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十章土财主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林玉娇很快把韩孔雀领到了猪肉区,她主要是想询问韩孔雀是不是会员,如果能拉来一个会员,她也是有提成的。

????至于店里的商品价格,她不用多做介绍,因为柜台上有详细的价格表,甚至一些分类好的猪肉,已经标注出重量和价格。

????韩孔雀现在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,所以他快速选了几块猪肉,除了腿子肉、里脊肉,还拿了一大块肋排。

????“再给我拿上十来斤牛肉,还有这些,你帮我算算多少钱。”韩孔雀把自己需要的东西挑好,直接让林玉娇给他算账。

????这家店里的肉类全都是特种养殖的,跟那些用饲料激素养殖的猪牛羊不同,这些全是用粮食喂养出来的,所以价格很贵。

????“十斤牛肉六百,两块猪肉也是十斤,这个要四百,十斤排骨也是四百,一共一千四百元,请问先生是刷卡还是付现?”林玉娇看到韩孔雀眼睛都不眨的买下三十斤肉,心中还是一阵惊叹。

????就韩孔雀这样一身土布褂子的家伙,这么一瞬间就花了她半个月的工资,她一个月的工资才两千四百元,如果表现好,能够拿六百元的奖金,这些全加起来才三千元。

????现在这个穿着像农民的家伙,毫不犹豫的就买下一千四百元的肉食,这样的土财主,她不是第一次见,但绝对不多见。

????她上班的第一天,店里的经理就告诫她们,以貌取人是她们的大忌,看来她做的一点都没错,这又是一个装逼犯。

????“付现金吧!”韩孔雀直接从褂子的大口袋中掏出那一万块钱,从里面抽出一叠,输出十四章,递给林玉娇。

????这动作看的林玉娇又是一阵惊叹,还真是土财主作风,随身带着这么多现金,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,虽然心中鄙视的很,但林玉娇心中也在感叹,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这么潇洒一回?

????“先生这是您的发票,您在本店一次性消费过千元,这是我们赠送的初级会员卡,以后你在本店所有消费可以打九五折。”

????“好的,谢谢了。”韩孔雀收起所有东西就走,把林玉娇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嘴里,韩孔雀知道林玉娇想要说什么,可他没兴趣。

????但他也没有看不起人家,也许在林玉娇的眼里,韩孔雀是有钱人,是土财主,可在周美人的眼里,韩孔雀就是矮穷挫。

????走在大街上,看着来往的车辆,还有站在街道两边的美女,韩孔雀感觉到,他确实生活在了繁华的都市之中,这里已经不是他的桃花源。

????灯红酒绿,繁花似锦,看来要走出自己的世界了。

????韩孔雀走进家门的时候,院子里已经热闹起来了。

????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,这个时候,租住在这个园子里的人才陆续回来。

????生活在大都市里,虽然生活条件或是生活质量都比农村好,但在这里住着,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。

????在这里可真的是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,每天都忙忙碌碌的没有一点空闲。

????“二哥,不是说你在自己的窝里伤春悲秋吗?怎么从外面进来了?”古烈坐在院子里的桌子旁,正在吃着一只琵琶虾。

????“你小子怎么过来了?大嫂就做了这么点好吃的,你过来了我们不是更不够吃了?”韩孔雀把肉仍在桌子上,就急急忙忙的向自己的地下室走去。

????很快他拿出来了一张竹案板,还有一个炭盆,当然还有一把刀和一些调料。

????“二哥你发财了?买这么多肉?”古烈已经把韩孔雀仍在桌子上的袋子解开,看到里面的精肉,还有袋子外面的价格标签,直接嚷了出来。

????韩孔雀先弄了一些木炭点燃放进炭盆里,再在上面盖上一层铁丝网,准备做烧烤。

????“发什么财?最近辞职了,赚了点外快,今天准备吃点好的,就遇到你小子了。”韩孔雀手上动作不停,很快就把十斤猪肉切成了一块块的长条,并且放在了炭盆上的铁丝网上,准备烤一下。

????“赚外快?有这样的好事怎么不叫上我?赚了多少?你居然这么出血?”古烈再次拿起一只琵琶虾扒皮,他一边扒着皮一边道。

????“挑选原石,这个你会?如果你会,下次再有这种事情我会叫上你。”韩孔雀头也不抬的道。

????“古烈,你这个小子就是好高骛远,你在工地上每个月赚五六千元也可以了。”陈蕊端着一些馒头从院子东面的一个小屋里走出来,那是房子里所有租客的公共厨房,不过一般没人用。

????跟在陈蕊后面的是陈青和陈小竹两兄妹,陈青和陈蕊虽然同姓,却没有血缘关系,所以他们是夫妻。

????而陈小竹是陈青的小妹,今年才十五岁,现在正好处在暑假期间,所以来哥哥嫂子这里帮忙。

????“韩哥,你给我的礼物呢!”陈小竹手里也端着一盘子馒头,这些馒头还冒着热气,看来是陈蕊刚刚蒸熟的。

????韩孔雀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两幅耳钉,拿出那份月季耳钉递给了陈小竹,另一幅直接放到了陈蕊的面前。

????“那副是小妹的,这副算是我给嫂子的定情信物。”韩孔雀笑哈哈的看了一眼陈青道。

????“你小子,就那这么一副玻璃耳钉就想把你嫂子定下?”陈青接过了韩孔雀手里的刀,不断的片着牛肉道。

????陈小竹手里拿着耳钉,不断的摆弄:“二哥,这耳钉好漂亮。”

????“那是当然,要是不漂亮我也不送给你们了,好好保存着,不要弄没了,这个以后当嫁妆也是可以的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古烈嗤笑道:“我说二哥,这东西要是当嫁妆也太寒碜了点吧?这要是真东西,不要说当嫁妆,就是当传家宝也行,就这样的掉在路上都没人去拾吧?”

????韩孔雀还没说什么,陈小竹就不高兴了:“三哥你胡说什么?这么漂亮的耳钉,掉在地上怎么会没人拾?你不会是嫉妒了吧?你要是带三嫂来,二哥肯定也少不了你的那份。”

????陈蕊手中的那份是兰花耳钉,血红色的兰花,在灯光照耀下,更显璀璨,这副耳钉本身就具有玻璃质感,现在放在灯光下,更是晶莹剔透,散发出一种异样的魅力。

????“好漂亮,小韩你从哪买的?只有耳钉吗?这样的东西要是做成手镯肯定更漂亮。”陈蕊宝贝的抚摸着那份血兰耳钉道。

????“嘿嘿,这东西还真有手镯,不过你兄弟我买不起,所以只能弄对耳钉送给你们了,好好收着吧!这玩意可不多见。”韩孔雀不再多说,再次弄起桌子上的调料来。

????“怎么?孔雀,这东西很值钱?要是这样我们可不能要,你还是留着给兄弟媳妇吧!”陈青从韩孔雀的话中听出了点什么,他抬起头认真的看了一眼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笑嘻嘻的道:“这是好东西,可并不贵,你看看那分量也应该猜到,再说,太贵的东西你兄弟也送不起。”

????古烈看着那两幅耳钉,确实漂亮,既然自己的二哥说是好东西,难道这真是玉石的?

????那这玩意可贵了啊,这么漂亮的玉石耳钉,就算这么小,也应该不便宜吧?

????看着发出炫目光彩的耳钉,古烈差点流出口水,他跟韩孔雀可不知道客气,所以他干脆的道:“二哥,你三弟妹也差这么一副耳钉,你看着办吧!”

????“二哥,这东西很贵吗?”陈小竹有点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要。

????陈小竹本来看着这玻璃耳钉,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,特别是那种纯净,她虽然不了解玉石,但这样漂亮的耳饰,肯定很值钱的。

????陈蕊嫁给陈青这么多年,又跟韩孔雀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好几年,对韩孔雀也有点了解,知道韩孔雀不可能送给她几块钱一副的耳钉,就算再漂亮,那种便宜货韩孔雀也拿不出门。

????看到丈夫的目光,陈蕊虽然心中很喜欢,但也不能收韩孔雀太贵重的东西,所以她迟疑的道:“小韩,这东西值多少钱?得有三五百块吧?”

????韩孔雀当然了解陈青夫妇,所以他不置可否的道:“差不多吧,这东西是我自己用材料做的,所以只要你们好好珍惜就好了,价格倒是不贵。”

????“我看看,我看看,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真货,我说二哥,你三弟媳的那份我先预定下了,没想到这次你还真弄到好东西了,这是翡翠吧?

????虽然小了点,但价格肯定不便宜,我可不客气了,我的那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给我。”古烈直接凑到了陈蕊跟前,想要看清楚。

????他虽然也不太了解翡翠的价格,但他被韩孔雀抓过几次壮丁,帮着从古玩街买过几次东西,所以对古玩玉石等东西的价格,还是有个模糊的认知的,所以他听到这是真东西,就知道肯定很贵。

????“很贵?二弟,这东西你收起来,你嫂子和小竹不能要。”陈青皱着眉道。

????韩孔雀无奈的道:“大哥,这东西真不贵,这么一副耳钉还不值我们今天这一桌子菜钱,是不是我吃嫂子做的菜还要付钱啊?”

????“不值这一桌子菜钱?那就是说这东西最少也值这么一桌子菜,那我可要好好算算。”古烈这小子脑子转的很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