图,难道韩先生认为有问题?”陈骞故作镇定的道。

????韩孔雀心里想不明白,但他能够确定,他看的这幅画有问题。但他一时又找不出问题在哪。

????“我能不能再看看其他仕女图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“不如我们现在谈谈价格?”陈骞道。

????韩孔雀再次皱眉,不过他很快就道:“可以,如果所有的仕女图都有这副的水准,陈老板可以直接开价,如果价格合适,我就全要了。”

????“韩先生真是跟传闻中的一模一样。霸气无双,你放心,所有画都是一样的,这一副你也看到了,清末名家画作。他最高的一副画可是卖了将近两亿元,所以这些仕女图的价格也肯定低不了。”陈骞道。

????“任伯年的仕女画不算顶级。如果是画的钟馗等人物画,那价格就高了,他擅长画肖像,至于仕女图,却没有太好的画作传世。”韩孔雀贬低任伯年。

????当然,陈骞十分清楚韩孔雀为什么这么说,所以道:“名家就是名家,只要韩先生认可这是任伯年的作品就行了,反正他的画市场价摆在那里,我不可能漫天要价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只要都有这张的水平,就可以了,你可以直接出价。”

????“五百万一副,任伯年的画,值这个价。”陈骞道。

????在他说完之后,韩孔雀明显感觉到他身后的四个青年,呼吸变得急促,看来他们对这个价格,也有点不能接受啊!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如果是唐伯虎的仕女图,五百万我绝无二话,可这是任伯年的,如果我没看错,好像款识那边有点问题,如果认真计较,装裱也好像有问题,我想,这些画你们研究的时间不短,这些问题应该不用我多说。”

????韩孔雀说完,陈骞的脸色立即一变:“韩先生不愧是最杰出的的年轻鉴定师,确实厉害,虽然我这幅画有点小毛病,但画的质量在那里摆着呢!这样的仕女图,普通人是绝对画不出来的,所以就算有你说的那点毛病,也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我当然知道,装裱不好,可以重新装裱,只要功夫深,这些小瑕疵,完全可以修正,主要还是价格,五百万一副,这个价格可是没有一点诚意啊!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,这东西上拍,都不一定拍出一百万。”

????“韩先生这么说可就是你没有诚意了,既然你不认同我的价格,不知道你能出多少?”陈骞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最多五十万,这种有瑕疵的仕女图,虽然是任伯年的,但市场价值并不高。”

????虽说东西多了不值钱,但那要看是什么,像已经死了的那些出名画家,他们的画作再多,也不够现代人疯狂收藏的,就像齐白石张大千等,他们的画作不少,可价格还是那么高。

????所以,只要东西好,价格就绝对下不来,而韩孔雀现在却用任伯年的名声,来压低这副画的价值。

????因为韩孔雀从来没有想到过,任伯年的仕女图居然也有顶级大师级水准。

????所以,现在画的质量,反而比任伯年这个名字更值钱了,当然,这一点韩孔雀自然是不会告诉陈骞的。

????就是因为画的质量太好,所以韩孔雀心里才会有点不安。

????但看这幅簪花仕女图,又不像是有猫腻的样子,这样的作品,除非是弄成揭画,才会有利可图。

????这里是揭画,可不是揭裱,一张大师的真迹。被小心翼翼地揭成两层,就能以高价重复出售。一副变两幅。

????现在这副仕女图,韩孔雀不管怎么看,都没有发现有丝毫异样,如果真是揭画,仕女图不会那么清晰,所以韩孔雀怎么看这幅画都是一副顶级作品。

????“韩先生也不实在啊!任伯年的人物画,在二三十年前就能卖到百万,现在不说翻十倍。翻五倍还是没问题的。”陈骞道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要是这么说,还真是那么回事,不过你说的是任伯年画的钟馗,还有,价格高的往往都是大立轴,你这些应该都算是小立轴吧?”

????“韩先生说个实在价,我们可是带着诚意来的。要不然十四幅画,我们不可能都带来,如果分开来买,怎么也能多卖不少钱。”陈骞道。

????韩孔雀摇头道:“就是因为一下能够收到十四副,我才出到了五十万的价格,如果是单独的一副。我最多出三十万。

????这种仕女图如果单独出现,五十万的价格已经不算低了,也就是成套出现,才能让它的价格升高一些。

????并不是所有的东西,多了就便宜了。像成对的花瓶,成套的家具茶碗。这些东西都是成套了才更值钱的。”

????韩孔雀说的似似而非,而陈骞也就是姑且听之,两个人唇枪舌剑,互相试探对付的心里价位。

????“五十万太少,这样的名家画作,你想我们能够用低价收到吗?”陈骞道。

????韩孔雀可不信他能用多高的价格收购这些画,这陈骞肯定是遇到好事了,要不然他不可能一次收到十四副画,还有六只春gong瓶。

????当然,如果加上先前韩孔雀得到韩氏家谱和东汉张芝的医略,那就更能说明问题了。

????想到这里,韩孔雀心中一动,难道这些仕女图也是出自同一个地方?

????想到韩氏家谱,想到沈家大屋,现在韩孔雀已经知道,那沈家大屋,原来可是韩家村的所在地,他们拆的沈家祠堂,原来可是韩氏祠堂,要不然里面也不可能供奉韩氏家谱。

????如果真是出在韩氏宗祠,那这些仕女图绝对来路不正,要知道随着侯家兄弟落网,沈家那边也有人被捕,难道这些仕女图是漏网之鱼?

????虽然猜到了一些这些仕女图的来历,可韩孔雀并没有大公无私到把这些东西拱手送人,他遇到了自然就是他的缘分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如果陈老板能够提供这些画作的传承记录,不要说五十万,我可以出一百万一副的价格,收下这些仕女图,如果......想来陈老板也知道行内的规矩,来历不明的东西,价格自然要大打折扣。”

????“这些东西当然有详细的传承,就像先前我卖给你的韩氏家谱,那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陈骞的脸色终于还是有了一丝变化,虽然很轻微,但面对故意试探他的韩孔雀,他还是隐藏不了的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,你也知道,我将要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馆,一些来历不明的东西,要想放在博物馆之中展出,是很麻烦的,这样一来,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阻碍,看东西吧!只要东西对,立即转账。”

????韩孔雀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转让协议,让陈骞看,这种协议,韩孔雀现在手里随时都备着,反正条款就那么一些,只要双方签字,卖方提供证明仕女图来历的附属协议,这样就算交易成功。

????“我这没带笔,这协议我们就不签了,没事弄这么正式干什么,就像平时在街上卖东西,我们什么时候签订过这东西。”陈骞一下就把协议推倒了一边。

????这时他身后的一个小伙子也道:“我们都是粗人,谁天天没事带着笔出门?我看我们还是好好的谈谈价格吧!”

????听到他们这么说,韩孔雀松了口气,看来真的如他想的那样。

????虽然这样会有些麻烦,但十四幅画,如果每幅画都能降低到百万以内,那可就是几千万的落差。

????“我也没带笔,我们也算老熟人了,不签协议也可以,不过价格就得按照我说的来了,五十万,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。

????要知道,有些东西卖的就是那份底蕴。特别是字画,如果字画上有传承有序的收藏印章。也许不算出名的一幅画,就是因为上面有一些名人的印章,就能让这幅画身价倍增。

????你看,你们这副仕女画虽然工笔不错,但没有一枚收藏印章,所以价格肯定要低上一些。”韩孔雀从善如流的给了陈骞台阶下。

????陈骞听了韩孔雀的话,自然感觉十分有理,最重要的是韩孔雀没有纠缠这些画的来历。所以他道:“五十万实在是太低了,我也让一步三百万,我想这个价格应该算是市价,以这样的价格收到手,韩先生肯定不吃亏。”

????“陈老板应该懂行,就算现在唐伯虎的小立轴,每平尺也超不过百万。如果我按照百万一平尺收,你这副仕女图也不会超过两百万,现在出家三百万,那可是比唐伯虎还要贵的价格,这样的价格,我相信不止是我不认可。就算叫谁来,也不会认可的。”韩孔雀摇着头道。

????陈骞一听,确实是这么回事,最近他也查找了不少资料,名家画作的价格。他更是没少了解,唐伯虎的画。市场上还真没有超过百万一平尺的。

????当然,陈骞只是一个小贩,所以他的视野就没有那么开阔,其实这是韩孔雀在偷换概念,精品和普通作品是没有可比性的。

????但谁让陈骞没有那份眼力,也对这副任伯年仕女图没有太多的自信,加上留款之处的异样,更是打击他的自信心,这样一来,他自然也不会认为,这是多么好的精品之作。

????既然不是精品,那也就不可能卖出天价,所以陈骞想了一会儿才道:“一百万一副,如果再低了,我们就不卖了,我想这些送到拍卖行运作一下,怎么也能拍出一个高价。”

????“这幅画有两平尺吗?一百万一副,每平尺也要五十多万,这样的价格还是太高。”韩孔雀还是摇头。

????陈骞听到韩孔雀的话,却全身放松下来:“这副画不足两平尺,可也有超过四平尺的,所以,平均一副一百万的价格实在不高。”

????“如果是这样,这个价格还行,但陈老板也说了这是市价,既然是市场价,我收到手也就没有什么利润了,做生意就要双赢嘛!现在我不能赚钱,陈老板让我白忙活?”韩孔雀步步紧逼,现在陈骞已经有点乱了方寸了。

????在有可能被韩孔雀怀疑这些东西来路不正之后,他应该是已经急着出手了。

????果然,陈骞一咬牙道:“总共一千三百万,这已经给你留下了足够的利润,如果韩先生还不满意,我们只能另寻买主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看着陈骞的表情,发现他十分认真,也许是上次在韩孔雀手里吃了大亏,所以这次他的准备十分充足,一百万的价格,应该是他的心理价位,想要突破这点并不容易,现在他能够让出一百万来,还真是给韩孔雀留下了足够的利润。

????韩孔雀也害怕把陈骞他们惹毛了,现在能够用这个价格买下也算不错:“看货吧!只要东西没错,立即付钱。”

????“韩先生痛快,看来古玩行内的传说,也不全是空穴来风,韩先生真是发了,上千万的买卖,眼睛不眨一下就成交了,您这样的大老板,还跟我们这样的小贩计较,实在是太不厚道了。”

????看到生意成交,陈骞板着的脸终于也有了笑容,他居然跟韩孔雀开起来了玩笑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我们行里人不都是要个面子吗?买件东西,如果价格高了,那不是捡漏,那是打眼,说出去是要丢人的。”

????“恭喜韩先生再次捡漏成功。”陈骞笑着道。

????韩孔雀也笑了:“这次也就是东西多,如果东西少了,我还真不算捡漏,还是陈老板厉害,你这次捡到了一个大漏吧?

????做成了这一笔生意,你可就发了,俗话说得好,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,这话用在陈老板身上,一点都没错啊!”

????韩孔雀跟陈青互相恭维,但正事也没落下。

????韩孔雀收起先前的那份仕女图,再次打开了一副,这副图上是二仕女,一正一侧相对而立,姿态优雅,女主人似乎对侍女有所吩咐,又仿佛欲说无语,表情生动自然,设色淡雅。

????虽然画风简单了点,但其功力并不比第一幅逊色分毫,这又是一副极其难得的精品之作,最主要的是,这幅画要比刚才那副大多了,这样一算,陈骞还真没有把价格抬的太高。

????十四副仕女图,每一副都不同,特别是韩孔雀看到一副穿着旗袍的侍女之时,他的心中猛然一动,接着,他就被那仕女吸引了,当他想要抓住刚才的灵感之时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????刚才他好像想到了什么,那种想法很真实,不过他却一下又忘了,这种灵光一闪的东西,实在是难以抓住。

????无奈之下,韩孔雀只能继续看画,也许再看几眼,就能想起刚才他想到了什么。

????这幅画画的更加精彩,寥寥数笔,将身着现代旗袍的女性的娇羞,活脱地体现出来。

????此图仕女神态娇弱,流露出一种夏日疲困的气息,图中女子的妩媚身姿,曲线交叉,相映相称,构成新颖别致的格局,着意着刻画仕女轻挥纨扇,脉脉含情之态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

????PS:感谢寒竹love、可乐牛奶泡面等兄弟的打赏,感谢干雨馨、川溪、LIONG、咪哩迷糊、过眼8浮云、佳佳3、山中无老猫、陈"bo bo"、秘制酱牛肉等兄弟的月票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