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

yabo亚博官网零五章赌局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韩孔雀笑着道。

????“你来了?”周美人对着韩孔雀嫣然一笑,这个笑容极其唯美。

????而周建人,在看到韩孔雀之后,只能哼了一声,转过脸不看他。

????韩孔雀也不会喜欢看周建人的那张老脸,如果是原来,韩孔雀还需要看他的脸色,但此时周美人回复了记忆,而且愿意跟他重新开始,所以韩孔雀到是很想出口气了。”“

????看韩孔雀的脸色,周美人就Zhīdào韩孔雀想的是什么,所以,周美人和柳絮,几乎同时拉了韩孔雀一下。

????韩孔雀一愣,看了一眼两女,周美人有这种反应他不感意外,意外的是柳絮,居然也是那么善解人意,遇到这样一个可人儿,可真是幸事,所以韩孔雀对着两女灿烂一笑,不再说话。

????在场的没有一个傻瓜,此时扔在周美人脚边上的半明料,再次引起了众人的主意。

????柳絮笑着道:“这个你们应该不要了的吧?不Zhīdào能不能便宜卖给我?”

????本来周建人准备故作大方,明着劝慰实则好好奚落一番自己的女儿呢!突然被后面发声的柳絮,险些气出一口老血。

????周美人不要的垃圾,柳絮居然还兴冲冲地跑过来买,这不是给自己打脸吗?

????周建人对着韩孔雀道:“小子,你是铁了心的要捣乱啊?”

????周美人正愁怎么找回自己的面子呢!这时候柳絮突然出来开腔,欲要买自己已经打定主意不要的半明料,哪里会不开心?

????就是心头有几分疑惑。也顿时烟消云散了,她更是想到。柳絮可不懂赌石,虽然她不懂。不过韩孔雀一定懂,此时她开口,可都是得到了韩孔雀的暗示。

????于是她立刻换上一副笑脸,弯下腰来,笑道:“你喜欢啊?姐姐送给你好了,不要你的钱。”

????说实话,她和周建人一样,还真没把五百块钱放在眼里,但原石之中出不出翠。却是关乎两个人的赌局胜负。

????谁知柳絮却意外固执地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谢谢周姐,我还是想自己买。”

????听着柳絮这样说,周美人还好,只不过以为是柳絮不愿占她家的便宜。

????但周建人却突然想到,赌石场中,所有赌石之人都是这样,不管原石有多差,都一定要确定主权。和原石的主人算得门清,这样做的唯一原因,就是害怕原石解出翡翠之后,产生纠纷。

????周建人心中一动。飞快地扫了两眼被扔在一旁的原石,他抿了抿嘴唇,决定先不再说话了。若是真的如此,倒可以再看一出好戏了。

????不过到底怎么样。自己还是拭目以待吧!

????想通了,周建人便闭口不言了。静观着柳絮和周美人做交易。

????周美人也只是稍稍想了想,就对着柳絮道:“只要你确定买,那这堆料子就不卖了,如果给了钱,好像出了翠,也不算我的本事了。”

????周美人的话音一落,顿时让大家把目光都吸引在了她身上,看样子周美人和柳絮的关系很好,没想到,她却拒绝的这么干脆。

????这块料子买来的价格,虽然远远不止一百块,周老板从缅甸进货来,也花了这个价格的几十倍,更别说转手卖出去的价格。

????但这些周美人根本不重视,她重视的是跟周建人的赌注,看着变了脸色的周建人,周美人笑了,周美人一笑,柳絮和韩孔雀也跟着笑了。

????虽然Zhīdào这块石头已经被切成这样,就是再解出什么的Kěnéng性不会太大,但是这块原石的表相太好,让大家到最后一刻都忍不住不放弃希望。

????此刻柳絮出手,让了解韩孔雀的周家老臣们,心底起了涟漪,就连杨天福的目光也看了过来。

????杨天福Zhīdào韩孔雀厉害,不过,柳絮是他刚才看到拿着那块麻蒙场的料子,当成了帕敢场的姑娘,就Zhīdào这姑娘不是什么行家,大概也是胡闹乱买的。

????于是心里摇了摇头,不过目光却仍旧牢牢地盯着她手上的这一块料子,看它待会儿全部解开之后会不会有什么惊喜?

????周美人跟周建人相比,差的也就是经验了,只要有一个高明的赌石师傅,周美人的优势就太大了,只不过,现在有了柳絮,他们都摸不清,韩孔雀还能给周美人多大的支持。

????就是其余的人,不管是周建人一边的,还是周美人一边的,抑或说周老板的人,都齐刷刷地盯着原石看,不管买下来之后解石,大家都想Zhīdào这块原石,到底全解之后到底能不能出绿?

????至于柳絮本人反倒是被大家给忽略了,除了熟悉韩孔雀,Zhīdào韩孔雀和柳絮关系的有限几人之外,其他人的想法都和杨天福差不多,把她当成了想要过来占便宜的菜鸟,觉得她是在胡闹乱花钱。

????Kěnéng是觉着周美人赌石的样子很帅,所以也跟风买个便宜货玩玩,其实根本就是不知所谓。

????周老板重新招呼了店铺里的伙计,把周美人的原石放好,问道:“这次你想怎么切?”

????周美人直接看向了韩孔雀,韩孔雀笑了笑,不管周建人的脸色多么难看,走了上来。

????看到这块原石,韩孔雀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亮,他从周美人手上接过,拿在手中细细摩擦,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电筒照在上面,仔细看了半天才道:“好料子啊!”

????他一开口,本来脸色就不太Hǎode周建人,脸色更差了,他的连拉的老长,就差开口大骂了。

????韩孔雀故意瞥了他一眼,看到他那个样子,他更高兴了,目的达到,韩孔雀不在理会周建人。毕竟要给周美人点面子。

????韩孔雀计算了一下,大概按着自己分析出来的翡翠分布状况。在原石上面比划了一下。

????周老板看着周美人,周美人道:“按照他的意思来。”

????周老板点点头:“嗯。跟我想得差不多,就这样吧。”

????说完解石机就隆隆地开动了。

????听到有人再次解石的消息,在店铺里的客人再次围了过来。

????周老板的几个客户应该身价都Bùcuò,衣冠楚楚的样子,周美人笑的更甜。

????这个时候,柳絮凑在她身边小声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周美人低声道:“我们家正在闹分裂,我,我爸,还有我家的亲戚。现在分成了三方面,现在我亲戚那边,已经完全不成Wèntí,Wèntí反而在我爸这边,他想看看我的能力,是不是离了他,就一天都活不下去。”

????“看能力,怎么来赌石了?”韩孔雀出声道。

????周美人笑着道:“做珠宝生意的,货源最重要。而我们家的货源,都攥在我爸手里。”

????韩孔雀点了点头,这些年周建人虽然明着不管公司的事情了,但货源在他手中。公司就脱离不了他的掌控。

????这个时候,三个人全都笑了起来,周美人现在底气这么足。就是因为她也掌握了充足的货源,不过。这一点周建人好像到现在也不Zhīdào,要不然就没有了今天的比试。

????听到周围的人开始议论。韩孔雀等人的目光转移到了解石上,只是一会儿,翠绿的质地就逐渐露了出来,边上围观的人见到那里面露出来的玉质,顿时齐齐吸了一口冷气。

????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,站在一些珠宝商人边上,更是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好绿啊!”

????韩孔雀在一旁满意地点点头,这和预料到的样子相差无几,估计至少也是玻璃种满绿了,对这种起了很多次的半赌石,韩孔雀的超级大脑分析的数据很准确。

????这样的半赌石,只要被他看中,里面有翡翠的几率就已经很大了,而通过切开的切面,韩孔雀更是能够分析出里面的翡翠质地。

????“周董事长,还需不需要继续?”周美人笑着对周建人道。

????周建人仔细看了几眼道:“如果没有人作弊,我想要继续下去,毕竟你这块翡翠虽好,个头却是不大。”

????一块原石被从中间切了很多次,这剩下的一小块,能够解出翡翠就是万幸了,想要解出大块的翡翠,那就绝对不Kěnéng了。

????所以周建人从来没有担心过,不过,他可没想到,解出来的翡翠,差点亮瞎了他的眼睛。

????周老板做玉石生意也有十几年了,可是种水那么好,眼色那么绿的翡翠还是第一次见到,顿时捧着那块小小的翡翠,觉得呼吸都快停止了。

????不过他也Zhīdào,恐怕这一次自己仍旧是吃不下这块宝贝的。

????果然还没等他开口,就有围观的人喊道:“周董,刚才你们那块翡翠就是卖给我的,这一次老价格,五百万,再卖给我好不哈?”

????周美人愣了愣,刚才周建人,那个冰种飘花的翡翠体积大,重量足,这一次的翡翠则胜在颜色绿、水种好,可惜体积太小,估计最后只能做成一个挂件或者是戒面,就算戒面也很勉强,所以这个价格还真是不低,但这样卖了,她跟周建人却分不出胜负。

????“美丽的小姐,你好,这块原石真的是你的吗?我是明珠集团采购部的经理,这一次来魔都市考察的,这是我的名片,我对这块翡翠非常有兴趣,给出的价格肯定会比这个数高,不Zhīdào你打算多少钱出手?”

????之前发出“好绿啊”赞叹声的女子,走到周美人面前,注视着她,面容恳切地说道。

????她一边说一边手指比划出五的数字,针对的就是刚才那个珠宝商人的出价,不过,显然她不认识周美人,也不认识周建人。

????随着她的话音落下,周美人就听见周围人的窃窃私语:“明珠集团,真的是那个明珠集团吗?”

????“是那个被称为珠宝大鳄的明珠集团吗?港岛的大公司吧?”

????“是啊,是啊,就是那个国际珠宝公司,听说在国外到处是他们的分公司,没想到现在也打算开发内地市场了。”

????“看来Shìde了,之前报纸上不就有说,明珠集团有在我们东方明珠也有开分店的意向吗?你看,人家这不是来考察了吗?不过听说这个明珠公司的老板是华人啊!

????虽然公司注册所在地是在香港,前不久又收购了一家西班牙拥有百年历史的珠宝公司,看来整合完毕之后,这是再次伸出獠牙了。”

????“哦,果然是那家珠宝公司,他们要出手,看来我们是没希望了。”

????韩孔雀从大家的谈话中Zhīdào,这是一家大型集团公司,主要经营珠宝、钻石、翡翠、黄金和铂金。

????“六百万可以吗?这个价格已经不少了。”女子道。

????周美人却不管其他,她只要现在在价格上压制周建人就行了,所以她点点头,心里对这个女子已经大有好感,六百万的价格,就算是珠宝公司,也没有多少利润了,毕竟这块翡翠的个头实在是太小了。

????这一点女子当然也Zhīdào,但她也很无奈,本来他们做珠宝生意的,货物来源都有正规渠道,也轮不到她去收购翡翠。

????只是之前公司的老顾客,一位上流社会的名媛太太,想要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,佩戴一整套的翡翠饰品,全部都要玻璃种的绿翡。

????明珠那么大的公司也不是拿不出来,只是那个太太给的时间非常紧,还有几天才打电话过来说,他们好不容易从各地分公司调货,才刚刚凑齐了项链、耳环的材料,就缺一枚戒指的戒面。

????可是项链、耳环上镶嵌的翡翠,都是水种非常Hǎode帕敢老坑玻璃种,能配得上它们的翡翠材料又一时找不齐,而且戒指的戒面单独成一体,要比项链和耳环上的翡翠更加耀眼夺目才对。

????加上配色和个人喜Hǎode关系,玻璃种翡翠是最Hǎode选择,而他们魔都分公司里,一时却难以找到这样Hǎode材料,而他们一贯的口碑就是绝对不以次充好,要么不做,要做就一定要做做Hǎode。

????公司的设计师也绝对不肯要不达标的翡翠,这可就急坏了公司的头头,把他们这些采购人员叫去骂了好多遍。(未完待续……)