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六十三章簪花仕女图(求保底月票)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又见审核,差点不过,晚了点,对不起兄弟们了。

????韩孔雀一说完,周围顿时一片议论声,并且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离李成和远了一点。

????古玩界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人,因为跟古玩扯上关系的,都有点擦边,认真追究,都可以被请进去喝茶。

????特别是这种鬼市,本身很多东西就是不能见光的,要不然,谁会黑灯瞎火的一大早来这里贩售。

????“小伙子,你可不要乱说。”李成和沉声道。

????他在古玩街上多年,自然知道这样的名声可是要不得,如果传了出去,他的古瓷斋以后还用不用收东西了,以后还有谁敢去他那里卖东西?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现在能够否认,不过,等案件结束,我会起诉你的,起诉你诬告,我兄弟总不能让你白白弄进去待了五天。

????不要急着否认,古玩街派出所的出警记录很清楚,什么时候报的警,什么人报的警,我兄弟在哪被抓的,都有详细记录。

????当然,您老和您孙女的笔录,也是证据,我只是想要问问,你有什么证据,能够证明我兄弟盗捞国家宝藏了?

????而且,你难道不知道,那艘沉船在公海之上?当时你到底是什么想法?就因为我兄弟是个地道的外行,你就可以认为他是盗宝者?”

????现在韩孔雀已经知道了当时的情况,虽然说李成和也许是心疼文物受到损毁,但这也不是他随便就可以报警的理由。最起码你应该仔细了解一下。

????就是因为他的自以为是,韩荣耀可没有少吃苦头。所以韩孔雀在认出他来之后,立即决定给他个没脸,反正现在他韩孔雀在这些古玩界的老人眼中,也是一个狂妄自大的形象。

????韩孔雀这么做可以说极其缺德,不过效果很好,他这么一说,这条街上敢跟古瓷斋交易的人,以后都要想想了。

????不说别人。刚才还一脸想让李成和和韩孔雀竞争的陈骞,已经开始收拾摊子了。

????他收购的这些东西,好像也不经查,像李成和这样的正义感过剩,动不动就报警的人,他们还真是不敢招惹。

????“陈老板,不用怕。我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李老还不至于报警抓你,再说你这是艺术品,又不是倒卖淫、秽器物,不用怕。”韩孔雀落井下石的道。

????李成和本来还想辩解几句,可现在韩孔雀这么一说。他直接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????“大个子,为了几个瓶子,用不着这么攻击我爷爷吧?”李薇此时气愤的看着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攻击他了吗?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,你们敢说我刚才说的事情你们没做?”

????李薇不知道该怎么辩解,当时可是她告诉的她爷爷。也是她首先怀疑韩荣耀是盗墓贼的。

????韩孔雀冷笑了一下,不再管这祖孙两个。他们是自找的,一个仗着年纪小,就可以抢别人的生意,一个倚老卖老,也想不守规矩,这也就怪不得韩孔雀嘴不留情了。

????“陈老板,你到底卖不卖,这六只瓶子,都是民国仿的,六只我给你三万,愿意卖,我现在就给钱拿走,不愿意你就留着,这里这么多人,也许有人想要接手。”

????韩孔雀已经把价格说到了最高,除非遇到了真喜欢的,要不然,这就是最高价了。

????这些瓶子,四只民国粉彩春gong图胆式瓶的价格要稍微贵点,但一只的价格也不会超过五千。

????粉彩春gong图对瓶两只的价格最多也就六千,所以六只的价格一般超不过两万六。

????现在韩孔雀出到三万,应该到了所有人能够接受的最高上限,如果再高,就算收到手也没有利润了,除非像韩孔雀这样为了自己收藏。

????看到陈骞还在犹豫,韩孔雀知道他的想法,所以很干脆的道:“陈老板要是不相信我出的价格,可以让周围的同行都看看,如果有人出价比我高,我们竞争好了,这样你还能多赚点钱。”

????陈骞听到韩孔雀的话,立即松了口气,这样最好,毕竟上一次他在韩孔雀手里吃的亏太大了。

????“爷爷,你看看,如果价格合适,我就买下来,这虽然不是好东西,但数量不少,也算是难得。”李薇到了此时,还是没有放弃。

????李成和的古瓷斋开了多年,他本身就十分痴迷于古瓷,所以在受到孙女怂恿之后,只是稍微犹豫,就拿起来了一只瓶子观看。

????只是稍微查看,李成和就知道韩孔雀出的价格不低,所以他放下瓶子道:“老板打算多少出手?”

????“每只二十万,这可是清宫秘藏,而且都是成对出现,这样的好东西可是不多见。”陈骞道。

????李成和摇了摇头道:“如果想卖的话,我最多出三万五。”

????“四万。”韩孔雀毫不犹豫的道。

????听到韩孔雀竞价,陈骞兴奋了,他也不以自己那二十万为参照物了,现在他只想让他不断竞争,能够卖出多少算多少,毕竟卖出来的才是价格。

????李成和再次犹豫了,他是做买卖的,虽然可以高价卖给自己手中的高端客户,但再高,他就真的没利润了。

????最后他咬了咬牙,输人不输阵:“五万。”

????韩孔雀此时乐了:“恭喜恭喜,五万块买六件民国时期的民窑瓶子,应该还有赚头。”

????韩孔雀这么一说,不止是李成和傻眼,就连陈骞也傻眼了:“我这六只瓶子真不值钱?”

????“真不值钱,如果不信,你可以去找家权威机构做一下鉴定,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年历史,地道的民国货。”韩孔雀认真的道。

????“哎!找人鉴定还不如找你看看呢。让你看看还能听到几句实话,找那些鉴定机构。他们能够给我鉴定出一个史前青花来。

????用他们的话来说,那就是国宝中的国宝,如果不交给他们运作出手,那简直就是犯罪,不过,我没钱交宣传费,所以就被人赶出来了。”陈骞苦笑着道。

????“你找拍卖行里的鉴定师给你做鉴定了?”韩孔雀好笑的道。

????陈骞道:“是,鉴定结果是清宫秘藏。没准还是乾隆爷亲自督造的,也许乾隆皇帝每晚上都要把玩着睡着呢!”

????陈骞这么一说,韩孔雀韩星他们都笑了,韩星笑着道:“皇帝用不着这玩意吧?他后宫三千粉黛,还用得着这东西提高兴致?”

????“就是,这是我等屌丝必备之物吧?”一个年轻人在边上凑热闹的道。

????“你们还别说,这古代的书生。就是比我们现代人更闷骚,这样的瓷器都能烧制出来留着赏玩,我看比现在的充气娃娃有内涵多了。”

????“你也拉倒吧!充气娃娃能直接用,这玩意也就只能看看,过过眼瘾。”

????“庸俗,忒庸俗了。文化人的风雅,充气娃娃你能拿出来交流吗?”

????“你这样的一看就是一条老"yin gun",就不要在这里冲君子了。”

????“你地道的小色狼。”

????周围乱成一片,李成和和韩孔雀都没有了在出价的意思。

????“韩先生,看着我们打过一回交道的份上。你告诉我句实话,我这六只瓶子最高能够卖到多少钱?”陈骞虽然相信了韩孔雀的话。但他还是不信这六只瓶子不值钱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告诉你,刚才我就的价格已经很高了,你这六只瓶子的市场价绝对超不过两万六,现在能够卖到五万,已经算是赚大了。”

????“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李薇此时已经气急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也许李老有自己的想法,不如我们听听李老的高见,看看李老怎么能够让这六只瓶子卖出更高的价格?”

????陈骞此时道:“等等,我们还是完成了交易再说,这位老叔,不知道你怎么付账?”

????李成和此时十分想把韩孔雀的脸踩在脚底下,不过看了看韩孔雀的块头,他十分明智的收回了愤恨的目光。

????“我带了现金。”李成和让孙女付了帐,就快速抱着几只瓶子走了,后面他孙女则抱起剩下的,快步离开。

????看到没有热闹好巧,周围的人也就散了,看人走的差不多了,韩孔雀对陈骞道:“陈老板,这次出去就弄回来了这么几只瓶子?”

????“嘿嘿,你别说,我还真弄到了一些好东西,不过我没有带出来,如果韩先生想看,必须得找几个大卖家,我才能拿出东西来。”陈骞道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这是让我们竞价的节奏啊!”

????“吃一堑长一智嘛!如果韩先生能够给我找几个大卖家,我可以让利百分之十,不管最后是什么价格,都让你百分之十,你得到了免除百分之十,别人得到了,给你百分之十的提成。”陈骞道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看来这次你的信心很足啊!”

????“那是,开门到代的一眼货。”陈骞道。

????“信不过我?如果真是一眼货,价格你应该心中有数,你不会害怕我没有实力收下吧?”韩孔雀状似开玩笑的道。

????在看到陈骞微笑不语时,韩孔雀心中一动,道:“如果是害怕我没有实力,那完全没必要,如果价格超不过一亿,我还是有实力买下来的。”

????“一亿?”陈骞愕然,什么时候古玩行里动不动就要上亿的资金了?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镇定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要真是开门到代的大开门物件,价格也是透明的,不如先让我看看,如果合适,直接卖给我不好?如果我实力不足,那我免费帮你找几个大买家。”

????陈骞震惊的看着韩孔雀,这才几个月,本来钱包里只有两三千块钱的穷屌丝就变成高富帅了?

????难道这韩孔雀凶残至此?这样一来他到底捡了多少漏,才挣下这万贯家财?

????韩孔雀可不知道此事陈骞在想什么。他看陈骞没有答应,他再次道:“银行离这里不远。你要不相信我的财力,我们可以去银行查查帐,看看我账号上的钱,可不可以买下你的东西。”

????“不用,不过你要等一会,我让人把东西带过来,不过,我们要先说好。如果东西对,韩先生就要买下来,因为我们可不想承担任何风险,如果韩先生没有信心吃下,现在找几个人一块买下也可以。”陈骞道。

????“完全没问题,只要你们的价格合适,东西又对。我可以直接买下。”韩孔雀玩味的看着陈骞,这是想要一次就卖个干净的节奏,遇到这样的事情,虽然增加了风险,但也意味着可以捡漏。

????韩孔雀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道:“这里也不是谈事情的地方,我们换个地方聊。”

????“这么早?我们去哪?”这个时候。只有卖早餐的起来了,其他店铺,都还关着门呢!

????韩孔雀看了看手机,现在才六点,他道:“我们去红楼食府。那边早晨也卖早点,现在应该开门了。”

????“好。我们就去那,我让人直接去那里。”陈骞也很痛快。

????其实东西他在离开这里之后,不长时间就收到手了,不过,他为了这些东西,也没少用心思,在他试探了几家拍卖行之后,他就不再进拍卖行了。

????就像他刚才说的,你拿块石头去让拍卖行的大师鉴定,他都可以给你鉴定成一块天降陨石,幸亏石头不发光,要不然,他们肯定会说那是慈溪用过的夜明珠。

????就这样的拍卖行,他可不敢把自己收到的宝贝交出去,当然,那些很大的拍卖行,虽然有了信誉,但他可没信誉,所以那种拍卖行,他也不敢去。

????他很幸运,他手里的东西,是他从一个他认识的混混手里,花了十四万,收购了到的,那是十四副名家字画。

????当然,这些字画也是那小子偷出来的,来路不正,后来那小子犯事,如果不是为了筹钱跑路,他是绝对不可能以这么低的价格收到手的。

????在收到手之后,他低调了几个月,最后等风平浪静了,他才敢带着东西来魔都,打算出手之后就洗手不干了。

????当韩孔雀他们把陈骞的摊子帮他收拾好,来到红楼食府二楼的包间之时,包间里已经有四个小伙子在等到。

????陈骞介绍道:“有一个是我儿子,另外三个是我侄子,东西不少,人少了带着不安全。”

????“没事,保险点好。”韩孔雀知道,陈骞去古玩街,肯定是钓鱼的,就是不知道这鱼饵是香的还得臭的。

????“韩先生先看看东西,不过我丑话说在头里,谢绝还价,如果不愿意,那我们双方一拍两散。”陈骞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只要东西对,价格合适,我没二话。”

????一个年轻人递过来一个卷轴,韩孔雀小心打开,这是一幅仕女图,画中仕女内着白色拖地花边长裙,外套长袖对襟系带短外衣,外衣素色,仅在袖口和领边有描金花边。

????面相丰腴,凤目秀长,鼻梁秀挺,唇如樱桃,神情闲雅;两手上举,一手抚鬓,一手簪花,姿态曼妙,静中蕴动,令人不由想起唐代周昉的名作《簪花仕女图》。

????画法上,绘制精细柔美,先用淡墨勾出仕女的轮廓五官,再以淡朱砂烘托,眼眶、鼻梁用赭石衬托出明暗,额鼻下颚则用白粉晕染,此法古称“三白”,点唇用朱膘,再用洋红分开,最难处尤在鬓发,浓墨细笔,以淡松烟墨层层渲染,色泽柔润,清秀自然。

????画中仕女那种一瞬间的静穆,端庄的仪态和戏剧性的动作,亦可看出一些现代戏曲的影子,这样的绘画手法,让韩孔雀有了不好的感觉。

????一幅可以媲美唐代周昉的名作《簪花仕女图》的画,还是近代出品,看风格,年代绝对到不了明,但这么一副精品,价值也绝对不低,看来自己今天要把牛皮吹破。

????等韩孔雀看到落款,他又是一怔,‘山阴任颐‘,‘山阴任颐‘?

????韩孔雀疑惑的看向名字和留印,确实是这四个字。

????任颐,任伯年名颐,浙、江山阴人,故画面署款多写‘山阴任颐‘。

????任颐是清末画家,清末“海派四杰”之一,儿时随父学画,十四岁到魔都,在扇庄当学徒,后以卖画为生。

????所画题材,极为广泛,人物、花鸟、山水、走兽无不精妙。

????他的画用笔用墨,丰富多变,构图新巧,创造了一种清新流畅的独特风格,在‘正统派‘外别树一帜。

????任伯年精于写像,是一位杰出的肖像画家,人物画早年师法萧云从、陈洪绶、费晓楼、任熊等人。

????晚年吸收华岩笔意,更加简逸灵活,传神作品如《三友图》、《沙馥小像》、《仲英小像》等,可谓神形毕露。

????任伯年二十多年的绘画创作,留下了数以千计的遗作,是历史上少见的多产作家,但他的仕女图流传下来的却不多。

????这虽然能够提高一些这些仕女图的价格,但数量不多,同时也意味着他的仕女图画的并不怎么样,可以说相比其他人物画,像《三友图》、《沙馥小像》、《仲英小像》等可以说是差远了。

????任伯年作品在他在世时即广为流传,解放前画店、地摊多有出售,解放后则较少出售,多由国家收购,归各地博物馆收藏。

????80年代后民间收藏部分流入香港,台湾、美国、尤以香港为最多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