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零一十五章油漆罐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看韩孔雀盯着自己,柳絮道:“他说的对,普通人认为这样的事情很稀奇,是传说,其实世界各国都有所发现,只不过不报到就是了。”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们不说这些了,这些离我们的生活很远,现在还是谈谈韩荣耀的牛吧!韩荣耀,最近你们是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????韩荣耀一脸疑惑的看着韩孔雀道:“大哥,你为什么要这么说?我的牛怎么了?””“

????韩孔雀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最近你很牛。”

????韩荣耀摸了摸脑袋道:“我很牛?我有什么好牛的?好像我除了在游戏之中能够虐一虐你,其他也就没什么了。”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Zhīdào你玩游戏很牛,不过,我说的可不是这个,我听说最近有有不少收获,是不是现在可以给我一个惊喜了?”

????“大哥,你真是太过分了,如果你没有派人监视我,怎么Zhīdào我要给你惊喜?”韩荣耀愤怒的道。

????韩孔雀无所谓的道:“谁有空监视你?是你的动作太大了,被别人Zhīdào了,我才获得了信息,既然刚才说到了我的博物馆,正好让你表现一下,听说你弄到了很多高古玉,正好给我的博物馆增添一些光彩。”

????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,给,我就带来了一个玉人,其他的我让人给你送到博物馆中。”韩荣耀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东西,直接扔向韩孔雀。

????看他仍的方向。很明显是地上,看来怨气不消,想要把这东西摔碎。

????韩孔雀嘿嘿笑了一声,一挥手,一股水流出现,把那个东西卷到了自己手中,这让没见过韩孔雀异能的家人,再次惊讶了,所以他们全都走到了另一边,去谈论他们关心的话题。而单独留下了韩孔雀兄弟们。在讨论古玉。

????韩孔雀看着手中的东西,更乐呵了,众人看他的样子,纷纷开口询问是什么。

????看韩孔雀只是把玩那个玉人。并不说话。陈小竹对韩荣耀道:“荣耀哥。这个是什么?”

????韩荣耀道:“我只Zhīdào是玉人,其他就不Zhīdào了。”

????韩孔雀拿着手中的玉人,这个玉人高厘米。宽厘米,厚厘米,只是看外表,就Zhīdào这是一件时代较早的整体玉人,受沁蚀化呈灰白色,颜色很正,绝对是真品。

????“这应该是透闪石软玉质玉人,透闪石玉又叫软玉,是由透闪石矿物组成,我们经常碰到的透闪石玉主要有五个来源,一是新、疆料,二是青海料,三是俄罗斯料,四是辽、宁岫、岩河磨料,五是韩国春川料。

????这块玉石的材料明显是取自国内的籽料,看材质应该是青海料,看来韩荣耀你这次的发现,真的不可小视啊!看来你有了还账的能力了。”

????感受着玉石那细腻的质地,韩孔雀也在啧啧称奇,这人的运气好了,还真是挡也挡不住,他没想到,韩荣耀在沙漠之中打井,居然也能够发现古城遗址,而这件玉人,就是韩荣耀的收获之一。

????“这种玉石很好?足够我还账了?但是,能不能得到我下一步发展的资本?”韩荣耀看着韩孔雀满怀希冀的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当然很好,除了我先前说的那基础地方,国内在贵、州罗、甸地区也发现了新的软玉矿,从透闪石玉的产出情况来分又可分为山料、子料和山流水。山料是指产于山上的原生矿,块度大小不一,呈棱角状,质量不如子玉。

????而子料是指产于河床里的玉料,经过长期的搬运作用,磨圆都很好,少数有浸染皮。山流水是指原生矿经风化崩落,并由山洪搬运至山半腰、山脚或河床的上游,距原生矿较近,有一定磨圆,表面光滑。

????在评价山料时,首先要看料的块度大小,越大块的越难得,价值越高。再次要看玉的白度是否好,越白越好。然后要看玉的细腻、均匀程度,是否有油性,是否温润,瑕疵的多少及分布情况等因素。

????有些山料例如青海料,有时带有团状绿色,这对白玉的价值是有贡献的,团状的绿越正越均匀越好。有些山料有糖皮,例如青海、新、疆且、末、俄罗斯料有的有一层几毫米甚至几厘米的糖皮,如果糖皮颜色很漂亮,也会对价值有正面影响。

????有的山料中有玉夹石的情况,这将大大影响玉的价值,一般来说子料的质量多好于山料和山流水,如果子料有很漂亮的红皮,将对其价值有重要贡献,原因是可利用红皮制作成俏色绝品,还可证明这是纯正的新、疆子料,价值倍增。

????Rénmen通常将透闪石玉分为如下几个级别:羊脂白玉、青白玉、青玉、黄玉、墨玉、碧玉,这一件玉人,明显属于羊脂白玉的级别,羊脂白玉因色似羊脂而得名。

????羊脂玉质地细腻,特别温润,油性特佳,给人一种刚中见柔的感觉,这是白玉中的优质品,比较稀少贵重。以子料为例,市场上块度超过1000克的羊脂白玉子料价值约10万元左右,十几公斤已属罕见,价值更高。

????超过100克的羊脂白玉子料价格在20000元~50000元左右,几十克的一块羊脂白玉子料也要3000元~5000元上下,优秀的羊脂白玉山料的价格也一路攀升,供不应求,就不要说这种古玉了。”

????“看样子我给你的这个玩意的价值不低,这样我也就放心了,省的你总说付出不见回报,这次也算我回报大哥了。”韩荣耀道。

????他这么一说,所有人都哄笑起来,刘慧玉看口道:“你说的还真是轻巧,最近你花了你大哥多少钱了,居然就拿这么一个小玩意就把你大哥大发了?”

????韩孔雀也是一脸笑意的道:“妈妈说的很对,你这个小子花花肠子太多,如果你想用这点小玩意,就要从我这里换取大笔资金,恐怕不容易。”

????韩荣耀笑了:“如果嫌这个小,我就给大哥一个大的,看到这个,也许大哥就愿意给我下一步发展的资金了。”

????说完,他起身,从大厅中间的长条桌下面,拉出来了一个礼品盒,抱到了韩孔雀面前:“看看吧!这个我虽然不Zhīdào是什么,但应该是一个大惊喜。”

????韩孔雀打开礼盒,发现里面是一个油漆罐:“咦?看造型Bùcuò啊!油漆已经很长时间了,如果是故意做成这样的,没准还真是个惊喜。”

????所有人全都神情专注地,打量这个造型有点奇特的油漆大罐,霍地,韩荣光似乎也看出了什么,道:“是了!大哥,Wèntí肯定在瓷器的表面!我想这上面有人画蛇添足地涂上了一层普通的油漆,是不是?!”

????“韩荣光,你终于看出名堂来了啊!”韩荣耀笑盈盈地点头道。

????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,韩荣耀更加得意:“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,这其实是一件比较精美的瓷器,只不过有人故意在上面做了手脚,把它涂上了一层油漆,遮掩得严严实实的。”

????“得先买一些脱漆剂来,大哥,你有Hǎode建议嘛?你在古玩街待了那么久,对瓷器的清理和防护比我懂得多,我还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呢!”韩荣耀道。

????韩孔雀点了点头道:“这个好办,去买一些酸剂来就可以了,大哥,你派人马上出去买些脱漆剂,送到这里。”

????陈青打电话吩咐了几句,很快就有人送来了他们需要的东西。

????在等待期间,韩荣耀已经先将那件瓷器好好地清洗了一番,然后放入倒上适量酸剂的水盆中,浸泡了一阵之后再小心翼翼地进行刷洗。

????“二哥,你猜得一点儿都没错啊!”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大罐表面上的油漆,一点一点地脱落,韩荣夏又惊又喜地说道,“这个罐子表面肯定涂上了一层油漆,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,而是后面人为加上去的,要不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溶解脱落。”

????韩荣耀得意的点头道:“或许吧!但现在还看不出具体的情况来,等刷掉这一层油漆之后才Zhīdào。”

????尽管他表面上不是很肯定的样子,而在心里面他却存着疑虑,毕竟他没有韩孔雀的专业水平。

????反而是韩孔雀一眼就能看出这只油漆罐大有来头,只是看外形,就能看出这不是普通的一只罐子,绝非用来装白菜种子之类的琐碎物件的,这应该是一件精品瓷器,只是器型就说明它足够稀奇珍贵。

????约莫再刷了几分钟,突然间,韩荣耀一声惊叫,兴奋地说道:“大哥,你快看,出瓷了!”

????“哪里?”韩孔雀顺着韩荣耀所指的方向定睛看去,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小片光滑的瓷面,那部位与周围暗淡粗糙的漆面形成鲜明的对比,所以看上去显得特别地耀眼。

????“呵呵,真是啊。”韩孔雀呵呵一笑道。

????其实韩孔雀早利用灵识观察过里面的情况,他能够感觉到瓷器表面那层釉质的细腻,不过亲眼看到这个情景的时候,感觉还是大不一样的,依然有一种惊喜的感觉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