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第一百八十章明小叶紫檀木马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感谢该取个老婆了兄弟的一万币打赏,本书第七个舵主诞生。感谢gsdfhdsghf兄弟的催更票。感谢怡殇之恋、无聊来看SHU、Iamrider三位兄弟的打赏。

????感谢风中、jiji2000、柿子不哭、陶2、SK0716、总在学习、HoHIN、孤月之风、四眼-辉、戴主义、为谁点绛唇、twtw、eleizi、开心珞巴、imisery、谢时友军、阿飒、Bboy2004、极灭、陈"bo bo"、龙飞、龙在楚天、蒋镇立、wjb705040、染血的白云、爱的欲望、可爱的老虎、中[***]人、钜宏、神道说、地主啊119、靓仔我亮、好人啊啊、887412、shaoyisheng、jsjywjp1、ykkj、一沙、真主啊拉、pby、yaya_lu78、由z甲、错就错了、AndyChang、minyang、赖皮周周、qiqishishi、霜飞天、fengye521、猪老嗑、大渔、书友100722102040894、dukefu、湘灵儿、凝静、冷冻的冰块、541273、有发有天、zcy8568800、该取个老婆了、飞飞虫子、pp小杆子、奇芳、书友100310161751332、开心珞巴、笑九里等众位兄弟的月票支持,终归还是没有进入前十啊!

????以上字数免费。

????韩孔雀不再说关于龙计划的事情,而是又跟陈青说了一下关于连锁店的宣传计划,这些计划韩孔雀已经制定好,但寒气快却不想参与,虽然陈青想要韩孔雀参与连锁店的经营,但韩孔雀还是坚决的推辞了。

????本来这个产业就是韩孔雀弄出来的,如果经营还要靠韩孔雀巨细无遗的帮忙,那陈青两口子还有什么用?

????升米恩斗米仇,如果不给陈青一家表现的机会,那他们心里总是会有一根刺的。

????第二天八点半,韩星准时过来接上韩荣耀来到公司。

????刚刚走进公司,韩孔雀就看到所有职员已经全部来了,看来昨天工资奖金福利全部到位,让所有职员都热情高涨。

????“今天都很早啊!”韩孔雀看了看表,九点上班,现在才八点四十,所有人就全部都来了。

????“来早了好打扫一下卫生。”白晓亦正用抹布在擦桌子,其他人擦窗子的擦窗子,拖地的拖地。

????韩孔雀看了看这偌大的办公区,确实需要一个专业的清洁工:“白总,找个清洁工吧!你们在公司可不是用来干这个的。”

????“让让,让让,小心上面有水。”韩孔雀看到两个女人抬着一个东西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。

????其中一个是张以蕊,另一个是昨天下午叫老公来帮着拿海鲜的秦歌。

????“你们这是抬得什么东西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张以蕊一看是韩孔雀,立即有点不好意思的道:“老板,现在还没到点吧?”

????秦歌此时也不好意思的道:“这是今天我在旧货市场买的一个小木马,我们家宝宝喜欢,今天早晨我来公司之前,先去了一趟旧货市场,所以就把木马带到公司来了。”

????“木马?很漂亮啊!但是用得着去旧货市场买吗?好像商场里什么样的都有。”韩孔雀看着这匹木马,感觉有点不太对。

????张以蕊道:“这个不同,你看,这个小孩子是可以骑在上面骑着玩的,现在商场里卖的都是塑料做的,不能动的。”

????韩孔雀一看,确实,这匹小木马跟现在的木马不同,这是用实木打造的,木马的四条腿镶嵌在了两个弧形的木条上,像个跷跷板,只要骑在小马上,一前一后小马就会晃荡,这可比普通的塑料马强多了。

????“咦,这木马的形态和颜色都很好,这是从哪买的?”本来韩孔雀看一眼就想走,可只是这一眼,就让他停下来脚步,他终于想到了这匹小木马为什么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了。

????“很漂亮是吧?刚才白晓亦还嫌弃,白晓亦你不要动,让谁玩也不让你玩。”张以蕊一下把白晓亦伸过来的手打到了一边。

????白晓亦不忿的道:“刚才这个东西乌漆麻黑的?如果你们早就洗干净了,我能嫌弃吗?”

????“把你那个纸巾给我看看。”韩孔雀没有理会白晓亦和张以蕊,而是直接对秦歌道。

????秦歌说理拿着一张纸巾,这是刚才擦拭木马上的水分的。

????“这是从木马上擦拭下来的?”韩孔雀看着纸巾上的锈红色,有点吃惊。

????秦歌道: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木马怎么也擦不干净,越擦颜色掉的越多,看来贱钱无好货。”

????“知道贱钱无好货,你还去旧货市场买?”白晓亦道。

????秦歌道:“市场上这种木马差不多全是用竹子做的,那样的能结实?前几天我老公狠了狠心花了三百块给儿子买了一个,没用一天就散架了。

????这样用实木做的,如果自己做,不说木料油漆,只是人工就不便宜,所以还是旧货市场好,这样的老家具什么的,既结实又便宜,正好适合我们这样的穷人,这小马虽然有点不足,但回家刷点油漆就好了。”

????韩孔雀没有听他们胡说,他突然道:“很重吧?放下来我看看。”

????韩孔雀不由分说的把木马从两个女人手里夺了过来。

????确实很重,这么一只七十公分高,九十公分长的小木马,拿在手里很有分量,这也就怪不得要两个女人抬着了。

????这匹小木马看着很黑,但韩孔雀还是能够看出来,这不是黑,而是紫黑,紫的厉害了,看起来就好像是黑色的一样。

????被秦歌她两个清洗的十分干净的木马,其木纹看的清清楚楚,这种木纹形成了一点一点如同牛毛一般的纹路,这样的表现,只有一种木料具有,那就是小叶紫檀。

????小叶紫檀由于生长极为缓慢,所以密度相当高,木纹形成了一点一点如同牛毛一般的纹路,人们将这种特有的纹路称为“牛毛纹”,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一定能找到牛毛纹。

????小叶紫檀颜色,顾名思义,一般为紫色,但是小叶紫檀颜色是会根据时间而变化的,年久的小叶紫檀颜色比较深,为紫黑色。

????用酒精棉球轻轻擦在小叶紫檀的木料上,要是新料,酒精棉球会呈紫红色,要是你把小叶紫檀新料的木末弄一点点放在酒里面,屑末会出现一道道血红色的丝条。

????要是出现铁锈红色,那就是小叶紫檀的老料了,新料是没有铁锈的红色的,是比较鲜的红色。

????在檀木大家族中,只有紫檀和黑檀是含有色素成分的,所以可以通过在白卡纸的划痕,和酒精擦拭痕迹来加以鉴别是很容易的。

????若没有痕迹说明该物品根本就不是紫檀,若痕迹为紫色说明该件物品为非洲紫檀,若痕迹为锈红色说明该件物品是小叶紫檀,而且是老料的小叶紫檀。

????韩孔雀对照紫檀木的纹理特征,仔细察颜观色,这些完全就是小叶紫檀的表现。

????韩孔雀接过木马时,已经掂过其重量,这只木马的手感很好,很压手,说明木质紧密,密度高。

????借着擦拭的痕迹,韩孔雀闻了闻木马的气味,有淡淡的微香,一些没有擦干净的水珠,为紫红色,上面有荧光。

????除了这些特点,这整个小木马的表面,还有一些金属质感的亮点,这样的亮点,在整个木马表面到处都是,看起来十分漂亮,如果韩孔雀看的不错,这应该就是满金星。

????如果这真是老料的小叶紫檀,这就对了,现在的人们普遍认为新料小叶紫檀无金星,只有老料才会有金星。

????“金星”实际上就是指紫檀料加工横切面上,脉管内的有机物沉淀,由于生长环境因素和时间因素,有机物和矿物质不断沉淀形成的有金属质感的亮点。

????用这样的老料小叶紫檀做出来的东西,都很漂亮,尤其是佛珠手链,每个珠子经切割和打磨后,呈现球面,球面上即可呈现黄色点状金星,与紫檀料底色,色彩对比明显,甚是好看。

????而这匹木马,如果韩孔雀没有看错的话,这是用整棵小叶紫檀的树墩雕刻而成的,因为木马的四只小腿,还有那略带弧度的跷跷板,如果仔细看,还是能看出树根的形状,现在树根跟上面的主体完美连接,这只能说明,这是用带着树根的树墩整体雕刻成型的。

????用小叶紫檀的树墩雕刻的这么一只木马,其主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。

????这样的东西,就算是用紫檀木的下脚料做成木马,也不会是普通人家。

????普通人家就算下脚料也不会用的这么奢侈。

????用满金星的小叶紫檀雕刻木马,这得是多么败家才能做得出来?

????如果不是败家,就是当时小叶紫檀不值钱,或者主人有更多好料,所以才会看不上这么一块下脚料,不管是哪一点,都说明其主人非富即贵。

????可韩孔雀翻遍了整只木马,都没有在它身上发现任何标记,当然,就更没有款识来表明它的身份了。

????不过从这只小马的形态来看,马的造型肥壮,阔胸丰臀,气宇轩昂,一派唐马风范。

????但从另外一些特点来看,又绝对不属于唐马,马体的勾勒,鬃尾、肌肉、骨骼等不同部位的质感,都表现得较为充分,这些都有点明代商喜画中马的特点。

????商喜是明朝早期宫廷画家,商喜的马作,功力较深,但造型及技法均不出前人法度,这也正好符合这匹木马的形态。

????从这里来看这木马雕刻的时间,应该在明以后,虽然韩孔雀不能准确把握这只木马的制造年代,但从用料,做工,这只木马很可能是明代的,因为也只有那个年代,才有可能这么浪费小叶紫檀。

????而在明代,有这种手笔,还能接触到宫廷画师商喜的画作,并且具有高超木工手艺的人,都指向了一个那时的名人,木匠皇帝朱由校。

????也只有他才又在这种条件,用整个的小叶紫檀大料来做这种小玩意,而且也只有他会这么浪费,如果是一般大臣之家,也不可能这么奢侈。

????当然,商人之家有财力,但是他们是不敢这么做的,毕竟小叶紫檀属于明代皇家专用的或是进贡给官场重要人物使用的,不是普通平民之家能够逾越的。

????再说紫檀木这个玩意,什么时代都不是能够想找就能找到一副大料的,所以,就算是有人想要逾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????韩孔雀仔细的抚摸着这匹木马,感受着小叶紫檀的纹路,整个木马,他是越看越喜欢,这样一来,他的表情就有点耐人寻味了。

????“老板,”正当韩孔雀陶醉在小叶紫檀那淡淡的香味之中,看着木马表面一颗颗金星,好像要发出璀璨金光的时候,一阵阵从遥远处传来的呼喊声,把他惊醒了。

????“怎么了?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?”韩孔雀反应过来,立即瞪着周围的所有人道。

????白晓亦道:“你这动作也忒夸张了点。”

????“就是,老板你不会想要抱着这批小马亲它一口吧?”

????“我看老板是想要咬它一口。”

????“这也太猥琐了。”

????刚才韩孔雀的动作确实引人遐思,刚开始还正常点,他只不过是抢了人家的木马,不过抢了也就抢了,毕竟他是老板,让老板看看玩玩也没什么。

????可接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韩孔雀先是极其猥琐的抚摸这匹木马,接着就是趴在木马上不断的乱嗅,接着更加让人膛目结舌,所有人都看到,韩孔雀居然接连不断的添了几下那木马的屁股。

????当然,这是韩孔雀没注意,如果有可能,他是不会添那个部位的。

????韩孔雀不管其他人看他的眼神,他盯着秦歌道:“这东西是你的?花多少钱买的?”

????秦歌道:“韩总喜欢就送给您了,我并没有花多少钱。”

????既然韩孔雀那么喜欢,而且喜欢到了要舔一舔的境界,现在秦歌看着这匹小木马已经有点小恶心,所以干脆送给自己的老板得了。

????“送给我?你确定?要知道这里的所有员工可都听着呢!以后要是后悔了,可就没法再要回去了。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秦歌笑的有点勉强:“老板喜欢就好,我本来也只是给我儿子买来玩的,不值钱,老板喜欢就拿去好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瞪着这个女人,没文化真可怕啊!

????“你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秦歌不知所措,反而是在一边的白晓亦等人看出来了点门道,她羡慕的看了一眼秦歌道:“秦歌夫妻两个有一个一岁大点的儿子,还有一个母亲跟着他们一块生活。”

????“那行,白晓亦你有他丈夫的电话吧?打个电话让他来,如果他妈妈有空,可以一块过来,就说我有事情需要他们帮忙。”韩孔雀交代了几句后,直接抱起那小木马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????这东西还真是不轻,虽然看着个头不大,但重量却在三十公斤以上。

????看着韩孔雀笑眯眯的抱着小木马走了,白晓亦拉过看傻了眼的韩星道:“韩星,那个是不是好东西?”

????韩星虽然没有仔细看,但韩孔雀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了,而且韩孔雀做的那些动作他都看到了,那根本就是在检测是不是小叶紫檀。

????“如果我没有看错,那应该是用小叶紫檀满金星大料雕刻的一匹木马。”韩星道。

????“小叶紫檀?这东西很贵吧?”

????“对这东西很贵,我看过电视,上面一对用紫檀木雕刻的茶碗,卖了三十多万呢!”

????“满金星是什么?”

????虽然不知道满金星是什么,但这里的人大多数都知道小叶紫檀的,这东西现在被追捧到了天上,只要跟这四个字牵扯上关系的,就没有便宜的。

????“韩星,你说那匹小木马能够值多少钱?”白晓亦始终能够抓住问题的重点。

????韩星苦笑:“这个还真不好说,虽然材料很好,但用来制作木马显然是浪费了,如果制作大型雕件,那价格就更不好说了。

????但不管怎么说,价格都不可能低了,还有,如果用来制作手串或者是笔筒的话,这么一个木马,制作出来的笔筒最少也能卖三五十万。”

????“这么大的个头才卖这么点钱?”白晓亦十分失望的道。

????韩星道:“所以我说很难说,有些笔筒一个就能够卖到三十万,但那是看雕工的和一些背后的故事的,艺术品这东西没法说,如果遇到喜欢的,多少钱都会买,如果遇到不喜欢的,人家一分钱都可能不要。”

????看着有点失落的秦歌,白晓亦瞪了一眼韩星道:“你不会是想巴结老板,故意压低了木马的价格吧?我听说紫檀木是论克来卖的。”

????韩星喊冤的道:“小叶紫檀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贵,还没有到论克来卖的地步,基本上原材料价格是按照吨或者公斤来算。

????一般的原材料价格市场上大约在70-150万一吨,但是那种卖法是卖的原材料,就是一堆材料不管好坏,一个价格,如果是挑选,价格就高上很多,单棵料,如果要选料,价格不会低于150万一吨。

????另外,如果材料材质好,价格更贵,比如满金星料,即使是小料,按照斤算估计也在2000一斤,低一点的也要1500一斤。

????但是一般的料,小料价格在500-700一斤均有可能,还有就是看料的完整姓和成材姓,比如家具料,会更贵些,如果不成形,只能做手串珠子的,价格会低不少。

????目前市面上有也就300-400一斤的料,总之,看料的情况,如果料金星多,水波,豆瓣,瘿瘤等特征多,密度大,油姓大价格都会有差异。”

????“哎呀,就算是按照两千一斤,那只小马才多少斤?就算一百斤不才二十万?就这么点钱难到还用得着惊动秦歌的家人?”白晓亦是了解秦歌的家庭状况的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