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二百一十二章怨煞之地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看着从他们的营地飞起来的白龙,韩孔雀知道,那其实是一条水龙,不过这条水龙很弱,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条龙脉,只能说是用水灵气组成的一条虚拟龙脉。

????青龙属木,水生木,而现在青龙明显是在竭泽而渔,如果它抽取的水脉太多,这里的水脉肯定受损,到时候它如果不能撞破大网,逃出这方天地,以后它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。

????没有了水脉的滋养,加上一座震狱锁龙大阵,这条青龙也许会被完全炼化。

????是的,就是炼化,不是镇压,是炼化,这座震狱锁龙大阵,并不只是镇压,而是镇压炼化。

????“这是一条阴龙脉。”就在韩孔雀脸色不停变化,想着谁有这么大的魄力,这么强大的手段,居然想要炼化一条青龙的时候,马继芳的惊叫声,惊醒了他。

????“阴龙脉?怎么可能?”姜石头惊异的看向了马继芳,“咦?老胡呢?他父子怎么不见了?”

????当姜石头看向身边的马继芳时,才发现本来站在马继芳四人身边的胡家父子居然消失不见了。

????“坏了,我们被胡家父子坑了。”马继芳等人也把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,当他们看到老胡父子没有了踪迹时,立即想到他们可能被骗了。

????“他们父子果然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。”姜石头满脸阴沉的道。

????“看到这种情况,难道你们就没有想到点什么?”韩孔雀开口道。

????“那些棺材肯定是镇龙鬼棺。”姜石头看了一眼韩孔雀,开口道。

????“镇龙鬼棺?镇杀这条青龙的鬼棺?不对啊!这些棺材全都是石头的?石头五行属土,土生木,那可是一条木属性的青龙,两者正好是相生的,怎么可能用石棺来镇杀青龙?”韩孔雀问道。

????姜石头满脸阴沉的道:“地宫当中的那些是石棺,外面的那些就不一定了。”

????“你是说金棺?”韩孔雀看着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透明棺材,怎么也不能想象它们是金棺。

????“我早就应该想到,这里的所有棺椁都应该属于金棺。就算地宫当中的那些是石棺,但内部装了大量金银之物,石棺属土,土生木。但土也生金,这样反而让金气更胜,那么强大的金气,足以镇杀一条青龙了。”姜石头分析道。

????韩孔雀一听,还真是这么一回事:“这么说是我们取得了宝藏。消弱了金气,才放出这条青龙的了?”

????“应该是这样,但是这里面也有疑点,庙道会的余孽为什么会镇杀这条青龙?既然布置了震狱锁龙大阵,今天为什么有要帮助我们解锁这条青龙?”姜石头对胡家父子的动机,还是存疑的。

????“无利不起早,如果没有好处,他们是不会这么做的,现在看来,胡家父子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。”马继芳道。

????听到马继芳的话。韩孔雀心中一动道:“现在是白天,天上无数雷霆,居然不能灭了那条青龙,你们不感觉奇怪吗?”

????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一条祖龙脉,是那么容易泯灭的吗?”姜石头看向韩孔雀。

????韩孔雀摇头道:“一条祖龙脉是那么容易镇杀的吗?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姜石头也是心中一动。

????韩孔雀缓缓的道:“你没有发现,这里的地脉属于阴龙脉吗?”

????“阴龙脉?”姜石头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惊疑:“阴龙阳宅,怎么可能,阴龙脉上怎么可能修建陵墓?”

????阴龙脉上建阳宅,对人有好处。而对阴人起了克制作用。

????韩孔雀嘿嘿一笑道:“怎么不可以?刚开始的祆教,用这条阴龙脉来孕养他们的灵魂,如果没有这座石椁,他们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。而后来的孙殿英,应该是在抽取这条阴龙脉的龙气,来达成自己的目的。”

????“目的?”姜石头若有所思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不外乎凝练一些天材地宝,或者是增加后代子孙的气运。”

????马继芳此时忍不住道:“难道他孙殿英还想让自己的子孙登上九五不成?”

????“掠夺一条青龙的龙气,登上九五之位也未尝不可。”姜石头道。

????“我想,如果是这样。胡家父子就没必要这么忙活了,我想掠夺青龙的生之气,孕养宝物的可能更大,为后代子孙谋福利,怎比得上让自己长生更有诱惑力?”韩孔雀看着远处天空之中的青龙,在消耗过大之后,已经变得有气无力。

????“确实,一条孕养万物的阴龙,现在变成了一条孕养阴人的阳龙,可以说这条青龙的生生之气,已经完全被掠夺一空了,只是可惜了这罗、布泊啊!”姜石头叹息道。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这些人还真是狠毒,为了一己之私,生生把罗、布泊这个西北水乡,变成了不毛之地。”

????“没有了龙脉孕养,这里怎么可能不变成生命绝迹之地?更何况,这还是一条代表着生之力的青龙。”姜石头道。

????“我们现在还是先不要讨论这个了,还是想想办法怎么离开这里吧!如果我没有猜错,如果这条阳龙泯灭,这里会变成一个怨煞之地吧?”撒的迷失此时打断了韩孔雀和姜石头的讨论。

????姜石头的脸色再次变了变,他苦笑道:“我们被困在了震狱锁龙大阵的中心,既然一条龙都能被困住,你认为我们能够闯出去吗?”

????“这个倒是不一定。”韩孔雀镇定的道。

????姜石头、马继芳等人的眼睛一亮,对啊!韩孔雀可是明白人,既然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而到现在,韩孔雀都没有一丝慌乱,这说明他肯定有脱困的办法。

????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自己身上,韩孔雀笑道:“我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,不过,在看到这里发生的异象之后,我却想到了八十年代的一件事情。”

????“八十年代?”姜石头的眼睛亮了亮,接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,惊叫道:“你是说黄河鬼棺?”

????“对,百人齐吼、透明棺材,震狱锁龙,只不过那是镇压的黄河水龙脉,而这里是一条青龙脉。”韩孔雀道。

????“哈哈,还真是一样,黄河水龙脉,也是祖龙脉之一,能够破解那座镇龙大阵,这座大阵也肯定可破。”姜石头道。

????看到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的姜石头,韩孔雀反而摇头了,他道:“破阵是不可能的,但解锁还是能够做到的,既然这条青龙已经现身,这座大阵肯定就出现了破绽,所以我们脱困容易,破阵可不容易。”

????祖龙脉可不是说着玩的,能够困住龙脉的大阵就算厉害,更何况是要镇杀一条祖龙脉的大阵了。

????姜石头回复镇定,他喃喃的道:“那座黄河大阵,每隔六十年也要停止运行,让黄河祖龙脉宣泄一下戾气,这说明,这座大阵是有破绽,但也证明了祖龙脉的强大。”

????韩孔雀苦笑道:“祖龙脉越强大,也正好反证了大阵的强大。”

????“你们不是开玩笑吧?难道这里的大阵,真的跟九曲黄河大阵相媲美?”马继芳一脸震惊的道。

????“也许不能跟那座大阵相比,但这条青龙如果被打散,怨气肯定要比黄河那边更浓郁。”韩孔雀苦笑道。

????马继芳道:“你们不要忘了,黄河那边的怨气可是集中在一栋房子里,而我们这里可是有方圆几十公里范围。”

????“韩先生,先前我们可能有些误会,现在到了这种境地,不如我们放弃前嫌,一同闯出去怎么样?”姜石头开口道。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出去再说。”

????“好,恩怨出去再解决,我们先应付现在的困难,韩先生,你肯定比我们知道的多,不如先说说,您打算怎么破阵?”马继芳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80年代的时候,黄河中下游每年都要进行清淤的工程,黄河每次清淤都会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晴:百人齐吼、透明棺材、秃尾巴老李的传说、镇龙脉的铁链等,这些你们都听说过吧?”

????刚才马继芳说到怨煞之地,就足以说明,马继芳对这种事情也是知道点的,当然,有心思盗墓的人,怎么可能对这种事情不了解?

????80年代的时候,黄河中下游每年都要进行清淤的工程,附近的居民(主要是农民)要出河工,就是每家出一个壮年劳力,当然老人也可以去烧水做饭什么的,如果没有就要出钱。

????这件事情发生在山、东某段,冬天,黄河基本上没有什么水,大家在河底挖出淤泥加固旁边的大堤。

????突然,一个人嗷嗷地吼起来,声音极其凄惨,紧接着在河底的所有的人都开始吼,岸上做饭的人非常惊讶,但是过了一会大家停了下来,接着干活。

????吃饭的时候,问起他们,没有人知道自己发出过这样的声音,就是说,那几分钟的记忆,河底的人没有了。

????然而,怪事还没有结束。

????他们晚上回到住处,下起了雨夹雪,有一些年轻人就建议到旁边的一处新院子去睡,还可以烤烤火什么的。

????那个院子很新,有10多间新瓦房,院墙都是用树枝扎的篱笆,那村的村长说是可以随便住,于是一些人就兴冲冲的把铺盖带到了。(未完待续。)xh1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