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三百一十九章法不责众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这时,持刀者还在追赶其他人,又有一名看守者右手手心被划伤,左上臂被扎伤,见状,其他看守者立即赶来,合力将行凶者按倒在地上。≥顶≥点≥小≥说,

????其他男的都跑了,但女的却开始围攻我们的看守,对看守拳打脚踢,最后看守也没法打她们。”。

????“数十分钟后,警方到场,将行凶者带走,其他盗采者才离开,从8月15日到8月21日,那片草场没再来盗采者,但其他草场却一直在被盗采。”

????8月17日凌晨5点多,在阿拉、尔草原,我们的看守还在睡梦中,就被路边的摩托车噪声吵醒,他们透过窗户,看到路上至少有70多辆摩托车经过,每辆车上都有三四个人,还有20多辆三轮摩托,上面都坐着10多个人,从南边路过他们的宿舍向北开去,至少有700多人。”

????接下来的几天内,周边的金鱼、湖、渔、水河草原也先后遭到冲击。

????在8月18日、19日两天,先后有20多名、70多名盗采者试图进入金鱼、湖草原,均被牧民劝离,20日早上,数百名盗采者再次赶来,用石块砸伤1名看守者,冲破新建的铁门及铁丝网,开始肆无忌惮地盗采。

????22日晚,阿拉、尔一处草场在连续被盗采两天后,找来挖掘机连夜将大门内的路挖断,与门两边的沟壑形成一条深1米多的长、沟,试图以此阻止盗采者的摩托车。

????这更加激怒了盗采者,23日,数千名盗采者将大门推倒,跳过长沟,跑进彩钢房内。抬了多块床板,搭在沟上,摩托车仍然冲进了草场,彩钢房窗户被砸,房内的100多个塑料桶、100多个夹子,存放的方便面、矿泉水也都被抢。

????当天。这片草场内的摩托车排了近4公里长。

????此外,这些草场中至少两处帐篷被盗采者烧掉,多处草场的彩钢房玻璃被砸,屋内物品被抢。

????“(21日、22日)我们刚开始去的时候政府只让劝退,不收他们的枸杞,只收夹子,但后来收夹子的时候就差点被打,还有派出所的警车差点被掀翻。

????仅22日当天,在市区通往渔、水河草原的路上就数到了700多辆摩托车。连政府都管不住,这些人就好像到他们家了一样,所有政府部门的人员,也只能告诉我们的人说要先自保,不要跟他们起冲突。”

????“27日凌晨5点多,我在格尔、木市区东西两侧通往草原的交通要道看到,至少500辆摩托车陆续集结,从6点多开始先后向草原进发。

????摩托车上坐着多则4人。少则2人,还有数十辆三轮摩托车、面包车上坐着约10人。他们均带着白色塑料桶或铁盆,以及采摘用的夹子。”

????几天来,草原上,各家牧场雇的工人,眼看着数千名外来人员盗采野生黑枸杞,却无能为力。

????盗采者聚集在一起。之间很少有语言交流,眼睛只顾盯着地上的野生黑枸杞植株,不放过一株还有果子的枸杞,手中的夹子与塑料桶上布满残存的蓝紫色野生黑枸杞汁液。

????如果发现枸杞集中的地方,就会发出“嗷”的叫声。其他盗采者便会赶来。

????时间长了,只有草场上的盗采者人数太多时,他们才会报警,人少了就自己驱赶。

????雇员们自己驱赶时,却陷入更大的无奈。

????有一位牧民名字叫阿木,他和一名工人来到盗采者中间大喊:“你们赶紧走,不要再采了!”

????盗采者抬头看看阿木,低头继续采。

????阿木看到一名盗采者用木棍敲打野生黑枸杞植株,就冲着他喊:“你要干啥?”

????对方看了他一眼说,道:“能干啥,这个上面多呗!”。

????阿木在这块草原上长大,他对草原有着深厚的感情,所以他愤怒的道:“摘就摘了,为什么还要敲它们呢?”

????有的盗采者为了省事,直接用棍敲击植株,将叶子和枸杞果一同打掉接住,还有的直接将枸杞果连同枝叶一同剪下,二茬的青果、三茬的花骨朵也都被破坏,他们为了省事,直接就把植株毁掉了。

????听到这里,不止是韩孔雀皱起了眉头,此时连刚开始面露笑容,带着看热闹心里的柳絮等人,也皱起了眉头。

????如果有人真的这么做,那可就真的是太过分了,这些人还真有点蹬着鼻子上脸了。

????韩孔雀此时已经有点生气了,他不差那点钱,所以刚开始听金妖说很多人去采集野枸杞,韩孔雀并没有当回事。

????其实就连柳絮也不认为是什么坏事,可要是那些人真的那么过分,那些人就是在践踏所有牧民的善心。

????发生这样的事情,也太恶心人了,这些人为了生活,盗采野生黑枸杞也就算了,但这么嚣张的做法,绝对是在恶心人。

????“趁着这个冬季,正好准备一些,如果明年,他们还要这样,我们不用留手,到时候该抓的就抓,该打的就打。”韩孔雀皱着眉头道。

????“可人太多了,我们又没有准备,根本看不过来,再说,那么多人,我治的了一个,治的了十个,来一百个,一千个怎么办?”金妖苦笑道。

????“法不责众?在我们这里可没有这么一说,就算几千人,抓了也就抓了,到时候全都送到沙漠中给我去种树种草,让他们也在知道,破坏容易,建设难。”韩孔雀冷笑道。

????“那也不用等到明年了,如果老板真的想要治理,这个冬天就行。”金妖道。

????“这个冬天?冬天那些人也不消停?”韩孔雀一家全都惊异的道。

????金妖苦笑道:“上次大规模毁掉植株就是在去年冬天,要不是我也不知道,还是一个关系好点的承包商告诉我的,如果不注意,损失更重,我去看过那个承包商的草场了,真是满目疮痍,惨不忍睹。”

????去年11月,周边群众趁夜潜入草场,将野生黑枸杞植株连根挖走,移栽到农田中,给草场留下密密麻麻的坑。

????一名在河、东农场六队承包了3亩人工种植黑枸杞农田的甘、肃人也证实,他所承包的黑枸杞是在3年前,由当地人从草场偷挖移植过来的。

????这块草原被破坏的不仅有野生黑枸杞,说起这块草原曾经受到的伤害,很多人草原的主人也很无奈。

????近几十年来,人们对这块草原的索取很少停歇,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,为了增加粮食产量及住宅面积,人们开垦草原,今日格尔、木城区紧邻草原,为了获取燃料,人们伐倒树木。

????到了80年代,人们发现这里的沙金、昆仑玉很多,开始疯狂盗采,因此引发盗采者之间的冲突。

????发现药材甘草可以卖钱,就挖地1米多深,刨出甘草根,给草原留下深坑。

????发现白刺根系发达可以做根雕,就开始疯狂盗挖,大片土壤因此沙化。

????如今发现野生黑枸杞很值钱,就开始无度采摘,甚至将防风固沙的黑枸杞植株移出草原。

????当地人是很无奈的,他们世代以草原为生,懂得如何爱护草原,但面对这些前来盗采的破坏者,以及日益变差的草原生态环境,他们无能为力。

????“那也不能纵容这些偷盗者啊!”韩荣光听得愤愤不平。

????韩荣耀道:“那里地广人稀,往往一家人有几万亩草地,你一家能够看多少?”

????金妖道:“是啊!我就在一名牧民的草场上,看到过,盗采者被驱赶的同时,正在和牧民讨价还价,这名盗采者和周边村子近百人,在一周前从附近的县赶来,每人花了180元路费。

????他们当中,有人专门打听哪个草场的野生黑枸杞多,为了节省费用,他们大多住在亲戚家,每天凌晨4点多起床,和同伴一起搭乘当地人的摩托车,赶往野生黑枸杞多的草原,往返车费每人15元。

????其中一名盗采者坦言,如果在一起的盗采者只有几十人,在牧民或承包商前来驱赶时要尽快躲避,但如果盗采者人数众多,就无需理睬。”

????这些人,他们在这里每天平均能摘3斤野生黑枸杞,每斤能卖到80至85元,卖给当地黑枸杞收购商。

????在遇到牧民驱赶时,一名自称“一个电话就能让草场上80%的人撤走”的男性盗采者称,盗采者主要来自格、尔木周边的化、隆县、民和、县等地,以及甘、肃、四、川、河、南、陕、西等地。

????他称,“他们这些人有的以前放牧,现在都不放牧了,每年的生活来源,全部靠黑枸杞。”

????他直言,仅靠牧民无法守住草原,“老板(承包商)几十、几百个人都守不住草原,你一个人能守吗?果子你能守得住吗?”

????“守不住也得守,我们不能为了利益出卖草原”也有很多强硬派牧民,不是为了那点利益,而是为了自己的草场,所以坚决抵制这种行为,而暴力事件,也多发在这种草场之中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