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二百一十六章镇物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其实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小白龙而起的,被镇压的也是小白龙,结合龙王的传说,这条小白龙肯定是地气龙脉所化,而且这肯定是一条水龙,所以说它是黄河龙王也不为过。

????本来在井就跟河相同,所以在这里被镇压的井龙王,也肯定就是黄河龙王,一条龙脉被镇压,自然是怨气冲天。

????而在井龙之上放置一具棺木,肯定是在养尸,至于具体是福泽后代,还是孕养尸体本事,或者是孕养一些宝物,韩孔雀没有见到那座棺椁,他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,但总共也只有这几个可能。

????不过,做这样的事情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,这些从一些端倪就能看出来,比如黄河每隔六十年左右,就会泛滥一次,这肯定是由于龙脉压制不住了,才会起变动。

????当然,这也很可能是当年那位锁住黄河水龙的那位前辈,故意留下的破绽。

????一条祖龙被锁住,戾气自然是越积越多,所以让他每隔六十年左右,就宣泄一下积累的戾气,这样更有利于长期锁住这条恶龙。

????之所以说黄河龙王是恶龙,这完全是因为原来黄河是每年汛期都会泛滥的,每次泛滥都会给黄河中下游的人们带来巨大的灾难。

????而到了后来,黄河却每隔几十年才能泛滥一次,这也许就是有了锁龙大阵的缘故。

????原来的锁龙大阵,也不过是锁住那条水龙,让他老实一点,不至于每年都发洪水,祸害世人,而那座棺椁,则是由于黄河改道,而进入黄河河道之上的。

????这个时候,锁龙大阵被改变,才会在原来锁龙大阵的基础上。进一步镇压水龙,抽取水龙龙气,孕养那座棺椁当中的尸体。

????如果不是有着足够的生气,棺椁当中的尸体不会看着栩栩如生。墓穴当中也不可能出现活儿青蛙和小鱼。

????这一切,都是以牺牲黄河水龙龙气为代价的,而现在,韩孔雀他们的眼前,正有一条青龙。被困在这里,被人设计抽取龙气,孕养的什么。

????生生之气被掠夺,一条祖龙可能被镇杀,这的积蓄多少怨气?

????黄河祖龙只是被锁住,就要每个六十年发一次洪水,而这里的这条不弱于黄河祖龙的青龙祖龙脉,又会积累多少怨气,甚至是戾气?

????其实,这看看罗布泊现在的状态就知道了。而这样的环境恶化,还在继续,甚至有越来越快的趋势。

????“情况不太妙啊!”弄懂了现在的情况,马继芳开口道。

????姜石头道:“情况当然不妙,如果我没有看错,现在我们就处在青龙结穴之地,如果这条青龙被镇杀,这里成为怨气最浓厚之地当无疑问。”

????“庙道会的那些狗东西可真不是玩意。”沙班开口道。

????姜石头面露讥讽之色的道:“你们祆教的前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????沙班怒容满面的道:“你放屁,罗、布泊原来可是绿色明珠,现在是死亡之海。诅咒之地,这一切的变化,全是最近几十年发生的,难道这还能怨到了我们祆教的前辈身上?”

????“罗、布泊真的是最近几十年开始出现变化的吗?只不过是最近几十年的变化最剧烈。速度加快罢了?不管是温水煮青蛙,还是烈油烹龙,后果都是一样的。”姜石头冷笑道。

????“不可能,这里是我们祆教祖辈生存之地,我们不可能破坏这里的环境。”沙班愤怒的道。

????韩孔雀开口道:“这是不争的事实,原来的锁龙大阵。肯定是你们祆教布置的,要不然也不可能用你们祆教的圣物作为阵眼,镇压这条青龙。”

????“这一点我承认,就比如黄河之上的锁龙大阵,如果真的对黄河有害,黄河怎么可能存在那么多年?”沙班不服的道。

????“怎么就对黄河没有害了?九十年代,黄河一度断流,那就是对这条龙脉的损害,如果没有一点损害,黄河龙王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怨气?”姜石头道。

????看到沙班越来越愤怒,他已经到了狂化的边缘,马继芳不想先前起冲突,所以开口道:“黄河水龙的损害,恐怕是发现了黄河鬼棺之后的事情。”

????韩孔雀也不想此时他们出现内杠,所以开口道:“应该是这样,原来的黄河水龙虽然受到了一定损害,不过,那样的损害,还不至于让黄河断流,而且时间也不对,九十年代后期的黄河断流,肯定是有人大量抽取黄河水龙之气造成的,就跟现在的情况一样。”

????看着面现得色的沙班,韩孔雀继续开口道:“布置锁龙大阵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,先不说其他,只是这座棺椁,被放在这里几千年,就不是谁都舍得的。

????所以,能够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,自然是想要获得更多的好处,所以,你们祆教的前辈,也肯定是利用这条青龙,获得了极大的好处,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花费巨大的代价,锁住一条青龙。”

????“这一切因果,最终还是要落在庙道会的身上,是他们在扼杀这条青龙,破坏了这无数人的生养之地。”沙班看着风沙遍地的罗、布泊,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????韩孔雀冷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,开口道:“之前的庙道会不能说繁荣昌盛,也算是气运长存,可现在呢?只剩下了小猫两三只,而你们祆教,只是因为没有把事情做绝,所以才残留了一点气运,苟延残喘到了现在。”

????“说你们没有责任,那么因果怎么可能落在你们身上?你们祆教现在的气运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姜石头也开始落井下石。

????韩孔雀看了一眼沙班,又看向马继芳道:“不管你们是什么想法,想要重新得到这条祖龙的护佑,让自己的教派增强气运,都不是那么简单的。”

????这里的这些人,有祆教徒,有回、教徒,而姜石头则是匠门的,消失的胡家父子,则是庙道会余孽。

????而这罗、布泊,原来儿科是祆教和回、教的大本营,现在没落了,说他们没想法,恐怕连地上的沙子都不会相信。

????到了这个时候,韩孔雀清楚的认识到,这些家伙,恐怕并不是单纯的冲着这里的珍宝而来的,可能寻宝只是他们的副产品,解封锁龙大阵,获得青龙的气运加身,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。

????气运之说虚无缥缈,但是却是已经被证实确实是存在的,比如说一些人好运的逆天,好运的让人嫉妒。

????放大到了国家民族宗教,坐看历史,你会发现,能够到现在一直繁荣昌盛的团体,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好运,就算遇到了危险,也都会逢凶化吉,传承不会断绝,这就是气运,虽然虚无缥缈,却真实存在。

????“这个先不说,如果我们所在之地真的变成了怨煞之地,我们就惨了,我看那条青龙已经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,现在我们还是先破了这座震狱锁龙大阵再说。”马继芳道。

????“有了黄河鬼棺的例子,要破这座锁龙大阵应该不算太难吧?”姜石头看向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皱起了眉头道:“这是一座震狱锁龙大阵是肯定的。”

????姜石头看了一眼沙班道:“你是说,这也是在一座锁龙大阵的基础上改变来的大阵,既然是改变和加强了,就有两座镇物?”

????所有人的目光,全都集中在了韩孔雀的手中,他的手上还托着那座石椁,看到他的样子,所以人都皱起了眉头。

????韩孔雀则不动声色的道:“这里肯定有两座镇物,我手中的汲阴棺是一件,而另外一件可能还在地宫当中,要不然我带出了这座汲阴棺,这座震狱锁龙大阵不可能还继续存在。”

????“难道另外一件镇物在圣棺的下面?”沙班脱口而出。

????所有人全都双眼放光,汲阴棺是什么级别的宝贝,这里的几个人全都很清楚,而能够配合汲阴棺,镇杀一条青龙的镇物,也肯定是不可多得的至宝。

????“不可能,汲阴棺是锁龙大阵的镇物,如果还有另外一件镇物,只能是在汲阴棺的上面,用来镇压汲阴棺取得大阵主导权的至宝,怎么可能被汲阴棺镇压在下面?”马继芳虽然也想得到宝物,不过他总算还很清醒,很快就推断出不对。

????看到马继芳用怀疑的目光看向自己,韩孔雀轻笑道:“如果另外一件至宝在我身上,那么锁龙链又在哪里?你们可一直在看着我,我没有可能藏起锁龙链,只要锁龙链不断,这座大阵就不会被破,所以,我甚至怀疑,就连这座祆教的所谓圣棺,都不是镇压这条青龙的镇物。”

????这里面对阵法有研究的,当属姜石头和马继芳最厉害,所以沙班几个人,全都看向他们两个。

????姜石头首先开口道:“这个倒是很奇怪,难道这座石椁真的不是镇物之一?”

????韩孔雀拿到汲阴棺之后,大阵可没有受到一丝影响,这个是众人都看在眼里的,所以姜石头也难免这么怀疑。

????不过他刚说完,沙班就抢在了马继芳的前面,反驳道:“我教的记录可是清楚的记录着,圣棺就是放在这里镇压一条恶龙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xh1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