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二百七十三章藏书阁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孔雀轻声说着,目光掠向老者,“我说的可对?”

????老者一皱眉,暗想这个小伙子好像也懂行的样子,不过这样正中下怀,道:“就是这样,所以我才说这是真的,可惜了。@顶@点@小@说,”

????说罢摇头了下头,摩挲着手中的碎瓷,惋惜无限。

????韩孔雀的指尖也摩挲着碎片,声音浅淡:“明代的红花釉下彩,可对?”

????“对,看那山水画就知道了,价值两百万呢!”中年男子叫嚷,一脸的激动。

????“可是浅绛彩是清代才有的。”韩孔雀笑呵呵的道。

????众人一愣,有些人后知后觉起来,清代?不是明代么?

????那老者说这是明代的红花釉下彩,一些人已经是满头黑线。

????“我记得是这样的,浅绛彩的确是清代才开创了历史,创出了浅绛彩一流,从此在历史上为彩瓷开辟了新的样式。”有旁人懂一些,便是应了起来。

????老者脸上有些尴尬,呵呵笑了下,说:“那就是老夫看错了,这是清代的彩瓷,不过价值是差不离的。”

????“清代啊!”韩孔雀莞尔一笑,指尖捻着的碎片翻转过来,“上面还刻了简体字,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容小视,看着十分像这是现代印刷体。”韩孔雀摇头晃脑的说着,在哪里一脸啧啧称奇。

????“清、明、现代,三代一体,前辈你这是在戏弄我么?”韩孔雀最后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。

????哗!在场的人皆是一震,接着恍然大悟,妈的,这东西绝对是假的啊!

????清代的人用现代的字体?还用的现代烙刻方式,而且这个老者嘴上一句,错了两个点。还算个什么专家,亏他们刚刚还信以为真了!

????东西是假的,两百万自不用说,肯定是讹人的。

????老者脸上青白交加,有些灰溜溜的感觉。

????心里厌恶这个老者,韩孔雀嘴上毫不留情:“老人家。看你的样子应该有着不凡的国学造诣,不知道皴擦二字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看着老者一脸憋屈,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,韩孔雀笑的更加欢乐了。

????他笑呵呵的继续打击老者道:“皴擦是国画中的技法,以描画山石为例,所谓皴,就是山石结构的纹理线条,擦是指在山石轮廓线旁擦出不规则的墨痕,增加山石的粗糙感。

????有时“皴”和“擦“是一个意思。只是笔触的大小与轻重略有差别,皴擦要在大的线的骨架基础之上加以补充,以进一步表现山石的脉络、转折,使画面逐步丰富起来。

????你这个就是典型的了无皴擦,我理解的就是指一幅画看起来没有运用“皴擦”的技法吧?而你这个呢?只能是形容你这件瓷器上面的画面粗糙。”

????周围的人看着韩孔雀,心里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,只是,对方并不好糊弄。

????夫妻两似乎也明白自己这是被那老者胡说了一通。两百万是不用想了,但是

????妇人眼珠子一转。喊道:“就算是这样,你这也是撞坏了我们的东西,我们可是花了十万块钱买的呢!你问那摊主!我刚刚可是交易了十万给他!”

????说罢,她还拿出手机短信给众人展示了交易记录,看到交易记录,现场所有人全都无语了。

????得,这是实打实的交易过了。

????按照规矩。韩孔雀花费几万是跑不了了。

????虽然东西是假的,但人家确实花费不小的代价买下的,却是需要赔偿的。

????在这里,有个法律盲点,就是物品的声明价值跟实际价值赔偿。你说它是假的,可是人家是刚刚通过十万块钱买的东西,人家就是损失了十万块钱。

????可是换一句话说,如果某个人花了一千万买了一块普通玻璃,被别人不小心撞坏了,难道也需要赔偿一千万?

????这是不现实的,法律上对这一块也没有硬性规定,大多以实物实际价值为准,但是也酌情处理,一般情况下,如果是私了,也得花费大半价值的金额。

????眼下,这两夫妻怎么着也要韩孔雀赔个几万了,当然,让那摊主赔偿是不可能的,因为买卖古玩这事情,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货物一出手,就不关摊主的事了。

????事实上,这种事情是很糟心的,一般人遇上也只能自认倒霉。

????几万块么?对于韩孔雀也不是多大的钱,他看了那两夫妻一眼,再看向摊主,接着目光再滑落老者身上。

????半响,他拿起了手机,按出一个号码,他把手机放在摊主的面前,话筒对着他,轻轻道:“这是这座城市常务副市长、政法书记、公安局长的电话,你问下他,你们四个人如此创新的碰瓷手段,该不该请去警察局坐坐,做一个访谈。”

????常务副市、长?政法委书、记?还是警察局局长!

????那边,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:“韩先生?出什么事情了?什么?碰瓷?有人找你麻烦?”

????两夫妻跟老者脸都绿了!

????那状似老实的摊主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半响,干笑道:“这可不关我的事情。”

????韩孔雀收回手机,对着手机说了一两句问候的话,便是挂了电话。

????对方也猜到了大半,只能暗笑这些人眼瞎,找上了韩孔雀的麻烦,这肯定是韩孔雀不想招惹麻烦,要不然,以韩孔雀的手段,这些人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
????挂了电话后,韩孔雀回了这个摊主的话,“那就是关我的事么?”

????韩孔雀不笑不怒不说话的时候,才是最可怕的时候,目光淡淡的瞧了摊主一眼,眼神扫过老者跟两夫妻,请冷冷的,像是一把出鞘的冰剑。

????三人齐齐打了一个哆嗦,暗道这小伙子怎么这么可怕,这气场!

????旁边的人此时也觉得心惊!

????这小伙子不简单啊!本来他们忽略了的体型,此时带给周围众人的是无尽的压迫感。

????刚才怎么没感觉这小伙子这么可怕?

????感觉事不可为,而韩孔雀也不像太麻烦,那男子咬咬牙:“算我们倒霉,走!”

????三人立刻如同老鼠一般灰溜溜得想要溜走,却被韩孔雀一喊:“等一下。”

????又干嘛啊?难道他不是想要放他们走?咱认栽了还不行么?

????三人可怕及了得罪有官方背景的韩孔雀,因此弱弱得住了步子,本以为他还要找他们麻烦。

????当他们转过身,却看到他从钱包里抽出了二十块,递给妇人:“赔你这个瓶子,这些钱行吧?”

????妇人呆了,妈的,这还有钱呢?

????虽然是二十块,但是

????这家伙是傻x吧!还是风度太好?

????不得不说,韩孔雀这个举动真的是有君子之风,看的旁观的人连连点头。

????妇人战战兢兢拿了钱,正想说什么,却看到韩孔雀转过头,对那同样处于惊愕状态的摊主说:“我赔了你们东西,你们却想要蒙骗我,对此,你们是不是也该赔偿点什么?”

????“我”

????“这个东西算是赔偿,日后两不相欠,行吗?”

????摊主在对方那清凉如刀的目光下,感觉到了迫人的气势,心里哆嗦了下,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????韩孔雀笑了笑,随手拿起来的是一个挂在脖子上的玉蝉,这东西满大街都是,一个也就卖三四十块钱。

????“那就,走吧!”韩孔雀对三个人道。

????众人看着他的背影,全都说不出话来。

????韩孔雀把玩着手里的玉蝉,喃喃自语的道:“看起来挺普通的,还不怎么干净,怪不得没人认为是好东西呢!好好擦擦还是很不错的。”

????古玩上有“擦”这一类的术语,可韩孔雀嘴里的擦,可就是真的擦了,这东西在别人看来,完全就是小饰品,是假的。

????但韩孔雀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个东西没那么简单,当然,也不说就韩孔雀慧眼识珠。

????这个玉蝉的玉质确实不行,而且还是现代工艺品,但就是这么一个一眼假的东西,韩孔雀却看到了一些不同。

????至于是怎么的不同,他到是还没有完全搞明白,但这个玉蝉给他的感觉确实是不同的。

????接下来走走逛逛,韩孔雀都没发现什么真物,事实上能发现这个玉蝉,已经是让他觉得今日运气不错了,福祸相依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????不在有所期盼,随心起来,韩孔雀便也开始真的逛街玩了。

????“咦,人怎么这么多?”前方一家占地范围很大的店铺,围着很多人,韩孔雀抬眼看去,便是目光一闪,藏书阁?

????这次来古玩城,他好像要找的就是这个地方,真没想到,这里居然这么热闹。

????此刻,这家藏书阁的前面的确人龙密集,本来是一个宽敞的广场,很多人围成一圈,其中有不少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,还有一些气势不俗的老年人。

????陆续有不少人围拢过去,嘴里喊着什么石头,什么原石什么的。

????这明明是卖书画的,而现在,却成了赌石的场所,就算不进圈子,韩孔雀也猜到了这里是干什么的。

????这里现在到处都是石头,足足有数百块,周围还摆着一溜切割机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