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四十四章鎏金铜缸(最后一天,求月票)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看着钱种树,感觉他笑得好像有点不自然。

????而钱种树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,当年他钱家的一位祖先,因为眼馋真水观的灵泉,才引来了日本兵,把真水观的道人赶走了。

????赶走真水观之后,他们本来是想要霸占灵泉的,可后来的结果完全出人意料,在真水观的道人走了之后,真水观的灵泉就失去了作用。

????等灵泉的作用消失了,钱家人才开始后悔,原来灵泉虽然不属于他家,但因为真水观所属地块原来就是他们家的,所以他们家近水楼他先得月,一直沾着真水观的光,日子过得很是红火。

????可在灵泉的作用消失之后,没有了人再来真水观求取灵水,他们原来依靠真水观的生意,一落千丈,最后全部关门。

????到了后来他们也知道了,那群道士并不是普通人,那灵泉,也应该不是天然形成的,应该是那些道人的手笔。

????所以这次韩孔雀的到来,让钱种树确认了当年那些道人是一些异人,既然那些道人是异人,那现在同样具有寻找灵泉本事的韩孔雀,当然也是异人了。

????所以钱种树才会完全同意韩孔雀在这里设厂,如果有可能,他钱家也想要在这里分润一部分利益。

????韩孔雀思索了一会,才道:“钱村长对我们在这里建设水厂有什么想法吗?”

????“想法自然是有一点的,如果你们能够把厂子做大就好了,这样就可以在我们村子里多招一些工人。”钱种树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个完全没问题,这样吧!就从这山前开始,左右。后方的水库,加上周围一些有水库的小山,这部分全部租给我们吧!不过我们需要最长的承包权限,而且时间到了之后,要拥有继续承包权。”

????“这个没问题。不过这面积有点大吧?”钱种树有点被吓住了,当然,他不是被韩孔雀的大手笔吓住了,他是害怕遇到了骗子。

????要知道,刚才韩孔雀这么一划拉,可是把周围的十几个小山头。五六个水库全都包括在了里面。

????这么大的面积,只是用来新开一家矿泉水厂,好像并不是那么明智,毕竟现在卖矿泉水的不少,而且人家都是老牌子了,新品跟人家竞争。肯定没有多少优势。

????韩孔雀没有注意到钱种树的表情,他也是没办法:“钱村长,现在跟以前不同了,以前真水观的道人,守着一眼灵泉,就可以轻松过日子,现在我们还可以吗?

????不说现在的工厂对水源的污染。只是你们村里的使用的化肥农药,就能严重污染周围水源,所以我承包下这一大片土地,不止是建水厂,也是在保护周围的水源。”

????“这些可是要花不少钱。”钱种树有点不安的道。

????韩孔雀哈哈笑起来:“钱不是问题,现在有问题的是钱村长你,这么大一片地,好像你不能做主包给我吧?”

????“这个没事,我跟上面汇报一下就行了,我们镇上和市里都有文件。鼓励我们自己招商引资,对你们这样的大商人,我们市里根本没有理由拒绝,小王助理,你说是吧?”

????此时钱种树到是记起小王助理了。毕竟人家是市里下来的,而且对上面的文件更为熟悉。

????小王助理道:“只要不是恶意侵占大片耕地,市里还是支持下面招商引资的,如果不以破坏环境为代价,带领村民发家致富,我们不止是同意你们在这里建厂,而且还要支持你们在这里建厂,如果钱不够,我们政府甚至还可以帮助你们贷款。”

????韩孔雀认真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,年纪并不大,二十四五岁的样子,不过看她的为人处事,却很是老练。

????韩孔雀可不会认为这女人是真想帮助他们,所以道:“何经理,尽快跟他们拟订合同,只要合同签订了,租金可以先打到他们账户上。”

????韩孔雀本身就没有来占便宜的想法,所以他可以先付钱,当然,如果他付了钱之后,这村里的人要找他麻烦,他也不会害怕。

????钱种树一听韩孔雀的话,立即一喜:“钱大,赶紧把文件哪来,仔细算一下我们村北面有多少面积,下午我们就去镇上和市里,争取把文件都跑下来。”

????韩孔雀看向钱种树身边的一个中年人,这应该是村里的会计,不过欠打这个名字还真是特别。

????钱大听到钱种树的话后,立即道:“老叔,我们村里的这点事情都在我心里装着呢!我们村北这些山头,看着不小,其实并没有多少地,总共算起来也不过三千多亩。

????如果按照三千亩算的话,一年的承包费要三百多万,水库有六座,每座的承包款项为一万二,六座也不过七万二千元。

????除了这些,还有就是一些水田,不过不多,总共只有不到一百亩,就算一亩包产两千元,也不过二十万,这些全部算上,一年的承包费也不会超过三百五十万。”

????钱种树好像早就知道钱大会立即计算出承包费,所以他有所期待的看着韩孔雀,毕竟一年三百五十万绝对不是小数目。

????他们一个村,一年的总产值也没有这么多,而现在,只是占据了不到一百亩水田,就可以换到三百五十万,如果真的签订了合同,他们村里可就发了,要知道这是每年都有的。

????韩孔雀对三百五十万块钱到是不太看重,他看中的是村里人的态度,虽然不会害怕村民捣乱,但关系不和谐,总是让人心烦。

????所以,他虽然知道钱大把所有款项都多报了一些,他也没有反对,韩孔雀直接就认可了这个数字,所以他道:“钱村长,三百五十万一年没问题。而且我们可以先付钱,但我们付了钱之后,有多少东西会属于我们?比如说这座真水观遗址?这种东西应该算是国家的吧?”

????“不是,这是我们钱家的房子,虽然是一座道观。但却不属于国家,我们家还有这座道观的房产证,如果这里被韩老板承包,只要适当补偿我们家一些钱就好了,毕竟这是宅基地,并不是荒山野岭。”钱种树道。

????“宅基地?这就更好了。我们在这里建厂房,自然也要建设一些职工宿舍,我看这边的风水就不错,还有这真水观,我想把它重建起来,不知道这真水观里的东西。到现在还能找回来多少?

????当然,我也不会白要相亲们的东西,我出钱买,像一些乡亲们用不到的条石,门框,窗户,梁柱等等。只要用不到的,都可以卖给我。”韩孔雀终于暴露出来了他的目的。

????真水观的地下就是活性水的最佳出口,这个是肯定的,在这里建房子也是肯定的,所以这片地方,韩孔雀是怎么都要买下来的。

????既然这样,韩孔雀自然是想要把利润最大化,而这真水观,自然是有点价值的,最起码先前他们提到的那些碑刻。韩孔雀就很感兴趣。

????虽然没有见到,但以真水观的历史,那些碑刻怎么也有两百年历史了,而从那个小王助理的话语之中,韩孔雀不难发现。那些碑刻应该不简单。

????最起码,她一个大学生都不能认出上面的字,就算出去找人询问,也好像没有什么结果,这就让韩孔雀更加感兴趣了。

????果然,在韩孔雀抛出了诱饵之后,钱种树不负众望的咬饵了:“这个完全没问题,真水观虽然被战火毁了一部分,但很大一部分材料,到现在还保存在我们家,如果韩老板需要,也不要提钱了,算我送给韩老板好了。”

????“这个可不行,做生意就要讲究规矩,既然这真水观属于钱家,我自然不能让你们吃亏,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。

????何经理,你仔细计算一下,每一样都写清楚,所有原来真水观的东西,我们都要,要尽量的恢复真水观的旧貌。”韩孔雀就像一位合格的土财主,简直是挥金如雨。

????这让钱种树更是高兴:“韩老板豪气,你别说,这真水观还真是有一些好物件,除了刚才提到的石碑之外,这真水观最有价值的就是十七口大型铜缸了。

????这些东西一般人都不知道,今天也就是遇到韩老板了,要不然我也是不说的,走,我带你们去看看那十七口铜缸,那可是真的好东西,我听说国内就是故宫才有几只,听说是用来救火的,这可真是宝贝。”

????韩孔雀有点无语,这难道是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外收获?

????在一个破旧的宽敞大院之中,韩孔雀在庭院中看到了摆放着一个个大金属缸。

????这些大缸腹宽口收、容量极大,而且装饰精美,两耳处还加挂着兽面铜环,这样的造型,还真是跟故宫的那些大铜缸没有什么不同。

????这样的铜缸,原来这是当时故宫里的一种防火设施。

????这种大缸,称做“吉祥缸”、“太平缸”。

????这些铜缸没有受到一点破坏,甚至说保养的很不错,保存到现在,个个仍然金光灿烂,光彩夺目,华美无比。

????韩孔雀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是鎏金的铜缸,这样的铜缸,就算在故宫,也不多见,这样的鎏金铜缸价值绝对不菲。

????鎏金铜缸的造价,乾隆年间《奏销档》曾有过记载,口径1.66米的鎏金铜缸约重1696公斤,仅铜缸制造约合白银500多两,再加上铜缸上的100两黄金,共计需铸造费至少白银1500两。

????这还真是宝贝,韩孔雀算是开了眼了,他本来想弄到几块石碑就算了,没想到遇到了这种大家伙。

????“钱村长,这东西你想卖给我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钱种树抚摸着自己的胡子道:“这不是你说要恢复真水观吗?如果这十七只铜缸你放到真水观中,我就卖给你,如果你要运走,那就对不起了,这毕竟是老一辈传下来的。我们做子孙的,没有权利把它们卖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看着金灿灿的十七只大缸,这绝对是真东西,最起码上面的鎏金不会是假的,这样的好东西。他能买下吗?

????看到韩孔雀并没有太过高兴,钱种树道:“韩老板是不相信我们对这些东西具有所属权吧?钱大,给韩老板看看我们的文件。

????我们专门跑到了故宫博物院做过鉴定,他们确认这些铜缸是仿造品,并不是故宫的那一批,所以这些铜缸算是我们的祖先自造的。是完全属于我们钱家角所有钱氏族人的。”

????“仿品?你们的这个鉴定证书具有法律效力吗?”韩孔雀道。

????钱种树道:“我专门请了几个故宫博物院的专家给出具了鉴定书,他们的结论就在你手上,如果韩老板真想重建真水观,就算你不买,我们也愿意把这些大缸还有石碑,重新摆到它们原来所在的位置。”

????“这些大缸外面是鎏金的。只是这么一层金子,其价值就不低,如果按照两公斤黄金计算,加上铜缸的主体,价值不会少于一百五十万。

????如果没有权属纠纷,我倒是想收藏,既然是收藏。放在哪里都是一样,不知道钱村长对这个价格满不满意?”

????韩孔雀仔细计算了一下,现在一只大缸,顶了天也就是一百五十万、,他相信,别人要接受了钱种树的条件,不把这些大缸运出钱家角,他们能够出的价格,绝对不会超过百万。

????“一百五十万?价格倒是不低,不过我现在没法做主。我们家族所有人要凑到一起商量一下。”钱种树没有拒绝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这是当然,这毕竟是大事,要知道这可是十七口缸,涉及资金几千万,慎重一点好。”

????韩孔雀虽然表现的不算热切。但他心中却是不平静,这从他抓住柳絮的手就可以看出来。

????柳絮可是抗议了几次了,韩孔雀已经抓疼了她。

????“既然来了,韩老板也过去看看那些石碑?如果您喜欢,出点钱也收了吧!”钱种树试探道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完全没问题,只是看了这些大缸,我就开始期待那些石碑了,如果你们同意把这些宝贝运出去展览,我甚至可以再增加一些钱。”

????韩孔雀这也是在试探钱种树,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想让这些东西走出钱家角。

????这从钱种树没有说话,就在韩孔雀要失望的时候,跟在钱种树身边,一直没有多说一句话的钱大开口了:“韩老板能够出到多少?”

????虽然韩孔雀说是运出去展览,但展览多长时间就没数了,所以这也不过是运走收藏的另外一种说法。

????当然,韩孔雀的目的,钱种树知道,钱大当然也知道,既然钱大这么问,看来钱大是心动了。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这么好的东西,留在村子里我们这么点人欣赏太可惜了,如果能够运出去,我可以把价格再提五十万,你们要知道,这可不是故宫的那些大缸,所以这个价格,已经算是天价了。”

????“我们需要商量商量。”钱种树打断了即将再次说话的钱大。

????韩孔雀哈哈一笑,不再说话,既然是商量,那就说明有门。

????“石碑在哪?”看到钱种树他们停留在了一座葡萄园中,柳絮并没有看到石碑,所以好奇的问道。

????在柳絮身边的那个王助理,指着葡萄园中心的一个水池道:“就在那里。”

????韩孔雀看过去,那是一座用青石垒砌的水池,水池之中还有几条金鱼在游动。

????“这边这块有字,其他的石碑,字面都隐藏在了下面,现在并不能看到,要想看,就只能拆了这座鱼池。”王助理道。

????她也只看过这块石碑上的字迹,在她拓印了这块石碑上的字之后,却受到了她的同学嘲笑,之所以被嘲笑,自然是因为石碑上的字。

????不过,她可不信这里的人有谁认识石碑上的铭文,所以她直接指出来了那块露出字迹的石碑,让众人观看。

????王助理一说,感兴趣的人可不少,柳絮何向珊全都凑到了那块露出自己的石碑跟前观看。

????“这字迹还真漂亮。”柳絮赞叹道。

????韩孔雀无奈了,他们都凑到那边,他自然也就挤不进去了。

????韩孔雀不理会他们,他自己走到一边,看着被砌进了地面之下的石碑。

????这块石碑只露出来了背面,从远处看,有点像是青色,但近距离观看,韩孔雀才发现,这根本不像是青石,因为这块石碑的颜色更像是黄绿色。

????这让韩孔雀心中起了奇怪的想法,看着黄绿相间的石碑,这块石碑应该埋在土中很多年,要不然土泌不会这么严重。

????现在这些石碑保存在世间最少也有一两百年了,但那浓厚的土泌还是没有散去多少,这只能说明,这些石碑的历史足够长。

????看了一会儿,韩孔雀苦笑,这哪是什么石碑,这是一块玉刻碑,而且是蓝田玉,虽然质地并不算怎么样,但韩孔雀还是能够认出来,这应该就是用一大块蓝田玉雕刻的玉碑。

????蓝田玉是国内开发最早的历史名玉之一,最少有四千多年的历史。

????蓝田玉的特征很明显,其主要为蛇纹石化大理岩,蛇纹石主要为隐晶质结构、鳞片变晶结构,这些主要特征,韩孔雀一眼就看出来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