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一百零四章见春死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老胡话语停顿,好像回到了过去,好一会儿,他才再次开口道:“当时应该是在这个位置来了一刀,当时是切了能有三公分厚的一片儿下去。

????切开之后,皮壳里面玉肉底子很脏,还有几条很深的裂,只有半个拳头大的一小块地方,呈现出紫罗兰的颜色,颜色倒是很正。

????但正应了见春死那句话,紫色的那一小块地方横竖交错好几条裂,想挖个像样点儿的吊坠儿估计都难,镯子之类的就更不敢想了。

????当时发现不对之后,我还是忍不住打开看了一下,用手电打了一下,感觉那裂往玉肉里面渗透的很深,估计就算是再来一刀也挖不出什么好料子来。

????后来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,说要研究研究,我就直接将这块料子给了他,一个星期之后,他再次将料子拿出来的时候,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。”

????“好手段,这么有意思的原石,我要了。”韩孔雀看着那处刀口,如果不是他用灵识扫描,还真不容易看出这处伪装。

????“你要了?这可是一块切垮了的原石。”胡珂有点反应不过来,刚才他爹说的很清楚了,韩孔雀居然还要?

????胡珂的这个问题,很显然也是在场众人所关心的问题,大家随着胡珂的问题指引,又将目光集中到了韩孔雀身上。

????“我要了,就这两块吧!”韩孔雀指着黄山抱过来的原石,和放在桌子上的作假原石道。

????“你真要这两块?”胡珂脸色不停的变化。

????“那是自然,不知道胡老板愿不愿意?”韩孔雀似笑非笑的道。

????胡珂挣扎了一会,一咬牙道:“好,就这两块。既然韩兄弟要这块作假的原石,那就是有想法了,不如说说有什么想法。”

????“这么说,现在这两块原石是我的了?”韩孔雀笑呵呵的道。

????“是,现在这两块原石是你的了。而你那块半赌石,则是我的了。”胡珂道。

????韩孔雀抿着嘴,脸上露出一种玩味的笑容,看着胡珂很平淡的说道:“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要这块作假的原石吗?那么我告诉你,很简单,我看好这块料子!”

????“你是说你看好这块被动了两次手脚的料子?”面对韩孔雀的回答。老胡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????这年轻人也太自信了吧?刚才老胡可是说的很清楚了,他都不看好这块料子,他又哪来的那么大自信?

????这话老胡话虽然是冲着韩孔雀的问的,但此时老胡的目光,却并不在韩孔雀身上,而是死死盯着就放在石桌上的那块翡翠毛料。

????现在他对韩孔雀的实力已经有点认同。所以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这块被他反复琢磨了无数次,那强光手电筒打了无数次,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无数次的毛料,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韩孔雀看中,并且还为此搭上了一块极品半赌石。

????虽然心里怎么都不信韩孔雀的判断是对的,但老胡还是有点疑虑。而且对这种自己不能把握的事情,他也心痒难耐。

????“这应该叫做直觉吧!”韩孔雀想都没想的说道。

????“直觉?”老胡愕然。

????韩孔雀认真的道:“胡老先生,你当初义无反顾的拿下这块料子,我想也应该有直觉的成份在里面吧?现在的我和当初的你一样,也有同样的直觉。

????至少就像你儿子所说的那样,这块料子虽然被动过了手脚,但最起码料子皮壳并没有什么问题,并且之前被人动了手脚的窗口,还有你们切下来的那一块,都并不算大。听你刚才那一番话之后,我想我更加期待这料子里面的表现了。”

????“可是难道你没听说过见春死么?”胡珂皱着眉头抬头盯着韩孔雀说道。

????见春死的解释意思是说,大部分紫罗兰料子多有裂纹,无法出成品,看到这种颜色。就意味着裂的出现,这样的翡翠自然没法取料,所以也就是说解垮了。

????在翡翠中,“春”即紫罗兰,带春的翡翠也称紫罗兰翡翠。

????“彩”即绿色,指绿色的翡翠,“春带彩”翡翠,即指同时带有紫罗兰和绿色两种颜色的翡翠,以前没有春带彩这个说法,是说“莼带彩”,只是后来被人错用。

????“莼”是一种水生草本植物,其开的花呈粉赤色、紫赤色将紫罗兰翡翠形象地称为“莼花”就由此而来。

????莼和春读音相近,莼字过于生僻,大约是由于这个缘由,所以莼带彩就渐渐酿成了春带彩。

????见春死虽然指出了春带彩的大部分体现,但同时也说明了好的春带彩是多么的难得。

????老胡而已开口道:“就算你能从皮壳的表现,推断里面有可能会出紫罗兰,但紫罗兰的料子多裂,很难出像样的东西,就算能掏出点儿东西来,只怕是也很难弄回成本吧?”

????韩孔雀轻笑着道:“胡老板,您好像忘了些最根本的东西!”

????韩孔雀摆摆手,拍了拍身前的料子,冲着胡珂笑道:“所谓赌石,最根本的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,不就在于一个赌字上么!

????见春死这话我的确是听说过,我也知道紫罗兰的料子而言,裂的确是个麻烦,但我更相信胡老先生的判断,而且神仙难断寸玉这句话也不是白说的。

????就因为不知道料子里面究竟有什么,所以才需要去赌,而赌这个东西,很多时候决定成败的不是所谓的经验,而是胆量!”

????“说得好,那么小韩你是不是切开看看,以便验证一下自己的眼光?”老胡开口道。

????韩孔雀略微犹豫了一下,此时天色已经不早,如果再解石,那得到半夜。

????好像知道韩孔雀的意思,胡珂开口道:“这块原石不大,用自动解石机,只要你画好线,几分钟就能切开。”

????说着,胡珂抱起原石,直接来到了一台机器跟前,这台机器不是简单的切石机,这是自动化的,只要把原石放进机器,固定好,放下罩子盖住,切石之时,内部会喷出水来,降低切割片的温度,而且石粉也飞不出来。

????“既然这么快,那就切开吧!”韩孔雀本来不想再出风头,不过看胡珂那么坚决,他自然也不反对。

????此时乾明远的脸色也不好看了,胡家父子明明知道韩孔雀是他的老板,还这么不给面子,这是不让韩孔雀出丑,他们誓不罢休了。

????韩孔雀不理会其他人的想法,反正他已经看过这块原石,里面确实有没有裂,这一点对他的灵识来说,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????如果查看原是内部的情况,他要消耗的灵识不少,但只是看看里面有没有裂痕,却十分简单,只是他的神通感知一下,就能够清楚的知道原石内部的情况。

????韩孔雀很快画好了线,胡珂用切刀对准线,固定好,准备好了,按动电钮,机器开始运转。

????透过透明的罩子,周围的人都能看到原石被切刀准确切割的样子,而用这个机器解石,一点粉尘也出不来,而且噪音很小,确实方便。

????几分钟过去,原石被解开,等胡珂将解石机的盖子打开,他用小锤轻轻敲了几下,并将切开的石片掰下来之后,这时,这块毛料的表现,让所有人全都傻眼了!

????“真不敢相信,居然会有这么艳的紫罗兰!”就站在韩孔雀身边的老胡第一个发出了赞叹。

????在老胡身侧的乾明远跟着点了点头感慨道:“是啊!要不起亲眼所见,我都要怀疑这是不是A货了!”

????两个老头看向韩孔雀的眼神,已经变得复杂无比,他们虽然也能看出这块原石的表现很好,但他们却没有韩孔雀的那种自信。

????所以那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,特别的强烈,他们两个都有那种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感觉,所以心情格外的复杂。

????“这里应该是冰种!”老胡拿着强光手电,在被切到的玉肉地方照了照赞叹道。

????“这种水这颜色真是绝了,并且外面的裂看起来也没渗透到这边,嗯,这么看的话,应该能掏出不小一块,就算掏不出镯子料,但掏些牌子挂坠儿什么的绝对不成问题了。

????小韩这眼光果然够毒的,他这一刀下去,这料子身价少说也要涨出十倍去!哎,只是我们这下可赔大发了!”乾明远说着瞥了一眼,依旧是一副目瞪口呆表情,看着那料子切口的胡珂。

????这人呐,不管男女老少脾气好坏,其实都是有报复心的,这一次拉韩孔雀来这里,是乾明远最先提议的,并且韩孔雀是他的老板。

????之前胡珂去刁难韩孔雀,乾明远就感觉自己脸上,仿佛也给人扇了一巴掌似得,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,但胡珂也的确有资格去验证韩孔雀的能力,尤其今天刚开始韩孔雀的表现,确实不尽如人意。

????就连乾明远也不看好韩孔雀,所以他就更没法说什么了,不过如今韩孔雀狠狠的在胡珂脸上,反抽了一个大嘴巴,他倒是不介意在胡珂伤口上,再撒点儿辣椒面儿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