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十六章切涨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这些年虽然不是专业赌石者,可他学到的专业知识可不少,虽然不是专业玩赌石的,但眼力劲还是有的,像什么绺裂、松花、蟒带他熟悉的很,而且他脑袋里记录了无数原石分解的过程。

????这些资料经过他的超级大脑整理,形成了很宝贵的经验,韩孔雀分析原石,这些原石内外部的表现,给了他很大的帮助。

????虽然分析一块全赌毛料还是要靠猜测,可猜测的依据,正确的几率,却大了很多。

????韩孔雀对半赌毛料的分析,更是准确度惊人,只要是切开了的原石,不管是切开了多少,经过韩孔雀跟大脑里面的资料分析对比,得出的答案,往往准确率惊人。

????因此,刚才杨天福指出这块原石上长长的一条裂纹,韩孔雀却一点也不担心。

????周美人知道这块原石的质地,她没有韩孔雀那样的超级大脑,也没有时间计算原石受力的情况,所以她知道如果这条裂口深的话,里面就算出了料子也不够用,恐怕没有什么大的价值。

????不过看着韩孔雀气定神闲的模样,周美人还是不由的增加了几分信心。

????其实周美人和杨天福他们的担心是多虑了,韩孔雀清楚地能知道,只要里面开出来的是血翡,这块翡翠就小不了。

????那条裂口从外面上看着可怕,可其实里面并不深,只是浅浅地浮在表皮上,里面红翡却完好无损,甚至连一丝棉絮都看不到,通体光润水嫩。

????周美人走到韩孔雀身边正准备说话,却突然听到背后在解石的工人,突然惊喜地叫了出来:“呀,裂纹消失了,全是红翡!”

????周美人的步子一顿。

????韩孔雀还是笑眯眯地站在一边,但是杨天福和朱锦琮等人却已经冲了上去。

????“咦,果然是血红色的翡翠啊,天啊,我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血翡。”朱锦琮望着被开了一个口子的毛料喊道。

????杨天福也目光灼灼地说道,“这个还真是漂亮,居然没有打磨抛光就这么好看,真是不可思议!”

????周美人闻言也快步走了过去,围在解石机边上细看:“解出来了……”

????杨天福站在一边,已经有点傻眼,这小韩真有这种本事?

????他咽了下口水,怎么可能?不可能的!

????他们这些赌石高手,也都是敝帚自珍的高手,虽然看着他们选石、解石都不背人,有时候兴致来了还给人分析一下原石的表现。

????可随意说的一些东西,根本不成系统,依靠这些是根本没法培养出一名真正的赌石高手的,反而知道一鳞半爪,更能让人出错,如果单靠平时听他们说的一些经验赌石,不赔掉了内裤才怪了。

????这韩孔雀可从来没有受过他们一丝指点,他真的能够自学成才?

????通过那些裂纹推断出里面有血翡,这很厉害,但绝对不算逆天,但准确推断出裂纹的走向和分布,能够判断出里面的翡翠受到多大的伤害,这可就有点逆天了。

????要知道他们赌石这个行业,看着简单,可没有系统的传承,是绝对不可能学到一丝本事的,如果单靠自己解石来积累经验,那是痴人说梦。

????就算是他们这些有系统传承的所谓大师,也不过是有很大几率推断出原石的内部情况而已,现在要做到韩孔雀这样,没有足够的赌石经验,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。

????而以韩孔雀的年纪,虽然在这仓库里待了十年,但也不足以积累到足够的经验。

????不说你有没有那么多原石让你解,就算有无尽的原石让你解开,让你研究,而你又能记下几块原石的表现?

????没有系统的研究,你又能得到多少经验?

????一般这种经验,需要几十年几代人不断完善,才能形成一定的体系,就算这样,也不能说完全分析出一块原石内部的情况。

????神仙难断寸玉,这可不是说着玩的,每一块原石都是独一无二的,就算是同一个矿坑,从同一个地方挖出来的外表表现基本相同的两块原石,也不能说其内部表现会是一样。

????这么一个需要积累经验的行业,韩孔雀这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,就算在这仓库里待了十年,又能学到多少东西?

????杨天福有些发愣,虽然现在只是开出来了一个面,但从这一面露出来的翡翠,已经能看出种水非常不错。

????更难得的是这个红翡的颜色红得非常的正,杨天福加工翡翠这么多年,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这样正的亮红色了。

????一个伙计往上面洒了点水,问韩孔雀道:“还继续擦吗?”

????磨开这层表皮,已经能够看到里面完整的血翡,韩孔雀顿时轻松下来:“继续。”

????周美人看了看撒上水之后,变得更加通透水润的血翡,已经可以完全想象出,它解出来打磨抛光之后的美丽夺目。

????她看了一眼微笑着的韩孔雀,又看了看打磨机里的毛料,深深吸了口气。

????出了一块玻璃种的血翡,而且看样子还不小,这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
????此时得到消息的那些公司赌石高手,已经全部回来,他们现在看韩孔雀的眼神已经不同。

????没有真本事,是不可能选出这块毛料的,这就是本事,只要有本事,就会得到别人的尊重。

????在赌石行业当中,做不得一丝假,就算你能骗过别人一次,那以后可能就是骗自己个倾家荡产。

????先前他们都不看好这块原料,那么长一条裂口,表相又差,就算能开出什么东西来,里面要是出了绺裂基本上料子就毁了,出不了什么大料。

????现在裂纹已经消失了,这说明韩孔雀的所有推断都是对的,这样一来,韩孔雀的十分之一可就到手了。

????这块血翡不大,解出来最多也就如鹅蛋大小,十分之一就更小了,如果是普通翡翠,这么大小一块翡翠值不了多少钱,可是若是玻璃种血翡那又另说了。

????要是全解出来,就算上面有绺裂,那也能看出韩孔雀的本事,毕竟这里这么多人,可没有一个人能够解出血翡,就算解出来的这块血翡,全是碎块,那也是真本事。

????要是运气好的话,还能挑几个部位出来,做几个戒面,那也价值不菲,如果其中一个是韩孔雀的,那他这次可真是发了。

????好的翡翠不用多,只要有一点,不管是如鸽子蛋大小的戒面,还是如指甲盖大小的碎块,只要质地好水头足,那价格就低不了,极品翡翠在小也值钱。

????韩孔雀这次是赚到了,就算只得到一些碎块,那也价值不菲,就算不能做成戒面,只是镶嵌几个血翡戒指,那也是无价之宝,毕竟这东西实在太少见了。

????没有人会去买豆种的翡翠戒指,就算加工费都比那个戒面要值钱,可要是玻璃种的血翡就不一样了,这么好水头的血翡戒指,戴在手上的效果,绝对不会比红宝石或是血钻的戒指差。

????这样的戒指,甚至都能当做传家宝流传后代了,一个红宝石的戒指什么价,这块原石从公司这边卖出去什么价?

????原石擦已经擦得差不多了,接下去就是要切开了,常云看了一圈问周美人他们道:“现在需要怎么切?”

????“听小韩的。”周美人也不废话,继续让韩孔雀解石。

????韩孔雀走过去,那笔在原石上画出几个位置,决定这样切开。

????见着已经露出通体血红色的原石毛料,被摆到了切石机上,大家的心无疑都一下子提了起来,虽然看到的翡翠不小,但没有完全解出来,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出现意外。

????俗话说,擦涨不算涨,切涨才是涨.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,输或赢的结论,是把石头剖开之后才能认定。

????有些赌石商人,只要擦石见涨,他就转手出让,让别人往下去赌,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,风险将会更大,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问。

????可见切石是非同小可的,原始的切割方法是用弓锯压沙,缓慢地把石头锯开,若发现不能继续切割时,便于“悬崖勒马”,以利挽救。

????用玉石切割机,刀片镀有金刚砂层,切割准确迅捷,但夹具夹着石头泡在油里或是水里,不容易查看,只到完全剖开,才知输赢。

????而这里使用的就是现代的玉石切割机,这一刀下去可就真是一刀见分晓了。

????“啊!”连周美人这种见惯了好东西的人,都忍不住叫了一声,可见完全解开的料子有多出色。

????和先前磨出来的那面情况截然相反,这一面的那裂口根本没有向下延伸,真的只是浅浅的浮在上面,完全不影响后面的取料。

????这和韩孔雀的预计一样,这块红翡通体全部是玻璃种,散发淡淡的荧光,尤其在仓库中的灯光下看红得像会发光一般,炫目美丽。

????里面透出来的翡翠,却是明艳的大红色,尤其是侧面颜色惊艳,肉质翡翠细腻,种老,水头很好,比较通透,裂少,大小刚好能做几个镯子,不过标准的镯子只能做一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