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一百四十六章竹石兰蕙图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吴二叔道:“虽然不能确定,但不论是画工还是落款,甚至是装裱、纸质和画轴,都没有错处。”

????“所以啊!这幅画谁也不敢说就不是郑板桥的竹石图,就算现在深市博物馆收藏了一副真迹,也不能证明这副就是假的,你们看,这是我当年买下这幅画的证据。”说着,李大爷还把当年那份买卖协议拿了出来,让韩孔雀等人观看。

????“最终还是看古画啊!”吴大爷随手把协议递给了韩孔雀,道。

????吴二叔连眼皮都没抬,他还在看着那幅图,而他身边最感兴趣的就是卫长青了。

????刚才他十分看好那座佛像,可韩孔雀不看好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卫长青却是相信韩孔雀的判断,而现在遇到了这幅郑板桥的竹石图,卫长青正好转移了目标。

????不得不说,这幅图确实算副精品,图上所绘,壁立突兀的石崖之下有一丛翠竹,竹石的右上侧便是那首脍炙人口的五言诗,抒发着竹之高洁同作者的旨趣。

????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乱崖中。千磨万折还坚劲,任尔颠狂四面风”,诗后署“充轩老父台先生政,板桥弟燮”等12个小字,再钤“郑板桥”之阴文方印、“老而作画”之阴文长印。

????如此看来,这是郑板桥老年之作,与叫做“充轩”的老先生酬酢之作。

????卫长青开口道:“深市博物馆所藏的这幅书画,来于已故书画收藏大家商承祚老先生的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捐赠。已经被国内书画鉴定权威们确定为珍品。

????1995年11月,鉴定专家史树青看过这幅画后。给出的意见是‘真,画得简单点,二级可以’;1996年,书画鉴定家杨仁恺给出的鉴定意见是‘没问题’;1999年4月,鉴定专家刘光启的意见是‘画法少见(主要指斜伸竹子),二级可以。

????所以,那副画是绝对不可能是假的,而这幅画。每一处细节都跟那副相同,你们说有没有可能这是郑板桥晚年的另外一幅佳作?”

????这样的情况当然是有可能的,毕竟郑板桥也要吃饭,同一副画画两张,是很有可能的,但更大的可能,却是现代人造假。毕竟郑板桥的书画实在是太贵了。

????近些年,国内掀起一股空前的收藏热,古董或准古董顿时身价百倍,广受青睐。古代名家的字画,尤其如此,一幅画的市场价可以达到令人咂舌的地步。

????清代着名的扬州八怪。他们的画风特点概括为“奇”、“狂”、“怪”,格调高迈,市场的认可度很高。

????作为八怪的领军人物,郑板桥的书画作品更是炙手可热,价格一路飙升。

????据2011年首都匡时春季专题拍卖会。一幅郑板桥的《竹石兰蕙图》以4600万元的天价成交。

????要知道,生活在清代中叶的扬州画家郑板桥。虽然以“诗书画三绝”着称,但他出身于寒门,母亲早亡,父亲是教书匠。

????加上仕途不顺畅,四十四岁考中进士,最终只当了知县。

????辞官后,到扬州以卖画为生,因为名气响,求画的人多,67岁高龄的郑板桥干脆自定润格,明码标价:“大幅六两,中幅四两,小幅二两,条幅对联一两,扇子斗方五钱。凡送礼物食物,总不如白银为妙;公之所送,未必弟之所好也。

????送现银,则中心喜乐,书画皆佳。礼物既属纠缠,赊欠尤为赖账。年老神倦,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。画竹多于买竹钱,纸高六尺价三千。任渠话旧论交接,只当秋风过耳边。”

????在文人羞言阿堵物的时代,郑板桥这种敢于做出反潮流的惊人之举,实属出格且大胆,所以,同一幅画,不要说画出两幅,就算是三幅,四副,也是有可能的。

????“韩哥,你怎么看?”看到韩孔雀的眼睛,终于从那份协议离开,卫长青问道。

????韩孔雀笑了笑道:“这种古董,具有争议性是很正常的,不如你也看看这份协议,也许你会有点收获。”

????说着,韩孔雀把协议递给了卫长青。

????协议不长,卫长青扫了一眼,就全看完了,这只是一份普通的买卖协议,并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地方,不过,既然韩孔雀说了,那自然是有特别之处的。

????“难道问题出在这程伟良上?”最后,卫长青实在找不出问题在哪里,只能把实现落在了卖给李大爷古画的那个落款上,落款的名字就是程伟良。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对,唯一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了,这个程家可不简单。”

????卫长青精神力强大,记忆力自然也不会差,很快他就知道韩孔雀为什么这么说了。

????清中期,郑板桥生活的年代,那时的大幅画价,不过六两白银,便宜还是昂贵,一句话很难说清楚。

????如果与当时低廉的物价比较,六两纹银的确是较大的一笔资金,当得上普通家庭一年的开支。

????但与后世直上云霄的画价比,又实在算不上什么。

????卖画如果遇到识货客,画价自然还要高出不少。

????比如,郑板桥在考中进士前,雍正十三年(1735)早春时节,到扬、州郊外踏青,无意中来到一户人家,看到墙壁上贴着自己的词作。

????正当他洋洋得意之时,户主大妈拖着她的闺女饶姑娘出来。

????听说眼前的这位相公是大名鼎鼎的郑板桥,饶姑娘大喜过望,深情地说:“久闻公名,读公词,甚爱慕,闻有《道情十首》,能为妾一书乎?”

????郑板桥大笔一挥,写就《道情十首》,还另外题了一阕《西江月》赠给她:“微雨晓风初歇,纱窗旭日才温。绣帏香梦半蒙腾,窗外鹦哥未醒。蟹眼茶声静悄,虾须帘影轻明。梅花老去杏花匀,夜夜胭脂怯冷。”

????老大妈听说郑板桥丧偶,主动提出将小女儿嫁给他。

????郑板桥见排行第五的饶姑娘年轻貌美,聪明伶俐,又是自己的铁杆粉丝,心里自然高兴,说了两句客气话后,便愉快地答应下来,并相约两年后他中了进士,再来迎娶。

????这件事被江、西商人程羽宸知道了,他对郑板桥非常崇拜,拿出500两银子替他作聘金交给饶家。

????两年后,郑板桥自京城回来迎娶时,他再送500两银子给郑板桥,作为娶新媳妇的费用。

????这则佳话,并非出自官方记录,也不是坊间的无稽之谈,而是乾隆十二年郑板桥在山、东任上,困在济、南乡试“锁院”时,写在《板桥偶记》中的自述,这段文字,多数板桥文集均收录,应该具有较大的真实性。

????当然,程羽宸的银子不是白送的,补偿代价是郑板桥的字画。

????但这位姓程的商人,是个很知趣的人,他索画要看名士的心情,“板桥略不可意,不敢硬索也。”

????商人讲究将本求利,估计程与画家的交往,不会是桩赔钱买卖,郑板桥一定给他相当数量的字画。

????这批字画,每张的成本价不高,假如传给后代,保存到现在,那就大发了。

????这里,我们不妨犯傻来换算一下:乾隆年间一两白银大致可以买到一石大米(约150市斤),1000两白银则可买回15万斤大米,按如今每斤大米2元的市场价计算,就相当于30万元。

????以30万元的代价,换得郑板桥的几幅书画,成本便宜得很!

????郑板桥同样值得,用自产书画换来貌美娇妾,不算是赔本生意。

????这名饶氏,后来果然成为郑板桥晚年生活中的忠实伴侣。

????再说画价,对照如今天价的《竹石兰蕙图》,区区30万元,简直就是小菜一碟,拍卖佣金还不止这些呢!

????“《竹石兰蕙图》啊!我倒是对这幅画很感兴趣。”卫长青看着这幅画,眼中闪过一丝光芒。

????“恐怕对这幅画感兴趣的人不少。”吴二叔在一边笑呵呵的道。

????李大爷笑着开口道:“这幅画确实有很多人感兴趣,只不过价格没有谈拢。”

????韩孔雀看卫长青的表现,好像都对这幅画感兴趣,不过,他总觉得哪里有问题。

????韩孔雀看向卫长青,卫长青给了韩孔雀一个十分隐晦的表情。

????看到这种情况,韩孔雀一愣,这幅画肯定是一副赝品,这一点恐怕卫长青也是知道的,既然知道了,卫长青还表示有兴趣,那么只能说明这幅画之中,还有什么是他没发现的。

????韩孔雀心中一动,放出了灵识,感知了一下这幅画。

????这幅画虽然不算厚,但也有一定的厚度,只不过这幅画怎么厚,也只不过是一幅画,所以韩孔雀没有像那尊佛像一样,用灵识感知一下,现在一看,这幅画却和刚才的佛像一样,都是内有乾坤,这也就怪不得卫长青要感兴趣了。

????“《竹石兰蕙图》?”韩孔雀故作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
????卫长青笑着点头道:“不管是哪一幅,价格都不会低了,不过这幅既然存在争议,肯定让其价格大幅度贬值。”

????李大爷此时叹了口气道:“如果不是价格太高了,这幅画也不会到现在还留在我手里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