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五十一章装饰佩蝉(求月票)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端砚是四大名砚之一,在四大名砚之中端砚最为称着。

????端砚以石质坚实、润滑、细腻、娇嫩而驰名于世,用端砚研墨不滞,发墨快,研出之墨汁细滑,书写流畅不损毫,字迹颜色经久不变。

????好的端砚,无论是酷暑,或是严冬,用手按其砚心,砚心湛蓝墨绿,水气久久不干,古人有‘呵气研墨‘之说。

????韩孔雀看着刘鸣玉的端砚,确实是好东西,不过,因为没有留款,也没有其他标记,这只是一块毫无名气的端砚,不过就算没有任何故事背景衬托这块端砚,这块端砚也是毫无疑问的宝贝。

????韩孔雀看的眼热,十分想据为己有,他收藏了不少东西,不过大多数是金银玉石制品,这样的好东西,他还真是没有了

????“拿出来这是想卖,还是想要换东西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“当然是换东西了,我爷爷手里还有一只名砚,所以这只就端砚就显得有点多余,几天呢我带出来,自然是想要换一些手里没有的东西。”刘鸣玉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想换什么东西?”

????“如果你用手里的那副唐伯虎的画来交换,我就勉为其难的交换给你了。”刘鸣玉道。

????韩孔雀赶忙道:“别,你还是留着吧,我可换不起,所以你也不用勉强了。”

????“我可以加东西。”刘鸣玉看到韩孔雀拒绝,立即道。

????“你这块端砚我可换不起,你还是跟其他人换吧!我想其他人肯定是愿意跟你换的。”韩孔雀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????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依靠收藏来赚钱,所以收藏已经成为了他的爱好,唐伯虎的画。可是可遇不可求的,除非他脑袋被驴踢了,要不然,这么缺心眼的事情,他是绝对不会干的。

????“行了。刘哥,我早就跟你说过,韩哥是绝对不会跟你换的,你就是不信,还非得丢一次脸才罢休,韩哥。你到底拿来了什么?你身上没有看到带东西啊?”龙鳞此时道。

????“你带来了什么?只要你们带来的东西足够好,那我带来的东西也肯定让你们满意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我可没有什么好东西,我带来的东西在那边呢!”龙鳞指着一边的一个长条桌道。

????韩孔雀看过去,龙鳞摆放出来的是从他那里拿去的那套洪宪御制珐琅彩瓷。

????而他的旁边,则是朱飞雨那套“洪宪御制”款的粉彩。

????这两套洪宪瓷虽然年代不长,但绝对吸引人的眼球。特别是它们还是海捞瓷,这就更让它们身价倍增。

????洪宪瓷一直具有很大的争议,这主要是“洪宪年制”、“洪宪御制”款到底是不是袁世凯的开国瓷,如果是,这两种款的瓷器,其价值就要增加不少。

????当然,就算不增加。这两种款的瓷器,价格也比居仁堂款的要高,所以,羞于见人的江林,自然是不会把他的那套居仁堂款的洪宪瓷拿出来丢人了。

????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只内底署有“永乐年制”字样的明代青花压手杯,这是中国官窑瓷器第一次出现皇帝的年款。

????从此以后,新皇帝登基,都会在他新烧的瓷器上落上自己的年号。

????这也成为官窑瓷器最显着的特征之一。

????袁世凯既然称帝,并为自己烧制了御瓷,理所当然应属“洪宪年”款。

????时至今日。对于洪宪瓷的最大争论,还是它的底款问题。

????有人曾言道:“几千年中国古代陶瓷史,以似是而非的洪宪瓷闹剧结束。中国古陶瓷鉴定,最后结束在洪宪瓷的真伪区别上,可悲可叹”。

????当然。就算洪宪瓷是假的又何妨?

????洪宪瓷是如此的精致玲珑,所以它纤巧而易碎,难以长久保存。

????“洪宪”帝号转瞬即逝,洪宪瓷也极为稀有,而且它还带有袁世凯赋予它的传奇色彩。

????如此美丽脆弱、珍稀而又神秘的东西,既有艺术欣赏价值,又能满足人的猎奇心理,自然惹人垂怜。

????于是有古董商人借此造假牟利,大造赝品。

????袁世凯窃国,遭世人唾弃,然而,他的年号实在不“臭”。

????署有“洪宪年制”、“洪宪御制”款的假洪宪瓷,风靡一时。

????上至名公巨卿、富商大贾,下至中产之家、升斗小民,无不趋之若鹜,尤以首都和天、津两地流传最广。

????大到一米多高的千件大瓶,小到三、四寸的鼻烟壶,无所不有。

????人们把这些洪宪瓷作为珍品家传,作为礼物赠送,演绎出了无数扑朔迷离的故事,令后人难辩真假。

????洪宪瓷真、伪品都制作于同一时代,有些精细的高仿品深得真品玲珑精巧的风貌,而且很多是由过去的军阀、富豪之家流传出来的,出口外销的也不在少数,亦真亦幻常令后人半信半疑。

????中国寻根的实力很强,在民国瓷专区,除了龙鳞和朱飞雨的两条正宗洪宪瓷之外,还有不少精仿,古仿洪宪瓷。

????如一只六粉彩草虫纹花盆,此盆也比较出名,它无论釉质还是彩绘,都极为精良。

????但现存的洪宪瓷中,署双方框蓝料楷书“洪宪御制”四字款的较为少见,而且从釉色上看,这只花盆的釉色呈象牙白,有莹润感。

????不像其他民国时期精仿的洪宪瓷,釉色雪白,甚至达到白里泛青的地步。

????也许基于这两点,人们才会怀疑它是现代的仿品。

????这个花盆,在2005年6月6日德国纳高的拍卖会上,它的估价只有250德国马克(约合人民币1050元左右),最后的成交价却高达4.554万元人民币。

????这说明,是真是假并非不重要,但最终决定价格的,还是瓷器的品质。

????洪宪瓷在海外也有很多。不过“居仁堂”款瓷,远不如“洪宪年制”和“洪宪御制”的名气大。

????2005年6月6日,德国纳高公司拍卖了一批德国、瑞士藏家收藏的民国洪宪瓷。

????署“洪宪年制”、“洪宪御制”款的,最高成交价约合14.2万元人民币,其他几件精品的成交价也在8-11万元人民币不等。

????而署“居仁堂制”款的一对高18厘米的粉彩花瓶。成交价才不过4万元人民币而已。

????直到现在,也有些资料认为,“洪宪年制”、“洪宪御制”款瓷器在袁世凯倒台以前就已经烧制,属于真正的洪宪御瓷。

????只是郭葆昌为人机警,才会对为袁世凯复辟烧制“开国瓷”这件并不光彩的事讳莫如深,拒不承认。

????其实。不管仿品制作得如何精细,始终不可能像真品那样不惜成本,不计代价。

????故宫博物院就收藏有一套署“居仁堂”款的餐具,包括大、中、小号盘、盆、碗、碟、酒杯、盅、勺等共十三种,仅存118件,其数量并不全。

????据说当时一共烧制了三套。除袁世凯自用一套外,其余分赠了友人。

????袁世凯烧造洪宪瓷,是为了在登基大典上用。

????瓷器,在这里成了一种确立身份的象征——是皇帝,就必得有自己的御瓷。

????真正的洪宪瓷和洪宪朝一样短命,不论“居仁堂制”款的真品,还是“洪宪御制”、“洪宪年制”款的仿品。现在都已经成了洪宪瓷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人们对它们的关注也永远不会停止。

????当然,对韩孔雀手里的这批洪宪瓷,最念念不忘的,可以说就是故宫博物院了。

????这么一批代表性极强的瓷器,他们居然没有,就算居仁堂款的瓷器,他们也不全,这让一直以来执行内牛耳的故宫博物院情何以堪?

????由于韩孔雀进入人们实现的时间并不长,所以很多人想要找到他也不容易。所以这次的交流会,自然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好机会。

????“这俩小子也是傻人有傻福,今天他们出风头了。”江林酸酸的道。

????“哈哈,什么叫傻人有傻福?这叫有先见之明好不好?”龙鳞鄙视的道。

????朱飞雨也道:“你这还玩收藏,我看不要让收藏玩了你就好了。就连我也知道,有皇帝年号的东西值钱。”

????江林无语,这一点他确实没有想到啊!

????现在他才知道,他手里的那套居仁堂款的,居然比他们两个的要差很远,不说不如龙鳞那二货的珐琅彩,就连朱飞雨的那套也不如啊!

????看到江林一脸丧气,韩孔雀刚刚沾了他一个大便宜,所以转移话题道:“江哥今天带了什么来?让兄弟也开开眼界。”

????“哈哈,我这次还真是带来了不少好东西,嘿嘿,每次看到你,都是你捡漏到不少很东西,这次我总算是走运了一次。”提到这次带来的东西,江林的神情立即阴转晴。

????韩孔雀看到另外一堆人集中的地方,从间隙之中,他看到了一只只青花小船飘荡期间。

????“那是茶船?”韩孔雀一愣,接着他就想起来他去吃饭的那家鱼馆,那里的茶船可不少,不过那些都是些仿品,虽然仿制的时间不短,但那是仿品,韩孔雀还是不会看错的,但韩孔雀怎么就是有点不安呢?

????“嘿嘿,就是茶船,记得上次你问我那里做的鱼好吃吗?我告诉你,你媳妇工作的附近就有一家百年鱼馆,我这些茶船,就是从他们家收的。”江林得意的道。

????他得意了,韩孔雀则是失意,韩孔雀心中那个后悔啊!他当时他怎么不问问店家,仔细研究一下他们那里的其他茶船呢!

????“明代茶船?你收了多少?”韩孔雀丧气的问道。

????江林更加得意:“那次你问了我之后,我也带了一个朋友去吃了一顿,没想到他们居然变得高雅了,用起了茶船,那种茶船我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,所以我找了个借口,直接把他们所有的茶船全都收购了。”

????韩孔雀无语,他当时可是碰到了两只高仿的青花茶船,而江林这小子到是好运。遇到真品了。

????江林看韩孔雀一脸思索,他赶忙改变话题:“你到底带来的是什么?再不拿出来,我们可要搜身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看着江林有点心虚的样子,不知道他是怎么了。

????当然,韩孔雀肯定想不到。江林这小子才叫傻人有傻福,他根本和韩孔雀的遭遇一样,他在那家鱼馆吃饭时,店家也是用高仿茶船招待的他。

????而他直接把高仿的当做了真的,非要买下来。

????幸亏那架店的老板认识江林的爷爷,所以就告诉了他。那些是高仿,知道了情况,最终江林还是从人家手里,死缠烂打的收到了八只一套的明青花茶船。

????这才是他的真实经历,那家鱼馆传承了上百年,怎么也有点底蕴。那些明青花茶船,人家平时是绝对不用的,只有来了贵客,才拿出来用一下,当然,人家手里不止是茶船,餐具、茶具。杯具都有。

????只不过他们家的茶船比较多,所以才给了江林八只多余的。

????韩孔雀狐疑的看了一脸着急的江林一眼后,只得把那只青铜蝉戒指拿了出来。

????“这是什么?”江林道。

????龙鳞道:“这不是一只蝉吗?”

????“青铜蝉?好东西啊!”刘鸣玉双眼放光的道,这些人里面,也只有他才清楚这只青铜蝉的价值。

????就当几个人准备仔细观看韩孔雀手中的青铜蝉时,一个清脆的声音道:“什么好东西居然让你们这些大少这么感兴趣?”

????“佳琪?你不是说有事不能来的吗?”江林一抬头,就看到一个穿着十分清凉的美女走了过来。

????美女身材适中,不过皮肤很白,特别是在她那一身吊带裙的作用下,更让她的双肩看起来美奂美轮。

????齐膝吊带裙不止是露出来了她如瓷般的双肩。还露出来了她一双无暇的小腿,脚上穿了一双水晶凉鞋,让她那双洁白的玉足,更显玲珑剔透。

????这无疑是一位美女,不过她的性格。更让人亲近:“本来不想理会你们这些浪荡子的,不过,这两位老爷子要过来,我自然要来陪一陪。”

????“徐老?”刘鸣玉一眼就看到了徐佳琪身边的徐祥山。

????徐祥山笑道:“是小刘啊!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可了不得了。”

????“徐老这是骂我呢?”刘鸣玉满脸讪讪的道。

????原来他想投入徐祥山的门下,学习古玩鉴定,不过徐祥山没有看中他,说他不能一心二用,因为刘鸣玉是学习国画的,他家老爷子的国画,在国内也算是首屈一指的。

????“这位是广陵市博物馆的王桂山馆长。”徐祥山给大家做了介绍。

????“这位就是韩孔雀先生吧?你的大名随进可是如雷贯耳啊!”徐祥山最后对着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有点不好意思的道:“有这么出名吗?恐怕不是什么好名声,盗墓贼而已。”

????“哈哈,你这可不算是盗墓贼,你的作为,算起来是对国家有功的,毕竟你把流失在海外的文物寻找了回来。”徐祥山道。

????“徐老夸奖了,我找回来了也是出于私人目的,您老人家这么说,我可有点无地自容了。”韩孔雀态度诚恳的道。

????“就算是自私又怎么样?谁又没有私心?现在最重要的是东西留在了国内,不管是在你手中,还是在其他人手中,总是在我们自己人手中,你说是吧?”徐祥山道。

????韩孔雀差点就要擦汗了,这老头这么恭维他,可没有什么好事。

????“行了,你个老家伙也不用这么猛夸人家了,你以为你那点小九九人家不知道?”这时,王桂山说话了。

????他作为广陵市博物馆的馆长,一眼就看中了韩孔雀手中的那青铜蝉,所以已经有点不耐徐祥山的寒暄。

????“知道怎么了?他们这里的都是年轻的精英,就算知道我想要他们的一些东西,难道他们还会为难我老人家吗?再说,我也不白要。”徐祥山道。

????韩孔雀苦笑,这绝对是冲着他来的,不过他手里还真是有很多洪宪瓷,当然,居仁堂款的更多,如果能够用这些换到一些实惠,他还是很乐意的。

????只不过,像徐祥山这样的大佬,肯定是看不上韩孔雀这样的小子的,他能够给出一些钱财,应该就算是最大的让步了。

????可现在,韩孔雀最不缺的就是钱,如果他只想出钱,韩孔雀可不想松口,因为有一就有二,有了他一个,谁知道还有那些人来找他麻烦。

????那样一来,还不如从现在就开始咬紧牙关,直接拒绝了这个来自首都的大佬,如果拒绝了他,想来以后再有人来找他,就要想想自己的分量了。

????所以,徐祥山不明说,韩孔雀也就当做听不明白,反正就是不接他的茬。

????看到韩孔雀装傻充愣,王桂山差点乐出声来,这些年,在国内,还真是没有几个人敢不给徐祥山面子。

????“年轻人,能不能把你手中的青铜蝉给我看看?”王桂山对韩孔雀道。

????“这是一枚青铜戒指。”韩孔雀并没有从手指上把青铜蝉戒指摘下来。

????“哈哈,你这老家伙也吃瘪了吧?”徐祥山道。

????“青铜蝉戒指?不是一只铜蝉?是装饰佩蝉?”王桂山没有理会徐祥山的讽刺,而是急急的询问开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