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二百三十二章相争(求月票)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看了一眼柳絮道:“挑刺的才是买家,这块原石不错,但价格太贵了,风险就太大,所以这些人才聚在这里想压价,但他们又怕便宜了别人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,最后只有可能便宜了那个老板。”

????“小韩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我站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,你也不给介绍介绍。”陈嘉义忍无可忍,对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连头都没有转会,而是对着柳絮道:“介绍什么?柳家四姐妹的艳名可是名满魔都,我不信你会不知道柳四小姐。”

????“瞎说什么,说的好像我们四姐妹多么不堪似地。”柳絮锤了韩孔雀一下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吗?主要是这些狂蜂浪蝶,就不能给他们一点机会,要不然,比苍蝇还烦,是不是,我们柳四小姐对这一点做得最好。”

????柳絮白了韩孔雀一眼,她知道,这是韩孔雀在报复自己,原来自己知道韩孔雀的底细而不说,现在韩孔雀表明,她的事情,韩孔雀也知道的很清楚。

????不过,这没有让柳絮感到一点不舒服,反而完全放松了下来。

????像她这样的美女,如果说没有一个追求者,那才怪了,现在韩孔雀知道了,她也就完全放下心来。

????陈嘉义被韩孔雀堵得难受,又看到两个人在眉目传情,心里更是有气:“小韩,你想抱得美人归,可没有那么容易,我们之中,可是有不少人对柳四小姐念念不忘。”

????韩孔雀很直接,他直接把柳絮揽到了怀里:“对不起。我已经抱得美人归了,所以,对那些别有用心的,只能说声不好意思了。”

????陈嘉义看了一会,最后只能摇头:“你这小子。”

????“你们这些中年男人也太恶心人了。家里老婆孩子一大帮,还想干什么?只要有点脑子的女人,你们这样的都应该弃之如敝履。”韩孔雀不肖的道。

????陈嘉义再次摇头:“你可要注意了,柳家姐妹实在太过出名了,四姐妹各各娇艳如花,而且找的女婿又全都是有钱有势的大家族子弟。现在柳四小姐名花有主,你这仇恨拉得可不低。”

????“我现在还怕谁?”韩孔雀看了一眼柳絮道。

????陈嘉义无语,他看不下去两个人在秀恩爱了,既然没法娶柳絮,他自然是没有一点机会的,但这么美丽的一朵鲜花。让韩孔雀这个如狗熊一样的家伙采了,看着还真是不舒服。

????陈嘉义一抬头,就看到了一个对头,他幸灾乐祸的道:“你的情敌来了,这小子可不好对付。”

????韩孔雀两人同时抬头,这时柳絮低声道:“又是这只苍蝇,讨厌死了。”

????韩孔雀有手抚摸了一下柳絮那如软玉一般的腰肢。让她不要担心。

????“自古红颜多祸水啊!”陈嘉义自言自语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他一眼道:“不要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算,我想你家嫂子也应该算是祸水吧?你这天天在外面眠花宿柳的,也不怕嫂子被人挖了墙角。”

????“你小子的嘴可真毒,柳四,你可要想清楚了,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最常用的一句口头语就说,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,像他这样豪爽的家伙。肯定不会对老婆多重视的。”

????韩孔雀笑道:“我说过这句话吗?陈大哥,我现在才发现,你的小学白上了啊,这两句话的意思用不用我给你解释一下?

????兄弟如蜈蚣的手足,老婆如过冬的衣服。蜈蚣要那么多手足干什么?所以断掉一两个也没什么,但是冬天的衣服是随便能够脱的吗?

????冬天多冷啊?衣服怎么能轻易的换掉,那是要冻死的,而且古人说的女人指的不是妻子,而是"qing ren",她们有可能被别人穿走,所以这句话对你最合适,用在我们这些正经人身上,就很不合适了。”

????“行了,我也没挖你墙角,不过,你还真的小心一下那个家伙,看到没有,他应该就是这次古董案的幕后主使。”陈嘉义脸色变得有点阴沉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:“年纪不大啊!”

????“后起之秀,家里的背景很厚实,所以有点看不起我们这一代了,用现在的年轻人的话来说,那就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挡了他们的路,所以就要毫不犹豫的把我们全都踢开。”陈嘉义用极其讽刺的声调说道。

????“不要看他年轻,很阴沉,很暴戾的一个人,心思太过阴暗,这样的人,看什么都像是阴谋。”韩孔雀诧异的看着柳絮,居然是柳絮给那个年轻人下了结论。

????听到了这话的陈嘉义,也是一连的讶然:“柳家姐妹果真是名不虚传。”

????柳絮不为所动,根本不看陈嘉义,这人,也曾经凑热闹,去她们医院找过她的麻烦,在柳絮眼里,他也是狂蜂浪蝶中的一只。

????韩孔雀看到陈嘉义吃瘪,立即闷笑出声。

????“有什么好得意的?你也不过是比我晚结婚几天,才会占了先机,要是我没有结婚,哪还有你什么事?”陈嘉义不服的道。

????柳絮道:“就算你现在离婚,也没有你什么事。”

????韩孔雀直接大笑起来,他搂着柳絮,这美女还真是有点腹黑,不过他喜欢,他喜欢这样的柳絮。

????“柳姐,看到老朋友也不打声招呼?不会是在新男朋友面前装不认识我吧?小弟欧阳龙,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?”这个欧阳龙确实很狂傲,根本无视了陈嘉义。

????陈嘉义好像早就知道这小子的得性,所以好不以为意,他正一脸兴致勃勃的想看韩孔雀的笑话。

????韩孔雀看着柳絮低声道:“走,看来这块原石我们没有机会了,本来还想给你用这块原石雕刻一把椅子的,这么大块头,做一把七彩缤纷的椅子肯定不错。”

????说完。韩孔雀搂着柳絮,不理陈嘉义,走向了柳树他们那边。

????韩孔雀的无视,直接让那年轻男子变了脸色,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调整了过来。并且笑了起来。

????而一边的陈嘉义更是大笑起来,他也没有理会这个欧阳龙,直接走到了另一边,那边周家好像要出手了。

????“周叔可是很长时间没有露面了?怎么国内的一个小公盘,就把您老人家引来了?”陈嘉义走到周建人身前道。

????周建人本来正神色严肃的看着那块原石,听到陈嘉义的话。立即变得和蔼起来:“听说这次公盘有些好东西,所以我老人家也忍不住过来看看,没想到这块宝贝,切出来的居然是这种东西。”

????说着,周建人还连声叹息。

????陈嘉义心中腹诽,说这些谁信?

????徐文祥手里有这么一块原石。他一年前就知道了,所以,周家这一行人来的蹊跷。

????要知道周家在缅甸可是有矿坑的,虽然没法走私过来,但他们自己的东西,想要倒腾出境,总比走私要容易的多。

????现在。这里的这么一个两天的公盘,居然把周家吸引过来了,这也就怪不得江林他们对这个公盘重视了。

????陈嘉义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建人,不知道这个老狐狸又有了什么想法,难道是单纯的打击腾龙的货源?

????“周叔打算出多少?我们之间虽然是竞争关系,可也不能便宜了徐文祥这个小子。”陈嘉义看着徐文祥直笑。

????徐文祥也只能苦笑,这里的人,他谁也得最不起。

????“一亿两千万风险太大,如果真要这个价格,那就要允许我们详细的鉴定这块原石。不知道小徐你怎么说?”周建人道。

????徐文祥道:“这块原石就放在这里,随你们怎么鉴定,只要不破坏原石就行。”

????周建人深深的看了徐文祥一眼,这等于什么都没说,就像韩孔雀遇到的那种作假手段。如果不一点点的推敲,是很不容易看出来的。

????“八千万,这个价格你应该赚很多了。”周建人微笑着出价。

????徐文祥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现场有能力买下这块原石,并且对这块原石有想法的不止是一家,最起码腾龙也想要,既然有两家想要,他自然是想价高者得了。

????“这块石头值八千万吗?”柳絮在一边小声的问韩孔雀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这个很难说,如果这块原石只开了这边一面窗口,八千万还是可以赌一下的,如果其他地方开了窗,又被主人隐瞒了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????“就像我们遇到的那块一样?”柳絮道。

????“对,不过,这种大型赌石,应该利用的手段更高明,如果一不小心,也许就会曾下一块石皮,但这块石皮是怎么掉下来的,就值得思考了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在这种大型赌石交易之中,一般没有人敢作假,因为太容易被人发现了,万一作假被人发现了,以后这种大型交易,你也就不用来了。

????虽然在这种情况下不容易作假,但也不是没办法,有些手段高明的商家,完全可以把开窗处修补一下,造成撞击或者是划伤的痕迹,平时不注意,只要一搬动,也许这原石就可能出现损伤。

????这样,买主还真没法说是卖主做的手段,这样的情况,在一些大型赌石上更是长见,因为大型赌石个头大,在一些隐秘的角落开了窗,只要手段高明,一般人还真是不容易发现,而且这种大型赌石,搬动费事,只要一不小心,损伤点石皮太容易了。

????所以,黑心点的商家,直接在这种大型赌石上四处开窗,以观察其内部的翡翠分布,从而获得最大利益。

????现在徐文祥这块原石,就有很大的风险,这完全是因为徐文祥,就是因为他没有继续切,而是拿出来卖,就让人怀疑这块原石,是不是被动过了手脚,这种小动作,买主就算发现了,也没法找徐文祥的后账。

????因为徐文祥有太多的理由推脱了,只是一个意外损伤,你就没法再找他说理了。

????虽然这块原石。都猜到了徐文祥做了手脚,但你没有证据,再加上这徐文祥不属于行里人,所以也没法用行里人的规矩约束他,这就更是让这块原石存在了巨大的风险。

????如果是行里人就好说了。如果发现了这块原石作假,以后徐文祥就没法在这行里混了,可他不是做这行的,你就算是发现了这块原石的猫腻,也拿他没办法,大不了他以后不做这一行的生意。

????虽然面临的风险巨大。但不管是周家还是陈嘉义他们的腾龙,都不想放弃。

????主要是因为,就算徐文祥做了手脚,肯定也不敢做的太大,如果在这么大的一块赌石上,开一些小型窗口。就算看到内部表现不佳,也不一定就判定这块原石没有价值了。

????毕竟这块原石的个头实在是太大了,所以这些人才会不死心,现在他们纠结的不过是价格问题。

????周建人出了价格,而陈嘉义却没有搀和,这让徐文祥有点把握不准了,不过还有半天时间。他还不着急,所以他也咬着价格不放。

????“听说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,既然有人出价,就卖了吧!”这时,很意外的,欧阳龙居然走了过来,搀和了一下。

????这不止是周建人意外,就连陈嘉义也意外的看着欧阳龙,这小子是出了名的不懂规矩,现在有他搀和。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????徐文祥这时高兴了,他赶忙对欧阳龙道:“八千万的价格太低了,如果是这个价格,我们是不会卖的。”

????“听说你们很需要钱,我做事情。从来不会落井下石,九千万,怎么样,不管你想不想买,我都算是帮了你的忙。”欧阳龙笑的很奸诈。

????他知道,最有可能买下这块原石的是凤凰珠宝和腾龙珠宝,当然,还有很多势力能够买下这块原石,就像中国寻根这个组织内部的很多高级会员,他们都有实力,而且不怕周建人、陈嘉义他们,但这次,很多人却给了陈嘉义面子。

????如果没有周家过来捣乱,陈嘉义他们早就拿下这块原石了,就是因为明白这一点,欧阳龙才会过来捣乱。

????看到陈嘉义还是那么沉得住气,欧阳龙道:“听说陈老大最近花销很大啊!不会现在没钱了吧?”

????陈嘉义冷笑道:“有钱也不是这么败坏的,八千万以上,这块翡翠就没有多少利润了,我倒是很希望看看欧阳少爷的实力。”

????“你们要是不出价,我还真愿意九千万买下这块石头,买回去做一个假山也不错,这花里胡哨的,做假山肯定漂亮。”欧阳龙抚摸着原石中的翡翠道。

????场中所有人都无语,这什么审美观,不过,真要用这块原石做假山,还真是吸引眼球,但是,要真的把这块原石做成了一座假山,也许连两千万都不值了。

????这块原石最大的价值,其实就是内部的翡翠大,如果出的料子少,根本就不值多少钱。

????“真是没意思,姐夫,我们走吧!”柳树此时已经不耐烦了,这块原石太贵,他们又不买,在这里想看热闹也没法看,这些人冷嘲热讽的,又不动手打架,看着也没意思。

????“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,一失足成千古恨,所以在面临机会时,一定要把握机会,错过了,可就晚了。”欧阳龙看着韩孔雀他们这边道。

????柳絮根本就不看欧阳龙,而是对韩孔雀道:“我们走不走?”

????韩孔雀拍了拍她的肩膀,让他稍安勿躁,他们先看看再说。

????没有得到回应,欧阳龙脸色稍微变了变,毕竟才是二十二岁的少年,虽然生性阴沉,但毕竟阅历不足,还不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。

????“徐黑子,你到底卖不卖,你划出个道来,那一亿两千万就不要提了,就出个最低价,没准我还能帮你抬得更高,你总要仍出个肉骨头,要不然那些想啃骨头的,也不会上钩啊!”欧阳龙刻薄的道。

????徐文祥也知道,潜在的买主也就是这几个了,所以他道:“那好,我就给欧阳你个面子,就是九千万,如果没有人出高价,这块原石就算你的了。”

????“好,这个面子我的兜着,现在肉骨头你仍我手里了,我看谁想啃,如果没有想啃的,我就拿这块骨头回家喂我的入云龙了。”欧阳龙笑的极其灿烂。

????他还就不信陈嘉义能够沉得住气,上次陈嘉义摆了周家一道,最近一段时间,周家可没少整治腾龙珠宝,最起码在翡翠行业,腾龙珠宝如果不在想点办法,收点货源,他们可就要被周家挤兑垮了。

????“欧阳,做人流一线,日后好想见啊!”陈嘉义脸色终于变了。

????“怎么?你们腾龙最近不是很牛吗?现在没钱了?没钱了就说啊!我可以借给你们一点,我的要求也不多,把那小子踢了就好了。”欧阳指着韩孔雀道。

????陈嘉义看着欧阳龙,看了好一会,他却笑了起来:“你还是年轻啊,这么天真?好,既然你想玩,那我们就玩玩,一亿,你敢跟吗?如果你敢继续叫价,我转头就走。”

????“哈哈,佩服,佩服,陈老大好魄力,不过我也不是被吓大的,一亿两千万,徐黑子给哥们面子,哥们就要兜着,既然说了一亿两千万,我总不能让自己的朋友吃亏,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睚眦必报。”欧阳龙看着韩孔雀冷笑道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